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英雄救美


  “鬼夺命”白进好像懒得看他,对两位同伙使了个眼色,二人明白,从一旁跃开,就朝文雅逃走的方向追去,颠子丐转身去拦,“鬼夺命”伸手一掌斜劈过来,颠子丐未见人到,但闻掌风凌厉,自知“鬼夺命”这一掌混合了内力聚发生而至,不得不出招,应对“猛虎下山”“醉汉打狗”颠子丐同时打出二记杀招,只想暂时逼退“鬼夺命”,好去拦截另二人,但他想错了,“鬼夺命”没有费力气和多余的招式,只双手上下一错,前后探花,里外一格,就把颠子丐二招式破个一干二净,颠子丐失色之下又猛挥双臂,上下攻击,一招三式,一式三变,分抓他面部、胸部和腹部,“鬼夺命”见状,谈谈一冷笑,随手一架一摆一扫又旋身一甩避开颠子丐凌厉攻击,左脚左前滑开一尺,右脚沉气一踏地面,呼的一声,但见一道黑影直扑颠子丐,伴随尘土飞扬,“夺命七环踢”破空直踢颠子丐周身要害,颠子丐被眼前尘土蒙的眼前一花,尚未抽时去避,左肩、右肩、前胸、小腹、左腿、右腿几乎同一时间中招,竟无法躲开,“鬼夺命”得招拧腰一旋身跃到半空,“夺命七环踢”运斤成风直踢颠子丐后脑,颠子丐陡闻后脑恶风袭来,双手竟被“鬼夺命”踢得酸麻疼痛举手不起,刚一转身正又被“鬼夺命”凌空一脚,结结实实印在上胸喉咙下部,人立即似打出去的飞镖,“扑通”一声被踢出丈远,落地后又翻了几个筋头,殷红鲜血瞬间滴落一片血流,想支地站起,竟两手使不出力气。


  “鬼夺命”淡淡一冷笑:“你是丐帮八袋长老?”


  他没多说,只此一句,却让颠子丐勃然大怒,嗔怒道:“丐帮虽然武功不及,但在江湖上做事一向公平公正,而你们阎罗堂....嘿嘿….则喜欢在背后捅人刀子,暗打藏杀,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算何英雄?”


  “英雄”“鬼夺命”又莞尔一笑,其实他笑起来很好看,只是他眼色太过犀利,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继而又道:“什么是英雄?有本事的人就是英雄,你们所谓的正派之士,张口闭嘴以英雄问候,你看你们那熊样,自己什么水平,有什么本事能耐,被别人称之为英雄,心里就没有一丝愧疚吗?告诉你,上次武当山“冲天飞鹤”的什么武当弟子竟自居为少年英雄,一点点三脚猫功夫竟自傲自大,还出言污逊我阎罗堂,我就是看不惯他,一招就把他宰了,你是八袋长老,想杀你我最多只用三招。不过,你先不用着急,对你们丐帮我会好好招待的,你们丐帮不只一次与我们公然抗局,等这边任务完成,下一个任务就是灭你们丐帮总坛!”


  “你们这些邪教之派,邪是永远不会胜正的。”颠子丐啐道


  “是正式邪,看的是胜负”


  “鬼夺命”一步步走向颠子丐.


  “哗”一剑横劈过来,文雅忙弯腰一躲.头上秀才帽被剑击掉,一头乌黑秀发当场撒泼下来.小雨一呆,文雅一愣,阎罗堂的两个杀手也住手了.其中一个嘿嘿笑道:“原来是个女娃,白师兄明知道却不告诉咱们。还好,没杀死她们”朝另一个同伙笑道:“那一个一定也是个女娃。上次白师兄在梅花镇做出的采花案,师父知道后竟然什么都没说。嘿嘿……这次咱们也尝尝采花之味,再杀了灭口。师父就不会知道,更不会责罚我们了……”


  “嘿嘿……花师兄好主意,到手的美味,不品尝岂不太可惜了。”另一个同伴眉开眼笑应道。


  文雅小雨已背靠背依在一起。她俩已对逃脱的希望没一点信心了。


  阎罗堂这两个一级杀手武功比她们高出何止几倍。只一出手竟差点没要她们的命。但是她二人已经从他二人的眼神以及整个脸的表情看出了比死更加不详之兆。小雨哭道:“小姐,等下我先拦住他们,你先逃。”


  “不,小雨,你拦不住他们,你那一点功夫没用的。我来拦他们,你先逃。”


  “可是小姐…….你的功夫也…….”


