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变性阴阳功 > 第六章 :一人五人之一
第六章 :一人五人之一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诸葛小帅真气暴发,挣开酸辣秀才的扣位,双手翻舞,将酸辣秀才打倒在地。


  老雕见状,想后退,被诸葛小帅凌空一掌印在后背,直摔在丈远的石板上不动了。


  酸辣秀才越来越感觉真气不足体力不支,使不出力气来。


  辣秀才冲处喃喃大叫:“你这药怎么还不见效啊?”


  “什么?你们刚才给我吃的什么药?”


  诸葛小帅听到辣秀才的话很是吃惊,停止攻打,走向处喃喃狠声问道。


  “嘿嘿,你刚才吃的是“变性阴阳药”,吃过此药,将在片刻之间由男人变成女人。你是第一次吃,时间会慢一点。”处喃喃解恨地笑道。


  “你敢整我?快把解药拿出来”诸葛小帅一把抓起处喃喃衣领,举拳欲打。


  处喃喃忙道:“慢,给你解药也可以,但你也把解药给我们。”


  “哼,想谈条件是吗?你不给也可以,我杀了你在你身上搜。”


  诸葛小帅可不想做这笔觉得有点划不来的买卖。


  “慢,且慢,解药不在我身上,如果你杀了我,将永远变不回男人了。”处喃喃忙大叫。


  “我不信。”


  诸葛小帅刚想贯力去打,突然人倒下去,身体一阵抽缩,双腿乱踢,痛苦大叫,来回打滚,双手不断撕抓身上的衣服。


  “第一次吃这药就是这样子的。”处喃喃在一旁解释。


  老雕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在一旁以打死都不敢相信的眼光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酸辣秀才目瞪口呆,神情甚是诧异。


  只有处喃喃神情自若。


  才这一会儿,诸葛小帅痛的昏厥过去,身上的衣服被他自己撕抓的衣不遮体。


  原本英俊的脸变的很妩媚,扁平的胸部凸起两个大包,尤其是下身,竟缩变成女性的器官,如大字行躺在四人面前,身上隐秘点毫不夸张的暴露出来。


  老雕正好站在诸葛小帅的正面,看着诸葛小帅的下体,口水飞流直下,完全忘记躺在面前的这具女性的身体就是刚才还想杀他的诸葛小帅,手不由自主的解开自己的衣服。


  酸辣秀才也好不到哪里去,两双色眼死死盯在诸葛小帅的下身,再也移不开一点距离。


  在他们眼里,这已不是诸葛小帅,而是一位绝色美人。


  凸凹的身材,玲珑的器官,每一寸肌肤都那么诱人,无法抗拒。


  酸辣秀才感到心里有一把火,正将自己熊熊燃烧。


  老雕单身了几十年,此时此刻,哪还能控制的住。


  脱了几下没将衣服脱下,干脆把衣服撕下来。


  一个前跳就扑了过去,酸辣秀才见状,哪肯落后,衣服一撕,也扑了过去。


  迷糊中的诸葛小帅被三人压醒,想反抗却无能为力。


  挣扎了一会儿,筋疲力尽,闭上眼睛,放弃了挣扎,两行泪顺腮滑下……


  处喃喃见三人穿好衣服:“找一件衣服给她穿上吧!”


  老雕不好意思地问处喃喃:“她真的是诸葛小帅?我是不是在做梦?”


  “要了别人,还不知道别人是谁?”处喃喃坏坏地笑道。


  老雕脱下衣服给诸葛小帅,酸辣秀才有点梦醒的感觉,看向诸葛小帅有点恶心。


  只是三人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看到变成女性的诸葛小帅竟然失了神志,变的这么疯狂起来?


  酸辣秀才这是第二次失去神志,第一次看到处喃喃变成的女性身体,也是瞬间失去理智。


  明明诸葛小帅是个男人,怎么就变成了女人?还……还与他发生了男女关系!


  三人带着问号的眼神看向处喃喃。


  处喃喃知道他们心中有疑惑,如果不说出来,估计会讨他们一顿揍,于是主动说道:“变性阴阳功药含有极其强烈的催情功效,在吃下去后,变成女性时,由身体散发出来,无色无味,扩散可达方圆一里之广,只要还是女人身,其催情功效就可一直持续下去。无论你是正人君子还是神圣,嗅其味者,无不狂野,骨子里的兽性将全面侵占全身,什么仁义道德,什么庄正廉耻,统统都被欲望代替了。所以说,只要施展变性阴阳功,就不可能失手。无论你是稚嫩幼儿,还是八十老翁,都能瞬间让你达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巅峰。”


  诸葛小帅刚穿上衣服,听到处喃喃所说之言,快速爬到处喃喃脚下,痛哭道:“处大哥,求求你,给我解药吧。我不想做女人,不想做女人,我不要做女人,处大哥,求求你给我解药吧……”


  处喃喃无奈道:“真的不好意思,解药一点没有了,只有我回去配了。”


  “啊???那……那需要多长时间?”


