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 第六章 :恶心兄弟
第六章 :恶心兄弟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王道仁感到好笑:“现在不是交易,也不是和你打赌,是你必须听我的。你可以选择我放了你以后,远走高飞。或听我的,乖乖去偷人,还有,你必须第二天天亮之前赶回来。否则,也视你为不合作,你不合作,就别怪我手不留情杀你兄弟了。”


  “王道仁,你够狠,一天一夜时间你让我跑到云山县云王府偷人回来?一来一回三百里路程哩。”


  巫士龙很是不高兴,这么一趟距离,简直是玩命的折腾他。


  “谁不知道,你们梁上五兄弟的“逃命飞飞”轻身功夫比之千里马尚不尽让,区区三百里,对你们而言很难吗?”


  王道仁一脸从容,他不关心巫士龙具体怎么实现,那是他的事了。


  “服你了!”


  巫士龙自认倒霉,他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现在就去,你可以选择马匹或不选。”


  王道仁忽然一脸莫名的笑容,让人看了是那么的不舒服。


  “免了,万一我一去不回,你岂不是又损失一匹马。”


  被解开铁索,巫士龙浑身酸痛,两只手不听使唤。


  看向纷儿,见她表情很痛苦,回头对王道仁道:“松了她的绳索吧。”


  王道仁闻言,抿嘴冷笑,看向一边两位伙计,两位伙计从大哥眼中看到了命令。


  拖起纷儿用短刀割断她的绳索,纷儿被绳索绑了那么久,手脚早已麻木,虽松了绳,两脚却稳立不住。


  “扑通”一声,那两位伙计才一松开她,她就身子不听使唤软倒在地。


  巫士龙一个箭步跑去,却没来得及抱住纷儿。


  纷儿从地上努力坐起,喃喃道:“我没事,你去办你的事去吧。”


  纷儿挣脱他的扶撑,巫士龙知道他去偷人,纷儿不高兴了。


  巫士龙半跪半坐看着纷儿,突然把唇凑到纷儿的脸腮上,轻轻一吻。


  这一举动,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老三巫士鼠笑道:“老五……你不会是?”


  巫士龙将纷儿身上自己的外套紧了紧,柔声宽慰纷儿:“我会想法救你的,请务必选择相信我!”


  站立起来,对王道仁道:“不要欺负她,不然我就是死也不会轻饶你。”


  王道仁冷笑不语。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齐声道:“放心吧老五,以后她就是我们弟媳妇了,我们就是拼掉性命不要,也绝不允许有人欺负弟媳妇的。”


  一席话,说的纷儿不好意思起来,驳道:“你们这些老怪,不要乱说,我和巫士龙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


  有些事情,越是争辩,越是让人误解。


  梁上四兄弟笑了,老三笑的最得意最开心。


  人家都说梁上五兄弟长的丑,想不到老五找个老婆这么漂亮,他当哥哥的也跟着高兴啊。


  今年气温回升的早,这才刚入冬没几天,穿单衣的人都明显感觉寒风刺骨了。


  时至傍晚,大多人都呆在家里,依在被窝里取暖。


  街上行人寥寥无几,二更左右,各街大小商铺多打佯休息。


  偶尔一家商铺还未打佯,从房内耀出暗淡的灯光照射在官路上。


  黑灯瞎火没行人,这样的时机最适合一种人出来工作了。


  云王府某个角落里,有两个朋友自二更起便躲到这里。


  先看他们一身夜行人打扮,若用“看了想吐”四个字形容此二人的长相是最合适不过了。


  两人长的很相似,倒勾眉,翻鱼眼,疙瘩鼻,鲤鱼嘴,脸形似烧饼。


  旁边一个丑八怪开始说话了:“怎么还那么多人?”


