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杀手的眼泪 > 第15章 :最后赢家
第15章 :最后赢家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他怀里还抱着一个人,从自然下垂的纤细葱白的手,戴着一枚翠绿玉镯,看出来的是一个女人。


  此时,男人屁股下面已流出一大片红色液体,顺地势流入溪水里。


  男人看着怀中女子的脸,抚摩着她脸上那块剑伤,她好似睡着一般,眼睛闭的很紧,眉毛弯弯似月牙儿,樱桃小嘴紧紧合拢。


  他看不到她的笑容,也看不到那洁白整齐好看的牙齿,还有笑时那一对浅浅的酒窝。


  他的胡子该整理了,有点长也有点乱,看上去人很憔悴,只是,脸上的血迹让人看了心里发寒。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怀中的她,溪水的哗哗声,鸟儿的鸣叫声,使他又想起前天那幸福快乐的一幕:


  她问他:“你真的没有名字?”


  他回答:“嗯”


  “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她又问。


  他回答是:“不知道。”


  “那我以后叫你英雄可以吗?”


  “英雄?”他觉的她问的问题很好笑,但他没敢笑。


  “那叫你大英雄?”


  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她问的问题很怪。


  “你比我大,我叫你哥哥吧?”她开心的说。


  “嗯”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还有那次他偷偷吻她,当他双唇触碰到她双唇时,他像被人打晕一样,后来是怎么离开她双唇的他都不知道。


  他只记得心跳的太厉害了,他怕再吻一会儿,心会跳出来,而且身体火烫,会把她熔化。


  此时此刻,人还是那人,只是她有时候随时会飞走。


  他又把她抱的跟紧一些,生怕她会脱开他的手飞走。


  她脸上的伤在逃跑的过程中,他已经为她上了最好的金疮药,此时已止了血,只是伤口太深,一旦触碰,还会再次流血。


  他小心的用衣袖擦拭她脸上的血渍,即使此时左脸带伤,丝毫不影响她在他心里的美丽。


  痴痴的看着她的脸,他的唇再次压在她的唇上,他不想离开。


  他知道,这次离开她的唇,有可能永远再也触吻不到她的樱唇。


  他贪婪忘情地吸吮,紧闭的双眸,控制不住的泪水从眸中滚出。


  从脸上血痕上滑过,两道痕迹,顺腮下滑。


  一颗一颗在下巴凝结成珠,负重坠落。


  他的泪珠恰好滴落在她脸上的伤口,她感觉到了疼痛,疼痛使她将眼睛睁开。


  她不敢相信,她想说话,却发现她的唇被他紧紧吮着。


  他也感觉到她醒了,立即松开很尴尬却大喜:“文雅……文雅……你终于醒了……”


  文雅强作颜笑:“哥哥我没事……我刚才梦见……我们到了一个美丽的地方……你抱着我教我习剑…..小雨也在,还有两个可爱的娃娃……他们喊你爹爹呢……”


  说到最后,声音几乎听不见。


  笑着笑着,她的眼睛又闭了起来,任一号种子大吼大叫,她像陷入沉睡一般,丝毫没有反应。


  “堂主,顺着这条流溪,一定可以找到他们。”


  陡闻这句话,一号种子惊颤起来,怎么这么快一级杀手又追了过来?


  他站了两次才抱文雅站起来,胸口那道伤口几乎流尽他的血。


  他把文雅藏匿到一边花丛中,又回到刚才之处。


  他四周环视一圈,为了文雅的安全,不能在这里打斗,目光锁在山顶峭壁,吃力的顺着溪流往上奔走。


  很快,一个老者在众人引导下,来到刚才一号种子所待之处。


  一个人眼尖,指着一号种子的背影大喊:“堂主,一号种子在那里。”


  老者闻言望去,只见一号种子跑三步摔一跤朝山顶爬去。


  不怒自威的脸气的无半点血色,摆手示意,众杀手争先去追。


  老者站在原地未动,看着脚下一滩血迹,不知在寻思什么。


  山势太斜,众杀手待完全追到 一号种子已到了山顶,一号种子已退到崖口,再后退一步便是万丈深崖。


  他不能再退了,众杀手只把他围住并没有进攻。


  现在哪怕一个三级杀手就可以踢他下去,堂主有令,他要亲自审一号种子。


  阎罗堂堂主“混世小霸王”叶雄速度很快,刚才还在半山腰,这才片刻间,已到了山顶。


  双手负于背后,目光似箭一般刺向一号种子,訇道:“你杀了白进和乃龙?”


