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楼寻梦

  “王爷,小人刚才方才离开片刻,回来时好似见天空一道黑影一闪而没。小人也就没在意,原以为只是风吹叶舞。回到岗处,放心不下小姐,就命一丫鬟进房探看,丫鬟进去才知……才知小姐不知何时不见了。”一武师打扮之人伏地颤声道。

  “啪啪啪”三耳光随着他最后一句话落地也落在了他脸上。半夜三更,荣王府闹的一片骚动。荣王闻之女儿不见了,怒眉倒竖,铜目圆睁,下巴三缕山羊胡仿如芒针根根竖起。打了武师三耳光还不解气,又踹了武师一脚,武师应脚倒地。荣王见此更是愤怒,抬起脚就望武师身上使劲跺,一旁管家刚上前来,尚未进言,被荣王一把推到一边。荣王骂道:“堂堂荣王女儿,半夜三更不见了人影,尚若传到朝廷,叫本王颜面何存。流入江湖,岂不叫那些江湖草莽笑话本王。你们这些饭桶,本王重金厚禄养你们,现在连纷儿的安危也看不住。都去死了吧,还活在这里干吗?”

  管家忙拱手道:“王爷息怒,今天这事确实很蹊跷。”

  “息怒,息怒,看见你们这些饭桶,本王越息越怒。”

  “王爷,小人已派人四处搜查,一有消息,立即回报。刚才已搜遍这个府邸,均不见小姐踪影。但有下人看见有人自半空中从府内飞落府外,江湖中有此半空漂移之轻功者,除了‘梁上五兄弟’外,还未发现有人会使。小人这就差人火速寻找‘梁上五兄弟’。”那武师磕首言道。

  “还不快去。”荣王一听有了线索,更是着急。那武师领命立即差了三十几号,还未出门被荣王喝言止住:“记住,不准声张,给你三日时间,若找不到小姐,提你项上狗头来见我。”

  “小人领命”额头已吓出一层冷汗,领了命哪还敢多待片刻。带上众兄弟,逃命似的去寻找‘梁上五兄弟’。

  现说这荣王李隆年过半百,膝下只一爱女,单名一纷,年方二九,生的貌美,多才多艺,性格很是怪异。王室贵族公子少爷一个看不上,门当户对的都相了一个遍,没一个看到心里去的。荣王和荣夫人只此一女,从小宠爱有加,一直凡事皆有她做主。婚姻之事,女儿不急,荣王也不甚急。倒是急坏了荣夫人,每日里都往家里招来一些公子哥来与纷儿会面。刚开始几日,纷儿还勉强看他们一眼,不是她看着太烦,就是看第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甚至还说看到那些没事装斯文的公子少爷想吐,只气的荣夫人一直后悔不该宠坏了这个死丫头。再后几日,纷儿闭门不见一客,一心只抚琴作画。急坏了荣夫人,却又奈何她不得,时日久了,荣夫人也就不勉强女儿了。不强迫女儿倒还好些,,每日里还出来溜达玩逗娘乐。荣夫人看着女儿却猜不透女儿心里成天里在想些什么?只有随她自己高兴怎么着就怎么着。这才没解放她几天,又被人半夜三更偷走。她担心的直苛责荣王,哭的鼻泪齐下,荣王不理她也不安慰她,刚好管家上来说话,被荣王打了一耳光又骂了一顿,荣王这才舒服些。管家捂着被打肿的左腮哼哼唧唧,冤枉的都快哭了。

  天蒙蒙亮,纷儿终于醒了。她昨晚做了一个梦,是一个很美很美的梦,她梦到自己被一群坏人追杀,突然来了一个英俊少年救了她。然后,那个英俊少年就抱着她一直飞呀飞呀,再然后还是飞呀飞呀,在半空中他们互相对视着,好幸福,好快乐,好兴奋。

  梦幻飞行间,模模糊糊中,她听到有人说话:“老五,你对这丫头做了什么?他怎么躺在你床上后就一直睡觉中在笑啊?”纷儿闻言,立即清醒过来。美梦被打断,回到了现实,刚把视觉调好,不由“啊”地一声尖叫。自己床边怎么有五个大男人?还一个个长的尖嘴猴腮,要么猪头南瓜脸。只有一个也就是坐在自己正对面的那个家伙,还算眉清目秀。纷儿害怕地扫视一圈,怎么自己的房间被他们搞成这番破烂模样。再低头看去,又一声尖叫。想去寻被子遮盖,却发现这张床没有被褥。可怜她只穿着一件睡衣,现在已是入冬时分,刚想开口说话,接连又打了两个喷嚏。对面五人见此哈哈大笑,其中一个长似耗子的男人对那个眉清目秀的男人道:“老五,你偷这丫头怎么不多加点衣服,你看人家都冻坏了。你还常说你三哥我做事没头脑,这回你也不一样。”

