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武侠童话 > 小老鼠乐乐的故事 > 第一集:乐乐的生日
第一集:乐乐的生日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今天,是乐乐的生日,他一大早就开始准备。


  把他主人的留声机偷过来后,又偷了他主人大胡子的食物:有肉,酒,鲜果......


  等一切准备好,开始邀请他的拜把子兄弟。


  第一个请“大花脸”,第二个请“娇娇”,第三个请“志志”,四...五个...一共邀请十八个朋友。


  开始写邀请书,不一会儿,他的朋友都来齐了。


  有送他“牛皮泡泡糖”的,有送他“蓝猫牌”巧克力的,也有送他小玩具的,大花脸特送乐乐一架仿真型玩具飞机,装上电池,还能飞上天哩!这是大花脸偷他主人宝贝儿子的。


  乐乐看到礼物,好不高兴,把好吃的食物全拿出来,又拿出偷来的留声机,对朋友说:“亲爱的朋友,告诉我,你们听过音乐吗”?


  众朋友摇头。


  “那音乐可好听啦,我天天听我主人的留声机。”


  “那,你主人叫你听吗?”大花脸问道。


  “他天天听音乐,我就躲到他床下,不就天天听了吗?”乐乐骄傲地说。


  “乐乐,你真聪明!”娇娇说。


  “乐乐,你真大胆!”小妞夸道。


  乐乐听到赞扬,得意扬扬说:“那我就把它打开,我们一起唱歌。”


  说着,拿出留声机,因为他常见他主人大胡子按那个长按键,也学他主人一样,可不管怎么按,就是不出声。


  大花脸问:“是不是没电池啦?”


  “应该不是,昨天夜里,我还听见音乐呢。”


  “那为什么不出声?”


  乐乐泪丧着说:“噢,上帝,我也不知道呀!”


  “我们把它打开就知道啦。”志志说。


  乐乐也同意这个办法,他摸摸这,又摸摸那,好一会儿,才打开电池的盖门,一看,确实没电池了。


  “我去把电池找来,你们先吃着,待我回来,一起唱歌。”乐乐不好意思地说。


  说完,一溜烟跑到主人大胡子的卧室。


  哈哈......大胡子还在睡懒觉,大呼噜声简直比打雷还响。


  乐乐麻利地爬到桌子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气的乐乐七窍生烟。


  一招“降猫十八腿”踢出,桌子上的那些书啊纸啊,杯子啦,一下子被乐乐打落在地。


  “哐啷”一声响,那些杯子,粉身碎骨......


  大胡子立刻被惊醒了,一个翻扑身半站起来,看到乐乐正在东扒西扯,又看到他心爱的小水杯,也被乐乐摔个面目全非,瞬间,火冒万丈,顺手抄起身旁的打鼠棍,大喝一声:“小东西,老子宰了你。”


  说着,一跃而起,挥手就是一招“连城剑法”击向乐乐。


  乐乐闻声,就桌打滚,躲过大胡子这致命一击。


  大胡子见一招克不了一只小老鼠,大伤自尊心,胡子一吹,眼珠子一瞪,跳下床,慌的连鞋子也没穿。


  连连挥舞手中打鼠棍,一招连一招,招招连招,招中有式,式中带环,环中含路,路中有含招,招招欲夺乐乐性命,式式不离乐乐要害。


  乐乐见大胡子动怒了,不由心寒,忙躲到电视机后面。


  大胡子此时恨不得一口吞掉乐乐,发誓!连一块骨头也不吐出来。


  上前一步,跟着就是一记“连环腿”,直踢的电视机在桌子上动摇西摆。


  “不要掉下去!”


