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变性阴阳功 > 第四章 :变性阴阳功
第四章 :变性阴阳功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天空明媚,阳光灿烂。


  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竟发生一件挑衅人性的丑恶事。


  一妙龄女子被两个大汉强行拉入树林内。


  女子越是大声喊救命,两大汉越是兴奋。


  三下五除二,女子里外两套衣服已被他们剥的一干二净。


  两大汉就谁先而争吵起来。


  妙龄女子试图逃跑,被一大汉一手拉回地上,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本来这事酸辣秀才懒的管,因为他们承认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


  他们想要女人,比眨眼还容易。


  这次他们决定要出手管一管了,毕竟这种事他们也极少遇到,偶尔做一下好人,也别有趣味。


  主要那妙龄女子可用“貌若天仙”来形容,一张精致立体的面容,配上婀娜多姿的身段,真真就是天仙降临。


  又者,那两大汉长的忒丑。


  主要是因为这两点,才使辣秀才怒气冲冲,大为生气。


  扭头对酸秀才道:“大哥,这事我管了。”


  不等酸秀才答言,身子一飘,窜到那两大汉背后。


  一手抓住一个大汉的脑袋,用力一旋,两声“咔嚓”声响过,两个大汉如烂泥一般软倒在地,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还未脱完,就这样含恨离去了。


  辣秀才不得不承认映入他眼帘的是他一生中见过最完美的彤体,扁扁的小腹,细细的腰,凸凹有棱,雪白的双腿不知是害怕还是颤抖,轻轻碰了一下辣秀才。


  一缕乌黑秀发被那少女含在嘴里,那小嘴,那眼睛,如期待一般痴痴地望着辣秀才。


  面对辣秀才几乎喷出火来的眼睛,那妙龄少女羞的遮住身上某处要害。


  酸秀才离此不远,如此一具人间极品的彤体,也让他看的瞠目结舌,直咽口水。


  就在辣秀才脱掉衣服扑下去那一刹间,他也扑了过去。


  因为他们是两兄弟,发过誓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也更因为他是个男人,一个经不起如此美丽的彤体的挑逗。


  三个人在草地上滚来滚去。


  两件衣服被扔到空中,落下。


  又有两件内衣被扔到一旁……


  三个人不停滚动,仿佛粘在一起。


  突然,停止不动了。


  不对,是酸辣秀才平躺在草地上,而那妙龄少女则穿上死去那两个大汉的衣服,从酸秀才衣服中摸出一羊皮纸卷,很甜美一笑:“你俩中了我独门点穴,这个世上除了我,没人能解的开。”


  “你这臭婊子,快给我解开穴,不然,等我解开要你性命。”辣秀才破口大骂。


  那妙龄少女不理他,将那卷羊皮纸放入自己怀中,又从怀里掏出一瓷瓶,倒出一粒药丸,送入口中,嚼了几下,咽了下去。


  随之躺在地上像筛糠一般抽搐起来,动作很是夸张。


  片刻,停止了抖动,缓缓站起来,轻松随意地拍打着身上的灰尘。


  再待她回过头来,酸辣秀才不由惊骇万分。


  原来那妙龄少女再次回头却变成了男人。


  不错,是男人!


  刚才那副貌若天仙的脸则变成了一副很成熟的男人脸。


  尤其是嘴唇上那一撮又黑又硬的胡茬子,在他那白净的脸上很是显眼。


  那“少女”笑嘻嘻地将上衣掀开,原本凸起的胸部也变的平整一片。


  “现在两位还有兴趣吗?”那“少女”吊着嗓门用女声挑逗地说。


  难道,这便就是武林传闻的“变性阴阳功”?


  此传闻知之甚少,当然见过的人几乎绝迹,不想却在此碰到。


  刚才悦耳动听的声音现变成了粗旷的嗓音:“酸辣秀才在江湖中以毒辣,智谋,武功威震江湖,却逃不出我处喃喃的手心,被我点了穴,一个时辰没有我解穴,必死无疑。”


  酸秀才忙道:“既然你想要的已得到,何必斩草除根呢?只要你给我们解穴,至此宝藏之事,我们不再插手过问,也不再与你争夺。”


  “嘿,我可信不过你们,但凡见过我施展过变性阴阳功之人,必死!”


