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变性阴阳功 > 第一章:一块大肥肉
第一章:一块大肥肉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大哥,前面就是松子岭,是赤脚罗七的地盘,我们要不要绕道而行?”


  松子岭山脚下官道上卷尘策马奔来四五十号人。


  左首一三十上下年纪,身材魁梧,长相狰狞的壮汉对右首一个干瘦长条老者问道。


  “赤脚罗七在江湖上和我们“大帮派”相比,无论实力,名气都比我们差的远,不必惧他。”干瘦长条老者沉气疾声道,扬鞭策马,加速前行。


  “大哥,刚才咱弟兄和“兄弟会”争斗已死伤大半。赤脚罗七在这一带占山为王,手下兄弟两百多号。咱虽不惧他,他若真来夺宝,恐怕吃亏的还是咱们!”

  

  说话间,众人已驰入松子岭岭内。


  “这条道是去乌云山必经之路,若改其他路线,要多走甚久。现在关于宝藏之事,尚未在江湖中传出。我们必须利用这个时间找到宝藏,至于赤脚罗七,不必放在心上。”


  长条老者言毕回头催众兄弟道:“兄弟们,拼足这口气,过了松子岭前面就是新庄镇,到镇上就可以休息了。”


  “大哥,有埋伏……”


  左首壮汉一拉马缰,马立而起,叫声大哥有埋伏,随声从马背上抽出断背刀。


  霎时漫天利箭、飞石、飞镖破空而来。


  长条老者同一时间从马背上抽出双环月牙刀,双手舞动,刀随手转,真气贯出,一对月牙刀舞的哗哗一片刺眼白光。


  飞石飞镖尚未碰着此刀,就被刀气震落于地。


  片刻,马下已散落厚厚一层羽箭和飞镖。


  长条老者后面的一众随行慌忙扯缰立马,只一瞬间,就有十几人被射落马下。


  剩余二十号人也紧之挥舞兵器拨打漫天飞落下来的暗器。


  反应动作稍慢一点立即中箭落马,一阵阵马嘶长啸,一声声金属破体声,不绝与耳。


  直到马匹上还剩下五个人和遍地尸体,漫天暗器才停下来。


  血腥的场面刚停静,一声尖锐笑声从半山中传来:“嘿嘿~~~罗某道是谁,原来是“大帮派”大帮主“笑天拳”苟不理苟大侠和二帮主“铁蹄”杨典风杨大侠,辛会辛会!”


  “苟某素与罗先生无仇无恨,今日罗先生为何欲灭我大帮派?”


  苟不理迎天寻找罗七的人及位置,环视四周,绿树丛丛,叶茂枝密,哪能看到半点人影。


  “嘿嘿~~~苟大侠倒很会谦虚啊,从“兄弟会”手中夺来藏宝图也不说拿来让兄弟瞧一眼。”


  声音仍是发自半山中,分不清音发何向。


  苟不理心下大惊,暗言:“这张藏宝图流入江湖足才三天时间,怎么这个罗七也知道?”寻思不出应对之策,皱眉沉思好久才迎天拱手道:“既然是罗先生想一睹为快,那苟某自然不便扫罗先生情面。”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物。


  老二铁蹄杨典风见大哥此举动,忙惊呼:“大哥,你这……”


  “笑天拳”苟不理不答兄弟话,双手举起手中一卷纸迎天道:“宝藏图在此,请罗先生见后下山来一辩真假。若罗先生看的起苟某,苟某愿与罗先生合作寻宝,五五分帐,罗先生意下如何?如若不然,瓦碎玉也碎,谁也别想得到。”


  “嘿嘿,苟大侠果然豪爽。”


  哗哗一阵响,从树上,草丛里相继跳跃出来两百人之多。


  为首是一个身材矮胖,留有八字胡打着赤脚的锉子,皮笑肉不笑拱手向苟不理道:“我听说宝藏藏在乌云山,离此有四百里。虽不尚远,现在苟大侠兄弟还剩下五人,就算我不拦截你们,也难保其他道上的兄弟不打你苟大侠的主意。这张宝藏图原本即非苟大侠之物,没有我罗七护保,赎我直言,苟大侠根本到不了乌云山。”


  “罗先生想说什么就明说吧。”


  苟不理是个聪明人,从罗七刚才一番话中他察觉罗七另有所意。


  “嘿~~~我手下兄弟这么多,若五五分帐,恐怕有些不均匀,兄弟们也就不乐意了。”罗七歪头拱手道。


  “那若以罗先生之意,怎么分合适?”苟不理强压心中怒火。


  罗七未言,伸出右手,缓缓将小拇指、无名指、中指和拇指弯曲握紧。气色缓和地看着苟不理等人,满脸的仁慈笑容。


  苟不理一看,八字眉倒竖,冷眼道:“苟某拼了全部兄弟的性命才换来这张图,你却如此欺人太甚。罗七啊罗七,你这个该杀的王八蛋,今天就是死,老子也要先把图毁了,你也别想得到。”