  大胡子翻身扑向电视机,很遗憾,就在大胡子扑到电视机的前一秒,电视机伴随着“咚”的一声,摔到地上,面容被毁。


  大胡子看了看牺牲的电视机,不由后悔万分,乐乐趁机跑到大胡子的床下。


  大胡子早就对乐乐恨之入骨:上个礼拜,乐乐偷了他九个苹果,五根香蕉,临走又拖走他一条内裤,当被子用了。


  今天又偷走他一台留声机,简直是目中无人啊。


  想至此,不由更气,把全身内力运聚在手上,双手抓住床边,暗使真劲,猛地一掀。


  床,被掀个四脚朝天,床上被子,床单,衣服,在空中飘飘起舞,好不壮观。


  立见乐乐躲在一角的床单下,还不住地发抖。


  正待上前一棍结果他的性命,突,一条三角裤衩落在脸上,大胡子刚把裤衩拿开,又一条裤子落在头上,气的大胡子哇哇大叫,撕开裤子,揉揉眼睛,再看乐乐,哪还有他的影子。


  大胡子气不消,掀开床单,里面空空无一物。


  又掀翻桌子,也没有乐乐。


  这时,突见书柜下有一尾巴,看的出,还在抖动。


  大胡子露出森森白牙,冷笑几下,轻脚轻步,猫着腰一步步走向书柜下那尾巴处。


  暗暗伸出右手,变掌为爪,一招“猴子捞月”猛抓向那尾巴向后一拉......


  待大胡子看清所抓何物时,已吓的屁滚尿流,大呼一声,随又一声惨叫,扔下手中物,急忙向后退。


  你猜,大胡子抓的是何物?


  哈哈......那大胡子抓的是一条蛇,深绿的身体,吐着黑信,乃剧毒蛇也。


  别看它不起眼,若被它咬一口,不是打一下屁股疼一会那么简单。


  再看大胡子,面色煞黑,如包公一般,右手手脖正不住地滴着血珠。


  大胡子看着流血的手脖,差点没哭出来,再看那条蛇,盘着身子,头昂的傻高,好像向大胡子示威与警告。


  大胡子看着青蛇,愈看愈气,拿起脚旁的凳子,猛地砸向青蛇。


  青蛇见空中有异物朝自己飞来,想躲,可惜!它的速度再快,还是比空中飞来物慢半拍。


  只听“哐当”一声,那张凳子,恰恰切切砸在青蛇尾巴。


  刹间,鲜血四溢,哇,好可怕啊!


  那青蛇吃痛,窜到书柜下,大胡子也忍痛,一个箭步来到书柜前,伸出双手,想搬开书柜。


  无奈!他力气还差些火候。


  大胡子不服气,倒退了三步,活动活动腿。


  只见,大胡子猛向书柜跑去,脚一伸,一招“马蹄蹬山”狠狠踢在书柜上,直踢的书柜摇晃不止,底下的青蛇就是不敢出来。


  气的大胡子火冒三丈,自言自语道:“小东西,看来,老子只好使出看家本领了。”


  说完,又退后几步,活动了几下手脚,又晃撩晃磨般大的屁股,再次扑向书柜。


  这次,他没用“降龙十八掌”也没用张三丰老兄自创的“七十二路连环腿”而该用猪八戒猪先生新创的上乘功夫。


  只见大胡子运足气,一撅屁股,对准书柜,一个“排山倒海”撞向书柜。


  辛运的是,这一下,他把书柜撞倒了,不辛运的是,他也一屁股摔坐在地。


  摔的屁股,腰板呱呱地痛,想站也站不起来。


  突然,想到:青蛇也在书柜下,想到这,骨碌一下,站了起来,往后一看,不由笑了,笑的十分得意。


  原来,大胡子往后一看,却见那条青蛇,早被自己的屁股压变了形,不死也快了。


  这时,却听到书柜下有吱吱声传出。


  大胡子听后不解,掀开书柜,从书柜里钻出一鼠,正是乐乐。


  大胡子见了,不由怒气再生:“小东西,你害的老子好苦,今天,老子不会再放过你,小东西接招。”


  说着一脚踢向乐乐,乐乐忙躲开,朝自己的老窝飞奔而去,大胡子正待去追,突,一计上来,看着乐乐一阵阴笑。


  他从冰箱里扒了半天,仅扒出一小块蛋糕,又找来一包“三步倒”老鼠药,撒在上面放在乐乐的洞边。


  乐乐跑到洞里,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他的朋友一个个吃的喝的饱饱的,正睡懒觉呢,连一点饭渣也没留。


  突然,一阵阵蛋糕的香味飘进乐乐的洞里,乐乐的那些朋友们,睡梦中闻到香味,立刻醒来,四处嗅了嗅。


  最后,断定,这香味是从外面飘进来的。


  一个个精神抖铄,飞快向外跑去,去吃那万里飘香且还下有老鼠药的蛋糕。


  乐乐猜知,大胡子不会那么好心,把一块好蛋糕让他们白吃,里面一定有阴谋,忙对朋友说:“亲爱的朋友们,这蛋糕不能吃,他在骗你们。”


  众朋友里,不知谁说一句:“这么香的蛋糕,就是有毒,我也要吃!”


