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杀手的眼泪 > 第8章 :送佛归西
第8章 :送佛归西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人真的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就像虎狼一样,虎狼可以凭感觉判知安危,而人呢,有时也会凭感觉认识某个人。


  有时你第一次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却感觉似曾来过这里,有时你第一次见到某个人,好似你以前一定见过他。


  一号种子第一次见到文雅就是这种感觉,准确的说那种感觉比这种感觉更甚。


  他不懂什么叫一见钟情,更何况文雅当时以男儿身打扮,就是被文雅身上散发出的不同常人的气质深深吸引。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难道我们上辈子是夫妻?朋友?或是仇人?一想到这些问题,他不由自嘲,于是就出现了他跟踪文雅二人时不时抿嘴微笑。


  一道白光胜闪电之速刺向一号种子面门。


  见一号种子一直在沉思,鬼夺命认为此时是个偷袭的好机会。


  当下先下手为强,出手就是阎罗堂八大杀招之一“流星陨石”。


  一招化三式,一式化三路,剑身每前进一寸,则幻化出一个剑影。


  待刺到一号种子面门时,已幻化为千百个剑影,寒光刺眼,惊醒沉思中的一号种子,赶紧拧腰转身格剑去挡,与之同时向后暴退三丈远。


  “哗啦”一片混响,回头一看,刚才所立之处方圆丈远的竹子应声倒下一片。


  一号种子弯膝转身剑画圈,“灵蛇出洞”先送招过去,不等鬼夺命接招,中途又加了一式“纵云式”向上跃出三尺高,长剑陡变换作“苍鹰扑食”。


  未待鬼夺命完全拆解,一旋身又一记“横扫千军”加上去,同时脚下又使出“脚踏日月”专攻他下三路。


  一号种子在阎罗堂以“快、准、狠、变”四大特点,一直保持在阎罗堂榜单第一。


  同样的时间一起学武,鬼夺命虽然是特级杀手,武功在他们三人中却是最差。


  一号种子是个武学奇才,一个招式,一看便会,还能举一反三。


  师父也就是阎罗堂堂主为此很重视他,便把一些从不对外的招式招式也一并尽授与他。


  而白进,虽也是武学之才,却不似一号种子能举一反三。


  一号种子会的招式他未必全会,而他会的招式,一号种子全会。


  也是为此,心里耿耿于怀,自小便对他怀恨在心。


  毕竟是一师之学,一门之徒,虽比之一号种子而不及,比起阎罗堂一级杀手就卓卓有余。


  两人开始进入以快攻快的套式对打,但闻“叮当”两剑相碰之声,迸发出点点星火,还有随之而倒的竹枝。


  两团黑影在急速舞动,动作太快,看不清招式。


  唯见二人所过之处,树木皆倒。


  打斗声惊醒了树上的鸟儿,一群鸟儿惊慌从竹林飞走。


  两剑交错碰击,罡气贯发形成幻影气波,似波涛般以二人相击之剑为中心,向四周快速扩展。可怜有只鸟儿,刚飞到他二人头顶处就被剑气波冲死当场。


  约过三百招,鬼夺命一招不敌,被一号种子一剑扫中左肩,所幸伤口不,一拧身,窜到一旁树上。


  一号种子随之而上,“嘎嘎...”白桦杨树上几只乌鸦在叫喊。


  一号种子内气屏发,挥臂一剑,横扫过去。


  鬼夺命狼狈从白杨树上跃到另一棵树上,人腰粗的白杨树哗啦一声从中间折断,“轰隆”一声巨响,倒在地上。


  乌鸦飞出,被一号种子发出的剑气击毙。


  鬼夺命又中了一剑,这一剑伤口较深,还是个要害。


  他不再攻打,改为游斗,从这一棵树上跃到另一棵树上,又从另一棵树上跳到另外一棵树上,想寻找机会逃脱。


  他以前杀那些武功不及他的人,觉的很好玩很刺激,现在对付一个比自己厉害的主儿,他感觉到了恐惧。


  不敢多缠斗,只寻机好逃命。


  树多叶茂,若不是轻功稍胜鬼夺命,恐怕早让他溜了。


  “师弟,你何必这样自相残杀呢?难道我们一起生活了二十年,二十年的兄弟,二十年的同门,你真的忍心杀我?”