  “嘿嘿”伴着奸笑,一只大手首先去抓小雨衣襟。小雨“啊”的一声,双手去挡,那只手被挡下,另一只手顺势向上抓去。小雨的秀才帽被抓下。乌黑秀发无情地披露出来。乌黑秀发苍白的脸,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那只手把帽子放在鼻角嗅了嗅,嘿嘿淫笑道:“好香一个女娃,香到曾爷骨头都酥了。”


  文雅一拉小雨的手趁他二人不留意之际,就大步往反方向跑。阎罗堂姓曾姓花两位一级杀手互对视一眼。色眯眯一笑,同时迈开步子,施展轻身功夫。一起一落,赶超文雅小雨去路。文雅松开小雨的手,使出擒拿法,左手一勾,右手下扣,就去抓姓花的要穴。被姓花的反客为主,双手里外一错,抓住文雅双手。文雅双手被困,右脚急踢他下档。岂料又被姓花的双腿夹个结实,抽身不得。极力挣扎,双手右脚在姓花的手里双腿间纹丝不动。姓花的见状,笑的更淫秽:“这次师父交的任务太简单了,对付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娃,不用白师兄出手就可以搞定。”一想到白师兄,姓花的杀手立即一颤。心想:“白师兄武功这么厉害,那个乞丐怎是白师兄的对手。说不定此时正往这儿寻呢。不行,白师兄若来了,手中如此动人心的美食就会被他夺去,”姓花杀手在‘阎罗堂’虽是一级杀手,论身份地位都比白进低了一个档次。在‘阎罗堂’有个规定,就是下级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的命令。也既是三级杀手必须服从二级杀手的命令。二级杀手必须服从一级杀手的命令。而一级杀手必须无条件服从特级杀手的命令。姓花的是一级杀手,就必须无条件听从白进的命令。他们表面上对白进尊敬的很,实际上也和白进对一号种子一样。嘴里一套心里又是一套。这次难得遇到这么一件大好事。他当然不想让白师兄知道并分享。于是嘿嘿对文雅淫笑道:“你倒比花爷还急,马上花爷就会满足你了。”放开双手,疾手封了文雅的穴道。文雅倒在地上恨的眼珠子几乎崩出来,却动弹不得。姓花杀手朝姓曾的师弟看去,见他还向老鹰捉小鸡似的在抓小雨。急喊道:“你就不会快点,先点了她的穴道,白师兄快来了,咱们先躲开。”


  那只老鹰一想,也是一惊。如梦初醒,不再玩了,只一着手,便封了小雨的穴道。问道:“咱去哪里?”


  姓花的道:“反正这里不安全”环视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在左边半山腰的茂密竹林,低声道:“白师兄在后面,咱拐弯去那边的竹林。还有,别忘了点她的哑穴。”


  姓曾的极兴奋道:“还是师兄想的周到。”


  姓花的先抱起文雅就往左边半山腰竹林奔去。文雅吓的花容失色,哑穴被点,说话不出。眼泪已似串线的珠子,一颗紧接一颗簌簌掉落。嘴角咬破了一块,鲜红的血液染红了雪白的牙齿。她已决定,姓花的再作进一步侮辱,便咬舌自尽。身后的小雨也被姓曾的抱来紧随姓花的身后。小雨与文雅目光触碰,二人眼泪更加泛滥。眼神交换后,两人闭上了眼,她们已打算现在就作出最后一个事情-------咬舌自尽。


  进了竹林,姓花二人更加兴奋。文雅小雨已含舌于牙齿中,她们已没有抱任何逃脱的信心了。但她们却抱着奇迹会出现。很矛盾,是很矛盾。


  “噗”的一声响,文雅重重摔在地上,头脑发晕。睁眼一看,姓花的趴在自己的身上,刚想去咬舌,却发现姓花的一动不动,而他背后侧多了一道伤口,鲜血正汩汩流出,再扫眼看去,赤然发现现场又多了一个黑衣蒙面人。姓曾的大惊失色,操起地上的剑,先攻为主。白哗哗的一片剑光划过之处,断枝残叶,砸落一地。蒙面人也拔出了剑,两剑交锋,寒光闪闪。竹林狭窄而剑锋利,每一剑扫出,都将倒下大片竹子。姓曾的在‘阎罗堂’是一级杀手,放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流一高手。但对付眼前这个黑衣人蒙面人却极感吃力,几次喉咙差点被黑衣蒙面人一剑贯穿。他很吃惊,这人打法很似一号种子的套路。他相信眼前这个黑衣人不是一号种子。一号种子也不会杀他,因为他们都是‘阎罗堂’的人。勉强拆了二十招,胸口,小腹已被黑衣人划出七道伤口。二人又开始以快攻快拼杀。刚开始姓曾的还主动攻击,两招才过,就变主动为被动。到五招过后就开始节节败退,十招才过,就已挂彩在身,明显不敌。二人是以快抵快,虽是十招,动起手来,眨眼就过。文雅在看,小雨也在看,二人都在呆看。