  “什么?自己被他们偷来了,那……他半夜三更进自己的闺房,那……自己岂不被他……那家伙有没有……偷看自己什么呀?哎呀……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纷儿在猜想,心里很生气。

  老五不理他,见纷儿呆想不语,向她一辑,眉开眼笑道:“在下‘梁上君子巫士龙,请问小姐芳名?”

  纷儿闻言几乎气结,他把自己偷来竟不知自己名字?天气有点冷,纷儿冻的全身发抖,不去回答他的话。她不答他也不气,他不气她倒气了,她一气,他们五个又笑了,他们五人一笑,她又开口了:“不许看我”老五‘梁上君子’巫士龙笑道:“你不看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在看你呢?”一句话竟问倒了纷儿,不过纷儿反应灵敏,忙道:“我猜的。”

  “哦,你这么厉害呀,那你再猜我下一句想说什么?”又一个猪头南瓜脸的男人问她。纷儿一扬眉也神气起来了,道:“本小姐现在不想猜了。”

  哈哈哈……又是一阵大笑,气死我了,这五个家伙有毛病呀,有这么好笑吗?“都不许笑”纷儿叱言喝止。

  ‘梁上君子’巫士龙抿嘴道:“我们没有笑,只是把嘴巴裂开而已。”

  “你……”纷儿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话来攻击他们,面对这五个家伙,她想自杀。

  长的像耗子的老三道:“姑娘,你别担心,俺家老五把你偷来绝对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法的。如果老五半路上对你有任何越池举动,你告诉我,我是他三哥,我替你揍他。”

  “快放我回去,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纷儿不想与他们多说那么多。

  “不知道”五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我是荣王的女儿。”纷儿原想说出荣王会吓他们一跳,谁知,他们听到后竟异口同声说:“这个知道啊”

  “那你们……”纷儿一头雾水。

  ‘梁上君子’道:“我偷的就是荣王的女儿,但不知道你的名字而已。我是和王道仁打赌,赌注一块百年寒玉,我梁上君子这个绰号不是一般人可以用的。偷金盗银那是易如反掌,天上,地下,水中只要你说的出,没我偷不到的。偷一个人那是小菜一碟,只要下的起注,当今皇上我也能给你偷的出来。”

  “你有那么厉害?”纷儿很不信的样子。

  “请不要怀疑我的实力,只要有我们‘梁上五兄弟’,就没有偷不到的东西。”‘梁上君子对纷儿不相信他有点不悦。

  “哦,明白了,原来你们是一窝贼呀!”纷儿似恍然大悟道。

  “请姑娘用词恰当一点”‘梁上五兄弟’老三道。

  “请不要用贼来形容我们,我们不是贼,也不是小偷,更不是强盗,贼有我们这么好的本事吗?小偷有这么好的轻功吗?强盗有我们这么侠义心肠吗?我们‘梁上五兄弟’虽偷金盗银,但偷出来的银两,我们一个毫子都没花,全部分给那些受灾的穷苦百姓了。更不是采花之类的淫贼,如果我们是采花之贼,你现在还能舒舒服服的躺这里吗?”‘梁上君子’见纷儿误解他们,忙把事实说了出来。

  “那么有侠义心肠啊,你如果再把我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荣王府,我就信你。”纷儿道。

  “那不成,我要等王道仁见了你,给了我寒玉,才可以把你送回去。”

  “哈哈……老五,这丫头刚才想骗你呢。”又一塌鼻龅牙男人道。

  ‘梁上君子’嘿嘿笑道:“老二,你当我没听出来吗?”又转首对纷儿道:“你别担心,我‘梁上君子’能把你偷来,就有本事把你送回去,只是,王道仁那家伙看不起我梁上君子的本事。又因为那一块百年寒玉甚使好看,既然他拿玉做赌注,赌我有没有本事把你从府里偷出来,我答应了,然后事情就是这样了。”

  “哈哈哈……”鼓掌声响起,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进来一位三十出头四十尚不足的汉子。书生打扮,高挑的身材,脚还未踏进门槛,便哈哈大笑道:“巫兄弟果然名不虚传,王某佩服佩服。”

  巫士龙见到此人,伸手就去要东西:“别废话,寒玉呢?”

