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 第二章 :请姑娘用词恰当一点
第二章 :请姑娘用词恰当一点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请姑娘用词恰当一点!”梁上五兄弟老三严肃道。


  “请不要用贼来形容我们,我们不是贼,也不是小偷,更不是强盗,贼有我们这么好的本事吗?小偷有这么好的轻功吗?强盗有我们这么侠义心肠吗?我们“梁上五兄弟”虽偷金盗银,但偷出来的银两,我们一个毫子都没花,全部分给那些受灾难的穷苦百姓了。更不是采花之类的淫贼,如果我们是采花之贼,你现在还能舒舒服服的躺这里吗?”


  巫士龙见纷儿误解他们,忙把事实说了出来。


  纷儿立即恭敬地笑道:“原来是这么有侠义心肠啊,你如果再把我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荣王府,我就信你。”


  “那不成,我要等王道仁见了你,给了我寒玉,才可以把你送回去。”


  “哈哈……老五,这丫头刚才想骗你呢。”又一塌鼻龅牙男人提醒巫士龙道。


  巫士龙嘿嘿笑道:“老二,你当我没听出来吗?”


  又转首对纷儿道:“你别担心,我梁上君子能把你偷来,就有本事把你送回去。只是,王道仁那家伙看不起我梁上君子的本事。又因那一块百年寒玉甚使好看,既然他拿玉做赌注,赌我有没有本事把你从府里偷出来,我答应了,然后事情就是这样了。”


  “哈哈哈……”


  鼓掌声响起,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进来一位三十出头四十尚不足的汉子。


  书生打扮,高挑的身材,脚还未踏进门槛,便哈哈大笑:“巫兄弟果然名不虚传,王某佩服佩服。”


  巫士龙见到此人,伸手就去要东西:“别废话,寒玉呢?”


  来人从怀中掏出一玉,微笑着放入巫士龙手中。


  巫士龙接过手中,很高兴地把玩。


  来人驻足将纷儿仔细打量一番:“巫兄弟,这丫头王某要带走。”


  “什么?”


  巫士龙吃惊道:“你只说我把人偷来就行,现在你想带走?那绝不行。这样好了,等我把人送回去,你再把她偷来不就得了。”


  来人嘿嘿一阵阴笑:“王某可没有巫兄弟那番本事。”


  巫士龙见他想强行带人,不由怒了:“王道仁,你敢耍我?”


  “不是耍你,是请你帮忙。”


  又从怀中掏出一灰色小布袋,随手扔到桌上,发出一声脆响:“这是一百两黄金,算是我买了这个丫头。”


  “那也不成!”巫士龙不同意。


  纷儿见他们把自己当物件一样卖来争去,很是恼火。


  想夺门而出,被王道仁横身拦截。


  纷儿伸手去推他,被王道仁随手点了穴道。


  巫士龙上前就去拉纷儿,王道仁右手从腰间环手一抽,弹出一柄软剑,抵在巫士龙喉咙,干笑道:“巫兄弟,王某不想杀你,如果你再想夺走这丫头,小心兄弟我这柄软剑不认人。”


  “好,好,王道仁,认识你一年我算是看清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人,你带走吧。”


  巫士龙一脸不悦,转身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老五……”


  老三想说什么被王道仁打断:“梁上耗子,如果你确信你们五人联手能打败我的话,就一起上吧。”


  言毕,合掌击拍三下,本就不宽绰的房间又涌来十几个劲装汉子。


  明晃晃的刀光剑影照耀的老三梁上耗子眼睛几乎睁不开。


  梁上耗子巫士鼠忙赔笑:“我不是那个意思了,这个丫头你们想带就随便带走吧,反正又不管我的事。”


  王道仁随即一招手,有两名黑衣汉子拿着麻袋把纷儿装了进去。


  一个汉子扛在肩上疾步奔出门外,余下之人也随后而出。


  “识时务者为俊杰,王某不是利用巫兄弟,这叫帮忙。既然巫兄弟帮了王某的忙,王某也就不为难各位,就此告辞。”


