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 第三章 :那你过来让我抱
第三章 :那你过来让我抱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喂,放下我…...快放下我……”


  一个很甜的声音却很生气的说。


  “再忍一会吧,过了这座山头前面就是山水镇,过了山水镇就是你们锦绣县了。”


  粗矿的声音有点气喘。


  “放下我,我自己会走。”


  “你以为我愿意抱着你吗?”


  夜幕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弯腰将怀中一娇小身影放下:“你自己走是吧?到时候被人逮着了可别怪我哦。”


  “哼,谁稀罕你保护,巫士龙,这次我若能回到荣王府,我一定让我爹爹抓住你,狠狠地揍你一顿!让你敢欺负我李纷。”


  “李纷……嘿嘿,就你爹,想抓我,再等等吧。唉~你说我欺负你?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巫士龙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欺负她了。


  “从开始到现在,你一直都在欺负我……阿嚏”


  纷儿不由又大了一个喷嚏。


  巫士龙抿嘴想了想,笑道:“抱你一下也叫欺负吗?那我可以让你抱过来呀。”


  “好,那你过来让我抱。”


  纷儿一脸人畜无害的甜蜜蜜的笑容。


  巫士龙懵了,她还真抱呀?


  他倒有一丝不好意思了,不过,他可不能露出胆怯的样子。


  于是硬生生地走了过去,两手伸开,低声道:“来,抱吧!”


  “啊!”


  巫士龙一声惨叫,大喊:“你干吗揪我?”


  纷儿呵呵笑的很开心:“别烂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父王我都没抱过,就你这荒山里的野男人,也胆敢对我有非分之想?”


  “你……你这死丫头……”


  巫士龙手揉着被纷儿揪痛的地方,刚开口又被纷儿抢声道:“你干吗骂我?”


  巫士龙奇道:“我话还没说完,怎么又骂你了?”


  纷儿道:“在家里,爹爹和娘亲都叫我纷儿,只有生气时才会喊我丫头。你刚才,不对,你一开始和他们都喊我丫头,刚才你还叫我死丫头。还有那个叫王道仁的家伙,敢把我当犯人关押在那间又破又烂又霉又暗又小的地方,我回去一定让爹爹把他关在牢狱里。”


  “那我喊你什么呀?”巫士龙问道。


  “叫纷儿。”纷儿不以为然道。


  “纷儿!”


  巫士龙叫了一声,感觉怪怪的,不过蛮好听的。


  这是他这二十年来第一次这样喊别人名字。


  “嗯,什么事啊?”纷儿听他喊了一声,忙问。


  “哦,没有啦,刚才我在练习喊你名字。”巫士龙慌张解释着。


  “什么?叫我名字也要练习吗?”纷儿感到很奇怪。


  “废话,不练习忘了怎么办?”他突然有道理了,而且很气壮。


  “~~~~~”


  她彻底无语。


  “走吧,王道仁是个很狡猾的家伙,说不定早就发现你不见了,现在可能派人正往这追呢。”


  “哦~”纷儿应了一声。


  二人摸黑向前攀走。


  “喂,巫士龙,你怎么走的啊?前面怎么是条河啊,我可不会游泳啊。”纷儿眼见前面之路被一条河流切断,开始抱怨巫士龙。


  “可……可能夜黑走错路了吧。”巫士龙找借口道。


  “噔噔噔……”


  急促而奔来的马蹄声传到巫士龙耳朵内,耳朵又前后动了几下,辨得声音正是从他们来之路传来。忙压音对纷儿道:“应该是王道仁领人追来了,听马蹄声至少有三十几号人吧,我们快走。”


  “哪有马蹄声,我怎么没听见,你不要吓唬我好不好?”