  一张口,两排牙齿,或大或小,或有或缺,黑不溜秋的,配在一张鲤鱼嘴再加上三缕山羊胡。


  嘿嘿,别看他们丑,说起“恶心兄弟”在华南一带,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谓名镇一方。


  老大“真恶心”风波波就是刚才说话那位。


  老二“很恶心”波波风,在偷盗这份行业中两人算的上是“英雄加大哥“”级别的人物。


  江湖上评起偷盗本事来素以“北有梁上五兄弟,南有恶心两弟兄”来比较。


  关于此两兄弟的新闻趣事多的很,一些评书先生靠此两位的“英雄事迹”稍略加工,便吸引了大量的听众。


  大家都知道,偷盗多是晚上进行的。


  就因为是晚上,再加上这两位兄弟喜欢作案时不化妆不带职业工具。


  所以,晚上十个人遇到他们十个人全吐,吐完之后,至少有两人因吐的太疯狂、吐的太凶猛而与世长辞。


  没死的朋友每次向他们朋友说起此事,都被朋友当作武林第一大消息传播。


  所有人听后都心有余悸,祈祷上天,希望在有生之年,不要碰到这两位兄弟。


  此时二人在云王府自二更等到三更。


  老二“很恶心”波波风不耐烦道:“哥哥,这些家伙不是一更次换一班吗?怎么还不换?要不我们出去吓吓他们吧。”


  老大“真恶心”风波波道:“那不成,不能打草惊蛇懂不?这次咱们偷的是人不是物件。把我们偷的人惊醒就麻烦了。”


  “怕什么,我们一现身,再把她吓晕过去不就得了。”


  老二波波风不以为然道。


  “我是你哥,你敢不听我话,小心我做鬼脸吓你。”


  老大风波波训他道。


  “哼,我也会做鬼脸。”


  老二波波风不拽他,说着双手撕开自己的嘴,用手支开,盆大的嘴竟把整张脸都遮住了。


  两排极不平等的牙齿一排在眼睛处,一排在脖子处。


  舌头似眼镜蛇来回蠕动...


  “啦啦啦……”


  老二用喉咙发出开心的笑声。


  老大把头伸进老二的嘴里,带着回音责道:“老二,我说了不让你乱吃东西,你偏吃,尤其是腐肉,虽然闻着香,我们要讲卫生嘛。起码下次你要用火烤一烤,直接生吃的话,里面都是蛆。不听我话,你看你后牙都长出十几条大蛆了,还有几条蛆卡在嗓子眼下不去。不要动,我给你用嘴咬出来,下次吃腐肉记得要把里面的蛆打死再吃,这样才卫生嘛。”


  老大把头从老二嘴里缩出来,砸吧着嘴:“老二,我已经把你嘴里的蛆全部吃掉了,你好好感受下,是不是喉咙舒服多了。”


  “谢谢哥哥!”


  老二话刚说完,又咦了一声,对老大道:“哥哥,那家伙比咱还狂,去研究一下。”


  老大顺老二手势去看,只见一穿白衣劲装之人,以分光掠影之轻功避开巡视官兵,窜到一座假山后面。


  “原来是同行!”


  老大对自己的判断十分肯定。


  分光掠影轻功很多人都会,但凡是算的上高手级的小偷,都必须会此轻功。


  不知何年开始,分光掠影就成了他们这一行修炼成高手的必练之功。


  一般不是对自己武功很自信之人,是不敢夜间穿白衣作案的。


  就是强如他们兄弟俩这样出名的高手,也没敢穿白衣作案过。


  同行遇同行,都喜欢彼此交流一下心得。


  二人一个跳落,如青蛙跳跃一般,落在白衣夜行人身后。


  白衣人猛地转身,低头一看,不由吓出声来:“哇,好大两只癞蛤蟆啊,唉呦~吓我一跳。”


  “我们不是蛤蟆。”


  两人站起身来,老大很认真的反驳着。


  “你们是何方妖怪?”


  白衣人有点怕怕。


  “我们是人!”


  老二回答这话时明显脸上不开心了。


  “是人?”


  白衣人极为不信。


  老大用左手抓着白衣人的衣服扯了扯后又扫眼打量道:“看你也是同行,敢穿白衣作案,想必也是同行中的高手吧?”


  白衣人抿嘴笑道:“不敢当,难道二位不知道今晚要下雪吗?”


  “你当我们是傻子呀,这才入冬,怎么会下雪?”老二根本不信。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