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地狱录 > 第8章 :扩音震,血河尸山
第8章 :扩音震,血河尸山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待沙砾完全铺落在地时,才发现竟是西门世家第十代子孙洛阳刀王西门伊朗。难道真是西门世家灭了我东门世家?但见西门兄一脸愤怒,那模样似要食我肉,饮我血。所以,我便产生了怀疑,若是西门家灭了我东门世家,他现在应该是高兴才对,为何与我一样,愤怒似疯狂。”


  我抽出开天剑指向西门兄问道:“是你?”


  但西门兄回答一句:“难道真的是你?”


  紧此一句,使我立即明白,西门伊朗不是凶手,我们都是中了敌人奸计。


       到底是谁呢?


  若敌人存心让我们互相惨杀,此时,必在某暗处观视。


  于是,我便用密传音对西门兄说道:“西门兄,先冷静一下,我们可能都中了敌人的两虎相争之计。我问你,我东门世家被,。可是西门家所为?”


  西门兄听后,似有不信,但见我如此说,也以密音传耳道:“不是,因为我西门家也被人满门抄斩。”


  我继续密音问他:“西门兄可是看到八月十五午时三刻生死漠困仙八卦坑这一行字才来此的吗?”


  西门兄以密音答是,我又问:“我也是看到这一行字才连夜赶来。看来,敌人是让我们自相残杀。不如我们假演一场戏,让幕后凶手误以为我们已死。然后,再暗中细查。”


  当时西门兄是考虑了好一会才同意的。


  西门伊朗接口道:“当时,经东门贤弟如此一说,我不得不怀疑。那夜我抱爹遗体时,尸下血滩中似有五六个字迹,但已被血液覆盖,看不清是何字。但我肯定,是我爹识破凶杀真实身份,临死前写下来的。身上胸口被利器贯穿胸膛,使血液模糊了字迹。”


  东门小涛又道:“所以,邱帮主看到我们对峙那么久,仍未出手,万万想不到我们会以密音传耳对话。因为你很自信,有时,很自信就会变成失败的转折点。”


  又目转向刁小心,清澈的眸光透出无限杀气:“姓刁的,这条布料应该是你的吧?今天,我要让你血债血还!”


  刁小心心头一凉,左手紧紧抓住被东门卫冬撕掉一条的衣袍。


  他这一动作,八派掌门人看到了!西门伊朗看到啦!东门小涛也看到啦!邱天鹤亦已看到。


  刁小心心开始颤抖。


  邱天鹤的脸色开始在变。


  如果不是因为刁小心身上布料不被东门卫冬撕下,或许,整个结局就不是这个样子。


  现在一切都无法改变了,纵然刁小心犯了一个大错,一个致命的错误。


  刁小心瞪大眼睛,一付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问道:“那天,我们明明看见你们一个被穿胸而过,一个被破腹而入,然后,一汩一汩血柱喷出来,这也是假的吗?”


  东门小涛摇摇头,冷笑道:“这个亦真亦假,不受点伤,你们会信吗!”


  邱天鹤眸露逼人杀气:“那天救走肖玉坤的可是阁下二位?”


  二人点头表示是。


  邱天鹤恨声道:“早就怀疑是你们。没想到竟是真的。今天,包括你们两个,一个也甭想逃脱。”


  东门小涛道:“邱天鹤,难道你不怕我们的开天剑和劈地刀?”


  邱天鹤笑道:“以前是怕,但在三天前,本王突破扩音震狮子吼第九重。当年天魔天昊也未习成到第九重,才败在封神伏魔与斩虎降龙之下。又因内伤太重,真气胎尽,才被开天剑和劈地刀所伤。今日,本王习成九重,焉怕你们这些小儿。”


  包括东门小涛在内,慧心,火极真人无一不惊讶万分。


  稍有一线希望,想以东门小涛和西门伊朗联手,可能击败邱天鹤。


  现在经邱天鹤此话出口,一线希望又随风而逝。


  众人皆心灰意冷,闭目准备受死。


  因为他们中了邱天鹤抹在椅子上的散功散,真气已溃散,形同常人。


  不如逆来顺受,早死早投胎。


  东门小涛见邱天鹤那付傲气,甚气道:“邱天鹤,先别得意忘形。现在你整个邱府,除了少林,武当,华山,娥眉等门派八百余人,另外,官府已派出二千人马团团包围。放心,地狱帮现在也被官府派人围个水泄不通,别指望有人增缓。”


  “是吗?哈哈...”


