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杀手的眼泪 > 第14章 :血战
第14章 :血战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哭,哭,解决不了问题,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泪水,她也放弃了控制。


  趴在小雨身上耸动着双肩,一柄剑破空劈下来。


  “砰”的一声脆响,在离文雅头顶不足三寸距离又被另一把剑及时挡住。


  下面那把剑奋力向上一挑,上面那把剑握拿不住飞了出去,下面那把剑同一时间顺势向前一递,刺中一黑衣杀手小腹,反手一绞,剑在那黑衣杀手小腹里一旋一抽,黑衣杀手腹破肠断,当场毙命。


  座极手见一号种子和他打斗中竟不惜以背后致命的破绽去救文雅,本可以一剑穿透一号种子后背,手提到半空,始终没刺下。


  一号种子回过头来又朝座极手疯狂进攻,文雅刚抬头,又是一剑刺来。


  速度太快,来不及躲闪,正待闭目等死。


  只见一只大手以更快的速度拉起文雅衣角向右边一扯,躲过了那致命一剑。


  又是一号种子,座极手气愤了,他已经两次放弃刺杀一号种子的机会,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杀他那一刹间下不去手。


  “娘……娘……”


  文雅挣脱一号种子的手,疾跑一边,从地上扶起一妇,正是文夫人。


  胸膛被剑贯穿,刚走了一个最亲最爱最好的朋友,现在又走了一个最疼她爱她关心她的亲人。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发疯的心了,抱着娘亲的尸体悲恸大哭,以至于一把剑在她背后划出两寸深的伤口也不知痛。


  文雷刚一人敌两个杀手正感吃力,陡闻女儿嚎哭,使出同归于尽的招式总算暂时逼开两个杀手,退到女儿身旁,又一个杀手向文雅刺来。


  他不得不格剑替女儿挡架,和自己交手的那两个杀手又冲了上来。


  文雷刚发招逼退来刺文雅的杀手,又反身去应付对面冲来的那两个杀手,他已应架不来。


  看到夫人已死,他只能忍着悲痛,化怒气为力量,不要命的连连施展同归于尽的招式。


  很快,恢复了理性,自己这种不要命的打斗,就算能多伤一个杀手,对整个战场来说,无关紧要。


  尤其是想到女儿还活着,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女儿活着出去。


  再一次逼退眼前的两名杀手,退到女儿身边,竭声大喊:“雅儿,你快走,爹在这里替你护后路。”


  “爹爹,娘死了,小雨也死了,我不走,我要给娘和小雨报仇。”


  文雅似发疯一般从地上拾起一柄剑,就冲进刀光剑影的血战中。


  一号种子太恼怒了。


  座极手乃龙一直缠着他不放,要不是左臂受伤也许使出同归于尽的招式还能逼退他,但现在不管他使出多少力气,就是摆不脱座极手。


  他看不到文雅,但听到了文雅触人心碎的痛哭和要为娘和小雨报仇那句视死如归的话。


  他的担心一下子激起了他无限杀气,座极手陡然感觉空气变的好凝重。


  一号种子变的有点恐怖的脸几乎想吃了他,他开始有点心惧。


  战场上,双方争斗,心志非常重要。


  一旦心里存在对对方有一点儿恐惧,人也便呈败像。


  面对一号种子入魔式进攻,座极手开始闪躲,他从没见过一号种子这种状态。


  现在的一号种子像极了要撕咬猎物的猛兽,他怕万一被一号种子扣住他的身体会活活咬死他,的确,一号种子现在就有想生撕了他的念头。


  他太恨座极手了,是他缠着自己不能去救自己心爱的人。


  是他!是他!所以他每出一招都很疯狂,全是近乎同归于尽的招式。


   文雷刚小腹被划了一刀,伤口太深,他心里有数,血不能再流了。


  他没时间去止血,对方三个杀手一起攻来,他连招架之势都没有。


  黑牛虽然带来五十多名兄弟,但都不是一级杀手的对手,才这两柱香时间,已死伤十之七八。黑牛也和文雷刚一样,身上被砍了八剑,还在努力拼杀,血液已经把他染成红人,似乎从血浆里爬出来的。


  他武功尚不及文雷刚,和他并肩作战的三个兄弟相继都死了,现在他是一敌六。


  文雷刚心里更难过:“牛弟,是我害了你啊,不该叫你来啊!”


