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地狱录 > 第1章 :生死漠,一场较量
第1章 :生死漠,一场较量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悠然,飓风咋起,漫天卷起风沙,飓风愈来愈猛,愈来愈暴。


  连连旋转,逐渐形成一条龙卷风,不断卷刮,所到之处,沙砾,岩石皆被吸入龙卷风内。随之顺势被旋卷到浩瀚云端.......


  八月十五,午时三刻!


  ——生死漠,困仙八卦坑,方圆近十里,有“飞鸟不渡,走兽不入”之称。


  传说,既是神仙到此,也难安然出去,故,得名“困仙八卦坑”,又称整个沙漠为生死漠!


  此时,骄阳似火,爆晒大地。


  毒暴的阳光似乎要将沙砾,石子热化为沙汁!


  蓦然,一声巨响,龙卷风嘎然而没,化为乌有。


  被龙卷风刮卷到空中的沙砾,碎石下雨般飘落下来。使整个困仙八卦坑一片黄昏模糊。


  忽地,两道人影自空中一泻千里之速斜飞下来。


  脚底着地,真气由足底涌泉穴窜出,圈圈涟漪气波,由脚底涌泉穴为中心向外快速扩展,刚落地的沙砾碎石再次被真气化成的涟漪式气波震荡到高空。


  “嗵”气波在二人中间相遇,一声暴响,互相炸开。


  周围沙砾石子震碎成沙粉,簌簌飘落,两人各退七八步。


  黑衣人缓缓从背后抽出五尺长呈紫金色薄刃厚背月牙形式砍刀。


       此刀有名为“劈地紫金刀”又唤“劈地刀”,紧握在手,眸视白衣人,露出无限杀气。


     “铮”


  一声翠响,一抹刺眼绿光,白衣人已将宝剑抽出。


  此剑长五尺五寸,色为深绿,剑身如“S”状,剑尖长三寸,如一根绣花针般粗细,经阳光一照,泛出点点寒光。


       在飘落的沙粉中,显得那么地醒目,那么地骇人,仿如黑暗中自魔王眸子发出的幽幽绿光。 


  此剑亦有名“开天墨绿剑”又叫“开天剑”,与“劈地刀”同属一人所筹,料为玄铁,冰铁与西域黑铁,混合而成,利可碎石断铁。


  三百年前,曾为世人视死争夺之物,后落入东门世家第三代家主东门一剑与西门世家第二代家主西门神刀二人手中,又联合当时武林近四百名一流高手,击杀一位武林狂人,狂人名叫“天昊”。


       此人有四大骇世神功,一为“神龙游步”轻身功夫,比之“一苇渡江”“平步青云”等轻功,不仅在速度上超越一筹,在高度上也比“一苇渡江”略高一丈。


  二是“宇宙霸王拳”纯为以刚克刚为主,少林“金刚掌”“伏龙一十八掌”武当“海威掌”等无一不是以刚克刚武功,但遇到“宇宙霸王拳”就像一只绵羊站在白额猛虎面前一般,根本不能与之一搏。


  三是“吞噬大法”简而言之,与铁布衫乃异曲同工之原理,也就是刀枪不入,普通铁器砍在身上,如抓痒般,稍和铁布衫不同之处是铁布衫虽不怕刀剑,却吃不消长掌力,拳力或指力。


       他们都是以真气震内脏,这一点是铁布衫致命的一点。


  而“吞噬大法”就不同与铁布衫,掌力,拳力,指力打中身体,立即被吞入并噬灭干净,犹如肉包投狗。


  “吞噬大法”并非不谓刀枪,不怕掌力,只是抵挡一小部分而以。


   最后一样武功,也就是最厉害的功夫,乃“扩音震”狮子吼。


  一吼出口,方圆百里功力不抵发功之人,闻之不死既重伤。

 

       天昊就因常常发吼“扩音震”令千万人死于无辜,被视为武林罪人,故联手杀之在地狱山顶。


  经过一场骇天血战,四百人中仅东门一剑与西门神刀存活下来,包括狂人天昊也被开天剑、劈地刀壁合斩杀于地狱山万丈深崖里。


  自此,“开天剑”正式列位东门世家传家之物,西门世家亦同。


  白衣人也怒目看着黑衣人,手一抬,挺剑指向黑衣人,过了好久,才惊讶道:“是你?”