  只此一句,却震人心惧。


  “是”


  一号种子回答一个字,好似费了好大力气。


  “你,为什么要杀死他们?本王能养你,也可以杀你。”


  叶雄此时平静的看着一号种子,脸上又恢复了死水一样的平静。


  “我是不是三剑客华无泪的儿子?”


  一号种子不答反问。


  “是”


  说完这一个字,叶雄哈哈大笑。


  这一个字吐出,他太痛快了。


  想起二十年前,华无泪为了让他两位师弟逃走,死命抱住他双腿。


  任他双手拼命捶打华无泪背上,他就是不松手,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他一个堂堂三剑客之首“舞剑封日”华无泪竟趁他不备之机使出“猴子偷桃”。


  下体的撕心疼痛让他这个铁汉也痛晕了过去,醒来后才发现自己残了。


  一个男人落如此一个下场,比死更残酷。


  所以,当手下抓到才几个月大的一号种子时,他却改变要一刀一刀剐死他的想法。


  华无泪让他做不成男人,他就要他的儿子向对他老子一样敬他。


  后来叶熊无意中得知华无泪还有一个红颜知己,作为被花无泪毁掉的男人,叶熊只想杀光和花无泪有一切关系的人。


  在找到那个女人时,她正在一个农家小院照顾两个几个月大的孩子。


  一番威逼利诱加试探,叶熊才知道,这两个双胞胎儿子竟然是花无泪的,他那一刻特别生气,当着孩子的面,硬生生扭断了女人的脖子。


  看着在襁褓里娃娃大哭的孩子,叶熊脑海里在快速盘算怎么处理这两个孩子。


  很快,他就脑补了一副画面:让华无泪这三个儿子认他作父,然后等他们长大时,再让他们一个个杀死华无泪的所有朋友。等他们三个把他爹当年的亲朋好友都杀完后,再设计让他们三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互相残杀,让华无泪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


  至此,虽然事情有一些变化,基本上都达到了他的目的。


  一号种子的同父异母兄弟白进和乃龙也被他杀死了,他爹的结拜兄弟易平也被他杀了。


  虽然文雷刚不是他杀的,但是因他而死,所以说,他叶熊才是最后赢家。


  叶雄想到这里,得意的笑道:“嘿嘿,你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吗?你知道你爹是怎么死的吗?哼哼,你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让你完成任务吗?你知道你杀的都是什么人吗?你知道白进和乃龙和你是什么关系吗?”


  虽然语调很平静,但一号种子听到的满是得计的讥笑和得意的嘲讽。


  他的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只不过这是说话的音调不自觉的高了很多:“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全部告诉你,你爹是个花心肠子,在娶你娘之前,就和另外一个女人鬼混,并生下两个儿子,就是今天的白进和乃龙。我想文雷刚一定没告诉你这些吧,或许他也不知道你爹这么风流。而你却杀了你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嘿嘿,当真是好玩,还有,我每次让你去杀的人都是你爹生前亲朋好友,我要让你爹在九泉之下永不安息。”


  “你爹是怎么死的你不想知道吗?好,我也告诉你,你可知道五马分尸?你爹就是被五马分尸分成五段。你娘更惨,你爹害我做不成男人,我玩不了她,可我兄弟都是男人啊,哈哈……”


  他每说一个字,一号种子恨不得吃他一块肉。


  不等他继续往下说,一号种子控制不住扑到叶雄面前,拳打脚踢,可他无力的双手打在叶雄身上,又令叶雄一阵大笑,任他捶打。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