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 第四章 :你怎么知道她是女娃
第四章 :你怎么知道她是女娃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耳朵左右煽动了几下,又压音对纷儿道:“有人来了,前面至少有十人,后面也有人,且不少十人,左面右面也有人,好象马上就可以来到这里。惨了,看来我们被包围了。”


  “巫士龙……我……”纷儿失声叫道。


  “嘘~”巫士龙打断她的话,贴在地上继续听。


  “巫士龙……我……”纷儿颤声又说。


  “不要吭声!”巫士龙小声说完这四个字,起身站起来,眼光刚回到纷儿身上,不由傻了眼,两柄明晃晃的刀借着月光寒寒生光,分别架在纷儿脖子两侧。


  “嘿嘿……”


  大笑声起,已有火把亮起。


  王道仁当先从树上跃下,众兄弟分从四周草丛中走来。


  巫士龙惊的说不出话来,原来王道仁早就埋伏在此,就等鱼入网内。


  王道仁干笑两声:“巫兄弟,王某不得不佩服你,才这么一会儿时间,就把这丫头搞的服服帖帖。你不但偷人的本事高,偷心的本事也不小嘛,哈哈哈……”


  众人大笑,纷儿生气骂道:“你们这群混蛋,给我闭嘴!”


  王道仁从伙计手中拿来火把,一步一步朝纷儿走去。


  巫士龙忙喝住他道:“王道仁,有事冲我来,她只是个女娃,不要难为她。”


  “你怎么知道她是女娃?”王道仁淫问一句,众兄弟又大笑。


  巫士龙很恼火:“王道仁,你不要做的太过分。”


  王道仁一呆,又朝他走来,手中转动,软剑已抄在手中。


  内力贯至,抵在巫士龙喉咙,巫士龙冷哼一声:“想杀了我是吗?”


  “不!”


  王道仁阴笑道:“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会杀你呢?只是刚才我又想到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完成,成了,我就放了这个“女娃”。”


  最后两个字,说的又慢又重。


  众兄弟有几个笑出声来,巫士龙很是气愤,却又无可奈何。


  怨谁呢?师父只教了他“梁上五兄弟”偷技、轻功和逃跑的功夫,武功一招都没教。


  师父说自祖师起至他那一代都不会武功。


  就算是王道仁长剑抵咽喉,只要他巫士龙想逃,任你出剑再快,也难伤他。


  祖师独创的“逃命飞飞”轻功,自出世起,傲视武林三百年,无人能敌。


  只是纷儿,一想到纷儿,不由心一紧,叹道:“好吧,我答应你。”


  “嗯,很好,带走。”


  王道仁退后,上来两人,拿出铁索上前就要捆巫士龙。


  巫士龙大吃一惊:“王道仁,用绳索绑我不就得了嘛,干吗用那么重的铁索?”


  王道仁干笑道:“谁不知道梁上君子巫兄弟的本事,绳索对你来说,想逃跑那岂不是小菜一碟。你若不想用也可以,就让你用绳索,让那丫头用铁索。”


  “还是我用铁索吧,王道仁,你够狠啊。”巫士龙算是彻底服他了。


  纷儿被带上来,身上绑的是绳索。


  看着纷儿受苦,巫士龙很是惭愧。


  纷儿看着被铁索缠的只露出头的巫士龙,双眸含泪,哭声道:“你刚才干吗不逃走?”


  “我为什么要逃走,我说过把你偷过来就要把你好好送回去。再说,这一点铁索对我来说算得了什么?”


  说话时还不忘得意一笑。


  “这还是只一点铁索?你还能笑的出来?” 纷儿对他竟然不知怎地,看到他受苦,心里很是难受。


  王道仁不耐烦了:“到这时候还聊聊我我,感情很深厚啊。”


  又是刚才那座破庙,不同的是,他们找了一间更加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把二人关了进去。


  巫士龙打量了一番房间,像个监狱的牢房,三面都没有门窗,想逃脱很不易。


  王道仁随后到来,吩咐了伙计几句,这时秃头王过来,见到王道仁道:“大哥,方块八已把雪山千年冰雪取回。要不要把这个丫头押出去试试?”


