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杀手的眼泪 > 第7章 :一号种子
第7章 :一号种子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这一句话令黑衣人听了一愣,似乎这句话超出了他的设想,眼睛盯着文雅看了好一会儿,转身想离开。


  文雅忙道:“你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容颜?”


  见黑衣人没反应,顿了一顿又道:“请问你尊姓大名?”


  黑衣人回首道:“这个不重要,你现在绝不能回家去,记住我的话就是了。”


  “唉,你不留下姓名,也不让我看你的容貌,以后怎么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我家小姐可是从不欠人家人情的。”小雨在一旁助攻大喊。


  “不用了,只要你们不回家就是了。”黑衣人想走却不走。


  “你杀的那两个可恶的家伙可是阎罗堂的人,你不怕吗?你是哪个门派的?现在连武当,华山都不敢惹阎罗堂,你若回去,你师父知道了一定不会轻饶你的,不如我们保护你吧!”


  文雅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反正心里特别激动。


  最后一句她也不知道是怎么说出口的,小雨听到,眉头一皱,看向文雅不解。


  黑衣人闻言,隔着黑巾也可以看出他在笑。


  文雅见他笑,自尊心立即上来了,忙辩道:“要是我手中有剑,他们根本就不是我对手,真的。”最后还不忘补充两个字,仿佛很怕黑衣人不信似的。


  黑衣人手中长剑一抛,投向文雅。


  文雅伸手去接,刚触碰到剑,便发觉剑异常沉重,脚下一滑,人竟随着剑势向下倒去。


  身后一根从根部被削断的竹子正等着文雅的脑袋插入,就在灯光电火之际,文雅身体倾倒在半空中止住了。


  脑袋差三寸距离就插进断竹之内,她的腰被一只大手紧紧抱住,一双眼睛似无限暖光看向她。


  她顿感满脸滚烫,心跳的很快,此时脑门嗡嗡响,犹如醉酒。


  她看的很清楚,蒙面人眉毛又浓又直,眼睛不大不小,双眼皮儿很好看,隔着黑巾她仿佛看到了他的轮廓,她甚至还听到黑衣人心狂跳的声音。


  “扑通、扑通...”


  她的手臂刚好处在蒙面人的胸口,她强烈感觉到了那是一颗强壮有力的心脏。


  “什么跟什么啊?”


  小雨看着两人这样怪的动作,一个是全身倾倒,一个是半蹲下身抱住对方。


  “小姐,你不是说天下男人都是蠢猪吗?就算是英雄救美,你们这速度发展的也太快了吧。”


  一语震开两人。


  蒙面人将文雅扶起,从怀中掏出两块玉佩。


  文雅见状大喜道:“我们的玉佩,你哪来的?”


  小雨也跑过来,拿起自己那块玉佩,惊喜道:“一定是你从当铺里赎回来的是吧!谢谢啦~”


  从蒙面人黑色面巾里又可以看出他在笑。


  突然,蒙面人一推她二人,急声道:“快走,有人来了。”


  将二人推走又扭头压低声音道:“逃出去千万别回家,记住。”


  文雅还想说什么,被黑衣人用眼神打了回去,只好退入一片茅草后。


  刚没了身影,打对面飞奔驶来一人,正是鬼夺命白进。


  鬼夺命咋见蒙面人一惊一愣,同时发问:“你是谁?”


  环视一圈,见花曾二人已死,更是吃惊:“你竟敢杀我阎罗堂的人,你胆量不小啊。”


  但随着这一句话的结束,他又说了一句:“你是一号种子?”


  假如一个和你从小生活了二十年的人,让他蒙上黑面巾,让你去猜,你能猜出来吗?一般人都能猜的出来,甚至从很远处单看他的背影就可以看的出来。更何况现在离的这么近,更更何况他白进也不是一般的人。


  蒙面人揭开面巾,不是一号种子又是谁!


