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 第十一章 :主角和龙套
第十一章 :主角和龙套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王道仁见自己兄弟已死伤剩余不足五人,不由心里担心不已。


  莫华烁带领的兄弟比王道仁的多十几人,现在死伤的和王道仁那方人数一样多。


  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可是现在除了硬拼已经没有生路可逃了。


  已没人再管忆儿和纷儿,他们都杀红了眼。


  巫士龙抱起纷儿,老大巫士猴抱起忆儿,躲到一旁树后。


  他们都杀的看不见巫士龙所做的一切,他们眼里现在只有对方。


  巫士龙放下纷儿坐在一旁看免费大戏。


  纷儿忆儿不敢看,梁上五兄弟都隐藏了过来,看的津津有味。


  老三梁上耗子巫士鼠一边看还一边用手指点,说这个不行,肯定死,又说那个反应慢,活不了。


  仿佛现场的打斗,是他在玩的皮影戏。


  方块八好惨,右手被一家伙砍断,又有一家伙一刀从他后脑砍到胸部,整个头颅一分为二。


  王道仁又逼紧了,软剑招招不离莫华烁要害,式式欲取他性命。


  莫华烁此时甚是狼狈,勉强拆了六招,第七招时被王道仁软剑卷中右手,向上一拉,可怜他莫华烁五根手指立断了三根,一声惨叫,摔倒在地。


  王道仁瞅准机会,挺剑就插,直刺莫华烁左胸,就在此时,从左右跃出两人,拨开王道仁软剑,一人抡剑就去取他小腹。


  王道仁回剑挡开,滑步退开丈远,环视一周,见双方所有人员死的只剩下眼前这两人,不由暗自高兴。


  待杀了你们两个,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不过,他倒忘了一点,纷儿忆儿已被巫士龙救走,就算在战前,体能充足的情况下,想从梁上五兄弟手中夺走东西,恐怕比现在杀死这两个人更难。


  那二人互对视一眼,即明含义,一前一后,围攻王道仁。


  王道仁身受多处伤口,虽对性命无大碍,但对行动、动作却带来极大不便。


  这二人又非泛泛之辈,才三招过去,便被此二人逼的手忙脚乱。


  梁上五兄弟看的很解气,突然巫士龙发现对面山头站有一人,由于离的远,看不清面貌。


  巫士龙赶紧让兄弟和纷儿忆儿躲入草丛内,躲好后,再去看向战场,那二人已被王道仁杀了一个。


  剩余一人还在争斗,王道仁左手紧捂小腹,好象伤口不浅。


  巫士龙又去看刚才站在山头之人时,却惊讶发现那人不见了。


  才这转眼工夫,战场上又发生一次大转折,王道仁软剑卷住那人脖子,却被那人一剑刺穿胸膛。


  王道仁因狰狞而几乎变形的脸发出一声闷哼,右手拼最后一丝力气向后一拉,那人脖子上的人头登时飞起。


  王道仁似醉酒一般,晃悠几步,终倒在地上,血由小腹处和胸口处汩汩流出。


  一旁莫华烁也几乎失去知觉,流血过多,他已没力气说出一个字。


  “哈哈哈……”


  一声怪笑,从天而降,从山头飞跃下一人。


  巫士龙认得,正是刚才在山头观望之人。


  此人王道仁和莫华烁也都认得,就是他告诉莫华烁和王道仁宝藏的秘密,然后又被两人各杀死一次的那个神秘人。


  两人现在都很吃惊,自己明明杀死了他,怎么他还活着?


  “老二老三,你们还记得我吗?”


  声音粗旷有力,不像是眼前这个骷髅一般的人发出来的。


  莫华烁和王道仁闻声脸色大变,齐声道:“你是大哥!”


  “嘿嘿……你们还记得我,很好。”


  那人被刀剑砍伤看不清面目的脸露出胜利的笑容,杀气腾腾道:“三年前,你俩为了多得金银,合力杀我。哼,想不到你们那么狠心,把我左手砍掉,还用剑在我身上划了四十九剑。老天偏偏又让我死里逃生活了过来,被自己结拜兄弟暗算的滋味太不好受了。这三年来我一直想法设法报仇,我曾想了一百多种法子,但最后我采用了这个。”


  老大从两人身边来回走着,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人,十分的得意:“哈哈哈…以你们的贪婪之心,很快便信了我编的故事,也只有这种办法,才能让你俩互相残杀。才能解我心头大恨。”


  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所谓的藏宝图是你一手编造出来的是吗?”