  处喃喃一脸坏笑,因为他的计划即将完美结束。


  “世上果然还有变性阴阳功这门功夫,钟某即将要死,阁下可否将变性阴阳功解说一点与钟某听。说实话,钟某以前听到此传说,根本就不信。认为那是不可能的事,今日一见,不得不信。只是钟某对此功一点不懂,想了解一下,即使做了你手下之鬼,也甘心情愿了。”


  酸秀才迷茫的脸像找不到答案的孩子,诚恳地看向处喃喃。


  “既然你想死的明白些,我就成全你。变性阴阳功是以收缩身体肌肉组织加以药物才可以完成,具体怎么修炼,我想我没必要告诉你吧”


  “的确是一门好功夫,比之在下的千里传音还要厉害。”辣秀才道。


  “不错,也的确是一门害人的好功夫。”


  随声音方向看去,打远处走来一人,兰色长袍,一把骨扇,头上倭一髻,插一玉条儿,秀眉明眸,鼻直口方,好一个英俊少年。


  少年行至三人面前,拱手作辑道:“在下诸葛小帅,人送外号“小诸葛”,有辛拜会处大侠和酸辣秀才,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诸葛小帅?”三人同时轻声喊了一声。


  这个诸葛小帅也不是个好惹的人物,虽然出道不久,在济南曾设计让司马家和东门家相互残杀,直至两家两败俱伤,几乎全军覆没。


  最后不知使了什么计谋,东门和司马家的家产地盘竟归他所有。


  包括华山派和衡山派发生矛盾的冲突也是他一手造成的,此人计谋多端,阴险狡诈,是武林负面人物的代表。


  “你就是小诸葛诸葛小帅?嘿,大老远的跑来不止是拜会吧。”处喃喃讥道。


  “瞧处兄说到哪里去了,拜会为主,当然,此次前来,也是为了帮助处兄完成大事。在下不求沾光发财,只愿效一臂之力。”诸葛小帅淡然道。


  “哦”


  处喃喃想不到他会如此说,一时语塞,半天才道:“不敢劳驾阁下帮忙,处某自己的事自己搞定。”


  “处兄当真不想让在下帮忙?”诸葛小帅追问。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处喃喃反问。


  “没什么意思,好象我听闻处兄除了会使变性阴阳功外,手脚功夫并不怎么样,是吗?”诸葛小帅冷笑道。


  处喃喃一惊,无话可答,的确,看来这诸葛小帅把他的底摸透了。


  诸葛小帅右手之扇不断拍打左手掌心,看着处喃喃冷笑。


  处喃喃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忙道:“好吧,既然有诸葛兄弟帮忙,我想会更好一些。”


  “等等,我寻了你们好久,怎么着也不能不让我帮忙啊。”


  随声音从远处一片茂密的树上凌空飞下一人,双手一展,如大鹰展翅。


  只一眨眼,稳当当落在诸葛小帅和处喃喃旁边。


  酸辣秀才一见来人,大喜,忙喊:“老雕兄,你终于来了!”


  来人向酸辣秀才看去,惊呼道:“两位好兄弟,你们这是怎么了?”


  “原来是大帮派大当家老雕马凡事马老前辈,有礼了!”诸葛小帅不慌不忙拱手打辑。


  “哼~又想讨一杯羹吃。”处喃喃脸色不好看了。


  “老雕兄,我们中了那家伙的独门点穴,我们解不开,你快让他给我们解穴啊。”


  酸辣秀才和老雕算的上是一对气味相投的好朋友。


  老雕闻言看向处喃喃,处喃喃不理他。


  老雕冷哼一声,訇道:“老雕我这一辈子最看重的就是朋友,今日我这两位朋友被阁下封了穴,还请阁下解开。”


  当然,他这么做也有他的打算,目前现场加上他有五人,酸辣秀才中穴倒地。


  还有处喃喃和诸葛小帅,如果不去解救酸辣秀才的话,若真的动起手来,将会形成一比一比一的形式。


  如果处喃喃和诸葛小帅联手,就是一比二。


  即使他们不联手,这宝藏怎么分?若分成三份,他可没有信心能拿走其中一份。


  若把酸辣秀才解救过来,势必酸辣秀才会站到他这一方,到时战局就是三比一比一。


  这样就是得五分之一,但安全很多。


  当然其他人也都是心怀鬼胎,诸葛小帅和处喃喃都在担心一点,万一老雕和处喃喃(诸葛小帅)联手怎么办?


  处喃喃想的更多,如果诸葛小帅和老雕联手,加是酸辣秀才就是四个人,自己岂不是很吃亏?


  诸葛小帅斜眼去瞧处喃喃,见他神色不定,已猜出十之八九,忙对处喃喃道:“处兄不如放了酸辣秀才,俗话说人多力量大。咱们五人一起寻宝,虽然每个人都分的少一点,总比一个人前去寻宝方便也更安全的多。我知道处兄不放心酸辣秀才和老雕兄,咱们五人现在可以对天发誓,共同合作,共谋发财,若有背叛,天诛地灭。”


  明明他自己也顾虑酸辣秀才和老雕马凡事,如此一说,将此事全推给了处喃喃。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