  看着远去王道仁的背影,老三“梁上耗子”巫士鼠眯着眼睛对老五巫士龙道:“就这样让他走了,老五,以后你别在江湖上混了。一百两金子就把你打发了,咱老祖师偷金偷银可也没偷过人。老五,你都超越咱老祖师了,可你偷人过来,也应该把人送回去呀。”


  “老三,你说够了没有,你什么时候见过你家老五被别人欺负过?看我晚上再把她偷过来。”


  伸出两手食指,放在舌尖上舔舔,修理了一下眉毛,笑道:“赚回一块宝玉,又捞回一百两金子,只有傻子才会不做。我先出去洗个澡,我不打扮一下,免得碰到熟人又说咱梁上五兄弟没一个长的俊的。”


  老大“梁上猴子”巫士猴连忙问道:“老五,要帮手不?”


  巫士龙甩甩手,头也不回:“免了吧,我可不敢和你们一起做事。”


  “为什么?”四兄弟齐问。


  “因为------我怕鬼呀。”


  人已不见,半空中又飘来一句:“后天天亮不见我回来就去寻我。”


  “这老五……”老三苦笑叹道。


  夜深人静,虫鸣曲曲,月影憧憧。


  乌鸡林一座破庙内,一秃头汉子向王道仁端上一坛酒,试探地问:“大哥,你就不怕巫士龙今晚把这个丫头偷走吗?”


  王道仁接过酒,启封就饮,投坛于地,应声而碎,訇言道:“我倒要看看他巫士龙有多大本事?今晚我已派二十个兄弟团团将那个丫头的房间围住,守者不动,巫士龙,不是我不想杀他。只是上次没理由杀他,也不好杀他。若这次只他一人来,就让他有来无回。”


  冷哼一声,以表很气愤。


  秃头汉子又道:“巫士龙喜欢一个人行动,若不是很大很特别的东西,一般他是不会和他兄弟合伙的,这次他很大率也是一个人来。”


  王道仁闭目沉思,他感觉有点不放心。


  因为他突然想到一点,荣王府戒备森严,可谓五步一岗,三步一卡。


  守夜兵士何止百人,就在这种情况下,巫士龙照样轻轻松松把人偷走。


  现在自己才派二十人守着就放心饮酒,一想到这点,心咯噔一惊,猛地睁开眼睛。


  摆手换来秃头汉子,沉声道:“秃头王,你把所有的兄弟都调去,守着那个丫头。我要去看看那个丫头,另外留两个兄弟守在门口。方块八去青藏雪山取千年冰雪,他骑的乃火种千里马。按行程,今晚应该会回来。”


  秃头王应声道:“知道了大哥。”


  王道仁疾转大步,穿过走廊,见众兄弟个个铜目圆睁,守在一间房外精神好着呢。


  众人见王道仁走来,齐抱拳道:“大哥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放心吧,有我们众兄弟在,那丫头保证跑不了。”


  王道仁抱拳道:“兄弟们辛苦了,不是我不放心,那巫士龙神出鬼没,盗伎超群。你们把门打开,我进去看一下。”


  已有两人应声去开门。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


  “什么?”


  站在走廊上的王道仁已经看见房间里空无一人,不由惊呼出声。


  奔步跨进房间,众兄弟随之入内。


  众人环视一周,都不由冷汗咋现。


  这间破房只有一床,那丫头竟不见了。


  又有两人从床底爬出来道:“大哥,床下什么都没有。”


  从人群中走来一落腮胡子大汉抱拳对王道仁道:“大哥,俺们都是按你的吩咐,将这个丫头的房间团团围住,眼睛都没眨一下……”


  王道仁伸手止住那落腮胡子说话,手指屋顶,气道:“看看上面吧。”


  众人闻言,抬头一看,只见屋顶脊梁处被人揭开一水缸大小的缺口。


  “大哥我们……”


  落腮胡子又想说什么,再次被王道仁止住,断言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巫士龙要把那丫头送回荣王府。听我命令,留两名兄弟在此守着,其余之人随我去追。”


3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3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