  鬼夺命躲的太累了,他试着求饶,在阎罗堂,他们只论身份,从不讲同门师兄身份。今天不得已,想用感情制止一号种子。


  但随后一号种子一剑刺中了他的左脚,令他闭了嘴。


  文雅拉着小雨的手突然止住脚步道:“我们还是回去看看吧,万一来的是阎罗堂的人,他如果不是他们对手怎么办?”


  “可是小姐……我们回去有用吗?”


  小雨停了一下,还是把她担心的事说了出来。


  “要不你先出去,我去看看。”文雅不想丢下他就此离去。


  “小姐,你如果一定要回去,我也要陪你回去。”小雨坚定地说。


  于是,又是一番商议,二个认为自己去会对那个蒙面人有帮助的人又折返了回去。


  “噗~”鬼夺命左臂又吃了一号种子一剑,刚一扭头探看伤口又被一号种子一脚踹翻在地。


  鬼夺命半天没爬起来,他已经打了一千六百多招,虽然从五百招后他一直在游斗,他太疲惫了。


  看着步步逼近的一号种子,喃喃言道:“好吧,你杀了我吧,如果你还念我们是兄弟的话,就给我一个痛快,也求你给我一个全尸。上次在阎罗堂栽赃你的人是我,暗算你的人也是我。来吧,我也知道,你也早就想杀我。是我自作自受,是我技不如人,来杀了我啊。”


  他慢慢从地上站起,站定后缓缓闭上双眼。


  一号种子内心很痛苦,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是他极不想看到的。


  他也打心里就没想过要杀鬼夺命,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让他也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自己会为那两个女娃杀死自己三个同门兄弟呢?


  他大急,想不通,很痛苦。


  一瞬间的速度有多快?


  如果和眨一下眼时间一样快,那么就在一号种子痛苦时闭眼那一刹间,鬼夺命手中长剑已刺进一号种子左肩上。


  “哈哈哈……”


  鬼夺命笑的很恐怖,瞪着眼,呲着嘴在叫喊:“别以为只有你会使,我也会使送佛归西,今天我就要送你归天。”


  一号种子真的不明白他会做出这一招,虽然有些许吃惊,却平淡道:“只可惜你刺错了位置,送佛归西刺的是喉咙而不是肩!”


  “喉咙是吧?好,那我就刺你喉咙。”


  向后退了一步,突然感觉有一个物体从自己的肚子处拔了出来。


  低头一看,呀!小腹处咋多了一个透明窟窿!


  如孩童尿裤子一般,血,顺着他的裤裆一滴一滴快速滴落。


  看着一号种子,望着他手中还在滴血的剑,他也明白了,师父说过,“送佛归西”不一定非要刺穿对方喉咙。


  倒地的那一刹间,他又学会了一招,送佛归西也可以刺小腹。


  为什么他没想到还可以刺小腹?


  如果当时刺一号种子小腹,剑光就不会反映到他脸上,说不定他真就躲不开。


  他躲不开死的就是他,他躲开了,死的就该是自己。


  一号种子的心在痛,真的好痛。


  杀花曾两位同门时心里没什么感觉,为什么看着鬼夺命死前的那一刻,他却心痛的几乎昏厥。


  也许是二十年的兄弟感情被他一剑斩碎的缘故吧!


  但他却不知道一点,这一点鬼夺命也没来得及告诉他。


  其实鬼夺命也和一号种子一样,本来他那一剑可以完全穿透一号种子的喉咙,却在他的剑刺到一号种子喉咙不足五寸时,他的心一阵揪痛,比撕心肺裂更甚,痛的他手稳不住发抖,才会一剑刺偏到一号种子的左肩。


  “啊,你没事吧?”


  文雅远远看到一号种子手捂伤口依在树下大喘粗气,一阵小跑过来,看到死去的鬼夺命又看看一号种子:“这个人也是你杀的吗?他也是阎罗堂的人吗?你伤口痛不痛?”


  一连三个问题,一号种子只点了一下头。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