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 第七章 :我想吐了
第七章 :我想吐了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就是就是,如果会下雪……真的下雪了!”


  老大话刚说一半,看着天空飘落下来的雪花。


  揉揉翻鱼眼很是惊讶,待雪花完全落到地上,恐是假象,趴在地上,伸出大舌头舔了一口,这才确信道:“果然是雪,阁下好厉害,请问阁下是……”


  二人此时确信,眼前这位穿白衣的同行,绝不是一般的小偷。


  “在下梁上五兄弟老五“梁上君子”巫士龙,看阁下两位如此惊世容颜,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恶心兄弟”?”


  恶心兄弟见眼前人就是在业界乃至整个江湖都负有美名的梁上君子巫士龙,不由细细打看一番。


  又听的巫士龙也知道自己哥俩的名号,自是高兴,老大忙答道:“正是正是,大家都以“南有恶心两弟兄,北有梁上五兄弟”来称呼咱们这一行。我兄弟俩久闻你兄弟五位大名,早就想去会会,不想今日在此相会。人家都说你“梁上君子”巫士龙乃世上第一神偷。果然有先见之明,名不虚传,佩服佩服。”


  “哪里哪里!”


  巫士龙拱手笑道:“人人都说遇到“恶心兄弟”十人见十人吐。今日一见,果然一点不虚假,厉害厉害。”


  仨人惺惺相惜,俗话说遇同行如遇敌人,看仨人却如亲兄弟一般搂抱在一起。


  “真恶心”风波波用手拍了拍巫士龙的肩膀,动情地说:“不瞒兄弟,在咱这个行业中,我真恶心最佩服的就是兄弟你,有空咱哥俩喝一盅。”


  看着巫士龙难受的表情,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兄弟?”


  “我想吐了。”


  巫士龙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没关系,见到兄弟第一眼,俺就把你当兄弟了。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兄弟你要吐一定要吐到我的嘴巴里。”


  说罢,“真恶心”风波波把嘴用手撕开似刚才老二波波风一样,嘴巴已将整个头包住了,伸出舌头向巫士龙索要。


  老二自然不肯吃亏,也学老大那样撕开大嘴,凑到巫士龙面前。


  “哇~”


  巫士龙再也忍不住,扭头在一棵树下狂吐。


  ......


  雪越下越大,守夜小厮开始偷懒。


  巫士龙瞅到好时机,向二人拱手道:“二位,行有行规,你们去偷人,我也去偷人,至于谁能偷到,就要看本事了。谁先偷到手就算是谁的,偷出来后不许相挣抢。这是行规,二位应该知道吧,我先去了。”


  话音未落地,人已跃到屋顶,接着人影一闪,不见了踪迹。


  才一柱香时间,仿佛整片神州大地尽都被白雪遮盖。


  虽才四更天,却白茫茫一片,仿如白昼。


  老大问老二:“咋办?这才四更,天都被雪映亮了。别说去偷人,咱们躲在这里也不安全。”


  老二道:“人家都说梁上五兄弟个顶个的轻功卓绝,俗话说望山跑死马,想追他们五兄弟,能累死几匹马。但论武功个个是草包,等他偷人出来,咱们出去把他劫了不就得了嘛。”


  老大道:“那不是犯了行规了?”


  老二忽然表情一收,眉毛竖挑,将两只眼睛都挤到耳朵边上去了,冷冷道:“管他娘的行规,咱俩总打的过他一人吧?不然就没法向莫华烁交代了。”


  老大略一思量,连连点头,补充道:“那咱俩就在这等着,坐收鱼翁之利!”


  “哥哥好聪明。”


  老二笑道。


  “弟弟你也很聪明!”


  老大赞道。


  呼呼的北风吹着正紧,两兄弟冻的缩头耸肩。


  这样依然没有缓解寒冷,老二开始将两只手都塞到嘴巴里,这才感觉到暖和一点。


  老大见此,也学着老二那样将手塞入嘴中。


  两人无聊的来回走动着,忽然两人身体碰撞一下。


  老大看看老二。


  老二看看老大。


  很默契的又彼此朝对方撞一下。


  一下,两下...


