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吴皇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管理

         悟空道:“行,不过你还要对天发誓说吴皇是你老大,永永远远是你老大。”


  “好,我答应。”举起右手,说道:“吴皇是你老大,永永远远是你老大。”


  “是你老大。”悟空强调道。


  “我说错了吗?”


  悟空不耐烦道:“你说,记住你说,吴皇是我老大,永永远远是我老大。”


  如来举起右手又念:“吴皇是我老大,永永远远是我老大。”


  “大”字刚吐出口,突听从外面传来一阵笑声,笑声完毕,吟出一首打油诗来:“吴皇吴皇真是好,有张英俊的面貌,女孩见了忘不了,男孩见了把气恼。英俊,潇洒,更够哥们的吴皇来也。”


  悟空听后大喜,对如来道:“是咱们老大来了,快开门。”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悟空一回头,见老大情龙就站在他们身后,忙上前握住情龙的手,喜道:“老大,你来了。‘


  “明知故问,我不是在你面前吗?”


  “老大好!”


  这时如来也来到情龙面前,笑道:“老大好,好大老,我的大好老。”


  情龙瞪了一眼如来,正待说他几句,又进来几个人。


  为首的是唐僧,紧跟着是八戒,第三个是李洞宾,最后一个是铁拐李。


  悟空一见铁拐李,上前一步,抓住拐李的眉毛,对准鼻子就是一拳。


  一拳下去,铁拐李“扑通”一声坐倒在地,鼻血直流。


  铁拐李用手一摸鼻子,全是血,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孙悟空,你这泼猴,我拐子今天不拔光你身上的猴毛,我拐子就更姓该名,不再叫拐子。”


  说着铁拐李一掌打向悟空,悟空低头闪开,铁拐李横扫一拐,悟空斜空一个翻身,打了三十回合,拐子哪是悟空对手。


  最后一招时,反被悟空踢了一脚,拐李不由怒火冲天,一连五招化作一条龙击向悟空,悟空摇一摇身子,变作一条凤凰。


  铁拐李那条龙见到凤,不由两眼含秋波,那凤凰一飘身,来到龙面前,嘴一撅欲吻龙,那龙见此,不由情欲崩溃,眯着眼,吻向那凤凰。


  突见那凤一张嘴,把那条龙吞入肚中,立见铁拐李摔落三丈开外,痛的直叫唤。


  悟空复回原形,一抡手,欲想在给拐李一拳,忽觉得手怎么使劲,就是打不下去,回头一看,是吴皇暗用法力拦住他的手,问道:“悟空你俩之间,有何恩冤,又怎么反目为仇了?悟空,你解释清楚这件事。”


  “事情是这样的”悟空道:“我俩在八月十五那天同到“望仙楼”饭店吃饭,吃完饭就在那儿玩了一会儿,玩了一会儿天就黑了,黑了一会儿,天就全黑了,全黑了以后,就亮起了灯,亮起了灯以后,就来了两名姑娘,我们问她们是何许人也?她们答曰:我们姓三陪名小姐,要陪我们去洗澡,我们很高兴地答应了,可她们一扬手问有“那个”吗?我们问是何物?她们答曰:一点小意思喽!”


  “我们还是不懂,又问道:“一点小意思乃何物?”她们曰:“一点小意思就是一点小费”,于是,我们还是不懂又问她们:“一点小意思是啥东东?””


  “她们生气地说是钞票,我们还是不懂再问她们,他们听后很是气愤,就答曰:“一点小意思就是要小费,小费就是钞票,钞票就是人民币,美元,欧币.....连这些都不懂,还说我俩是百分百不打折扣的傻猪,可我是猴子呀,别人都说猴比人还聪明的。”


  “那然后呢?”情龙忍不住插嘴问道。


  悟空道:“他妈的,我给她们每人一千两银票,她们不要,我又掏出二十两金子,这下她们不但不要,说是假的,还说现在这个社会什么都有假的,连孙猴子,铁拐驴也都有人扮演。我俩听后大怒,结果我一怒之下,就放了一个“乾坤正气屁”,把她俩臭晕了。然后,我们就一同洗澡去了,在洗澡间,拐李见我的内裤漂亮,就把我的内裤偷跑了,还不承认。你们可知,那内裤是我兄弟周星驰送我的礼物,我足足穿了三年,都没舍得换下来,这下倒好,让拐子给我拐跑了!”


  铁拐李一听,从地上爬起来,朝悟空大吼:“不是俺偷的,俺干吗背黑锅?”


  悟空道:“是你偷的。”


  “不是俺偷的,你这贼猴,凭空污我清白......”


  “就是你偷的,我老孙的火焰金睛不是吃白饭的!”


  “你...哼,不就是一条周星驰送你的内裤吗,明天我送你一条刘德华的内裤。”


  “我不要,我只要我兄弟周星驰的。”


  “周杰伦的你要不要,还有成龙的,张学友的......"


