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地狱录 > 第12章 :子杀父,无言结局
第12章 :子杀父,无言结局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天意啊~”


  邱天鹤嘶哑的声音充满凄凉:“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为什么这样玩弄我,造化弄人...当真是造化弄人啊。”


  喘着粗气,沉思一会,又悲声徐徐道来:“那夜,我率人杀入东门府,见到你娘,就觉得她极像红莲。当时,我根本就没细心想到会有那么巧,红莲,我为你上地狱山抓血蛇,你却和东门卫冬结为夫妻,你怎么对得起我啊?是老天弄人,还是前因后报?”


  慧心方丈从地上支撑站起,疑问道:“如此说来,那天在地狱山山崖边,将你打落万丈深崖的就是东门卫冬?”


  “他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


  邱天鹤发疯似的大叫:“那时,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他为什么要害我?”


  “不是的。”


  东门小涛一声大吼,霍地一下,从地上站起,冲声道:“不是我爹把你打落万丈深崖的。”


  东门小涛将脸别过去,回忆道:“小的时候,有一次,我贪玩将衣服挂破了,就去找娘缝补。刚到她的房门前,就听见爹对娘说,红莲,不要伤心了,昨天不过是作了一个梦,当不了真的。我娘哭道:可是,在梦中他分明还活着。我爹安慰我娘:听赵漠说,他亲手把他打落到万丈深崖。再者,事情已过去近十年了,赵漠已被我打死,也算为他报了仇。”


  “赵漠!”


  邱天鹤低声吐出这两个字,脑海里浮现当年和他结拜兄弟的画面。


  赵漠不但武功深不可测,还深通医理毒药。


  曾救过邱天鹤一命,所以,邱天鹤特别尊重他。


  “想不到会是他害我性命!”


  邱天鹤恨声自语,此时的他,双眼失神,像一只失去斗志的野兽。


  东门小涛见邱天鹤闭口不语,双眸无彩,接着说道:“随后,我娘又说:卫冬哥,谢谢你,要不然,我恐怕早被赵漠那丧尽天良的歼人所污。我爹叹一口气说:都十年了,还提它干吗,我会好好照顾小涛的,也算是对他有个交代。”


  说到最后一句,东门小涛本来不想说,看到邱天鹤这副模样,还是流着泪说了出来。


  邱天鹤闻最后一言,整个身子如触电一般,露出惊讶与惊喜之态。


  定睛看向东门小涛,见东门小涛泪流满面,猜知他所言非虚,随狂喜道:“听东门卫冬之言,你就是我的儿子?我儿子?哈哈...我有儿子...我有儿子啦...苍天有眼啊...我也有儿子啦...”


  喜极而泣,泪花再一次流出。


  “不!”


  东门小涛大叫:“我不是你儿子,你也不配做我爹。”


  “为什么......为什么?”邱天鹤闻言,如五雷轰顶。


  “因为你是个杀人魔王!”


  “啊~”


  邱天鹤怪叫着,抛起玉佩,一拳隔空打去,玉佩被震的粉碎,簌簌下落。


  双手抱头,不断捶打着自己。


  他也不想当什么杀人魔王,换成任何人,在万丈深崖下生活三十年,也一定会对世道不公充满仇恨,对老天做出的极不公平的安排发出反抗。加之有天魔遗命,他便浑浑噩噩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种局面。


  这一切都是老天在游戏他,片刻之间的工夫,闻听红莲的下落,得知东门小涛竟然是自己儿子,随机东门小涛仇恨他不愿认他,一连串的接踵打击,让原本就处于精神崩溃边缘的邱天鹤彻底失了心智,哭着大喊:“我儿子不要我啦,我是杀人魔王,我儿子不要我啦...”


  是的,毕竟他还是人,一个活人,他的心再残酷,也是有七情六欲。


  当年近六十已经算是个老头子的他,得知有一个儿子时,又有谁能体会的到他那时的激动心情。


  应该说,没人能体会的到!


  在他听到儿子不认他这个父亲时,又有谁能体会的到他那一刻的痛苦心情。


  应该说,也没人能体会的到!


