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杀手的眼泪 > 第11章 :闺房
第11章 :闺房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你就是阎罗堂一号种子?”易平已猜出。


  “是”


  “你师父可是外号“混世小霸王”叶雄狗贼?”


  “不许你辱骂我师父。”一号种子又道:“我没时间同你闲聊。”


  长剑进招,直逼易平。


  易平隐退江湖二十年,每日习剑,当年重伤虽痊愈,功力始终不如当年。


  但一号种子对付他并没那么容易,他也早就作了准备,不然也不会只引易平出来。


  若同时对三剑客其中二人,一号种子就是胜,也会胜的很惨烈。


  现在只对付一个认就不同了,所以二人一交锋,立即就分出谁高谁底。


  易平第一招就处于被动局面,一号种子攻招太密,一招接一招,招套招,式环式,拆解都很吃力,哪有反攻之力。


  一号种子并不给易平一丝反攻之机,又好象没使全力,左手一直没有动。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条左臂差点没被师兄白进打残废,亏如此,才使易平过百招而不败。


  一号种子急了,他必须要尽快杀掉易平完成任务。


  剑势陡变,阎罗堂八记杀招无常勾魂、龙出东海、阎罗招鬼,一连三招,一气打出。


  易平躲过了两招,能躲过两招之人真的不多了,第三招他没躲开,是因为在第二招时,他的软剑被震飞了。


  第三招他用手去招架,左手被齐脘砍下,自然不算他接下了这招。


  不过,他右手中的黑巾证明他没有白掉一只手。


  一号种子被摘下面巾倒也没什么表情,他习惯杀人时戴上面巾。


  如果被人看到也无所谓,他不止一次和人打斗时被扯下面巾,但前提是,扯下他面巾的人必须死。


  在易平取下他面巾的同时那一瞬间,又使出他的招牌招式“送佛归西”。


  从来没有失误的一号种子从来没有失误的“送佛归西”这次却失误了。


  他明明一剑是想穿透易平的喉咙,不知为何,他的心一阵揪痛,手一抖,刺偏在易平左肩上。


  易平也就在一号种子刺中他的那一刹间喊出两个字——“大哥?”


  “你是大哥?咦,你不是大哥,大哥若活着,现在应该比我们年老才是,你到底是什么人?”易平一张脸瞬间变化几种表情。


  今晚月光好明亮,一号种子的胡茬又比昨天长了一些。


  “阎罗堂一号种子!”


  一号种子说完,提剑就走。


  随剑伤倒地的易平大叫:“你站住,你不是一号种子,你是大哥的后人,一定是,我是你二师叔啊……”


  伤势太重,说完这几句话,躺在地上痛苦挣扎。


  一号种子回头看看,他的心比刚才更绞痛,痛的他的额头青筋突起,冷汗如豆。


  其实在离开文雅时,他就作出了决定,杀了文雷刚后,若文雅知道,不原谅他,就让文雅亲手杀了他,他不会还手,他是不可能甚至没想过违背师父的命令。


  和易平打斗差不多耗了一个更次,重新来到文府已是四更天了。


  他没有戴面巾也不想戴。


  “如果我真的娶文雅做妻子,那文雅的爹爹就是我岳父。”


  一号种子心里痛苦到了极点:“可我又必须要杀了他。”


  文府家丁不过三十几号人,刚被他一剑杀死六人后,余者也都被文雷刚撤走了。


  文雷刚知道,多出这三十几个家丁出来一点用处也没有,叫他们上场,只徒加伤亡。


  一号种子没有先寻找文雷刚,而是捉住一个逃跑的家丁,逼问文雅的住处。


  根据家丁的指示,他来到文雅的住处。


  一踏入她的房间,他的心终于感受到一些平静。


  房内有一股淡淡清香的味道,似百合味,他很喜欢,信步四处走走看看摸摸嗅嗅笑笑闭眸想想。


  启开帐帘,他坐下,抚摩文雅叠之整齐好看带有清香味的被褥。


  他已经完全忘了他在执行什么任务,他躺在床上,淡淡清香,他想睡一觉。


  门吱呀一声,一号种子惊醒。


  门外走来一人,房间里太暗,看不清来人面貌。


  来人平静地问道:“阁下可是阎罗堂一号种子,老夫文雷刚。”


  一号种子没回答,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一个大男人偷偷溜到人家女儿房间睡觉,传出去会对人家女儿造成多大影响,更何况他又是江湖上震人心威的一号种子,阎罗堂特级杀手。


  “我们可不可以谈一谈?”


