>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 第五章 :再去偷个人
第五章 :再去偷个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那人道:“正是,荣王只此一女,所以先让梁上君子偷荣王的女儿。而云王有二女三子,如果先偷云王的女儿反而易偷错。”


  王道仁又问道:“贵王当年为什么不把藏宝图绘在儿子身上?而绘在他一对刚满月的双胞胎女儿身上?”


  那人道:“我猜想有两点,一是当年他儿子随他造反身上受过伤,不易绘图。其二,如果在儿子身上绘了图,必须找第二个人才能把图从他身上拓印下来。也就是说难免被更多人知道,另外就是帮儿子拓印之人,难测他会不会见宝杀人呢。”


  王道仁静思无语。


  那人又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先拿荣王府的丫头洗试,因为一旦她身上显现藏宝图时,万一走露风声。半路里杀出几路人马,到时候宝藏被他人所夺,岂不是替别人开道,为他人收残局的傻子吗?”


  王道仁冷笑道:“那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那人也冷笑道:“荣王,云王有心无胆,自然不能和他们商议。江湖中有本事有胆识的人不少。做大事必须心狠手辣,这几十年我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原本定选之人经过考核都不中用,唯有你,诡异神剑王道仁,为了钱敢杀死自己大哥。”


  王道仁闻言大惊失色,冷汗泛起,颤声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


  那人甚是生气道:“江湖中这种事,哪一件我不清楚,三年前,你们兄弟三人共抢夺黄金一万三千八百两,白银十万两。由于你仨人分配不均,你便动手刺杀死了你大哥,后来金银你和你三弟平分。”


  王道仁看着那人,寻思一会儿才道:“要怪就怪大哥太贪心,金银是我们一起抢来的,他一人要分一半,让我和老三分剩余一半。不要以为他是大哥就可以这样分,杀的人,出的力一样多。”


  “所以,你就不满,就杀了他?”那人厉声喝问。


  “不错,是他不仁在先,就不要怪我这个做弟弟的不义在后。”


   “好,果然够狠毒。”那人赞道。


  “知道我狠毒,还把藏宝之事告诉我,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啊~”那人大惊,料想不到王道仁会有杀他的想法。


  王道仁嘿嘿冷笑,右手抄软剑在手:“你这个废物,知道我的事太多了。我不能不杀你,谢谢你提供的宝藏,如果真的找到宝藏,我会留一块给你的。”


  欺身而进,右剑左掌,剑击三路,掌打内中。


  那人失去一臂,右手软棉无力。


  王道仁一招三剑,倒有两剑刺中他要害,打出的两掌,虽被他挡下,却很勉强。


  王道仁歪嘴笑道:“果然一个废物!”


  软剑陡进,拔腿长跃,软剑笔挺一直。


  “噗”一声闷响,刺进那人小腹,旋身退开,收手抽剑,殷红鲜血喷洒出来。


  王道仁撕下自己一角衣襟,擦拭剑上血迹,还剑与腰。


  此时天已蒙蒙亮,整整衣服,大步踏出这片树林。


  秃头王难受了一夜,就好比饥饿时看了一夜山珍海味却吃不上一般难受。


  而巫士龙和纷儿睡着了,还睡的很香。


  纷儿依在巫士龙肩上睡的很安稳。


  秃头王暗骂道:“小子,等办完事后,老子第一件事就是宰了你。”


  故意弄出响声,震醒二人。


  巫士龙醒来,浑身难受,被铁索绑一夜的滋味确实不舒服。


  他一动,纷儿也醒了。


  巫士龙见她醒来,笑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是什么梦呀?”


