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灵异恐怖 > 灵异恐怖 > 食人丧尸
食人丧尸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快过年了,心情特爽,吃过午饭,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拿了一本灵异故事杂志,做在沙发上正待翻看,只听老板朝我喊道:“小侠,快来招呼客人。”


  我忙放下手中杂志,来瞧瞧难来一个的客人是啥模样?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板竟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林里开了一家农家乐。


  虽在景区附近,附近还有一条重要的铁路边,但生意并不好,好在每次来客人,都是一家几口人,或者几家子组团来的。也有旅游团,但旅游团不常来。


  所以,这里有个现象,要么是十天半月不来一个客人,要么一次就来的很多。


  说不上什么原因,这里给人的感觉有些阴森森,可能是在山的北面吧。


  农家乐有二层楼,有七间客房,可能是环境问题吧,大多数的客人吃过饭,宁愿去很远的地方住宿,也不想在我们这里过夜。


  说真的,我也讨厌这个鬼地方,整天阴森森的,叫谁敢在这里吃饭住夜。


  今年三月份,我和小林初中刚毕业,就被邻居介绍来这里当学徒,本来我俩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


  但,终拗不过双方父母,忍一忍,便卷着被子来到这里。


  仔细算来,已有七月余,在此间内,招待的客人虽然不少,实际上没有几波客人。


  来的客人只有一个,四十岁上下年纪,长相怪怪的,脸色有点发绿,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双眸中似乎隐藏着一股股逼人的寒气。坐在一旁靠墙角的桌子,眼珠子来回滚动,微微泛着绿光,突然,眼光停在一块吃剩下的骨头上。


  那是上午我和小林从饭店后面打来的野鸡,烧烤吃了,这一块骨头遗忘在桌上。


  突见他,猛把脸凑到桌上那块骨头上,伸着鼻子嗅了嗅,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发绿的嘴唇。


  就在舔唇时,从他嘴唇里竟长出四颗獠牙,就像电影里面僵尸的牙齿一般无异。


  攸地,他一低头,獠牙咬住骨头,“咕噜”一声,十几公分长的骨头,竟被他一下吞食到肚里。


  我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看见我看到他的举动,两只绿眸深谋远虑地看我一会,刹那间霍地一声,端坐在座位上,如无事一般,两眸却怒视着我,似乎恨透我看到这一切。


  从他的嘴角中,竟露出一丝捉摸不透的微笑,嘴外的獠牙又不知何时不见了。


  我以为他在玩魔术,打扰了他,所以才对我生气。可一看到他那怪怪的微笑,我的心猛地一凉,强作镇定,走上去问道:“先生,吃点什么?”


  “三斤鸡肉,三斤狗肉。”


  吃鸡肉,这店里多的是,狗肉嘛?除了店里的欢欢外,并无其它狗。


  且欢欢还是一条小狗,聪明可爱,讨人喜欢,我怎舍得将它杀了呢!


  这饭店方圆几十里都无人家,树林里又无野狗,这客人真是的,三斤鸡肉,就让他吃个大饱,这不是纯心难我们嘛。


  “快去!”


  声音震的我耳膜发麻,同时,从他嘴里闻到一团恶臭味,说不上是什么味,挺恶心的,看他牙齿白的发光,不该有口臭。


  我回去跟老板一说,老板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老板娘从内房走出来,老板娘虽四十有二,打扮的仍像十八岁的姑娘,看着我,笑眯眯地说:“昨晚,我听到后面树林里有几声狗叫,我知道,你和小林都学过几天功夫,捉条狗,没问题吧?”


  我会功夫?我都不知道,老板娘怎知道?


  再说,昨天晚上我和小林下了一夜棋,怎没听到有狗叫声,莫待我出口说话,老板娘出口又问:“小林,小林又跑哪里去了?”


  我回答:“在厕所里!”


  “死小子,竟偷懒。”


  老板娘猛回头对我说:“告诉你,可快点去,等烦了客人,赚不到钱,拿你俩示问。”


  看看天色已近傍晚,纵然有野狗,也在洞穴里,不好找,老板娘见此,一语双关说:“晚了,欢欢可就惨了。”


  我明白老板娘的意思,也清楚老板娘的脾气,向来说一不二。


  和小林在树林转了一圈又一圈,甭说野狗,连狗蹄印也末一见,我突然想到,这是老板娘的调虎离山之计。


  我说:“老板娘明知山中无狗,偏让我们出来找狗,把我们支开后,才好杀欢欢。”


  小林一听,疯狂朝店里跑去,嘴里说道:“他妈的,都是那个该死的客人...”


