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偷袭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飞行器在茫茫宇宙中行了约二十四小时。


  突然,飞行器上的收索器发出响声,在指示器向前方不远的行星上,指示器显出四个字:宇宙王星。


  飞行器在宇宙王星上盘旋几圈,才慢慢落下,飞行器上的妖怪一见宇宙王星,纷纷叫道:“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飞行器一着地,立见千千万万个妖魔鬼怪扑杀过来,众天兵天将,罗汉,诸佛,菩萨也纷纷下来杀妖。


  吴皇,悟空,如来三人去找无天师徒,不提。


  且说,众天兵天将,菩萨,罗汉,诸佛舍生忘死地杀妖,可怜,那些小妖被杀的杀,宰的宰,伤的伤,亡的亡,死的不计其数。


  这边,八戒一个不小心,被一小妖用刺叉刺到屁股,痛的狂吼不止,不由猪性大发,抡起九齿钉耙,来回横扫,打到亡,碰到的伤。


  二郎神更拽,一把两刃刀舞的虎虎生风,刀风扩到三丈远,小妖碰着刀风上,立即毙命,效果明显,不一刻,已宰掉百十个小妖,吓的那些小妖不敢靠近。


  他们尚不知,二郎神还有一只天眼,能射一万三千里。


  只见二郎神近的用刀砍,远的用天眼射,或射死一双,或射死一串,一时打的小妖屁滚尿流,哭爹叫娘,直恨爹娘少给他们几条腿,又恨自己无能。


  四菩萨这时被无天的魑,魅,魍,魉四位将军困的难以脱身。


  八金刚也被无天手下的狸,虎,狼,猴,蛇,鹰,狮,穿山甲等精围打,这虎,狸等八精个个已有五千年的修炼,其魔力也不在魑,魅,魍,魉之下,一时,八金刚被打的形式危急。


  三千诸佛也被一些妖魔缠住,众天兵天将也在拼命宰杀妖精,五百阿罗分道寻找吴皇,如来,悟空,且不表。


  先说如来他三人,寻了一会儿,也没找到无天师徒,商量一下,便分道寻找。


  如来一人向东找去,行了片刻,来到一个空房间内,正待找出口,突眼前金光四射,耀眼不能开。


  哪知,这所发金光之物正是金铙,没等如来躲避,那金铙飕的一下把如来收在里面,任如来使出种种本领,也打不开。


  这个金铙和弥勒佛的金铙不同,当然,这个要比弥勒佛的厉害百倍,就在这时,房间里面现出一黑一百两道光,光散,先出两人,一个穿黑衣,一个穿白衣。


  那黑衣人先开口道:“师傅,果然不出您老所料,现困住了一个如来,不怕逮不住那个吴皇,哎,师傅,这个金铙,徒儿怎么没见您用过?”


  穿白衣人之人,双手负背,走到金铙面前,用手模了摸金铙,得意扬扬地道:”这副金铙,是为师用九九八十一只恐龙血和七七四十九只龙的筋和血、胆,在太乙九环炉上,炼了八八六十四个日夜,耗了我近两成的功力,才算大功告成。所以,不舍得轻易使用,我这个金铙,不管你法力如何高强,只要被收在里面,十二个时辰,既熔化为血液,并为这金铙所食用。这金铙每食饮一次血液,法力将提高一倍...哈哈哈,这次,我要让吴皇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有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还不束手就擒,省得老孙麻烦。“


  话落,门被打破,走来一人,乃悟空也。


  那黑衣人正是有天之徒无天,一见悟空破门而来,不由大怒,随后又奸笑起来:“你这猴子,我不找你,你倒送上门来,上次吃你一棒,今天,我要砍下你一颗猴脑。”


  “哈哈哈...我老孙有七十二种变化,就有七十二颗人头,送你一颗又何妨?”


  “孙悟空,休贫嘴,接我一掌。”


  “慢......等我一下。”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手机,按了吴皇的号码:13728993200,忙道:“老大,我找到无天他们了,快来帮忙......”