  白进怒的咬牙切齿:“一号种子,你为了那两个女娃,竟干出杀害同党之事。看堂主这次怎么宽恕你,就算堂主不杀你,恐怕全阎罗堂的兄弟也会恨你入骨的。一号种子,这次你怎么向阎罗堂的所有兄弟们交代?”


  一号种子抽剑在手,没说什么,向他走来。


  “你还想杀我灭口?”白进有点发慌。


  “你其实早就想杀我了是吗?可是你一直没有机会。堂主平日对你那么好那么照顾,你眼里还是容不下一颗沙子。现在有机会,你可以杀我了,而且杀我以后还没人知道。不过,一号种子我告诉你,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你会的我也都会,何必都弄的两败俱伤呢?其实咱俩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我承认我平日对你所作所为不满。可我对你没恶意,这次你杀死曾齐和花小希,我白进发誓绝不告诉堂主和阎罗堂的兄弟。”


  他在求饶,前面几句在怒气中不由的很刚硬,说到后面,怒气转变为理性,不由的就软了下来。


  他心里非常清楚,一旦真的大动干戈,他鬼夺命白进最终还是敌不过一号种子。


  这一点一号种子自然也清楚,他依然没开口,脸色看去很痛苦。


  他也想接受鬼夺命的发誓,他却不敢相信白进的话。


  一个和他相处了二十年的兄弟,他的脾气性格,一号种子非常了解。


  一步错,步步错。


  杀了两位师弟后,他就没有退路了。


  一旦背叛了同门,便再也回不了头。


  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想过杀曾齐和花小希,哪怕这两人平日所做的事多么卑劣,只是看到他们对文雅侮辱之举,那一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特别是曾师弟一剑击掉文雅的秀才帽,当她乌黑发亮的秀发如瀑布般披在肩上那一刹间,他的心几乎停止了呼吸。


  他不是没见过女人,也不是没杀过女人,今年二月“十三娘”潘金花和“小桃红”刘翠翠的死就是他接的活。


  十三娘是个江湖人物,三十岁,勾人魂魄的一代美妇人,一身功夫,与武林一流高手不相多让。


  小桃红刘翠翠是个歌姬,没武功不算是江湖人物,在苏州一带是个头号花旦,后被花府花少赎身做了小妾。


  后来不知何因,花府得罪了阎罗堂,遭阎罗堂灭门。下令凡在花府之人,不问身份,一律铲除。


  小桃红就是他亲手杀的,她甚至连招架都不会。她是一个弱女子,一个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由不动心的美人儿。


  十三娘也只招架了七招,用的也是“送佛归西”,他喜欢用这一招,被他杀的人至今没一个能躲开这一招。


  十三娘死的不光彩,因为杀她的时候是在夜里,而且床边还有一个男人。


  如果只有这些还好些,只是她当时一丝不挂,全裸应战。


  死的时候被一号种子一剑贯穿喉咙钉在墙壁上。


  床上的男人没逃脱,也是那招“送佛归西”一剑贯穿他的喉咙,把他钉在了十三娘的旁边。


  那个男人就是花少,灭花府时他刚好来与十三娘偷情。


  其实,十三娘死的有点倒霉,她并没有惹阎罗堂,只是阎罗堂有命令,凡和花府有交往之人,不问身份一律铲除。


  她虽然第一次和花少睡,却落到以一死换一睡,她死的值吗?


  面对全裸的十三娘,一号种子几乎没多看一眼。


  不想看,与其说是恶心看。


  但,今天一看到文雅长发披肩的模样,却令他兴奋不已。


  某种在心里被埋灭二十三年的东西一下子苏醒过来,他不知道是什么,他的眼睛从那一瞬间一直盯着文雅再也转不开移不去。


  说起来,他认识文雅才两天时间,自昨天见到文雅第一眼起,他的心就感受到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影响着他,似乎冥冥之中有一个指引告诉他,他将和她有一个不寻常的故事,所以他顺着这种指引,一直在后面偷偷跟踪她们。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