  原本还幻想能找机会杀掉眼前这三个杀手,等来的,却是又一名杀手加入过来,一敌四,文雷刚登时防不住了。


  文雅不要命地乱砍乱劈,招式完全错乱,招不成招,式不成式,倒令和他交手的杀手只躲不打。


  或许他也惊讶她这是什么武功?或许他只想玩老鹰捉小鸡。


  黑牛力大无穷,一刀将面前一个杀手的长剑磕飞,一个瞬移前扑,左手抓住那杀手脖子,右手长刀直直透穿他的肚子......


  一号种子彻底暴发到了极限,一柄剑犹如漫天流星,千百个剑影随身转动,每一剑划出,每一招转变,都令座极手防不胜防。


  他更没想到一号种子竟暴发到这一程度,他也知道,这是一种自毁灭敌的方式。


  江湖上这种自毁杀敌方式已很少有人使用了,就是在阎罗堂,当年师父教他们时也曾考虑了几个月时间,不到非用这招不可时,忌用!一旦要用,就已表明了必死之心。


  这招师父只教了一遍就后悔教了,自此没在教过,自然仨人都没学会。


  座极手后来暗地里也试着练过,一直使不出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号种子今天突然能施出来?


  当一号种子暴雨般的攻击下,座极手再也躲闪不开,一刹间,他身上多了无数个透明窟窿,他的剑离了手,没掉在地上,却插进一个人胸口上。


  一号种子剑势来的太猛太快太密,他在无法躲避的情况下,自然地使出那招“送佛归西”。


  师父说过,送佛归西不一定非要刺喉咙,那中情况下他也根本刺不到一号种子的喉咙,只有刺他的胸。


  一号种子若要躲避这一剑,则必须向后退一旁转开,那么座极手也就会避开他那同归于尽的一记杀招。


  一号种子没躲,他恨座极手,是他阻止自己去救文雅。能杀了座极手,让他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文雅被两个杀手攻击下,才三招就中了两剑,手中之剑也被打飞,左脸一道很深的伤口,让她彻底进入了癫狂状态,用手抓住一柄来剑,就势前扑,抱住那个杀手,张口就去咬他,被那黑衣杀手随手一甩,摔出好远。


  只听一声唳叫,一号种子凌空下落,反身一剑,穿透刚才扔开文雅的黑衣杀手喉咙。


  另一人见是一号种子,吓的立即后退。


  文雷刚被四个杀手一人刺了几剑,身上穿了十几个血窟窿,倒地后吃力地看向一号种子,嘴角蠕动,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又努力地看向被摔在地上的文雅,尤其是看到文雅左脸那道深见白骨的伤口,文雷刚眼泪止不住流淌而出,四肢大动脉被割断,现在连动一根手指都办不到,很快的,脸上的血模糊了双眼,他的意识也跟着一点点变淡。


  黑牛只觉眼前发黑,背后被一柄长剑一直穿透到前胸。


  他已没有力气扭头看背后杀他之人,背后那人松手脱剑,黑牛庞大的身躯失去了平衡,“哐啷”一声闷响,咂倒在血泊中。


  一号种子迎天嘶叫着,厮杀后剩余的二十来位杀手本就心惧一号种子,又见他这般发疯模样,更是胆寒。


  他一上前,众杀手纷纷后退,一号种子弯腰抱起文雅飞身上墙,也没人敢追。


  过了片刻,有人低呼:“乃龙大哥死了,你们去报告堂主,我们去追他。”


  鸡破天晓,红日映照大地。


  孔集镇断天崖下流的一条潺潺溪流,哗哗地流着红色溪水,冲击下流。


  顺水往上游处望去,茂密的树林遮不住一团黑影在蠕动。


  再近处一看,黑影身材高大魁梧,甚是雄伟,走了几步,趔趔趄趄,似醉酒一般,再也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