  苟不理彻底怒了,双手紧扣月牙刀,杀气刺激跨下之马不断立身长嘶。

  

  老二杨典风策马到苟不理旁,牙齿咬的咯咯响,腮帮子鼓起一块腱子肉:“大哥,给他们拼了,这帮杂碎都没想让咱们活着出去,他们这么做无非是担心咱们毁了藏宝图。想吃这块大肥肉,就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能耐。”


  说这话时,两排牙齿是闭合的,只有两片薄嘴唇上下快速碰撞着,虽有些吐字不清,从嘴里喷出来的唾沫星子,可以看出他很激动。


  刚才还有四十条人手,现在死伤的除了老大和自己还有三人。


  另三人听杨典风如此话说,一起策马过来,齐声道:“大哥,二哥说的对,现在不拼都不行了。谁家有本事就吃这块肉,没本事吃屎去!咱舍得众兄弟的性命,岂能让这些土狗子得鱼翁之利,拼刀子谁怕谁?”


  这些话赤脚罗七听的一清二楚,当然他的兄弟们也都字字听到耳朵里了。


  这边也是一阵怂恿去拼刀子,罗七本就喜欢杀戮,见众兄弟为了宝藏都想去拼刀子,连忙一个猛点头。


  众兄弟就如饿狼见了肥肥的小羊,争先扑去,人声鼎沸,杀声震天。


  苟不理等人知道逃脱无望,将心一横,迎杀过去。


  罗七并未出手,他非常明白一件事,自己只是一山寨大王,虽心狠手辣,除了弩箭射的准,并无其他拿得出手的本事,论武功更远逊于苟不理。


  “大帮派”怎么说在江湖中也算有一定地位,其大当家“笑天拳”苟不理的一套“月牙刀法”和“笑天拳法”能和空洞派掌门比个不分输赢,足见其能耐。


  二当家杨典风武功虽尚不及其兄苟不理,也是个硬对手,手下达到一流角色近十人,若按平时,苟不理的大帮派人数凑起,罗七岂敢与之抗衡。


  但今日不同,一则是大帮派因与兄弟会挣宝,死伤惨重。


  再者,他们一路赶时间,日不歇夜不宿,人困马乏,刚又被自己埋伏,几乎杀他个全军覆没。


  苟不理武功高强,毕竟双手难敌四拳。


  转念间,苟不理这方又战死两人,即还剩三人,罗七这方已死伤近两成。


  罗七有点急了,举起手中夺命弩箭,放箭入弦,瞄准苟不理。


  这夺命弩箭是他的绝技,射程达三十丈之远,威力之大、劲道之猛、速度之快、非一般人能躲避。


  箭头淬了剧毒,中箭者瞬间毙命。


  苟不理灌注全身真气,月牙刀法施展开来,硬生生逼退一波又一波进攻。


  罗七因被手下挡住视线,几次瞄准,难以下手。


  随将目标转移到苟不理剩下的唯一的手下。


  “铮”


  一声轻微的破空声。


  一声闷哼。


  闷哼声不大,在杂乱的打斗场中,几乎没人听到这个声音。


  苟不理拧转身形,月牙刀上劈下扫,左右挥舞,砍倒面前一个人,伺机向右一跃,冲出包围圈。


  趁机扭头去看刚才闷哼声处,不由心颤身寒。


  只见手下弟兄被一只弩箭射中喉咙钉在树上,面部狰狞,兵器脱手,一阵劲风吹过,四肢随风晃动,已没了气息。


  苟不理心里吃骇,这弩箭劲道竟如此之猛。


  刚一迟疑,突感左臂一凉一辣,本能反应一甩手,砍倒旁边那偷袭之人,向旁跳开一步。


  还未站稳,大腿处又多了一道伤口,殷殷鲜血,掺透周遍衣服。


  “大哥,快……走”


  苟不理听到是二弟的声音,只是中间隔了好多人,听到声音却看不到人,不过二弟的声音已告诉他,他坚持不住了。


  “走”声刚出口就嘎然而止,杨典风迎天倒下,胸口上多了一个透明窟窿,背后的一棵树上多了一支弩箭,还在滴血。


  苟不理掉了一把刀,左手被齐腕砍下,砍他的是个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砍下苟不理一只手,还未回过神来,头被苟不理一刀劈开为二,半个脑袋被切飞到一边地上。


  络腮胡子旁边那个尚未褪去奶味却一脸凶相的少年真的走运了,苟不理那把月牙刀在砍到他脑袋不足一寸距离时,被一支弩箭破空射中小腹。


  由于箭势太猛,苟不理被弩箭拖飞丈远,弩箭穿透过他的身体死死钉在地上。


  苟不理支撑着没倒下,小腹处汩汩的冒着血,隐隐还能看到热气。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