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地狱录 > 第3章 :戾血性,剿帮灭派
第3章 :戾血性,剿帮灭派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左使刁小心道:“你还不配与我们帮主交手,让我取你狗命。”


  话毕,抽出一尺长的银剑,划出几朵剑花,脚底抽空,油步射向肖玉坤。


  肖玉坤身为丐帮七袋长老,武功自是不弱。


  见刁小心一剑刺来,左掌拍出,暗使真气,逼住剑势,右手划一圆圈,一招金刚拳“金刚出世”拍出。


  刁小心存心想试试金刚拳的威力,当下,把内力提到十成,硬接肖玉坤的“金刚出世”。


  “嗡”两人一对掌,红光一闪,二人皆退向后。


  刁小心退了三步,方才站稳,整条左臂酸麻不已。


  肖玉坤更惨,一个磕绊,差点倒地,五脏六腑似火烧般疼痛,几次欲吐血,硬生生将血压住。豆大汗珠已一出一渗出额头。


  刁小心赞道:“金刚拳果然了不得,刁某算是见试了,来,再比试比试。”


  肖玉坤心知不是刁小心对手,此时也不能遇敌退缩,朗声道:“好,肖某也向刁左使讨教几招。”


  两条人影跃到尚未烧到的屋顶上。


  肖玉坤手持木棒一连三招分上中下三路打向刁小心。


  刁小心不敢大意,戒心应付,没摸清对手招路,他也不敢太放肆。


  十数招刚过,猛听院内不断传来惨叫声。


  肖玉坤陡然心凉,惨叫声是那么熟悉,那么凄凉悲惨。右手一抖,木棍横空一扫,一招“恶犬拦路”上下翻飞,再一招“引蛇出洞”同时打向刁小心。


  趁刁小心化解之际,向下观看。


  十数个小丐被古大意,乜坤,尤龙杀个干净。


  这一分神,刁小心伺机一个凌空翻,窜到他背后,手中银剑运斤成风直刺肖玉坤后心。


  肖玉坤忽觉背后凉风袭来,借力硬向前跨出丈远。


  虽没被银剑刺中,却吃了刁小心隔空重重一掌,闷哼一声,向下摔落。


  忽地,一道人影以一泻千里之速,快速拦腰抱住肖玉坤,半空一个借空翻筋头又跃到房顶。


  正欲脱身,突闻一声:“要走,先问问我刁小心愿意否。”


  黑衣蒙面人冷眼看去,刁小心已将他去路拦住。


  “找死。”


  黑衣蒙面人从口里崩出两个字,扛着肖玉坤,右手攻向刁小心。


  十招已过,蒙面黑衣人无心与他交手,见刁小心一掌拍来,也不躲不闪,右手运斤成风,提出十成真气,隔空迎过去。


  “嗵”两掌相碰,刁小心一声厉叫,跌落在地。


  黑衣蒙面人也摔在屋脊上,压碎不少瓦砾。


  “飕”一道人影袭向蒙面人,蒙面人一个打滚,放下肖玉坤,站起身来。


  只交手十几招,蒙面人哪是那人对手,胸口中了一拳,闷叫一声,向天地二法王那边落去。


  两位法王见此大喜,各右手贯满真气,待蒙面人摔下来,再补上一掌,保证蒙面人不死也活不了多久。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又一黑衣蒙面人从斜空掠来。


  身法快速绝伦,两位法王只觉眼前一花,第一个蒙面人已不见了。


  刚才打伤第一个蒙面人的便是‘琐命猎王’邱天鹤,见又来了个黑衣蒙面人也有点惊讶。


  第一个蒙面人向刚才救他那个蒙面人拱手道谢:“多谢相救!


  另一蒙面人淡淡道;“一点小助,何以言谢。你想法带肖舵主先走,我来缠住邱老贼。”


  第一个蒙面人不放心:“你一人怎是他们对手,太过危险了。”


  “放心,赢不了他们,逃走应该没问题。相信我。”


  另一个黑衣蒙面人似有十分把握。


  “那...你要多加小心。”


  “我会的。”


  另一个蒙面人说至此,身影一闪,飘落院中。


  邱天鹤也飘然落下,喝问:“你是谁?胆敢破坏本王计划!”


  “你的敌人!”