  邱天鹤闻言更喜:“本王习成扩音震狮子吼倒未好好发过威,今要试试扩音震狮子吼的最大威力。”


  东门小涛似乎想到了什么,惊慌不已。


  与之同时,慧心及火极真人几乎同时开口喊道:“不要使扩音震....”


       但已经晚了......


  邱天鹤跨个马步,双手抱丹田,长长一个吸气,脸部开始扭曲着。


  陡然,脸色鲜红似火,迎天狂啸。


  声如溃堤之洪,又如山倒地崩,直冲九霄。


  以邱天鹤为中心,狂啸声快速向周围扩展。


  如一块石子投入湖中,激起的水波涟漪一般。


  一波一波向外扩延,所过之处,反是动物,不死即伤。


  邱府外那些华山、武当门下以及官兵闻及哮声,头痛发狂,胸口闷气,恶心难受,血液逆流,上吐下泄,四肢软绵无力。


  五脏六腑,痛如刀割,双手捂耳,撕心惨叫,满地翻滚......


  邱府内,东门小涛与西门伊朗忙运气闭耳凝神,屏除杂念,静守心田。


  但声声啸声仍由双耳传进胸膛,慢慢传到心脏,大胸处。


  啸声一入内,似长了尖嘴利牙般,四处狂咬。折磨的东门小涛和西门伊朗脸色煞白,豆大汗珠已浸满额头。几声咳嗽,二人同时吐血倒地。


  此时,慧心,火极真人等也吐血软倒与地,不醒人事。


  除刁小心四人外,地狱帮门下皆被扩音震震的气孔流血而死。


  邱府外,包括官府人员,老百姓,八派弟子约四千余人,也皆尽遭惨死。


  举目望去,遍地横尸,死相恐惧。


  有双手捂耳,张口大叫,有手捶胸口,狰狞呻吟。有双手抓破皮肤,惨不忍睹。就连百里以外的人也被震伤大些,不用说,那些狗,猫,鸡等动物,早已死尸成堆。


  约一刻钟,邱天鹤才止住啸声,此时他也大汗淋漓,满脸火红,大喘粗气。


  二法王,二使见邱天鹤如此神威,齐拜倒与地,赞道:“帮主神威,属下虽练成帮主的闭心心法被帮主的扩音震震的血脉差点大乱。”


  刁小心得意道:“想不到帮主的扩音震如此厉害,连东门小涛,西门伊朗也死在帮主的扩音震之下。统一武林,指日可待。”


  “纳命鬼手”尤龙拱手看向东门小涛道:“帮主,如何处置这些人?”


  邱天鹤道:“速速毁尸埋掉。”


  “不用了!”


  只见东门小涛和西门伊朗齐齐站起。


  邱天鹤脸色陡然大变,四将也吃惊地张大嘴巴。


  扩音震居然震不死他们,邱天鹤有点不信:“你们...你们...怎么...?”


  这时,慧心方丈及火极真人等人也一一站身起来,邱天鹤更惊,口吃道:“这...这...你们为什么没死?”


  慧心方丈双手合什,念句佛号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来之前,老衲等人已含下“碧玉珠”可化解任何毒药及散功迷药。”


  “那...刚才...”


  不等邱天鹤再说,却被“江蛟龙”项全打断接道:“邱天鹤,你内力果然深厚,刚才我们的确抵挡不住你的扩音震,虽运气闭耳,还是被震晕过去了。”


  “所以,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青城派掌门“一闪无影”李克敌咬牙道。


  “小儿勿狂语。”


  邱天鹤眸视李克敌等人,瞪大眼睛狠狠道:“就你们这些脓包,能奈我何?”


  虽然刚才狂发“扩音震”之威力,耗了近半内力。以他的霸世武功,眼前这几人,确实奈何他不了。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