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 > 读爱 > 第6章 :酸辛童年
第6章 :酸辛童年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单手支撑的车把左右摇晃起来,两只脚像麻木一般。


  赶紧用两只手支撑车把,就在这时,迎面驶来一辆单车。


  康西赶紧往右边拐,想让路给对方,偏巧对方也往那个方向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康西猛一拐车把,冲到左边。


  就在这一瞬间,康西从倒地的车上摔了下来。


  同时,听到单车倒地的刺耳响声,与之同时,一老人一声跟一声的“哎呦,哎呦”的声音传入康西的耳中。


  康西扭头去看,见刚才和他撞车的老人也倒在地上。


  康西的单车还压在老人单车上面,他的单车脚踏板还在惯性的转动。


  康西赶紧去扶老人,老人好像受了点伤,扶了几次,老人才站了起来,劈头就说康西:“你这小孩子踩车怎么不长眼呢?我往哪拐你也往哪拐。”


  “对不起大爷,我不是故意的。”


  康西赶紧道歉,松开老人,把自己和老人的单车支扶起来,又回到老人身边关心地问:“大爷你没事吧?”


  这时,围来一些看热闹之人。


  康西有点害怕,眼圈泛红,如果老人趁机讹他一次就惨了。


  那老人见这么多人围过来,又见康西欲哭出来,就挥挥手说“哎,没事了,没事了,你走吧,走吧,走吧。”


  康西如获大罪,谢过老人,推着单车,冲过人群,逃命似的踩单车就往镇外冲。 


  镇北也就是康西进镇遇到第一家废品收购站斜对面有一家“新华书店”,康西在新华书店门口停下车。


  到现在他还没用过钢笔,早就想拥有一支,但一直没钱买。


  他在店外徘徊好久才进去,终于说服自己买一支钢笔。


  进去后,店里面有个十六岁左右的女孩。


  她应该是这家店老板的女儿吧?康西这样想。


  那女孩见康西进来,就问他要什么?康西说要钢笔,女孩往右移两步,手指玻璃柜说:“都在这里,你过来看吧。”


  康西走过去细看,都很漂亮,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都有,只是价格一个比一个高。


  康西看中一款钢笔,是银色的,比圆珠笔略粗一点,显的很气派。就问女孩要卖多少钱?女孩看了他手指着的钢笔说:“那个贵点,九块钱。”


  “九块啊?”康西又说:“那最便宜的多少钱?”


  “三块”那女孩回答。


  “三块!”康西心里又盘算起来,买钢笔就要买墨水,那岂不是要花四五块钱?他又犹豫起来,脑子又充满买不买的问号。


  “要不要拿个三块的给你试试?”那女孩见康西好久不吭声,便主动提醒康西说。


  “不用了,我还要买其他东西。”


  康西赶紧编了一个理由,并挪步扫眼四处看。


  这家书店不大,一张长约四米的玻璃柜和后面两排木柜就占了书店一大半空间。木柜最中间那两排摆满了书,都是些武侠小说,有金庸和古龙写的,也有他不熟悉的作者写的。


  康西手指一本金庸的《天龙八部》对女孩说:“拿那本《天龙八部》让我看下。”


  女孩取下书递给康西,康西接过书,看书背标价竟是二十一元,只觉书在瞬间又重了好几倍。


  “这些书全部是卖五块钱。”女孩见康西看书背标价看了半天,忙对他讲清价格。


  康西一听才五块钱,很欣喜。打开书的中间,见字迹一段清晰一段淡色,还有的两行字印在了一起。


  他又仔细翻看几页,竟还有段落重复的,他明白为什么这么便宜了!原来是盗版书。


  他非常喜欢读金庸和古龙两位大师写的书,以前都是借别人的来看,但很难借到。


  学校里的图书馆要办证才可以借阅,办证要十元钱。他曾找过老师两次,但老师都不同意免费借书给他看,并无奈地说:“这是校规,无证不借。”


