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杀手的眼泪 > 第10章 :是便死
第10章 :是便死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她的脸很烫,隔着衣服他都感觉到了。


  他的心跳的很快,她听的很清楚。


  但她耍赖,就是不起来。


  有这么一个有温度的东西当枕头,睡觉最舒服了。


  不一会儿,她果真睡着了。


  睡的很香,细细均匀的呼吸,声声都在抓痒他的心。


  他的人似着了火,火烫。


  他不解,自己明明没有发烧,怎么会那么热呢?


  远远地,一个人在观看。


  两个黑影,一个坐着,一个躺着。


  不久,好似那个躺着之人睡着了,那个坐着之人过了一会儿,扭头东看看西瞅瞅,好象确定有没有人在偷看。


  看了一圈确定没人偷看后,弯下腰,轻轻在躺在他怀里之人脸上“啃”了一口,然后猛地抬头,似发觉危险的虎豹,警惕地又一阵东看看西瞅瞅。


  而那个在一旁远远观看之人,自语道:“他们真幸福。”


  看着月亮,托着双腮,坐在船尾,兀自发呆,想起上个月在小姐的朋友西楼寻梦先生那儿看到的一首贯云石写的《红绣鞋》曲子:


  挨着靠着云窗同坐


  看着笑着月枕双歌


  听着数着愁着怕着早四更过


  四更过,情未足


  情未足,夜如梭


  天哪,更闺一更儿妨甚么


  好似这首曲就是专为小姐和他所作,她在想。


  他心里此时很痛苦,后天就必须要回阎罗堂,此外还有一件师命没完成,就是杀掉孔集镇文府文老爷文雷刚和他的管家易平。


  他不敢去想,如果真的杀死文雷刚后,怀中的她还会这么安静在他怀中甜睡吗?


  他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但他必须去执行师父的命令,他从没想过违背师父的命令。


  现在不让怀中的她回家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在她回家之前完成任务。


  想想自己在策划怎么去杀她的爹爹,他快要疯了!一阵心里矛盾撕杀,他终于做出了决定。


   天破瞳胧,阳光普照。


  小雨不知不觉在船尾睡了一夜,伸了个懒腰,也不见小姐和他哥哥回来,忙下船去寻。


  寻到昨晚两人所坐之处,只见小姐正躺在一黑色大衣上睡的正香。


  过去唤醒,文雅见自己睡在衣服上,就问小雨:“他呢?他去哪里了?”


  小雨道:“我还问你呢!昨晚我可没偷看哦,他去哪里了,我不知道哦。可能是他有急事去办吧,你看,他多关心你呀!披下自己的外套给你铺地睡。噢…噢,昨晚我怎么好象看到有个人有偷偷吻我家小姐哦!那个家伙好坏,小姐,他敢不经过你的同意竟偷吻你。等我下次见到他,一定好好审问他。”


  “你乱说什么?”文雅把头埋的很低。


  “呵呵……小姐也会不好意思哦!”小雨开心逗她道。


  文雅的看家本事又使了出来,小雨受不了她抓痒痒,笑着逃着求饶。


  文府这几天气氛比较紧张,特别是到晚上。


  文老爷文雷刚昨天就急于回府,立即命人严加守看。


  一直心神不定,过得一会儿又得知女儿文雅和丫头小雨不见了,更是担心的很。


  一面派人去寻找,一面又去派请请贴邀请一些江湖老朋友。


  到了晚上又和管家易平商议了一宿,二人脸色异常愤怒。


  一直到次日下午,有家丁回来报告说找遍整个孔集镇还是找不到小姐。


  文雷刚又急又气,支开家丁,双手负背与后,暗自思付。


  这时管家易平过来,文雷刚忙道:“师兄,看来这次不好处理了。”


  易平道:“会不会被阎罗堂的人捉住了?”