  我紧随小林一阵长跑来到厨房,果不出我所料,老板正从厨房内走出来,手里拿了一张狗皮。


  小林跑的急,差点和老板撞个开怀,小林一见狗皮,大怒叫道:“老板,你...你怎么杀了欢欢?你...你怎么这么没人性,妈的...”


  小林发怒时,不管是谁,就破口大骂。


  老板知他脾气,瞪了他一眼:“不这样,怎么让客人满意,客人不满意怎么有生意,没生意怎么有钱,好不容易来个客人,你们就这样大吵大闹,像什么样,小侠,里面还有一只鸡没剥毛,你去把毛剥掉。”


  说完,把欢欢的皮挂在窗户上,又回来炖狗肉。


  整整二盆肉,全摆在那人面前,看着桌上之肉,他嘴角又露出莫明奇妙的笑容。


  小林见此,火了!上前几步,抓住那人头发“啪啪”就是两耳光,边打边哭腔道:“妈的,为了你,欢欢连命都赔上了,你他妈的还笑。”


  那人冷不防被小林抽两耳光,气的脸上肌肉抽缩,“通”的一声,随着小林最后一个笑字落地,也同样被那人一拳打落三米远的地板上。


  小林忍痛从地上支撑起来,看的出,他鼻角已流出了血,怒视着那人。


  我看了一眼小林和那客人,随手抄起一把凳子,向那人砸去,同时大骂:“他妈的,敢打我兄弟,去死吧你。”


  老板见此,大惊之下,忙拦住我,小林又朝那人扑去,老板放开我,又去拦小林。


  我一凳子砸去,没砸中,那人似要发火,老板大吼道:“为了一只狗,就大打出手,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板,再不听话,明天就给我滚蛋。”


  小林大喝一声:“走就走,老子早在这里待烦了。”


  回头看了一眼那人,见他嘴角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狠狠地说了一句:“他妈的,走着瞧。”


  径自上楼去了,我见小林有点反常,也随之上楼,小林一到房内,急到床边摸索起来。


  一会儿,他手中多了一把匕首,目露凶光,我见此,忙拦住门口,问道:“小林,你这是干什么?你难道杀了他不成?”


  “谁叫他吃了欢欢的肉,还得意洋洋,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给他点颜色看看。”


  欢欢是小林从树林里一片荒坟里捡的一只孤狗,见它可怜,便抱了回来。也许日久生情吧,喂了它两个月,自然对它产生了深厚感情,老板一声不吭,就杀了欢欢这本来就对他刺激很大。又看见那人吃欢欢肉时,露出得意笑容,再加上他脾气刚烈,叫他怎忍得了。


  但,小林决非那人对手,虽然,小林手中有利器也不行。


  我死死拦住门口,就是不让小林出门,气的他一刀刺在桌子上。


  我和小林自小一起玩,他也特别听我的话,刚才我不让他出去,他忍了一肚子气,无处发,便拿桌子出气。


  见他这样,我理解。


  恐小林有事,我没敢离他一步,约待了一个钟头,只听老板在楼下喊我:“小侠,小林,吃晚饭了。”


  我噢了一声,叫小林下去吃饭,小林不理我,倒在床上睡去了,我径自下楼去了。


  一下楼,就见老板和老板娘面露喜色,见我下来,对我说:“刚才那个人每道菜,只吃了一点点,就不吃了,倒掉怪可惜的,来,小林你俩每人一碗,趁热吃吧。”


  又从口袋里摸出一百块钱:“你和小林每人五十。”


  老板娘吃着肉,笑着说:“那家伙果然不简单,吃了一顿饭,就给了一千块,对了,那人现在在楼上休息,没事别惹他,我看他八成脑子有问题。 ”


  我盛了两碗肉,上楼去了,背后远远地听到老板自言自语:“忙活了半天,只吃那么一点点,还害的小林恨我...”