  哎,也只有盗版书才这么便宜。


  字迹不清晰,段落重复,对他来说影响不大,只有故事情节完整就可以。


  康西把书放到玻璃柜上,正要去掏钱,却发现书面上有红红的液体,把书纸都浸红一片。


  拿起书仔细看,这红色液体不像是红墨水,那女孩看到书上的红色液体说:“这是血,还是新的,刚才还没有呢。”


  康西闻言赶紧扭头把自己细细打量着,没有什么地方流血啊。


  “喂,你看你左手那里。”那女孩手指康西左手说。


  康西抬左手一看,左手前手臂不知何时破了一处皮肤,伤口不大,上面还有一层薄薄的血液。应该是刚才与老人撞车时摔伤的,由于伤口不深,当时没流血出来,他也没感觉到痛。


  自己刚才看书的时候,左手臂按在上面,血液趁机留在书面上。


  康西还打算等下和她讲讲价格呢,这样一来,价格是没得讲了。


  突然又想到,如果给她五块钱,八十四减去五就是七十九块。


  不行啊,要交学费就交一个整数。康西右手摸摸口袋,口袋里面有一团硬硬的东西,还好,钱还在。


  康西估计着摸出四张钱,他记得最里面四张是一元钱。


  慢慢从口袋掏出来一看,确实抽出四张一元钱,一颗快速跳动的心,也算稍减速一下,对女孩说:“我就四块钱了,卖不卖?”


  那女孩看着康西,一身大人衣服改造的小孩衣服,因时间的洗刷,原来鲜艳的颜色,如今已剩下淡淡的影子。


  尤其是康西那双不大不小的眼睛,投射出渴望,担心还有一点点恐惧,左手臂那处伤口虽不深,却很长,足有五公分。


  康西把左手垂下,她看不到伤口,对康西点点头说:“行,四块就卖给你吧。”


  康西接过书,离开书店,回头看向那女孩,女孩也在望着他。


  那回头一眼,发觉那女孩长的很漂亮,心也善良。


  康西踩上稍比自己矮一点的老式单车,这辆单车还是爸爸结婚时买的,年龄比他还大五岁,现在除了铃不响外,全身都哗哗的响。


  一对刹车已坏了十年了,没钱修,也没有修的价值。


  下午去学校康西把八十块钱交给校长手里。


  校长点了两遍还是八十块钱,康西赶紧编谎话说:“我爸说了,先交八十块钱,过几天再交剩下的一百五。”校


  长把钱丢进一个宽大的抽屉里,了无表情的说:“你先去上课吧。”


  今天下午还是班主任的课。


  昨天就是班主任把他赶走的,他现在有点怕班主任,就支支吾吾说:“班主任不让我进教室。”


  校长听着,手里还在整理资料,头也不抬地说:“哦,你现在可以进教室了,你马老师昨天那么做是有点不对,我同他讲过了,他不会再赶你走了。”


  “谢谢校长”康西赶紧向校长道谢,走出校长办公室,轻轻关上门。


  “报告”康西站在教室门口,向班主任马老师行一校规。


  “进来”班主任念经似的吐出两个字。


  康西像听到命令一样,低头走向自己的座位。


  原来吵闹的教室,随着他进来一下子变的很安静,每个人的目光都投向他,这让康西感觉身如芒刺。


  康西从书包里拿出代数课本,课本是借别人的,书表皮已破损的面目全非,整本书上都被圆珠笔画了许多图形,里面的部分课程与这一届的新书不同,班主任咳嗽一声说:“都集中精神听课。”


  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康西就展现出写作和绘画的天赋和才能。


  每每美术课,他都作为代表去黑板上画画。


  写作时,他总是全班第一个写好,而且每次都被评为甲优,老师也时常把他写的作文作典范念与同学听。


  他也是在那个时候为自己定下一个伟大的理想,做一名作家!所以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都要争取上学。


0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0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