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 > 第一章 :就这样被偷了
第一章 :就这样被偷了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王爷,小人刚才方才离开片刻,回来时好似见天空一道黑影一闪而没。小人也就没在意,原以为只是风吹叶舞。回到岗处,放心不下小姐,就命一丫鬟进房探看,丫鬟进去才知……才知小姐不知何时不见了。”


  一武师打扮之人伏地颤声道。


  “啪啪啪”


  三耳光随着他最后一句话落地也落在了他脸上。


  半夜三更,荣王府闹的一片骚动。


  荣王闻之女儿不见了,怒眉倒竖,铜目圆睁,下巴三缕山羊胡仿如芒针根根竖起。


  打了武师三耳光还不解气,又踹了武师一脚,武师应脚倒地。


  荣王见此更是愤怒,抬起脚继续往武师身上使劲跺。


  一旁管家刚上前来,尚未进言,被荣王一把推到一边。


  荣王怒声骂道:“堂堂荣王女儿,半夜三更不见了人影,尚若传到朝廷,叫本王颜面何存。流入江湖,岂不叫那些江湖草莽笑话本王。你们这些饭桶,本王重金厚禄养着你们,连纷儿的安危也看管不住。一个个的都去死了吧,还活在这里干吗?”


  管家忙拱手躬身道:“王爷息怒,今晚这事确实很蹊跷。”


  “息怒,息怒,看见你们这些饭桶,本王越息越怒。”


  “王爷,小人已派人四处搜查,一有消息,立即回报。刚才已搜遍整个府邸,均不见小姐踪影。有下人看见有人自半空中从府内平滑飞落府外,江湖中有此半空漂移之轻功者,除了“梁上五兄弟”外,还未发现其他人会这轻功。小人这就差人火速寻找梁上五兄弟。”


  那武师磕首进言道。


  “还不快去。”


  荣王一听有了线索,更是着急。


  武师领命立即差了三十几号人,火急火燎的集合,简单说几句便往外奔走。


  还未出门被荣王喝言止住:“记住,不准声张,给你三日时间,若找不到小姐,提你项上狗头来见我。”


  “小人领命。”


  额头已吓出一层冷汗,领了命哪还敢多待片刻。带上众兄弟,逃命似的奔出王府,前去寻找梁上五兄弟。


  现说这荣王李隆年过半百,膝下只一爱女,单名一纷,年方二九,生的貌美,多才多艺,性格却是怪异的很。


  王室贵族公子少爷一个看不上,门当户对的都相了一个遍,没一个看到心里去的。


  荣王和荣夫人只此一女,从小宠爱有加,凡事皆有她自己做主。


  婚姻之事,女儿不急,荣王也不甚急,倒是急坏了荣夫人,每日里都往家里招来一些公子哥来与纷儿会面。


  刚开始几日,纷儿还勉强看他们一眼,见的多了,心生烦躁,直言这些人看他们第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甚至还说看到那些整日里装斯文的公子少爷想吐。


  只气的荣夫人一直叨唠着,后悔不该宠坏了这个死丫头。


  再后几日,纷儿闭门不见一客,一心只抚琴作画。


  急坏了荣夫人,却又奈何她不得,时日久了,荣夫人也就不勉强女儿了。


  不强迫女儿倒还好些,每日里还出来溜达着玩,陪娘玩逗娘乐。


  荣夫人看着女儿却猜不透女儿心里成日里在想些什么?只有无奈随她自己高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这才没放任她几天,却被人半夜三更偷走了。


  她担心的直苛责荣王,哭的鼻泪齐下。


  荣王不理她也不安慰她,正气呼呼的,刚好管家上来说话,被荣王打了一耳光又骂了一顿,荣王这才心里舒服些。


  管家捂着被打肿的左腮哼哼唧唧,冤枉的都快哭了。


  天蒙蒙亮,纷儿终于醒了。


  她昨晚做了一个梦,是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她梦到自己被一群坏人追杀,突然来了一个英俊少年救了她。


  然后,那个英俊少年就抱着她一直飞呀飞呀,再然后还是飞呀飞呀,在半空中他们互相对视着,好幸福,好快乐,好兴奋。


  正在被那英俊少年抱着在云端中甜蜜飞行时,朦胧中,听到有人说话:“老五,你对这丫头做了什么?他怎么躺在你床上后就一直睡觉中在笑啊?”


