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 > 读爱 > 第8章:那一凝目的美
第8章:那一凝目的美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那一年,也是他写作收获最大的一年。


  他一共写了七篇小说,最长的有十五万字,短的也有三万多字,有童话,武侠还有奇幻。


  他拿着小说去投稿,满以为可以会成功。他还盘算好了,如果成功了,就买一台电脑。


  谁知三个月后,杂志社编辑部打来电话给他说不录用。


  那一个电话如晴天霹雳,让他伤心了一个礼拜。


  编辑说他们已退稿给他,可是半个月过去了,退稿还没收到。


  他去镇上邮政所查,工作人员查了一会说没收到他的包囊。


  他打电话给编辑部,编辑说:“确实以包囊的方式退稿给他了”


  后来直到他出去打工,也没收到退稿。虽没被采用,毕竟是日夜辛苦写出来的,而且也是初稿,这让他心里极不是滋味。


  但有什么办法呢?收不到就算了吧!也只有算了。


  康西有些冷,不知不觉天空有些朦胧的灰亮。


  康西掏出手机看时间,已是清晨六点钟。


  他不想回忆这一切,可他斩不断回忆的源头。


  有时一阵北风,一颗天空中的星,一片落叶,一声熟悉似曾听过的话,甚至草丛中一只爬行的昆虫,都会勾起他儿时的回忆。


  尤其是夜晚安静的时候,他时常一个人静静发呆,想家,想自己的未来。


  在盛大厂,所有人都对他很好。


  涛,刚子,阿龙都成了他的好朋友,让他的二十岁不再孤独。


  也许,朋友来的太慢太迟,让康西一时习惯不了有朋友的生活。


  所以大多时候,他还是惯性地一个人出来,坐在夜空下某片草地上,对月发呆。


  儿时的梦想并没有随着缀学而丧命,它一直活着,只是活的很痛苦。


  这几年他一直在努力,一次两次四五六次的失败,让他对自己的梦想产生了怀疑。怀疑是否选错了理想?他答不出。


  他不能回避,更不能逃避。这条路走不走,没人能帮他选择。就因如此,他每次想到这个问题就头痛异常。


  康西因冷哆嗦了一下。拿起石椅上的双截棍,在花园中间的空地上又练了起来。


  写作,绘画,武术三大最爱。他没学过功夫,只是通过在家时打沙袋和自己想到的一些招式练习。


  前一段时间,他抱着玩玩的心态参加全镇综合娱乐武术比赛,竟获得冠军,另表演双截棍也获得“个人最佳表演奖”。


  因为他代表的是盛大厂,回厂以后,厂里奖励他两千块钱。


  那两千块钱当晚就被他寄回家了,好多同事让他请客,他却没钱请。


  同事都因此事说他小气,他也不否认,也许,他们说的并没有错!


  康西不知练的多久,额头已泌出密密汗珠。


  此时天已大亮,康西赶紧收起双截棍插入运动裤后面。


  他还没白天在此练过双截棍呢,他不想让别人看到。


  康西上身穿了一间白色的背心,下面是深蓝色冒牌的adidas运动裤,脚上穿的是二十五元一双的平底鞋,左脚那只鞋已开了约五公分长的胶口。


  因从小就干重农活,和这几年的晨跑和锻炼,看起来肌肉很发达结实。


  自从高个子起头叫他猛男后,至如今,猛男已成了他的唯一的外号。


  按摩一会发酸的眼睛,正打算离开,看见一女孩朝这边走来,康西有点近视,又没仔细看,扭头想从另一出口走出去,却听那女孩在喊他:“康西,干嘛看见我就躲闪啊?”


  康西听到声音,回头细看。


  这时那女孩已走到他面前,却是王颖。


  康西不好意思一笑:“不好意思,刚才没看到你来,我刚打算从这里回去呢,哎,你怎么这么早来这里啊?”