  身不由己被巫士龙拉起手拽着走,叱声道:“巫士龙你放开我的手,前面就是……就是河,我不会游泳。”


  看着巫士龙一只脚下了水,纷儿吓的掉泪了。


  她一点水性都不会,小时候有一次不小心掉进池塘内,要不是身旁丫头喊救命,武师及时赶来跳进池塘救她,她小命焉在。


  所以从此她就对河流产生了恐惧。


  “噔噔噔……”


  马蹄声顺着地面已传到她的耳朵里,远处几十把火光一闪一暗,才确信王道仁追来了。


  纷儿刚下水走了两步,水面陡然就到了她喉咙。


  吓的她想喊救命,却又不敢喊,一旁巫士龙想拉她再往里走却拉不动。


  她才不敢动一下呢。


  其实要不是巫士龙水下扶着她的双手,她恐怕早就失去平衡摔倒哩。


  马蹄声已震耳欲聋,火把聚齐,照的河面一片明亮。


  巫士龙赶紧伸出一只手按纷儿的头强把她按下水。


  落腮胡子下了马,责令四个伙计各拿一火把,走到河沿用火把照看一番,回头对王道仁道:“大哥,这条河没啥动静,他们应该不是涉水而过。”


  回到队伍中,五人打火把又蹬足上马。


  水中,纷儿刚才被巫士龙突按她头下水,刚想喊,才一张口就被巫士龙抱住,用嘴压住她的唇。


  天呢~


  纷儿感觉一阵眩晕,身子就像触电一般,不听自己使唤了。


  仿佛身边一切都不复存在,天地间,自己犹如处在一片白茫茫的云层内。


  脑子一片空白,记忆刹间冻结,身子瞬间僵硬,像似梦游。


  “刚才明明听到这一处有人大叫一声,莫不是……莫不是有什么邪性的东西吧?”秃头王说到后来不由口吃起来。


  他说的邪性东西,大家都明白指的是什么。


  王道仁沉声骂道:“秃头王,你他娘的怎么这么胆小,你我兄弟们不知杀了多少人命。要是有鬼的话,我们还能活到现在?刚才我听声音是在后面,可能他俩抄小路逃去了,咱们回去快追。”


  众人闻言,方才定心,调转马匹,一阵喧哗,又朝来之方向驶去。


  “哗啦~”一声水响,巫士龙抱着纷儿从水里探出头来。


  巫士龙大喘粗气,王道仁再消一会儿不走,他巫士龙就坚持不住了。


  上了岸,纷儿不住用手抚唇,刚才那一幕那么真实又那么迷离,很茫然。


  她心跳的很快,却走的很慢。


  她没吭声,巫士龙也不说话。


  巫士龙拉着她的手,沿着河边走,很奇怪,仿佛这只手不是自己的,想松开,却松不开。


  也许是心跳加速的原因吧!他感觉到这只拉她的手在发抖,却甩不脱。


  二十年来,这可是他第一次吻一个姑娘。


  虽然这只是祖师教的一种自救方法之一,今天是他第一次使用,竟还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姑娘。


  巫士龙心里似吃了蜜一样甜,看他表情上没变化,实际上他的心还在幻想刚才水下那一幕呢。


  而纷儿呢,此时心情绝不比巫士龙差一点。


  她“也想”将手从巫士龙手中挣脱,又想又不想。


  被他拉着手,她仿佛找到了依靠,很结实,很温暖!


  她低着头,天黑夜晚看不清她表情,她的心绝不比巫士龙平静。


  只是她现在很听话很温柔也很服从被巫士龙拉着走。


  一路上,她竟没说一个字,只是低着头,巫士龙也不敢回头,两人就这样很别扭的直走。


  两人像在想什么心事,连走错路也不知道。


  本来两人是想沿着河边走着,不知何时竟来到一片树林。


  要不是纷儿被一块石头绊倒,两人还不知道走错路呢。


  纷儿坐在地上,右脚被绊了一下,很是疼痛。


  刚想脱靴子查看伤处,两只大手比她更快的速度帮她脱了靴子,很小心地轻轻拿着她的脚问道:“很痛吗?”


  “嗯!”


  纷儿轻咬粉唇颔首应道。


  就在不久前,还十分蛮横的人儿才一会儿时间就变的这么温柔,奇怪!


  “我背你吧!”


  巫士龙看着她,语气很是关心。


  “不用了~”


  她摇摇头,却满眼的期待。


  “嘘~”


  巫士龙用食指放在嘴唇上轻嘘了一下,悄声道:“不要吭声。”


  说着,趴身下去,右耳紧贴着地面。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