  文雷刚见他不回答,也猜出开个一二,又道:“你是来杀我的是吧?为什么不来直接找我?这是小女的房间,你若要杀我闹事请到外面来。”


  似乎对一号种子这种做法行为很不满。


  “其实我也可以不杀你。”


  一号种子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但你必须从此退隐江湖,不再出现在江湖中。彻底做一个普通人,为了你好,也为了文雅好。”


  “哦,你认识小女?”文雷刚追问。


  “我是令嫒的好朋友。”


  文雷刚当真是搞不懂,一号种子怎会和女儿成为好朋友,不过他道:“是你师父叶雄让你来杀我的吧,你不杀我,不怕完不成任务吗?你好象没失过一次手。”


  “我不杀你,完全是为了你女儿,因为她是我好朋友。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去做,我也只好杀了你。”


  “爹爹、娘、我回来了……家里怎么了?”


  门外传来文雅急切的喊声还有小雨的声音。


  “她们怎么回来的那么快?”


  一号种子心里一咯噔,想躲开,被文雷刚拦住。


  一号种子很生气:“不要逼我杀你。”


  文雷刚道:“既然阁下是小女好友,为何不等她来了,大家说个明白。”


  一号种子被他拦住去路,气急败坏,右手一伸就劈文雷刚面门。


  文雷刚忙抡拳格挡,刚交一回合,文雅便冲了进来,后面跟着是小雨,小雨后面是文夫人,还有两个家丁。


  一号种子和文雷刚同时住了手,由于夜黑房暗看不清容貌,文雅试着喊了一声:“爹爹,你没事吧?”


  文雷刚应了一声:“爹没事。”


  文雅又朝一号种子问道:“你是阎罗堂派来杀我爹爹的是吗?”


  文雷刚忙道:“他说他是你的好朋友。”


  “好朋友?”文雅一时想不通。


  “是我!”一号种子淡然答道。


  “你是哥哥?”


  奔走过去,又看到那个高大身影,不敢相信地问:“你真的是阎罗堂的人?你是来杀我爹爹的是吗?我愿替我爹爹一死。你放了我爹爹,你杀了我吧!”


  说到后一句,眼泪簌簌滴落。


  “我可以不杀他,但你要他答应我一件事。”


  “是什么?”文雅小雨同时问。


  “我要他做个普通人,不再涉及江湖,但他不愿意。”


  “爹爹,你为什么不答应他呢?”文雅急道。


  “女儿,你永远不会懂的,爹爹这条命是你大师伯给的,你大师伯当年为了救我和你二师伯才被大魔头叶雄所杀。爹爹多活这二十年就是为了要给你大师伯报仇,现在仇人已找到,杀死你大师伯的凶手就是阎罗堂堂主,爹爹怎么能就此罢休呢?就算是死,也要和他们拼一拼,只要他不伤害你们就是了。”


  文雷刚声音哽咽,痛苦地说。


  “爹爹!”文雅失声哭叫。


  “老爷!”


  小雨和文夫人同时喊道,文夫人道:“老爷,你每天都为这事,睡不香,食无味。都过去二十年了,人世间恩恩怨怨何时了。老爷,你就听一声劝吧,我和雅儿若没有你怎么生活呀!”


  “爹爹,雅儿不想失去你,你若不答应,女儿陪你一起去死。”


  文雅从一家丁手里夺过一把刀又转身对一号种子说:“哥哥,你不要回阎罗堂了行吗?我们可以一起逃出去,不再涉足江湖恩怨。只要你肯放手,我爹爹一定不会忍心丢下我们母女俩不管的。”


  她这是两边劝。


  让一号种子背叛师门,这可是他从来没想过的事。


0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1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0
1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