  纷儿被绳索绑了一夜也很难受,但听到巫士龙说他做了一个梦,一下子来了兴趣,暂时忘了疼痛。


  “嗯,就是……”


  巫士龙脑子在快速搜索,他虽然时常有做梦,基本上每次醒来又都忘记了。


  刚才他确实做了一个梦,就在他说“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时还记得呢。


  再等到被纷儿问是什么梦时,一细想,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是什么呀?”纷儿好奇心再次被提起来。


  “就-是-梦-到-了,昨晚-我-你...”他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因为他已经忘记做了什么梦。


  纷儿偏让他说,所以只好硬编。


  无奈,巫士龙这家伙编故事的本事太差劲了,半天才吐出几个字,到最后还你我了半天。


  纷儿见他那副模样,红着脸说了半天,你我什么的,也没听出来他说些什么。


  她随后往另一方面一想,不由脸一下子红到脖子底儿,对巫士龙嗔道:“快别说了,你怎么会做出那样的梦呢!”


  巫士龙听纷儿不让自己说了,像极度缺氧时终于能呼吸一般。大吸了几口气后,又听到纷儿问他怎么会做出那样的梦呢?心想:“坏了,编故事被她听出来了。”赶紧解释道:“哦,其实,我也很少做梦的。”


  看向纷儿,见她赧颜如秋波,似熟透的红苹果,煞是好看,不由看的痴了。


  纷儿被他看的很尴尬,脸更红了。


  这时,诡异神剑王道仁拾阶而下。


  巫士龙赶紧安慰纷儿道:“不要怕,我已对我家四位哥哥说过了,天亮时分不见我回去,他们就会来救我的。”


  王道仁看来心情不错,来到门前,对巫士龙笑道:“我有两个消息告诉你,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好消息是什么?”巫士龙想都没想问道。


  “你兄弟来救你来了。”


  “坏消息又是如何?”


  “他们都被我当场逮住了。”


  轻拍三下手掌,大门被打开,老三梁上耗子巫士鼠当先进来。


  随后是老大梁上猴子巫士猴,老大右边是老四梁上跳蚤巫士虫,再后面一个是老二梁上蚂蚱巫士虎。


  老三梁上耗子巫士鼠一进来就贼眉笑脸道:“老五,兄弟都来看你来了。”


  “谢谢三哥大哥二哥四哥,你们这么远跑来还带着铁链看我,兄弟我太感动了。”


  巫士龙看着四位哥哥双手被铁链反绑与背后,心一下凉了。


  老大梁上猴子巫士猴说道:“王道仁说地下路面滑,手上带上铁链好走路,兄弟们急于见你,就戴上这玩意了。”


  “真的吗?”打死巫士龙也不相信,一向以聪明出名的大哥竟蠢到这种地步。


  老二梁上蚂蚱巫士虎无奈道:“请原谅理解兄弟们急于见你的心情吧,别说是铁链,就是火山也要上,火海也要下。”


  “哈哈……好深的兄弟情啊,巫士龙,现在我让你再给我做一件事。你若办不好,嘿嘿,你的兄弟...到时就别怪我不讲我们这一年的交情。你四位兄长为了你肯“自动”戴上铁链,难道你忍心看着他们为你去死吗?”


  门被打开,梁上这四位兄弟被秃头王、方块八、落腮胡子、金鸡押着进了牢房。


  老四梁上跳蚤道:“王道仁好阴险,设计骗我们。老五,答应他吧,王道仁说到做到。刚才被他擒住时,还趁机狠狠踢我两脚,现在还在痛呢。”


  “你要我答应你什么?”


  巫士龙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条件可以和王道仁谈了。


  “很简单,再去偷个人。”


  “什么?还要偷人?偷什么人?不要告诉我你想让我把当今皇上偷过来。”


  巫士龙现在对偷人这个工作已经烦了。


  “哼,偷皇上你一人也没那本事,我要你去云王府里偷一个小姐过来,记住,云王有两个女儿,有一个长的很像她就是了。”


  手指着纷儿给巫士龙看:“如果偷错或办不成,你那四位兄弟都得死。”


  “如果我把你想要的那个什么云王的女儿偷来,有什么赌注?”


  巫士龙想捞点好处。


3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3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