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杀手的眼泪 > 第5章 :一个不错的故事
第5章 :一个不错的故事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老丐道:“现在没有,不过以后就不知道了。走,这里还不安全。”


  说罢又向竹林深处走去。


  文雅不去,问道:“你可是丐帮中人?” 


  “是”老丐又道:“我是丐帮八袋长老,呃、人送外号“颠子丐”,两位小姐再不随老丐来,等那阎罗堂的杀手追来,我们一个甭想逃脱。”


  文雅和小雨互视一眼,暂时相信老丐的话,跟在他身后向竹林深处疾步走去。


  文雅虽然经常出来玩,毕竟不是江湖中人,爹爹也未对她讲过江湖中的人和事,自然就不知道颠子丐是什么人物了,于是边走边问:“你为什么救我们?”


  “老丐和令尊年轻时有过一段交情也是人情。”


  “你说阎罗堂的人要杀我们,为什么杀我们?”小雨开口问。 


  颠子丐扭头对文雅道:“你可知道你爹年轻时,江湖上是怎么称呼他的吗?”


  见文雅摇头,颠子丐自答道:“你爹和你另外两位师伯在江湖上人称“三剑客”,人人尊重。专铲强锄恶,为民做好事。你爹他们武艺高强,又是极有正义感之侠士,所以江湖中人提起三剑客都钦佩的很,却也得罪了一些恶人。你爹在三剑客里面是老三,老大“舞剑封日”华无泪,也就是你大师伯,老二是你二师伯“银剑先生”易平,还有你爹“文剑一客”文雷刚。当然,那时老丐还只是个有点小名气的江湖浪人,很仰慕三剑客,便找了个时间拜访你爹他们。三剑客不但放下尊位接见我,还以兄弟相称,当时我得罪了恶派势力“飞鹰帮”,家人都被他们活活勒死。三剑客听后很生气,次日就铲平了飞鹰帮。”


  颠子丐说着眼圈泛红,眼角晶莹一闪,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叹道:“那飞鹰帮帮主“飞天鹰”飞庆也不是个好惹的厉害人物,帮派被三剑客挑了,就去找他把兄弟“混世小霸王”叶雄。后来他们找人联手追杀三剑客,你大师伯为了救你爹和你二师伯,被混世小霸王叶雄害死了。你爹和你二师伯虽然逃出了性命,却受了严重内伤,自此后没有了下落。我这些年来每天都在寻找你爹他们的下落,我一定要找到他们,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是我害了他们,要不是为了我,也就不会得罪混世小霸王叶雄。叶雄杀了你大师伯后也随后没了消息,我一边寻找你爹他们的下落,一面又去打探杀死你大师伯叶雄的下落。我颠子丐活了几十年,只佩服三剑客。”


  说到此处时,声音已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后来,我终于在孔集镇也就是去年年底找到了你爹。你爹却因那次重伤伤了内脏,功力去了大半,始终补练不回来。你二师伯也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他二人一边隐藏身份,一边去寻找叶雄的下落。”


  “难道我家的管家就是二师伯?难怪我爹爹和他常常挑灯夜谈,还有他也经常不在家,每次回来都会和爹爹长谈一夜话,还不许我们送茶靠近。”


  听到颠子丐说到这里,文雅回忆从小到大家里的情况,愈发觉得二师伯就是家里的管家。


  “他就是你二师伯,我们仨人也一起商议过。”


  “你们都是说什么?”


  “讨论杀死你大师伯的凶手到底在何处!”


  “那现在有结果了吗?”


  “已经有了。” 


  “他们现在在哪里?”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啪啪……”鼓掌声响起。


  颠子丐大惊失色,低声喝问:“谁?”


  从草丛后面走来仨人,为首正是阎罗堂特级杀手“鬼夺命”白进。


  白进冷笑道:“讲的很精彩,一个不错的故事。”


  颠子丐很惊讶,这仨人何时来的,他竟然全然不知,以白进的功夫,悄无声息地来,就算颠子丐不在讲话,也很难察觉,因为他是阎罗堂和一号种子并肩的特级杀手之一。


  白进莞尔冷笑道:“你这老丐,敢和阎罗堂过不去,等下连同你一起宰了。”


  颠子丐自然晓得阎罗堂特级杀手的厉害,也晓得自己有多少本事,压音对文雅道:“等下我去缠住他们,你们趁机先逃,记住,就是逃出去也不要回家。”


  “想逃是吧,你以为阎罗堂的人都是无用之辈吗?”