  王颖今天穿了一件洁白如雪的外衣,没拉拉链,里面穿着一件粉红套领的长袖T恤,下身是蓝色紧身牛仔,和一双白色运鞋,听完康西的话,小嘴一抿,浅笑说:“还说呢,你今天早上什么时候来的?我七点钟起床的时候在阳台上就看到你在这练什么呢,刷过牙看见你还在,现在都七点二十多分了,我要去吃早餐了,你吃了没有?”


  “还没吃呢,你先去吃早餐吧,今天是涛的生日,我等下还要陪他去玩呢。”康西没告诉王颖他在这呆了一夜。 


  “哦”王颖略一思索,又说:“你看你穿那么少,不冷吗?对了,你刚才在干嘛呢?像是在练功夫。”


  她刚进厂不久,尚不知康西曾拿过全镇武术比赛的冠军。


  “不冷,习惯了,我刚才在做体操。”康西说。


  “难怪你的身体那么棒”王颖佩服地说。


  “哦,昨晚我回你的帖子了”康西突然说出这一句话。

 

  “嗯,等下我上班去看下,你回的是什么内容?”王颖看着康西说。 


  “你等下看就知道了”康西被她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你们等下去哪里玩?”王颖又问。

 

  “昨天涛说去溜冰,可能会去溜冰吧。”


  “那他的生日在哪过?就你们四个人过吗?”


  “嗯,涛说去夜市那家豫香源餐馆过,他说到时厂里会有很多人去,但要到五点半下班才能去。所以,上午和下午都可以玩。”


  康西往王颖面前站着,双手垂直与两侧,说话时眼睛盯向一旁的树叶上,整个人的表情看起来很僵硬,像个机器人。


  王颖又抿嘴浅笑。


  其实王颖抿嘴浅笑的时候,唇会微微偏斜,却偏斜的好看。


  两张深红的唇,像熟透的樱桃,却比樱桃更诱人,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说话时,吐出来的口气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如此诱人的樱桃小嘴,康西却不去看一眼。


  如此激发本性的清香味他却不去嗅闻一下,与其说不去,倒不如说是不敢。


  孰不知,康西此时的心跳有多猛烈,心脏大幅度的跳动,仿佛一不小心就会从嘴里跑出来。


  这时,王颖甜甜的声音又传入他的耳朵里:“我可不可以去参加林一涛的生日HAPPY?”


  康西终于敢扭头看了一眼王颖:“你……”


  你了半天愣是没说出第二个字,王颖接道:“我就以你朋友的身份去,再者,我们又是一个工厂的,也算是同事。再加上一份礼物,我相信,他应该没理由拒绝我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康西忙解释说:“你能去,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拒绝呢!”


  “呵呵……”王颖开心地笑着,走了两步回头说:“我先去吃早餐了,拜。”


  “拜”康西如身处白茫茫云雾中,挤出一个笑容,说了一个拜字,目送王颖走开,久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王颖在跨出花园出口时又回头看了一眼康西,见那家伙如木头人一般呆立原处。


  抬头看天空,白云朵朵,东方一抹七彩光晕,太阳还未升起,不由自主会心一笑,又扭头看一眼康西,低头快步走了。


  康西回到宿舍,那三个家伙居然还在蒙头大睡。


  林一涛睡觉最不老实,被子掉在地上一半,身子也斜式地躺着。


  康西轻轻把被子拉起盖在林一涛身上。


  把双截棍轻声放在自己的床枕下面,刚想躺下睡觉,林一涛一转身,被子又滑落到地上。 


  哎,这个林一涛啊!康西无奈地又轻手轻脚地过去,把被子再次盖在林一涛身上。


  盖好后,用手揉揉被子,被表滑溜溜的,难怪林一涛老是掉被子。


  林一涛和康西是老乡,也是成为康西出来打工交的第一个好朋友。


  刚开始来盛大厂时,康西还是保持着内向的性格,不和任何人交流。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