  王道仁努力说出这几个字,内力溃散,压不住体内逆流之血,吐了一身血。


  “是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利用贵王造反这一事编出来的。坊间倒是有很多传言,说贵王秘密藏匿一大笔宝藏,而我就刚好利用这个传言,编造这一段藏宝图的故事,就是拿出来让你俩互相残杀的诱饵。你们俩太贪了,所以都乖乖地中计了。”


  一切的计划如愿实现了,老大忽而声音悲沧起来:“老二,你听了我编的故事后,便想杀我灭口,老三也是,为了防止你们惯用的伎俩,我事先在自己身上装好鸡血,而你们那一剑其实是刺在猪肉上。为了报仇,为了这一刻,我精心策划了两年,所有的故事都是经过反复的雕琢润色,这样的故事,只要心里有一丝贪念的人,都不可能不动心,哈哈哈……”


  “哼,要死一起死。”


  刚才还气若游丝的王道仁突然一跃而起,抄起一把剑,紧紧抱住大哥。


  当年的结拜兄弟,王道仁的大哥,“三兄盗”老大“神手金刚”熊升平,被王道仁软剑缠住腰间。


  王道仁双眸暴睁,奋力一扯。


  “扑通”一声,二人一左一右同时应声倒地。


  “神手金刚”熊升平小腹被王道仁一剑几乎齐腰割断,百密必有一疏,他也有算错的时候。


  王道仁此时停止了呼吸,他刚才一击是拼足浑身最后一丝罡气所发。


  现在罡气散空,流血过多,心没了血的供应便停止工作,只是一双眼睛还怒视着熊升平。


  老三“夏剑银魔”莫华烁因流血过多,瞪着眼睛看着天空,就这样去了。


  老大“神手金刚”熊升平千算百计,就是没料到几乎死透的王道仁竟然以快的让他反应不过来的速度一剑缠住他的小腹...


  顿时,眼前一黑,神识一片模糊,慢慢的眼前一切都变的黑暗起来。


  “这么快都毙命了。”


  巫士龙看着遍地尸体,摇头苦笑。


  “没事了,没事了。”


  老三梁上耗子巫士鼠对纷儿和忆儿宽慰着。


  “原来这一切都是那个家伙编的故事。”


  老大巫士猴叹道,这三人相爱相杀,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吧。


  “我们只是他故事中几个跑龙套的小厮而已。”


  老五巫士龙抿嘴一笑。


  “跑龙套的没死,主角和玩家却都把命玩进去了,精彩!”


  话不多的老二梁上蚂蚱巫士虎补充道。


  “他们三人不是结拜兄弟吗?现在死也要死在一起。看来他仨人挺讲兄弟情谊的,希望下辈子他们还做兄弟。”


  老四梁上跳蚤也忍不住侃上一句。


  “走吧,故事结束了,我送你们回府。”


  巫士龙看着纷儿勉强微笑道。


  “没搞错吧?老五,就这样让弟妹走啊?”


  老三巫士鼠不明白老五心里是怎么想的。


  “是啊,干脆这个也让她做我弟媳妇算了。”


  老四巫士虫看着忆儿咧着嘴傻乐。


  “什么啊,我才不嫁给他呢。”


  忆儿眉毛一扬,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


  “二女一夫很正常嘛,你和纷儿都是好姐妹,这要是嫁给老五,就不用刻意排大小了。再说老五说他已看到你洗澡了,这次你不同意也不行了,嘿嘿……”


  老三巫士鼠捂着嘴嘎嘎笑起声来,就像是计谋得逞了。


  “我没有啊!”


  巫士龙忙向忆儿辩道。


  “啪”


  一个耳光打去,巫士龙很委屈地捂着脸。


  “下流,无耻,淫贼...”


  忆儿愤怒骂道。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