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 第九章 :讨一杯羹吃
第九章 :讨一杯羹吃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忆儿看到王道仁压根不理睬自己,甚是火大,看现在的局面,也知道不宜过多的施压和指责。虽然在那生气,一时也不敢造次。


  梁上四兄弟来到巫士龙身旁。


  老大“梁上猴子”巫士猴一拍巫士龙肩膀问道:“老五,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纷儿那丫头已是咱准弟媳妇,这事咱不能不管。”


  老三梁上耗子接话道。


  “对,人家都说咱们丑,就老五长的还英俊些,纷儿又是个漂亮的丫头,咱不能坐视不管。”


  老二“梁上蚂蚱”巫士虎一脸严肃,坚定的说着。


  “王道仁,你为人阴险奸诈,我是绝不会把纷儿扔下不管的。”


  巫士龙一开始就决定带纷儿一起离开,如果王道仁不肯放人,就算是拼掉性命不要,也要救纷儿。


  “喂,你们准备做什么?”


  忆儿隐隐感到他们要对自己动手了,开始担心起来,看向巫士龙又骂道:“你这个死混蛋,偷偷摸摸把我绑架到这里,我回去叫我师父金刀把你们都抓起来。”


  “金刀张立是吧?四年前我没打断他的腿,今日他若敢来,我就一剑毙了他。”


  王道仁对忆儿口中的金刀张立,表现的很是不屑。


  在云王府金刀武功是最高最厉害的,竟被王道仁说成这般无用,不由更气愤,手指王道仁嗔道:“少吹大话,凭你乱说胡扯我就信你吗?有本事来追我啊。”


  忆儿自小从金刀那里学过一些武艺,此时她站在巫士龙和王道仁中间,刚说到来追我啊的同时,撒腿就往一旁跑去。


  王道仁没动,秃头王一个翻身跃到忆儿面前,忆儿握拳就抡向秃头王胸部。


  秃头王冷冷一笑,右手如钳子般抓住忆儿的手。


  忆儿使尽力气就是挣不脱,又踢又打,秃头王蛮不在乎,拉着忆儿就往王道仁身旁走。


  忆儿急了,张口就往秃头王手臂咬去,秃头王只顾看向王道仁那边,被忆儿咬个正着。


  许是咬的痛了,秃头王闷哼一声,甩手重重一耳光印在忆儿左脸上。


  忆儿捂着脸,恶狠狠地看着秃头王,泪眼闪烁。


  巫士龙见此气的咬牙切齿,秃头王骂了一句:“小娘们,好狠的心,老子不打你,你还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纷儿也吓的小脸失色,她怕秃头王会像打忆儿那样打她。


  看向巫士龙,巫士龙也正好看向她。


  四目相处,他看到了她无助惶恐和惴惴不安的眼神。


  巫士龙再也忍不住了,踏前一步,厉声喝道:“不许打人,王道仁,今天说什么我也要把她两个带走。”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王道仁冷冷说道。


  方块八上前沉声道:“大哥,千年冰雪已溶化成水了,可以洗了。”


  “把这两个丫头的衣服脱了干净先,方块八,把东西抬出来,就在这里洗。秃头王,谁靠近就杀谁,黑子,你把准备好的纸张笔墨拿来,我要亲自绘图。”


  王道仁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直死死盯着巫士龙,用犀利的眼神在警告着巫士龙。


  秃头王上前准备动手。


  忆儿本就只穿一睡衣,加上巫士龙的外套,哪经他怎么动手。


  纷儿已哭了出来,被两个大汉捆住手脚,动弹不得。


  一声声哭声传进巫士龙的耳内,那是比撕心肺裂更痛的滋味。


  一声怒吼,“分光掠影”人影一闪,欺身到纷儿面前。


  左手去拉纷儿左面大汉,右手拉住纷儿右面的大汉,使劲浑身力气,向后一扯,将两人扯倒在地。


  老三也过来帮忙,老大老二去救忆儿,老四从侧面去救纷儿。


  那两名大汉被巫士龙扯倒在地,立即翻身站起来,再次奔向纷儿。


  巫士龙把忆儿偷过来时,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此时想拉着纷儿施展逃命飞飞轻功逃跑的,依然力尽,带不起来。