  进了房间,我把肉放在桌上,对小林说:“那个家伙真怪,要了那么多肉,只吃了一点点,老板舍不得倒掉,让我们每人一碗吃了。”


  虽然,想起他的口臭,我就恶心不已。


  老板那人我知道,小气的很,常常一顿饭吃几次,发馊了还不扔掉,何况这么好的肉,不吃吧,老板又不做晚饭。


  摇了摇小林:“喂,再不吃,待会就凉了,可不好吃了。”


  小林看了我一眼,突一个急翻身,走下床,对准桌子就是一脚。桌子被踢个四脚朝天,两碗肉也摔破在一边,又怒视了我一眼,重新倒在床上大睡。


  我知道小林心中不好受,能借此消消气,我理解,便把破碗,粘上灰尘的肉清扫干净。


  夜半三更,阴云遮月,偶尔几声怪鸟叫声,让人听了,心寒肉跳。


  突然,一声惨叫,划破长空,惊的几只乌鸦呱呱大叫,四处乱飞。


  攸地,一股带温的殷血洒在玻璃上,玻璃内一个可怕的人影正在吃着什么,吃的很香,举止很奇怪,很可怕。


  忽然,那个人影面转过来,脸庞慢慢看清,发着绿光的眼眸,流着红色液体的嘴巴和四颗寒寒发光的獠牙,比电视里面的僵尸更恐怖。


  那人影见到我,双脚一曲,忽地一声,窜到我面前,张牙裂嘴,哈着口臭,伸着只剩下骨头的爪子,向我扑来...


  我失魂落魄,猛转身,就向后跑,


  “啪”的一声,被什么给拌倒了,我一下坐起来,起了一身冷汗,原来是一场噩梦,惊嘘了一场。


  走到小林床边,惊然发现小林已不见了,被子被掀开一角,显是出去以后,没在回来。


  我叫声不好,转身向昨天那个客人房间跑去。


  一定是小林半夜找那人算帐,反被那人...


  我不敢再往下想。


  “砰砰”我敲门问道:“先生,请开一下门。”


  约过三十秒,门“吱呀”一声响,露出一个脑袋,冷冷地道:“什么事?”


  “没...没有...不...有事。”我口吃道。


  “什么事?”他还是那几个字,我打了个冷颤,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我们这里有个规定,每天清早为客人打扫房间。”


  我不敢说是找小林而来的,他又怪怪地看了我一遍,让我进了房内,一切摆放平平整整,也没出现一点血迹与打斗的痕迹。


  “会不会是小林生老板的气,半夜三更回老家去了?”


  心想与此,对他道:“不打扰先生了。”


  刚走出房间,突觉有什么不对劲,猛转头向后看。


  就在这一刹间,看见那客人露出两排阴森森的牙齿,狰狞的面孔,朝我冷笑,非常得意。


  心脏一阵狂跳,忙回到自己房间,又仔细查看小林的行李衣服等物,一件末少,只是昨晚那把匕首不见了。


  小林若回家,没理由只带一把匕首回家,一定是...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内心一阵焦急:“会出什么事呢?”我一头雾水。


  “先生,不吃早饭就走啊?”这是老板的声音。


  “我已吃饱了。”


  是那客人的声音,听他的回话怪怪的,他今早根本就没有进餐,为何说吃饱了?为什么一大早就急的早走?小林的突然失踪?一定与他有关系,且关系深厚。


  我忙下楼,却不见那人的踪影,奇怪,怎么走的那么快。


  吃饭时,正待告知小林的突然失踪,只见老板呵呵气,突倒地大睡,老板娘也倒在一边地上呼呼大睡。


  我上前用力遥遥老板老板丝毫未醒的样子,看样睡的很熟。


  怪事,老板从不白天睡觉,这一下竟睡的那么沉。


  “小侠~”


  我一回头,“啊”惊叫一声,心几乎从嘴里跳出来,不知何时,老板和老板娘又坐在饭桌上,神秘地看着我。


  他们什么时候起来的,我怎么一点察觉都没有。


  我坐到座位上,不敢和老板对视,只觉得老板今天很反常。


  对了,就和昨天来得那个客人一样的表情,神秘地笑贪婪的目光,脸色有点苍绿。


  我深深一个呼吸,对老板道:“小林作晚不见了,会不会出啥事了?”


  “活该!”


  老板和老板娘竟异口同声冷冷地说道,变了,和以前的老板,老板娘恰恰相反。


  从他们这一点变化上,一股怕意袭上心头。


  我闭目沉思起来,霍然,“小侠,快跑,跑出这个饭店,昨天那个人,根本不是人,他是丧尸,食人丧尸,我已被他吃了,小侠,我的灵魂还在他手里,你快走,回去以后,找个法师,帮我超度......”


  突然,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出现在我的面前,面貌早被血掩住,但从他的发型上可以看出,那就是小林的人头。


  难道小林真的被昨晚那个人给吃了,难道我做的梦都是真的......