  来人从怀中掏出一玉,微笑放入巫士龙手中,巫士龙接过手中,很高兴地把玩。来人驻足将纷儿仔细打量一番道:“巫兄弟,这丫头王某要带走。”

  “什么”巫士龙吃惊道:“你只说我把人偷来就行,现在你想带走?那绝不行。这样好了,等我把人送回去,你在把她偷来不就得了。”

  来人嘿嘿一阵阴笑道:“王某可没有巫兄弟那番本事。”

  巫士龙见他想强行带人,不由怒了,叫道:“王道仁,你敢耍我?”

  “不是耍你,是请你帮忙。”又从怀中掏出一灰色小布袋,随手扔到桌上,发出一声脆响。道:“这是一百两黄金,算是我买了这个丫头。”

  “那也不成”巫士龙不同意。

  纷儿见他们把自己当物件一样卖来争去,很是恼火。想夺门而出,被王道仁横身拦截。纷儿伸手去推他,被王道仁随手点了穴道。巫士龙上前就去拉纷儿,王道仁右手从腰间环手一抽,弹出一柄软剑,抵在巫士龙喉咙,干笑道:“巫兄弟,王某不想杀你,如果你再想夺走这丫头,小心兄弟我这柄软剑不认人。”

  “好,好,王道仁,认识你一年我算是认识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人,你带走吧。”巫士龙很不悦,转身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老五……”老三想说什么被王道仁打断:“‘梁上耗子’,如果你确信你们五人联手能打败我的话,就一起上吧。”言毕,合掌击拍三下,本就不宽绰的房间又涌来十几个劲装汉子。明晃晃的断臂刀耀的老三‘梁上耗子’眼睛几乎睁不开。‘梁上耗子’巫士鼠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了,这个丫头你们想带就随便带走吧,反正又不管我事。”

  王道仁轻轻一摆首,就有两名黑衣汉子拿着麻袋就把纷儿装了进去。被一个汉子扛在肩上疾步奔出门外,余下之人也随后而出。

  “识时务者为俊杰,王某不是利用巫兄弟,这叫帮忙。既然巫兄弟帮了王某的忙,王某也就不为难各位,就此告辞。”

  看着远去王道仁的背影,老三‘梁上耗子’巫士鼠眯着眼睛对老五巫士龙道:“就这样让他走了,老五,以后你别在江湖上混了。一百两金子就把你打发了,咱老祖师偷金偷银可也没偷过人。老五,你都超越咱老祖师了,可你偷人过来,也应该把人送回去呀。”

  “老三,你说够了没有,你什么时候见过你家老五被别人欺负过?看我晚上再把她偷过来。”伸出两手食指,放在舌尖上舔舔,修理了一下眉毛,笑道:“赚回一块宝玉,又捞回一百两金子,只有傻子才会不做。我先出去洗个澡,我不打扮一下,免得碰到熟人又说咱‘梁上五兄弟’没一个长的俊的。”

  老大‘梁上猴子’巫士猴道:“老五,要帮手不?”

  巫士龙甩甩手,头也不回:“免了吧,我可不敢和你们一起做事。”

  “为什么?”四兄弟齐问。

  “因为------我怕鬼呀。”

  人已不见,半空中又飘来一句:“后天天亮不见我回来就去寻我。”

  “这老五……”老三苦笑叹道。

  夜深人静,虫鸣曲曲,月影憧憧。

  乌鸡林一座破庙内,一秃头汉子向王道仁端上一坛酒。试探地问:“大哥,你就不怕巫士龙今晚把这个丫头偷走吗?”

  王道仁接过酒,启封就饮。投坛于地,应声而碎,訇道:“我倒要看看他巫士龙有多大本事。今晚我已派二十个兄弟团团将那个丫头的房间围住,守者不动,巫士龙--------不是我不想杀他。只是上次没理由杀他,也不好杀他。若这次只他一人来,就让他有来无回。”冷哼一声,以表很气愤。

  秃头汉子又道:“巫士龙喜欢一个人行动,若不是很大很特别的东西,一般他是不会和他兄弟合伙的,这次他保证是一个人来。”

  王道仁闭目沉思,他突然感觉有点不放心。因为他突然想到一点,荣王府戒备森严,可谓五步一岗,三步一卡。守夜兵士何止百人,就在这种情况下,巫士龙照样轻轻松松把人偷走。现在自己才派二十人守着就放心饮酒,一想到这点,心咯噔一惊,猛地睁开眼睛。摆手换来秃头汉子,忙道:“秃头王,你把所有的兄弟都调去,守着那个丫头。我要去看看那个丫头,另外留两个兄弟守在门口。方块八去青藏雪山取千年冰雪,他骑的乃火种千里马。按行程,今晚应该会回来。”