  这片刻的耽误,被刚才扯倒的两人赶来,两人四只手左右开弓,对准巫士龙一阵狂打。


  老三还未上前,被王道仁手下兄弟围住,才挡了几个回合,也像巫士龙一样,双手难敌四拳。


  老四趁机抱起纷儿就想跑,被王道仁及时赶到,一脚踢倒在地。


  老大梁上猴子和老二梁上蚂蚱一前一后对付秃头王,刚开始还勉强应付,没打几下,秃头王那边一下子扑上来十几号人,两人立即成了鸡群中两条青虫,躲过这一拳,又被另一人一脚踢中,躲过了另一人一脚,又被这一人一拳打中。


  这十几号人个个人高马大,手脚功夫也硬实,哪个不是落过草做过寇,武功高强,杀人如麻。


  梁上猴子等人若想逃跑,就是再多十几个这样的人,也困他们不住,但现在他们是来救人的。


  才半柱香时间,王道仁众兄弟都停了手,梁上五兄弟被他们打的像死猪般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王道仁嘿嘿冷笑,踏步上前,右脚踏在巫士龙胸口上,阴冷干笑道:“你们不是想死吗?好,我这一次就成全你。”


  软剑画一弧度,抵在巫士龙咽喉。


  “士龙……”


  纷儿惊慌哽咽哭着,自己被两名大汉分别控制住一条胳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没能挣脱半分。


  巫士龙闭目待死。


  王道仁咬牙咧嘴冷笑,右手聚集内力。


  梁上五兄弟互相看着彼此,没言语,还能怎么样?等死呗。


  “哈哈……原来是二哥,小弟前来讨一杯羹吃。”


  突闻有声响,王道仁很是吃惊。


  顺声望去,山脚下已过来一队人马,看队势,不少五十人。


  当先一人,也就是刚才发话之人正是他结拜兄弟,人称“三兄盗”中老三“夏剑银魔”莫华烁。


  关于老三“夏剑银魔”莫华烁,王道仁是对他再了解不过。


  如果说这世上除了他还算的上最阴险最狠最贪之人,恐怕就是莫华烁了。


  当年,他二人合力杀死大哥后,也都想杀掉对方。


  可彼此都太了解对了了,对方所想,两人早就不猜而明了,都不给对方一丝机会。


  两人各怀鬼胎着把钱分了,心知暗算不掉对方,不如趁早分手。


  两人分手后一直没联系,现在老三莫华烁突然现身,这只标明一个事情,夺宝!


  以莫华烁的性格,他很喜欢独吞。


  这一次又是带一大队人马,哼!他这是想学黄鹊在后啊。


  当下强挤出一丝笑容,拱手道:“原来是三弟,这几年三弟到何处发财去了,怎么今日想起看二哥来了?”


  “嘿嘿……”


  莫华烁大步赶上,笑道:“听说二哥得了一头肥羊,怕二哥吃不消化,所以作为三弟,跑来帮二哥一起消化。俗话说,独食易撑啊。”


  说话间已走到王道仁旁边,看架势比之王道仁更是神气。


  秃头王,方块八等众兄弟不乐意了,握着刀斜着眼看向莫华烁。


  他们辛辛苦苦夺到的美食,怎么白白让这家伙吃,就算大哥王道仁同意,他们也不同意。


  王道仁看向众兄弟,见他们个个怒气中烧,干笑几声道:“那要看我兄弟们同不同意了。”


  “哦,你是大哥,还要看兄弟的脸色行事,这大哥够窝囊的。我兄弟们偏要吃这块肥肉,跑这么远不让吃,看看总可以吧?”


  夏剑银魔莫华烁抬着头眼睛往上瞄,不看王道仁,态度极为傲慢,心里暗道:“你王道仁兄弟都是狠角色,我莫华烁的兄弟也不是吃软饭的,拼刀子也不怕你。”


  方块八沉不住气了对王道仁道:“大哥,这家伙明摆着抢我们口中食。还有什么好说的,和他们拼了算了,咱们弟兄们,哪个不是刀山上滚过,油锅里游过,杀人越货经验丰富。看这帮人一个个歪瓜裂枣的,量他们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