  小林的人头又飞到我面前,啊,好恐怖,我一声惊叫,猛睁开眼“咚咚”心跳声听个清清晰晰。


  难道是幻觉,一想起小林的人头朝我喊快走那一幕时,我的心就跳个不停。


  我转头一看,老板和老板娘又不见了。


  突然一只手拍了拍我右肩,我一惊,差点没摔倒在地。


  回头一看,是老板,唉,老板的脸怎么又绿了一些,连眼睛也不对劲...


  “小侠,到仓库里拿两只鸡来。”


  老板无声地站在我身后,着实吓了我一跳。同时,一股恶臭,迎入鼻中,恶心不已。


  我“噢”了一声,向楼上那个小黑屋走去。


  小仓库在楼最上面,约二平方米。因这间小屋里面温度很低,如小冰箱一般,宰杀的鸡吃不完,就放在里面。到现在,我只不过去二三次,里面的鸡约有七八只。


  “噔噔......”


  我每上一个梯级,心脏就狂跳一下,似乎要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我突然感觉很冷,冷的我的心左撞右碰,几欲出口。


  我轻脚小步,一步一回头,来到小仓库门前,不知何因,我却不敢打开小仓库的门。


  直觉告诉我,这次一定有事发生。


  壮一壮胆,伸出发抖的手,霍地一下打开门。


  伸头向里一看,忍不住大叫一声,只见一个面貌狰狞恐怖的东西,正在啃着一个人头,沾了一嘴血,四颗獠牙发出“嘎嘣嘎嘣”的骨头粉碎声。


  人头上的肉已被吃完,只剩下一个空骼,还有一头头发,从发型上可以看出,那正是小林的人头。


  那怪物见我打开门,把人头一扔,一蹿,跃到我面前,伸出带血的双爪,朝我扑来。


  我在躲避的同时又看了他一眼,刹那间一愣:他不是昨晚那个客人吗?


  他吃的不正是小林的人头吗?难道他真的不是人?


  从他一进饭店,就有一股不详的感觉,还有他那表情,以及偷吃桌上骨头时被我发现的情景和一嘴口臭,一系列证明他非正常人的问题在我脑海里打转。


  “难道他是丧尸......”


  “啊”我只觉天旋地转,心裂肺炸,已被那人抓住喉咙恐怖夹杂着绝望,绝望连着一丝逃生,使我本能地踢了那人一脚,趁机从他尖爪中脱身,向后便跑。


  突然,脚下一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也顾不得疼痛,起来再跑。


  背后,传来那人发出可怕的咬牙声。


  “老板...不...不好了......”


  一口气跑到老板房间,一屁股坐在床上,大喘粗气,这时连吓带累,已满头大汗,待心平静一些,喘着气对老板说:“老板...昨天那人...不是人...是丧尸,小林...已被他吃了...好恐怖。”


  “在哪里?”


  老板听后,不急不慢,冰冷地问我。


  “在仓库里,我亲眼所见。”我喘了一口气,又讲道:“我去时,小林的人头刚被他吃完,但小林的头发,我却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吃的正是小林的人头。”


  “带我去!”


  老板瞟了我一眼,嘴角竟露出一丝笑容,一丝得意的笑容。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带老板上去了。


  正走间,猛觉脖子一凉,是人呵的气。


  我霍地一回头,见老板的牙齿差一点就咬住我的脖子,见我躲开,气的脸色又绿了许多。


  就在老板脸变绿的瞬间,嘴角外又长出了四颗獠牙,和仓库吃小林那个丧尸一模一样。


  莫不是老板也......


  老板呼呼喘着口臭,又朝我扑来,我忙喊:“老板,你...你怎么了...我是小侠啊。”


  可老板好象没听见,伸出双手,就掐向我的脖子,我躲着向楼上走去。


  突然,一双骨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立刻,尖指插进我的皮肉里,殷红鲜血顺着那双骨爪往下淌。


  我痛苦地回头看去,掐我的,正是吃小林那个丧尸。


  我本来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丧尸存在,但现在不得不相信,我挣扎的愈很,他的尖指插我皮肉插的愈深。


  这时,老板也过来了,伸着长舌,舔着牙,那恶鬼道:“这个,送给你吃。”


  我感觉呼吸愈来愈困难,身上的血如溃崩的洪水,直往外流淌。


  我想喊,声音小的连我也听不到,完了,彻底完了,闭上眼,朦胧中,小林血淋淋的人头又出现在我面前,小林已被吃完的骨骼嘴说:“小侠,老板和老板娘也都不是人了,是吃了那人吃剩的饭,才成了食人丧尸,都怪我,若不是我半夜三更,去找他的麻烦,可能也不至于被他吃掉,小侠...我救不了你...原谅我。”