  “会是你?”黑衣人亦有点不信。


  沙砾,石子夹杂着沙粉完全落飘与地,才看清二人面貌,两人均为三十上下年纪,七尺身材。


  黑衣人武眉郎眸,挺鼻梁,稍厚嘴唇,唇上有两道胡茬,铁青着脸,显得异常剽悍,宽肩厚胸,熊腰虎背,直立一站,一股豪气,一腔义气,油然而生。


  白衣人淡眉深眸,空洞而又充满生机,刀削鼻,薄薄嘴唇,虽无黑衣人那股剽悍遒健,却显出玉树临风,潇洒狂傲的感觉。


  头上绾一结,系着一书生巾,插一玉条儿,可看出昔日定是个嬉皮笑脸,笑口常开之人,今日,装作一副严肃之态,一点都不合格,亦有点滑稽可笑。


  三刻已过,未时已来,二人相互对峙着,仍没有出手的意思。


  就在此时,五条人影如鬼魅般飘然飞入离二人百丈远的乱石堆成的小丘后面。


  为首的是个年约半百,身高六尺余身材雄壮伟岸,须发皆黑白参半,高额骨,适中脸,方下巴,下巴胡须垂与胸口,双眸深远意长,令人琢磨不透,一身灰衣宽袍随风飘摆,散发出一股大将气魄。


       后四者,右二人皆同一打扮,青衣青袍,袍上绘有各型各状恶鬼,令人心悸,头上倭髻,戴一玉簪。


  四人均三旬三四上下年龄,高六尺,孔武有力,但相貌平平,不同与众的是,一人少一左眉,一人少一右眉。


  少左眉者手持双戟,少右眉者拿一九截蜈蚣鞭,将鞭身缠几圈与手里,大有一触即发的样子。


        左二人也是同一衣着,衣服有点新鲜,一身黑衣似狗皮所制,紧紧缠在身上。胸前背后各绘一个骨骼头。一身腱子肉,配上衣服上所绘的血红骨骼头,十分骇人。


  余两人山羊胡均长五寸,竟辫成三条小辫,两处太阳穴高高凸起,是个内外高手。


  头上只有左右两耳处方各留一绺头发,辫成麻花辫,余下皆光光无发,看打扮不似中原人。


  一人右腰插一把匕首金刀,另一人左腰挂一柄一尺长的银剑,倒显得不同与众。


  少左眉的青衣人向灰袍老者道:“帮主,他们何故还不交手,莫非,识穿了我们的计划?”


  老者似很自信:“勿燥,好戏还在后面。”


  “接招”


  黑衣人一声轻喝,脚尖点地,身腰一拧,窜到半空。


  再忽地一转身,“劈地刀”横空一划,一道紫金刀影砍向白衣人。


  刀影在半路中由一化二,再由二化四...待砍向白衣人不足丈远时,已化为千百个刀影,齐唰唰共向白衣人。


  白衣人早有所备,见刀影砍至,手中“开天剑”左右一划再上下一划,左掌紧跟拍出,同时,向后暴退三丈,再一个窜身,跃到半空,手中“开天剑”一连七招,泼辣辣向黑衣人击去。


  适才,白衣人用开天剑划出一个“十”字剑光,经左掌真气一拍,立即幻化出几十个“十”字剑光。


  迎向刀影,半路相碰,发出“啪啪”轻响,暴出串串火星,仍有大半部分刀影击在白衣人刚才所立之处,炸出个人头大小的凹坑。


     “锵锵锵”眨眼间,二人在半空刀来剑去已交手十数回合...


  白衣人在空中连踏空气,踏使“浮萍凌立”空中式轻身功夫,忽地一个斜侧身,“开天剑”刺向黑衣人双足,同时提醒黑衣人:“西门兄,小心你的双足!”


  黑衣人闻言大惊,要知,人在空中,不比平地,若往下降“开天剑”恰好刺他小腹,若往后退,以他的功力,借空气之虚气以真气化弹力向后退,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结果狼狈一点。


  若往一边闪,“开天剑”趁势向上一撩再横空一划,不好抵挡。若凭空往上飞,以他的功力,根本不可一试。


      白衣人这一记招式果然紧密阴辣。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