  两人撞着,还舍不得将手从嘴巴里拿开。


  这样又好玩,又活动了身体,不一会儿全身热乎乎的。


  “来了,来了,他回来了。”


  老二将手从嘴巴里抽出来,指着半空中一道淡淡白影道。


  “乖乖,这么快速度,赶紧跟上。”


  老大当先闪出拦住巫士龙,见巫士龙怀中抱着一还在熟睡中的妙龄女子,料知这熟睡女子就是莫华烁说的人。


  莫华烁说此女子身上有半幅藏宝图,只要用千年寒雪洗示就会显现。


  那幅藏宝图一共绘在两个女娃身上,另一半绘在荣王府的女儿身上。


  现荣王的女儿已被巫士龙偷给了诡异神剑王道仁,如果再让这位女子让巫士龙带走交给王道仁,那么宝藏就会全部落入王道仁手中。


  如果把这个女子抢来交给“夏剑银魔”莫华烁,再把“诡异神剑”王道仁手里那个女子夺过来。


  按莫华烁发下的誓言,找到宝藏,仨人平分。


  有了这一大笔宝藏,天地宽阔,终于可以任他们两兄弟好好潇洒一番了。


  巫士龙被恶心兄弟拦住,看他二人架势,已猜出一二分,便试探道:“二位,行有行规,现就此别过。他日有辛相逢,定饮几杯。”


  尤其最后一句话,是闭上眼睛硬说出来的。


  “我哥俩自认本事不如巫兄弟,今日有辛相遇,俺兄弟俩也想趁此机会和梁上五兄弟认识一下。听说他们现在和诡异神剑王道仁在一起,我们也正要去找王道仁,正好一起。路上累了,兄弟也好帮你扛一程。”


  老大裂嘴笑着。


  巫士龙看在眼里,心里还替他们担心,这要是开怀大笑起来,会不会嘴角承受不住,一分为二,撕裂开来,脑袋掉下去?


  现在不是自己担心的时候,待完全明白他话中之意后,从容笑道:“好啊,既然两位兄弟有此好心,我也不能驳了两位的好意。只是,这云王府的人比荣王府的人还笨蛋,我们仨人站在这里说了半天话也没人知道。如果我大喊一声,再高歌一曲,不知道这些笨蛋能否听得到。”


  恶心兄弟相互对视一眼,虽然大概猜出来巫士龙要做什么,只是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巫士龙没时间同他们玩,就扯开嗓子喊:“云王府的人都死了吗?老子偷了你们的大小姐,怎么没人过来救她啊……再没人来我可要采花了……”


  话音落地,在空荡的院子里隐隐有一丝回音传来。


  随着回音回传,同时伴随着十几名家丁冲了过来。


  有的睡眼还未睁开,有的还在打着哈欠。


  其中一个武师打扮的汉子手提大刀,大声喝道:“大胆鼠贼,识相的快放下忆儿小姐,不然甭怪你金刀大爷手下不留情。”


  说话间,又有几十名家丁手持弓箭将仨人团团包围。


  “很恶心”波波风大声咒骂巫士龙:“你他娘的,你不想活我们兄弟还想活呢。”


  看现在情形,想不带伤脱逃,似乎有点那个很难。


  巫士龙见怀中女子被此时各种杂乱声音扰醒,忙点了她的穴道,指着那些云王府的家丁道:“你们云王府的人,是我偷过东西遇到的最笨的人。我一路过去竟没一个人看到,偷的一点都不爽,一点都不刺激。荣王府的人虽然笨,最起码有人看到我偷人了。你们简直就是一群猪,不对,比猪还笨。时间不早了,不陪你们玩了,想救人自此往西一百八十里处有一座山,山叫什么名字我是不知道,半山腰有一座破庙,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人就在破庙里,去晚了人就会不见哦。”


  脚尖点地,人已跃到半空,连踏空气,一个侧身翻跃出丈高墙头。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