  “除了星驰哥哥的,谁的我都不要。”


  “我不赔你了,再说,你的内裤也不是我偷的。”


  “铁————拐————李,你真黑呀!”


  “你冤枉好人,你更黑,我祝你下三十六层阿鼻地狱,永不翻身。”


  “你放屁,我老孙从不冤枉一个好人,所以,我不下地狱。”


  “你要下地狱......”


  “我不下......”


  “下...下......”


  “再说我揍你......”


  吴皇忙拦住他俩道:“悟空,拐李,且住口,你俩谁是谁非,待我一查便知,告诉我,你俩是何年何月何日何分何秒洗的澡?”


  悟空道:“是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晚上十点六十分六十秒。”


  铁拐李驳道:“不对,是十点六十分五十八秒,当时我正在打手机,从手机上看的。”


  情龙从口袋掏出一物,用手按了几下红色按钮,又继续按了几个数字,里面显出一幅画面:悟空,铁拐李,正一丝不挂在洗澡,悟空的三角裤衩挂在一边椅子上,这是,从一角钻出一拐小童来。”


  吴皇,悟空等见后,异口同声道:“是人参娃娃。”


  那人参娃娃趁悟空不备,把悟空的花裤头偷跑了,悟空看后,一张猴脸比猴屁股还要红。


  吴皇道:“悟空,你冤枉拐李了,还不快向拐李道个不是。”


  悟空见老大要他如此,便向拐李道:“拐李,Sorry,明天我请你吃麻辣火锅,算是我向你赔个不是。”


  拐李闻此言,气也消了大半:“悟空,兄弟,几万年内,就今天你这话说的像猴话。”


  这时,唐僧从人群走过来对吴皇道:“哎,吴皇先生,有件事须你帮助不可。”


  “什么事?”


  唐僧嬉皮笑脸道:“是这样的,我今天走着走着,碰见了八戒的儿子猪九戒,九戒见我的近视镜好看,问我说:“我爹的师傅,你的眼镜挺好看的。”


  我回答:“是呀”,他又说:“能让我戴一下吗?”我就答应了。


  这时,猪九戒的儿子猪十戒,也就是八戒的孙子,从家里走了过来,看见我的近视镜就一把夺过去,跑开了。


  我急了,九戒也急了,急不是办法呀,我们就去追,追啊,追啊,想不到那小子跑的贼快,追了十几公里,终于追到那小兔崽子啦。


  我一把从猪十戒手里拿过眼镜一看:妈呀,只剩下两个眼眶了,镜片没了,我问那兔崽子,他说他也不知道,我急了,也气了,就打了他一耳光,结果他哭了。


  九戒见十戒哭了,要跟我拼命,我一看九戒玩真格的,恐怕把他父子俩打伤,八戒找我报仇,所以,我就来找吴皇先生,烦请吴皇先生为贫僧再买一幅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


  “因为第一,你整天白天玩,而夜里读书。二,你光读那些无用之书,什么阿米脱果,五两寿果,差劲,全都是一堆废物。三,你也不好好保护你的眼镜,你可知,我已给了你十二幅,再给你一幅,我连一幅也没有了,我也近视呀。”


  “可我近视三百度,你只近视二百五十度,你看...可不可以...那个...?”


  “不行!”


  “那我买你的可行否?”


  “可以呀,拿钞票来!”


  “没钞票,银票可否?”


  “秃驴,现在是啥年代了,还要那些假银票有何用途?”


  唐僧甚不高兴:“哎,吴皇,我好歹也算是一个名人,给我一点给面子可不可以?”


  “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唐僧大哥。”吴皇无奈道。


  唐僧无法,看向悟空,悟空扭头看向另一边,唐僧又走到如来那儿,如来知他何意,先开口道:“唐老弟,你别求我,你可知我也有心事,无天他们已许下海口,说要消灭地球,而你们一个个却如无事之态,这可如何是好?”


  唐僧忙道:“只要吴皇肯给我一副近视镜,就算无天他们再厉害,我也要和他们一拚,哪怕是死,我也不眨一下眼皮,男子汉大丈夫岂非怕死,不像有些人。”看向情龙,哼哼两声。


  吴皇道:“照你话意理解,我是怕了无天他们,不是大男人,好,唐大师,我吴皇今天承诺,只要无天师徒胆敢侵略地球一步,我吴皇定打他个落花流水,屁滚尿流而归,既如此,我宇宙超人吴皇也不是吝啬之人,我这个唯一的眼镜送给你。”


  “多谢吴皇先生割爱之情。”


  “谢啥的,不用谢,不就是一幅近视镜吗,明天再配一幅便是。”


1
点赞
赏礼
赏钱
0
收藏
0
点击回复
相关推荐
全部评论(0)
1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