  王道仁摇头道:“现在还不行,你多叫几个兄弟看着这二人,没有我命令,不准开门进去。”


  “知道了大哥。”秃头王连忙答应着。


  王道仁又回头看了一眼巫士龙二人方才转身上去。


  秃头王另一绰号叫“秃头鹰”,本名“王石”,乃是江湖一大盗,杀人放火,抢金夺银,无恶不作。有一次作案时被官府设计逮捕,定下死罪。斩首之日,眼见长刀砍下,突天降一黑衣人,一剑划开他身上枷锁。


  秃头王得了自由,凶性大发,从一名官兵手中夺来长刀,遇兵就杀,看官就砍。


  救他命的黑衣人剑法甚是高超,眨眼工夫,又救下三名死囚。


  这次被执行死刑的囚犯共有十一人,个个皆是江湖恶人,一得自由,就饿狼似的一阵狂杀乱砍。不消一刻,十一人皆得自由,官兵哪是这些亡命之徒的对手,才斗半柱香时间,已死伤过半。


  剩余之人,眼见不敌,落慌而逃。


  逃脱后,秃头王才知救他之黑衣人乃江湖当时最负恶名的“三兄盗”老二“诡异神剑”王道仁,十一人自此便拜“诡异神剑”王道仁为大哥。像方块八和“金鸡”孙雷都是后来从牢里救出来的死囚,为报救命之恩,便跟着王道仁左右。


  现在王道仁身边有四十三名兄弟,哪一个不是杀过人越过货?秃头王为了报王道仁救命恩情,什么事尽量都听他吩咐。


  只是这次看着纷儿,他心里控制不住了,心想:“这丫头长的太勾人心魂了,好一个人间尤物。”


  可就是不敢下手,大哥说过,她身上画有一幅藏宝图,必须以昆仑山千年冰雪擦拭后才能显现。所以说,她身上皮肤不能破一处,也就是间接告诉秃头王等人,在没有用冰雪洗她身之前,不能碰她。


  万一她一受惊怕,为了自保,把身上皮肤划破,那时藏宝图就是显现,也是残而看不清。


  大哥还说了,一旦她身上藏宝图显现出来,拓印一份后,这个丫头就是他们兄弟的了。


  为了这句话,秃头王一直忍着。


  “诡异神剑”王道仁面对着一个面目全非,白发披肩,断了一只手,瘦的风一吹,长袍随风摆动,里面好象只有一副骨骼的人道:“你以前不是说,荣王府的女儿身上画着一幅宝藏图吗?怎么现在又说她身上只有一半?那另一半藏宝图绘在谁身上?”


  那个人发出沙哑而低沉的声音:“你是在怀疑我吗?当年贵王谋兵造反失败后,为了不让自己的财产落入朝廷。便把宝藏藏了起来,又把所有参加藏宝的人全部杀死后。把藏宝路线用一种特制的药水绘在刚满月的双胞胎女儿身上,后来分别把这对双胞胎给了荣王和云王做女儿。”


  转身走了两步,又道:“此事甚是严密,连朝廷也不知道。为了不让朝廷知道此事,送女过程只有荣王,云王,贵王知道。当然,荣王和云王也不知道贵王的双胞胎女儿身上绘有藏宝图,他们只是为了帮二哥抚养后代。贵王有一子,兵败后,他便将藏宝图之事,包括把图绘在他两个妹妹身上之事都告诉了儿子。想让儿子若干年后,用他的资产重新起义。”


  听到这里,王道仁依然将信将疑,那人继续说道:“于是,贵王便派出五万人马护送儿子出逃,他一方面继续率领兵将和朝廷做最后较量。他原以为儿子悄无声息,可以逃出去。谁知,就在他被捕斩首后,他儿子也随之被朝廷追捕过程中杀害了。我当年追随贵王左右,任职将军,关于藏宝之事,只知大概,后来在他们父子谈话才无意在外面听到。再后来,贵王被捕时,身边只剩下一千余人,也被朝廷乱箭射死。我只是其中一人,也只有我一人死里逃生逃了出来。”


  王道仁一直在细听,听后凝神静思一会才道:“也就是说,另一个丫头就是现在云王府的女儿?”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