  纷儿闻言,立即清醒过来。


  美梦被打断,回到了现实,刚把视觉调好,不由“啊”地一声尖叫。


  自己床边怎么有五个大男人?


  还一个个长的尖嘴猴腮,要么是猪头南瓜脸。


  只有一个也就是坐在自己正对面的那个家伙,还算眉清目秀,有些顺眼。


  纷儿害怕地扫视一圈,怎么自己的房间被他们搞成这番破烂模样。


  再低头看去,又一声尖叫。


  想去寻被子遮盖,却发现这张床没有被褥。


  可怜她只穿着一件睡衣,现在已是入冬时分,刚想开口说话,接连又打了两个喷嚏。


  对面五人见此哈哈大笑,其中一个长似耗子的男人对那个眉清目秀的男人道:“老五,你偷这丫头怎么不多加点衣服,你看人家都冻坏了。你还常说你三哥我做事没头脑,这回你不也一样。”


  “什么?自己被他们偷来了,那……他半夜三更进自己的闺房,那……自己岂不被他……那家伙有没有……偷看自己什么呀?哎呀……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


  纷儿在猜想,心里很生气。


  老五不理他,见纷儿呆想不语,脱下自己的外套,向她一辑,眉开眼笑道:“在下“梁上君子”巫士龙,刚才一路上你在我怀里,自是冷冻不着。现在嘛,没有被褥,你不嫌弃的话,可穿上我的外套,此外,还有一事,请问小姐芳名?”


  纷儿闻言几乎气结,感情自己被他从家里偷来的一路上,都在怀抱着自己,更可气的是,他把自己偷来竟不知自己名字?


  天气有点冷,纷儿冻的全身发抖,一把从巫士龙手上撤下他的外套披在身上,只是不理睬他的话。


  她不答他也不气,他不气她倒气了。


  她一气,他们五个又笑了。


  他们五人一笑,她又开口了:“不许看我。”


  老五梁上君子巫士龙笑道:“你不看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在看你呢?”


  一句话竟问倒了纷儿,不过纷儿反应灵敏,忙道:“我猜的。”


  “哦,你这么厉害呀,那你再猜我下一句想说什么?”


  又一个猪头南瓜脸的男人问她,纷儿一扬眉也神气起来了:“本小姐现在不想猜了。”


  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


  “气死我了,这五个家伙有毛病呀,有这么好笑吗?都不许笑。”


  纷儿叱言喝止。


  梁上君子巫士龙抿嘴道:“我们没有笑,只是把嘴巴张开而已。”


  “你……”


  纷儿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话来攻击他们,面对这五个家伙,她想抓狂。


  长的像耗子的老三道:“姑娘,你别担心,俺家老五把你偷来绝对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法的。如果老五半路上对你有任何越池举动,你告诉我,我是他三哥,我替你揍他。”


  “快放我回去,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纷儿不想与他们多说那么多。


  “不知道。”


  五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我是荣王的女儿。”


  纷儿原想说出荣王会吓他们一跳,谁知,他们听到后竟异口同声:“这个知道啊。”


  “那你们……”


  纷儿一头雾水。


  巫士龙道:“我偷的就是荣王的女儿,但不知道你的名字而已。我是和王道仁打赌,赌注一块百年寒玉,我梁上君子这个绰号不是一般人可以用的。偷金盗银那是易如反掌,天上、地下、水中只要你说的出,没我盗不到的。偷一个人那是小菜一碟,只要下的起注,当今皇上我也能给你偷的出来。”


  “你有那么厉害?”纷儿很不信的样子。


  “请不要怀疑我的实力,只要有我们梁上五兄弟,就没有偷不到的东西。”梁上君子对纷儿不相信他有点不悦。


  “哦,明白了,原来你们是一窝贼呀!”纷儿似恍然大悟。


3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3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