  秃头王应声道:“知道了大哥。”

  王道仁疾转大步,穿过走廊,见众兄弟个个铜目圆睁,守在一间房外精神好着呢。众人见王道仁走来,齐抱拳道:“大哥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放心吧,有我们众兄弟在,那丫头保证跑不了。”

  王道仁抱拳道:“兄弟们辛苦了,不是我不放心,那巫士龙神出鬼没,偷伎超群。你们把门打开,我进去看一下。”

  已有两人应声去开门。‘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什么”站在走廊上的王道仁已经看见房间里空无一人,吃了一惊。奔步跨进房间,众兄弟随之入内。众人环视一周,都不由冷汗咋现。这间破房只有一床,那丫头竟不见了。又有两人从床底爬出来道:“大哥,床下什么都没有。”从人群中走来一落腮胡子大汉抱拳对王道仁道:“大哥,俺们都是按你的吩咐,将这个丫头的房间团团围住,眼睛都没眨一下……”王道仁伸手止住那落腮胡子说话,手指屋顶,气道:“看看上面吧。”众人闻言,抬头一看,只见屋顶脊梁处被人揭开一水缸大小的缺口。

  “大哥我们……”落腮胡子又想说什么,再次被王道仁止住,断言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巫士龙要把那丫头送回荣王府。听我命令,留两名兄弟在此守着,其余之人随我去追。”

  “喂,放下我…...快放下我……”一个很甜的声音却很生气的说。

  “再忍一会吧,过了这座山头前面就是山水镇,过了山水镇就是你们锦绣县了。”粗哐的声音有点气喘。

  “放下我,我自己会走。”

  “你以为我愿意抱着你吗?”夜幕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弯腰将怀中一娇小身影放下。:“你自己走是吧?到时候被人逮着了可别怪我哦。”

  “哼谁稀罕你保护……巫士龙,这次我若能回到荣王府,我一定让我爹爹抓住你,狠狠地揍你一顿。让你敢欺负我李纷。”

  “李纷……嘿嘿,就你爹,想抓我,再等等吧。唉~你说我欺负你?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巫士龙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欺负她了。

  “从开始到现在,你一直都在欺负我……啊吣”纷儿不由又大了一个喷嚏。

  巫士龙抿嘴想了想,笑道:“抱你一下也叫欺负吗?那我可以让你抱过来呀。”

  “好,那你过来让我抱”纷儿也笑道。

  巫士龙蒙了,她还真抱呀?他倒有一丝不好意思了。不过,他可不能露出害怕的样子。还是硬生生地走了过去,两手伸开,低声道:“来,抱吧”

  “啊”巫士龙一声惨叫,大叫:“你干吗揪我?”

  纷儿呵呵笑的很开心:“别烂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娘亲我都没抱过。”

  “你……你这死丫头……”巫士龙手揉着被纷儿揪痛的地方,刚开口又被纷儿抢断:“你干吗骂我?”巫士龙奇道:“我话还没说完,怎么又骂你了?”纷儿道:“在家里,爹爹和娘亲都叫我纷儿,只有生气时才会喊我丫头。你刚才------不对,你一开始和他们都喊我丫头。刚才你还叫我死丫头,还有那个叫王道仁的家伙。敢把我当犯人关押在那间又破又烂又霉又暗又小的地方,我回去一定让爹爹把他关在牢狱里。”

  “那我喊你什么呀?”巫士龙问道。

  “叫纷儿”纷儿不以为然道。

  “纷儿”巫士龙叫了一声,感觉怪怪的,不过蛮好听的。这是他这二十年来第一次这样喊别人名字。

  “嗯,什么事啊?”纷儿听他喊了一声,忙问。

  “哦,没有啦,刚才我在练习喊你名字。”巫士龙仓促说道。

  “什么?叫我名字也要练习吗?”纷儿感到很奇怪。

  “废话,不练习忘了怎么办?”他突然有道理了。而且很气壮。

  “~~~~~”她彻底无语。

  “走吧,王道仁是个很狡猾的家伙,说不定早就发现你不见了。说不定现在可能派人正往这追呢。”

  “哦”纷儿应了一声。

  二人摸黑向前攀走。

梁上君子之偷心贼-第一章:就这样丢了 第1张

图片来源网络

文章发布:2016-07-27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wuxia/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