  还未说完,声音已随众朋友一起拥出洞外,来到蛋糕前,争先而吃,你吃一口,我就吃两口,因为我个大,咋啊,不服气!不服气就单挑,吃不上的,只好抓住别“人”的尾巴往外扯拉,自己趁机吃两口。


  片刻,蛋糕没了,乐乐在洞里看后,也想吃两口。


  可蛋糕已被朋友吃个干干净净,练渣渣也被舔吃了。


  乐乐正后悔自己疑心太重时,突见朋友们一个个捂着肚子东倒西歪,卧倒在地,直叫喊:


  “妈呀,我吃毒了,我要死了...呜呜......”


  “我还没有结婚呢......我不想死啊......呜呜......”


  “我床底下还有一瓶蜂蜜呢......”


  “我还有三片雪饼还没吃呢......”


  “疼死我啦...妈妈......”


  “救命呀......我不想死啊......”


  一阵风吹过,一个小塑胶袋刮在大花脸脸上。


  塑胶袋上射目的几行字迎入眼前:不管大耗子,小耗子,公的,母的,老的,年轻的,吃了我公司“三步倒”,三步之内毕死无疑,质量保证,国家免检,电话:3838438,公司:狗的猫宁公司。


  可惜,这些耗子不识人类的文字,直到死,也搞不懂上面是啥意思。


  乐乐听到朋友们一个个悲声哀求,心如刀割,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


  正欲出洞口,突见一双大脚站在他朋友身旁,乐乐伸出头一看,原来是大胡子。


  这时,大胡子弯下腰蹲下来,扯了扯几只老鼠,终见老鼠不在动弹。


  从怀里摸出一把小刀,冷笑着自言自语:“可惜,那只该死的小东西没来吃,不过,药死这么多耗子收获也不小。一只耗子尾巴一块钱,两条就是两块钱,让我查查共有多少只?”


  说着,又见大胡子边摆弄耗子边数数:“一,二,三......嘿嘿......十八只,足够卖十八块......”


  右手摆弄了几下手中的刀子,左手拿着死去的大花脸。


  “喀嚓”一声,大花脸的尾巴被砍落在地。


  大胡子露出得意的笑容,随手把大花脸的尸体一扔,正好扔到乐乐得面前。


  又拿起娇娇的尸体,再一刀,娇娇的尾巴也随声落地。


  正待扔娇娇尸体时,突然想到:耗子肉也可以用来做化肥,想至此,把娇娇的尸体放到脚边,又拿起志志......


  “咔嚓...”


  “咔嚓...”


  乐乐趁机抱走大花脸的尸体,朝内洞走去。


  一声声“咔嚓,咔嚓”直刺乐乐的心窝。


  乐乐抚摩着大花脸的脸腮,眼泪又如洪水泛滥似的啪嗒啪嗒滴了下来。


  伤心的左一爪,右一爪,扒着坑,他要亲手扒坑,埋下大花脸。


  心里一直在怪自己,若不是自己过生日,大花脸他们就不会来,不来,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不出这样的事,他们也就不会死去......


  乐乐看着大花脸的坟墓,脑海里闪现出两个字———唧咕(翻译成人类语言就是——“报仇”的意思)


  “此仇不报,妄为老鼠!”乐乐狠声地说:“大胡子,我一定会为大花脸他们报仇的,你等着吧,不报此仇,誓不为鼠!”


  悲伤的声音,在空荡的洞里久久传响,在大胡子听来,这,只不过是几声吱吱声!


  本集完——-请看下集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