  “不...不怪你,相反,我还要感谢你,昨晚若不是你将桌子踢翻,也许,今天我已和老板一样,成了食人丧尸。”


  我四肢无力,只有任他俩随意摆布。


  “咕咕”一声,老板又吸了我一大口血,咽如肚中,我又绝望了一分。


  忽然,一声尖叫,紧接着我身后那个丧尸一下摔落在地。


  我清晰看见,是小林的人头把那丧尸撞倒在地的,而老板那一声尖叫,原来是被欢欢咬住了腿。


  老板松开我,向欢欢打去。


  老板一松开我,我无力卧倒在地,小林人头大喊:“小侠...站起来,快逃...站起来...快逃...”


  身体好象不是我的一般,想站起来,只纹丝不动。


  小林和欢欢是冒着灵飞魄散的险来救我的,我却让他们失望了,我真的是连一根手指也动弹不得。


  就在这时,欢欢和小林的人头飞到我面前,小林的人头咬住我的衣领,欢欢咬住我的双脚。之后,我感觉我的身体在上升,如腾云驾雾一般向饭店门口飞去。


  原来是小林和欢欢使用自己最后的法力,咬着我飞出去。


  老板和恶鬼见状,双双从楼上飞扑下来,那丧尸大叫一声:“找死!”


  死字未落,从手里甩出一个物件,一下击向小林的人头。


  “哐”一声,小林人头被击个粉碎,我知道,小林永远也投不了胎了。


  小林一无,我立刻头朝下摔去,可欢欢却死死咬住我的双脚,努力向外飞去。


  又一道光击飞过来,欢欢也残死在那光下。


  无人拖架,我一下摔在地上,经过刚才片刻的休息,身体又有了一些力量。也不顾腰痛,一个打滚,向外跑去。


  突一人拦住我去路,却是老板娘,老板娘也变了样,吐着口臭,就掐我脖子。


  老板娘的出现,本来只有一丝的希望,也随风飘去。


  我不能就这么死去,我还年轻,还没有结婚,还没有实现我的理想,更没有为小林、欢欢报仇,我,不能死,不能死,我在内心处狂喊。


  突然,一股力量灌入我体内,见老板娘扑来,我低头,挥右拳,打在老板娘小腹,又反手一掌,打在她后背,直打的老板娘倒地不起。


  突来的力量和武功,使我信心大增,趁老板娘倒地时,拔腿向外跑。


  突觉双足一紧,却给那恶鬼抱住了双脚,那恶鬼向后一拉,我重心失控,“扑通”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跟着老板也扑压在我身上,使我感到呼吸困难,百忙中,摸到一把椅子,砸中老板,老板吃痛,撒开手来。


  我又抡椅子砸向食人丧尸,食人丧尸一偏头,我得机脱身,滚了几滚,爬起又跑。


  跑出了饭店门,长吁一口气,心想:丧尸怕光,恰好,今天阳光普照,大好晴天,谁知,他三个竟追了过来,对着阳光,如无事一般,现在我脑海里只有两个字:”逃生“


  这两个字刚在脑海里显现,被老板一个飞扑,扑倒在地。


  我还没来得及爬起来,被老板一脚重重的踩到背上。


  老板这一脚力气奇大,吃了他这一脚,我胸闷的难受。


  老板抓起我的头发,将我头抬起来,张口朝我脖子咬去......


  我脖子一凉,啊的叫了一声,嗖的一下站起来,扭头看去,是小林。


  小林朝我笑笑:“又在写你的灵异小说啊?这次是不是又把我写死了?”


  我拍拍胸口,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对着小林怒道:“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写作的时候,你别动我,魂都被你吓掉了。”


  小林不在意我说的话,拿起我的稿件看起来,边看边说:“你都写了好几篇灵异小说,怎么胆子还这么小?胆子小就不要写这些吓人的文章了。”


  我没理他,从他手上夺回稿件。


  小林不乐意道:“你写到我,理应让我看看,每次都写我,还经常把我写死,你每次都活着,这么不吉利的事,你不拿红包给我冲冲霉气,连看看都不给了,这就过分了。”


  正待这时,门外老板喊道:“小侠,小林,快来招呼客人。”


  我放下稿件,拉起小林就往外走。


  来的客人只有一个人,四十岁上下年纪......


0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内容
全部评论(0)
0
0
0
分享

内容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