  无天见此,忙对有天说:“师傅,孙悟空拿那个东东叫手机,当年我还有一个,是西门子的,不过,玩了一个月就坏了。这个玩意,不管相隔多远,有了它,就可以通话,不能让吴皇过来,或者在吴皇过来之前宰了这个孙悟空。”


  有天点了点头,无天不等悟空打完手机,一掌就打了过去。


  悟空格手一挡,被无天的法力撞退几步,手机脱手而出。


  无天右手突变长几倍,接住手机,看了看,叫道:“嘿嘿,原来是挪鸡鸭的。”


  说完,把挪鸡鸭放进自己的腰包,再次扑向悟空,悟空忙舞棒相迎,口中大叫:“嗨,无天,你她姐姐的,把手机给我,这可是我花钱买的哎!再不还我,我有权告你抢劫。”


  无天叫道:“什么你的,再说一句,我打死你。”


  出手更狠,十几回合,没分胜负,


  有天恐悟空不敌逃跑,脚尖点地,人已飞到半空,摇一摇,变成千千万万个有天,把悟空,无天围在核心。


  不管谁胜谁负,都甭想出了他这个圈子,因为,有天深信,悟空根本不是无天的对手。


  正当两人撕杀的难分难解时,突听一声撕心肺裂的嚎叫声,有天正舞着圈子,咋听这嚎叫声是那么地熟悉,停止舞动。


  低头一看,这一看,气的他是查点休克,原来被打倒的是他徒弟无天,复了形,双手一推,一道金光把悟空缠个纹丝不动,右手伸出,念了句“阿西 比鼻律”右手变成一五尺长的砍刀,举手便要砍下。


  一尺,七寸,三寸......啊,还有一寸就要将悟空剁为两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听有天啊了一声,接着身体向后摔去。


  在地上翻了一个筋头,又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定眼看去,金光被破,悟空身旁又多了一个人,乃吴皇也。


  有天咋见吴皇,不由脸色一阵煞白,双眸紧紧盯着吴皇,许久,许久,喃喃道:“吴皇先生,是你?”


  自从上次和吴皇大战负伤,一直害怕了吴皇,不敢正面与他交战。


  吴皇微微扬眉:“怎么,想我了?”


  “少卖嘴皮子。”


  “无缘无故,我卖嘴皮子干啥,若卖了,以后就无法和女孩子香吻啦!”


  一阵回击话,激的有天无名业火冲到天灵,抡双拳,演了一个招式,气冲冲地道:“今天,我就送你上西天。”


  “上西天,我就不去了,西天是如来住的地方,那个地方,我几乎天天去,早就去烦了。”


  “啊......吴皇,你...你不把我有天放在眼里,有你好看,今天,不杀你这个害群之马,难消我心头之恨。”


  说完,一张口,一道火直射吴皇面门。


  吴皇一低头,火光自头上飞出,哪知,那火光半路竟调过头来,由一道火光变为两道,又击向吴皇。


  有天一摇头,变为十二个人头,一起向外喷射火光,那火光每一次回身,将变为原来的两倍,不一刻,屋内都是火光。


  悟空躲避不及,背后中了一记火光,差点没倒下,


  忽然,陡听吴皇张口哈哈大笑,笑声中夹着个“卍”字,笑了几下,头两旁又多了十一颗人头,一起哈笑,从十二张嘴内吐出千千万万个“卍”字。


  愈变愈大,每一个“卍”字都包住两三个火光,不一刻,火光被“卍”全部包住并食掉。


  有天气的直咬牙,一晃虚影,直扣吴皇心胸。


  吴皇忙用手招架,突左边又一道虚影一闪而逝,跟着是“嘶”的一声,吴皇的右手半臂衣袖已被有天撕破在手。


  有天拿着那半臂衣袖,得意扬扬道:“吴皇先生,阁下的衣服质量实在是太差了,被我轻轻一拉,就断了,不如,我送你一件狗皮衣如何?”


  “谢谢好心,不过,我在你身上发现了一件难以让人相信的事,简直是宇宙一大奇迹!”


  “在我身上?”


  “对!我发现阁下的嘴跟马尾巴的功能一样。”


  “什么意思?”开始咬牙切齿。


  “我也不知道。”吴皇大笑。


  有天闻言,又羞又怒,不在多言,复掌打向吴皇。


  吴皇戒了心,步步小心,招招护住全身要害,今天说什么也要干掉有天。


  一是为了地球苍生,二是报话辱之恨,三是报半截衣袖之仇。


  一时,又大打出手,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直打的昏天暗地,暗地昏天,两人干的是“糖衣炮弹”的买卖,哪个不留神,就只有永远消失在这个宇宙中。


2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2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