  东门小涛看向慧心方丈,又看向西门伊朗,最后目光定在邱天鹤身上。


  这才是他真正的爹呀。


  可是他却不能相认,不是不能相认,而是他不想相认罢啦!因为他是个杀人魔王,杀了他全家老小。


  看着已近癫疯的邱天鹤,东门小涛泪花簌簌下落,这才是他的亲爹,给育他生命的爹呀!


  如果杀了他,要遭天遣地诛的。毕竟,儿子杀父,自古天地不容。


  但,他确实是个杀人魔头,灭东门世家,西门世家。毁丐帮,泰山派,恒山派,全真教等,加之此次剿战又杀四千余人,共计六千条人命。如此滔天大罪,能放过他吗?


  东门小涛心陷入极端矛盾之中,杀他,天诛地灭。不杀,六千条冤魂!六千条人命!难道让他逍遥法外吗?可对得住良心?对得住天理?


  看向西门伊朗,咬咬牙,心一沉,开天剑紧握在手。


  西门伊朗也提刀过来,一道绿光,一道金光分别按在邱天鹤的脖子上。


  东门小涛含泪哭腔颤声道:“对不起,我不能放过你。”


  邱天鹤此时倒理智了许多,一双泪眼痴痴的看着东门小涛,悲声哀求道:“涛儿,爹求求你,可不可以叫我一声爹?爹死也瞑目啦。”


  一代枭雄,此刻却像一个渴望得到食物的乞丐一样。


  他在渴望,渴望东门小涛开口叫他一声爹。就是死,亦无所谓!


  是的,半柱香之前,他还是一个毁帮灭派不可一世之枭雄。一旦知道自己亲手杀了至今仍最爱的女人及还有了骨肉,心中的霸世雄焰,顿时化为乌虚。


  枭雄伦为一个像乞丐一样的老头,人很容易被感情击倒,特别是迟来的感情,哪怕曾经封闭,孤独,恼恨,无情生活三十年。


  东门小涛看到一下子苍老古稀的邱天鹤,泪珠在眼眶里来回打转,脸上肌肉无法自控地颤抖着。终于,声音随着泪珠一齐出来:“爹!”


  爹字喊出,开天剑横切下去。


  西门伊朗也泪水模糊,手中劈地刀一旋,斜削下去。


  一个“爹”字,让邱天鹤陡然变的那么平静,像是沉思,又似发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不知是悔笑?是惨笑?是悲笑?还是满足的笑?


  与此同时,他什么也不知道,神识一片模糊。


  慢慢,慢慢地,慢慢地倒下去!


  一代狂人,重演三百年前那场悲剧。


  同样是那么巧,死在开天剑和劈地刀之下。


  但,这次悲剧似乎比上次更悲,因为,邱天鹤死在自己儿子的剑下。


  东门小涛竟杀了亲生父亲,问苍天还有比这更悲凉的事吗?


  慧心方丈见邱天鹤死去,来到东门小涛身边,双手合十,开导道:“东门公子,你虽然杀了他,但他是杀人魔王,江湖人知后,也不会怪你的。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东门小涛双眸无光,一字一字道:“自古至今,无论什么人,杀死自己亲生父母之人,终是不肖儿。为人子,却杀父,天地不容。我走以后,望大师和西门兄将我和我爹娘葬在一起,我东门小涛谢谢诸位。”


  说至此,向后倒去。


  西门伊朗与慧心方丈忙扶住他,只听到汩汩流水声,二人低头看去,东门小涛小腹处插着一把剑,一把无所不催的剑,开天剑!


  直没剑身,只露出一剑柄。


  血,顺剑身哗哗流出......


  后记


  西门伊朗答应东门小涛死后将尸首并邱天鹤合葬于他娘与东门卫冬棺内,另外,又将他二弟小妹尸首一起合葬,一家六口,共为一棺。


  慧心方丈等门派掌门人,各自回去疗养休整。


  地狱帮彻底瓦解,江湖又得以平静。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