  黑衣蒙面人一字一顿道。


  金光一闪,已刺向黑衣人,来者正是右使‘古怪刁钻’古大意。


  蒙面人右手陡然成爪形,待古大意金刀离小腹不到一尺,一记小擒拿手法抓向古大意拿刀之手脖。


  古大意大惊,完全没想到蒙面人会来这手。


  但他也非泛泛之辈,金刀向上一挑,刀尖转刺蒙面人手掌。


  蒙面人陡然收手,双手一绕一推,一道气体撞向古大意,与此同时向后暴射而退。


  古大意哪里知道,蒙面人之所以抓他手腕,是要他不得近身,再双手推出气体,逼住古大意才好伺机脱逃。


  古大意一时没想到这一点,倒让蒙面人脱逃。


  正待追赶,邱天鹤早已追向蒙面人。


  一连打出三记重拳,令蒙面人不得不停身接招。


  好在蒙面人武功不俗,三拳接过,竟无事,又想开溜。


  邱天鹤怎会让他就此离去,双手陡然张开,抓向蒙面人黑巾,


  蒙面人抡手挡架,不料,邱天鹤内力浑厚,黑衣蒙面人一抡手,便被邱天鹤左掌扫到一边,整个前身破绽大露。


  邱天鹤见此,右手变掌为拳,隔空砸向蒙面人胸口。


  “啊”


  随着蒙面人一声惨叫,坠入茫茫火海中......


  嵩山,山势峥峥雄俊,傲然陡峭,齐峰怪石,林多叶茂,阴翳蔽天绵延几十里,草清花醚,柏苍松挺。


  此时,阳光普照,却一夜行人打扮之人脚步晃摇,半爬半走,气喘如牛,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一身黑衣被火烧的面目全非,约一刻钟来到嵩山少林寺前。


  少林知客僧见此刚要行个礼数,莫待祥问事由,那黑衣人吐出个“我”字,已晕倒在少林寺门前。


  禅房内,一白眉须老僧双手搭在黑衣人后心“魂门穴”及“神封”“灵墟”穴送出一些灵气。黑衣人悠悠醒转过来,老僧双手合什:“阿弥陀佛,施主醒了。”


  黑衣人忙道谢:“多谢大师相救,在下乃洛阳东门世家第十代子孙东门小涛。这次来少林,是有一件事要告之主持方丈。”


  老僧惊道:“公子原是洛阳有名的“东门世家”七剑见阎王东门小涛。刚才老衲眼浅,没看出来。东门公子来少林,一定不是小事吧?”


  东门小涛问道:“大师法号可否告之晚辈?”


  老僧道:“老衲法名慧心,乃本寺主持!”


  东门小涛大喜:“原来大师就是支持方丈,太好了!咳咳....”


  真气溃散,咳嗽不断。


  慧心方丈又输送一些真气:“东门公子,觉得如何?”


  东门小涛点点头:“好多了,谢谢方丈大师,大师,前几天我东门世家和西门世家同时满门被灭。想必大师也有耳闻吧?”


  慧心左手不断用手数佛珠:“东门世家与西门世家乃武林公认两大世家,老衲耳闻言传两大世家不合,互相残杀!”


  东门小涛眉毛下压,表情不由黯然神伤起来:“大师,先不要谈这些,前天晚上,洛阳丐帮分舵被杀个片甲不留,还有,昨天泰山派,恒山派也被人挑灭,大师可曾听说?”


  慧心颔首道:“不瞒东门公子,现在肖舵主和西门公子正在寒寺后厢房休息。他们早公子三个时辰赶来少林,刚才公子前来,老衲刚为他们疗伤完毕。”


  东门小涛甚喜:“西门兄也在贵寺,太好了。大师可否带晚辈见见西门兄?”


  慧心颔首答应。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


  慧心跨步入房,东门小涛随尾跟来。


  “西门伊朗拜见方丈大师。”


  一黑衣人从内堂走出,向慧心施礼道。


  “西门伊朗!”


  东门小涛叫道。


  “东门小涛,你怎么也来啦!”


  “肖玉坤拜见大师。”转向东门小涛道:“多谢东门公子出手相助!”


  “肖兄不必客气!”东门小涛道。


  慧心道:“东门公子,刚才说有重要事说与老衲,想必也与西门公子有关联吧?不妨现在说出来!”


  东门小涛自叹一声:“大师,此事凭我们根本不可成功。晚辈想请武当,华山,娥眉,昆仑等派掌门来寺一趟。此事非同小可,关系到武林存亡,请大师帮忙!”


  慧心道:“如此也好,老衲既派人请各派掌门火速到少林。”


  “哈哈哈...”


  邱天鹤迎天大笑:“张牛鼻子,束手就擒吧!”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