  文雷刚叹息,他也不敢确定,好久才道:“都是我宠坏了她,她前几次偷偷溜出去,我本想教训她一顿,可她娘护着我也就没深究,哎,希望雅儿平安无事。”


  “消息你都听到了吗?”易平问。


  “知道了。”文雷刚又深深叹一口气。


  “一号种子这个人现在可能就在我们孔集镇。”


  “师兄,你我二人这二十年隐退江湖,江湖上倒出现了一批年轻高手,就算我们武功痊愈,恐怕也不是他们对手。还有阎罗堂有三个特级杀手,闻听他们当中每一个人都有能力灭掉一个帮派,比之我们师兄弟三人当年有过而无不及。一号种子更是他们三个中最棘手的一个,每次作案,几乎都是他一个人,从来没失过手,我们一些老朋友也都被他杀了大半。另外,他们下面还有一级杀手,二级杀手和三级杀手。你确定当年杀死咱大师兄的凶手就是今天阎罗堂的堂主混世小霸王叶雄?”


  “三弟,我查了二十年,怎会有错。你还记得当年我们挑破一个“飞鹰帮”的帮会吗?帮主叫飞庆。就是他为了报复咱们,去请当年他的把兄弟也就是现在的阎罗堂堂主混世小霸王叶雄。因那天天黑没有月色,不曾看清凶手容貌。就在不久前,我在阳文县碰见飞庆,只他一人,跟踪他到县外林口伺机制服了他。经过一番逼问,他说了出来。飞庆绝不能留,便杀了他,只是这事竟被阎罗堂的人查到了。”


  “迟早都要了结的,大哥为我们而死,我们苟活二十年,为的就是给大哥报仇。既然知道凶手了,不管他是什么来历,什么人,就是死也要和他拼一拼。”文雷刚语气平淡却斩钉截铁地说。


  “小姐,你怎么不说话啊。”小雨加快速度终于追上文雅。


  “没什么,我猜想家里爹爹肯定知道我们出来玩了,小雨,你说家里会不会出什么大事啊?为什么那个老丐和哥哥都不让我回家呢?”文雅想不通。


  “对了小姐,那个老丐不是说咱们得罪了阎罗堂吗?阎罗堂这么厉害,我们得罪他们,他们一定会……”


  小雨说不下去了,文雅好难受,急道:“那怎么办?我们现在就快速回去。”


  “可是小姐,天都快黑了,过了这个小镇,听店小二说前面就是乱坟岗了。”


  “不管了,我们还有多少银两?我们骑马回去。”文雅语气很坚定。


  夜晚的文府气氛更加紧张,众家丁分成六组,每组六人,拿着火把,在院落每个走道角落不停走动。


  突听有家丁大喊:“有人闯进来了……”


  正在房间商议事情的易平和文雷刚闻声同时站身起来。


  易平先开口:“三弟,你且先别出去,我出去看看。”


  开门而出,只见一黑衣蒙面人挥手一剑竟毙了六个家丁,易平大喝一声:“大胆狂徒,敢来文府闹事。”


  黑衣人冷冷问道:“你是文雷刚还是易平?”


  易平未答反问:“你是何人?”


  黑衣人又问:“你是文雷刚还是易平?”


  易平只得先回答:“我乃文府管家”


  “你是易平?”黑衣人再问。


  “是!”


  “是便死。”


  长剑划一剑花,由上往下劈刺,半路中又加一式,剑向前递,直取易平胸口。


  易平滑步后退一步,随手抽出缠在身上的软剑,哗哗哗打出三剑上前格挡。


  才过了七八招,黑衣人好似不敌易平,第八招刚过,胸口竟吃易平一脚,差点倒地,双膝弯曲,脚尖点地,一旋身跃到墙上。


  易平为探根底,哪容他就此脱身,轻喝一声,跟着飞身上墙,软剑笔挺直取黑衣人胸口。


  黑衣人不招架,一跃身跳下丈高墙头,朝府外飞奔逃去,易平提剑追去。


  文雷刚开门时就不见了二哥和黑衣人,喊了几声二哥你在哪里?无人应答,跃身上房,四处巡视一遍,却不见二哥和黑衣人影踪,只得下房。


  刚追到一树林内,易平就感到情况不妙。


  其一,这个黑衣人轻功比他高超甚多,一入树林便不见了踪迹。


  其二,黑衣人似有意引他来这里,心想与此,起步往后退。


  从树上飞落一人,拦住他去路,黑衣人横剑冷冷道:“你以为来了还能回去吗?”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