  诸葛小帅用几乎绝望的眼睛看着他。


  处喃喃暗思一下,沉声道:“如果找药引顺利的话,三年就可以了,如果不顺利,十年八年也说不定。”


  说完话再去看诸葛小帅,发现她已经晕倒在地。


  诸葛小帅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老雕抱着,还有一只手在她身上乱摸。


  摸她的是酸秀才,酸秀才眉毛皱在一起道:“我都摸了十遍了,就是没摸到解药。”


  “快放开我,解药让我丢了,不在我身上。”


  诸葛小帅又挣又扎,试图从老雕手里下来。


  “什么?解药被你丢了?”


  老雕闻言,双手一推,把诸葛小帅扔出丈远。


  诸葛小帅摔的吃痛,加上又被刚才一番折腾,已浑身无力了,想站也站不起来。


  处喃喃走过去朝诸葛小帅就是一阵猛踢,嘴里还在骂:“你这个王八蛋,今天你若不把解药交出来,你永远别想做回男人……”


  酸辣秀才走过去,又去解她的衣服,没了解药,这不等于是说他们的功力永远恢复不了了。


  “你们还想干吗?”


  诸葛小帅见酸辣秀才又来脱她的衣服,大惊失色。


  “我们能干吗?我们的功力被你搞的一点没了,你得拿东西来补偿我们啊……”


  ……


  终于来到最后一间石房了,酸辣秀才高兴异常,却没看到一点金银珠宝的影子。


  不会吧,里面怎么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石室是很大,就是没东西!


  五人正不解间,忽然,石壁上显出两位白发银须童颜白眉老道。


  其中一人悠然道:“来者何人?到我乌云山为何?”

  

  声音虽是缓缓道来,却似银针一般直钻进脑门里。


  五人大惊,这乌云山怎么住着两位道士?


  老雕不答反问:“两位道爷是何方神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另一老道,声如洪钟道:“本座乃此山道士,在此已修行一百一十一年,尔等为何到此搅扰本座修行?”


  处喃喃惊道:“什么?你们已在此修行一百多年?这张宝藏图说这里有宝藏,你们一定知道宝藏在哪里!两位道爷,您看我们来这里也不容易,随便给我们一点,我们立马就回去,绝不多要。”


  “本座在此修行一百一十一年,从未听说有甚宝藏,定是我那无知师弟搞的鬼。我那无知师弟生性玩劣,与真仙无缘,不好修行,总是捣乱,被我赶下山去。想是恨我,才出此策搅扰本座修行。去吧,诸位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这里不是尔等久呆之处。”


  那老道言毕,垂下头,似乎在聆听,随之声如洪钟自言道:“师弟,我知你现在就在洞口,此处暗门只有你知晓开启之法。你没了慧根,扰乱生事,念你我同门一场,我不与你计较。但你顽劣成性,如不改之,我和你二师兄必将你几十年修为散去。”


  说完,目视另一老道,两人含首,身影一闪,没入石壁中。


  五人哪里肯接受这样的事实,正想到处翻看时,石壁中无人自言道:“听本座之言,快些回去吧,日落之际,石门将永远关闭!”


  五人互相对视,皆无语,这个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吧。


  还有,这两个老道的师弟是谁?


  还说现在就在门口,五人赶紧小跑到门口,想去寻找那个害他们如此之深的“老顽童”。


  如果让他们逮到这个人,一定活吃了他!


  五人心都快气暴了,当然,前提是能打得过这个人。


  就在这时,安静的石洞里突然传出郎朗笑声,像是报了大仇一般,极其快哉的大声朗道:“你们两个老家伙,张口闭口说我没慧根,在这里一呆就是几年,我只不过出去散散心,你们就发牢骚。吵来吵去,还急眼了,赶我出去。行,我出去,你们继续待着吧,像乌龟王八一样,一年年的一动不动。我可不做王八了,外面的世界好玩又有趣,你看这五个傻子,我简简单单做个藏宝图编几句假话都上当了。喂,你们五个小东西,一个个的都不算什么好人,教训你们一番也是应该。那两个老家伙让你们赶紧走,你们就赶紧走吧,他俩说的是真的,等会石门关了,没有我,你们谁都出不去。我也不和你们一帮小娃娃玩了,道爷我走喽。”


  后面那句话越飘越远,喽字说完,听声音似乎已在几里之外。


  如果这是轻功,那将是怎么一种速度。


  四人听完,面面相觑,只觉眼前发黑,如五雷轰顶。


  拼死寻宝,却被人家当猴耍。


  就凭刚才人家那一身轻功,早已超越凡尘。


  老雕一把撕碎宝藏图,干生气,却没一点办法,要怪就要怪自己太贪心。


  诸葛小帅更是倒霉,宝没寻到,还变成一个女人。


  五人刚出洞口,洞门忽地关闭严紧。


  五人呆在原处,看向远方,夕阳已西下,看晚霞生辉,天地间一片朦胧。


  诸葛小帅又哭了,老雕把肩膀借她靠。


  酸秀才突然问:“你说诸葛小帅会怀孕吗?”


  声音在半山中发出,在空中淡入,像是在问这座乌云山。


  处喃喃撕心大叫:“会啊……”


  酸秀才又大喊:“那她今天怀孕生的孩子算谁的?”


  处喃喃道:“谁也别想耍赖,一人分五分之一。”


  ……


  皎白浩月,星空灿烂。


  乌云山半山腰,一堆篝火旁。


  五个人依偎在一起,睡的很香很甜……


0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0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