  颠子丐又一惊,他已经把声音降到只有文雅一人听的到,白进离自己至少有两丈远,竟也听的一清二楚,耳力功夫不简单。


  颠子丐眼盯着鬼夺命暗下思索,突然,双手一推,将文雅小雨推入一旁草丛内同时大喊:“你们先走,我拦住他们。”


  双手一错,脚下转动,滑至鬼夺命白进面前,摆了个“开门见山”的招式,拦住白进等人去路。


   鬼夺命白进好像懒得看他,对两位同伙使了个眼色,二人明白,从一旁跃开,就朝文雅逃走的方向追去。


  颠子丐转身去拦,鬼夺命伸手一掌斜劈过来,颠子丐未见人到,但闻掌风凌厉,自知鬼夺命这一掌混合了内力聚发生而至,不得不出招应对。


  猛虎下山、醉汉打狗,颠子丐同时打出二记杀招,只想暂时逼退鬼夺命,好去拦截另二人。


  但他想错了,鬼夺命没有费力气和多余的招式,只双手上下一错,前后探花,里外一格,就把颠子丐二招式破个一干二净。


  颠子丐失色之下又猛挥双臂,上下攻击,一招三式,一式三变,分抓他面部、胸部和腹部。


  鬼夺命见状,淡淡一冷笑,随手一架一摆一扫又旋身一转,避开颠子丐凌厉攻击,左脚一探向前滑开一尺,右脚沉气一踏地面,呼的一声,但见一道黑影直扑颠子丐,伴随尘土飞扬,“夺命七环踢”破空直踢颠子丐周身要害。


  颠子丐被眼前尘土蒙的眼前一花,尚未抽时去避,左肩、右肩、前胸、小腹、左腿、右腿几乎同一时间中招。


  鬼夺命得手后,拧腰一旋身跃到半空,“夺命七环踢”运斤成风直踢颠子丐后脑。


  颠子丐刚才双手被鬼夺命踢得酸麻疼痛举手不起,此时又闻后脑恶风袭来,刚一转身,被鬼夺命凌空一脚,结结实实踢在上胸喉咙下部。人立即似打出去的飞镖,扑通一声被踢出丈远,落地后又翻了几个筋头,殷红鲜血自嘴角溢出,想支地站起,竟两手使不出力气。


  鬼夺命淡淡一冷笑:“你是丐帮八袋长老?”


  他没多说,只此一句,却让颠子丐勃然大怒,嗔怒道:“是我学艺不精,丢了丐帮的脸,但我丐在江湖上做事一向公平公正,而你们阎罗堂....嘿嘿….则喜欢在背后捅人刀子,暗打藏杀,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算何英雄?”


  “英雄?”


  鬼夺命又莞尔一笑,其实他笑起来很好看,只是他眼色太过犀利,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继而又道:“什么是英雄?有本事的人就是英雄,你们所谓的正派之士,张口闭嘴以英雄问候,你看你们那熊样,自己什么水平,有什么本事能耐,被别人称之为英雄,心里就没有一丝愧疚吗?告诉你,上次武当山“冲天飞鹤”的什么武当弟子竟自居为少年英雄,一点点三脚猫功夫竟自傲自大,还出言污逊我阎罗堂,我就是看不惯他,一招就把他宰了。你是八袋长老,想杀你我最多只用三招。不过,你先不用着急,对你们丐帮我会好好招待的,你们丐帮不只一次与我们公然对抗,等这边任务完成,下一个任务就是灭你们丐帮总坛!”


  “你们这些邪教之派,邪是永远不会胜正的。”颠子丐啐道


  “是正式邪,看的是胜负。”


  鬼夺命一步步走向颠子丐。


  “哗”一剑横劈过来,文雅忙弯腰躲闪,头上秀才帽被剑击,一头乌黑秀发当场撒泼下来。


  小雨一呆,文雅一愣,阎罗堂的两个杀手也住手了,其中那位壮汉嘿嘿笑道:“原来是个女娃,白兄明知道却不告诉咱们。还好,没杀死她们。”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