  以快攻快,以硬克硬,三十八招后,姓曾的再也坚持不住了。手中长剑被击落。黑衣人人影一晃,左手前探,重重一拳砸在姓曾胸口处,人立即似流星般飞撞在竹子上。竹子受不了他的撞击,哗哗乱响,竹子从根部断裂。姓曾的倒在断竹上,刚欲起身,黑衣人已飘落在他面前,手中长剑如灵蛇一般,快速出手,对准猎物,猛击过去。姓曾的没躲,其实他也躲不开,剑贯穿他的喉咙直插进一根碗口粗的竹筒里。血,竟然没流出一滴。姓曾的眼珠子几乎从眼睛里滚出来。这一招,他认识,只是他不会使。他见白师兄使过,也就是用这招杀死武当弟子“云鹤飞天”的。这招有个很威震的名字叫“送佛归西”。是他‘阎罗堂’八大杀招之一,也只有特级杀手有资格学习此招的机会。白师兄会,一号种子会,还有待在‘阎罗堂’很少出来另一个特级杀手“座极手”武浪会使。白师兄是他拜把大哥,当然不会杀他。“座极手”武浪身材没有这个黑衣人高大。是一号种子---------绝对是一号种子!想不到,真的想不到杀他的会是‘阎罗堂’的一号种子。“你……你是……”姓曾的嘴里刚咕噜出这几个字,黑衣人手抽剑出,不给他喘气的机会。姓曾的立即如一痰烂泥滚落在地。嘴角似还在蠕动,脖子处多了一个透明窟窿。鲜血似决了口的洪水,从喉咙窟窿处争先奔流,就像石子击在水里荡起的波纹一样,一层一层向外扩展。血,很快将整片翠绿色的竹子和灰黄色的土地染成鲜红。阳光透过一丝光线射到,很是耀眼。黑衣蒙面人两只眼睛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盯着死去姓曾的好久才转身离开。他没有受伤,步伐却有点乱。他心里不安地四周环视一会,这才走到文雅身边,解了文雅和小雨的穴道。文雅看着黑衣人高兴地问道:“这叫‘英雄救美’吗?”令黑衣人当场差点晕倒,眼睛盯着文雅看了好一会儿,转身想离开。文雅忙道:“你可不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容颜?”见黑衣人没反应,顿了一顿又道:“请问你尊姓大名?”


  黑衣人回首道:“这个不重要,你现在绝不能回家去。记住我的话就是了。”


  “唉,你不留下姓名,也不让我看你的容貌,以后怎么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我家小姐可是从不欠人家人情的哦”小雨大喊。


  “不用了,只要你们不回家就是了”黑衣人似走却不走。


  “你杀的那两个可恶的家伙可是‘阎罗堂’的人,你不怕吗?你是哪个门派的?现在连武当,华山都不敢惹‘阎罗堂’,你若回去,你师父知道了一定不会轻饶你的。不如我们保护你吧!”文雅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反正心里特别激动。最后一句她也不知道是怎么说出口的,小雨听到,眉头一皱,看向文雅不解。黑衣人闻言,隔着黑巾也可以看出他在笑。


  文雅见他笑,自尊心立即上来了。忙辩道:“要是我手中有剑,他们根本就不是我对手。真的。”最后还不忘补充两个字,仿佛很怕黑衣人不信似的。


  黑衣人手中长剑一抛,投向文雅。文雅伸手去接,刚触碰到剑,便发觉剑异常沉重。脚下一滑,人竟随着剑势向下倒去。一根从根部被削断的竹子正等着文雅的脑袋插入。就在灯光电火之际,文雅身体倾倒在半空中止住了。脑袋差三寸距离就插进断竹之内。她的腰被一只大手紧紧抱住,一双眼睛似无限阳光看向她。她有点醉了,因为她的粉脸现在变的通红,但她的确没喝酒呀!她看的很清楚,黑衣人眉毛又浓又直,眼睛不大不小,双眼皮儿很好看。隔着黑巾她仿佛看到了他的轮廓。她甚至还听到黑衣人心狂跳的声音。“扑通,扑通”真的跳的很响耶!她的身体已强烈感觉到了。


  “什么跟什么啊”小雨看着两人这样怪的动作。一个是全身倾倒,一个是半蹲下身抱住对方。‘英雄救美’速度发展的这么快。“小姐,你不是说天下男人都是蠢猪吗?”一语震开两人。


  黑衣人将文雅扶起,从怀中掏出两块玉佩。文雅见状大喜道:“我们的玉佩,你哪来的?”


  小雨也跑过来,拿起自己那块玉佩,惊喜道:“一定是你从当铺里赎回来的是吧!谢谢啦~”


  从黑衣人黑色面巾里又可以看出他在笑。突然,黑衣人一推她二人急速道:“快走,有人来了”将二人推走又扭头压低声音道:“逃出去千万别回家,记住。”


  文雅还想说什么,被黑衣人用眼神打了回去。只好退入一片茅草后。刚没了身影,打对面飞苯来一人,正是“鬼夺命”白进。“鬼夺命”咋见黑衣人一惊一愣,同时发问:“你是谁?”环视一圈,见花曾二人已死,更是吃惊。又问:“你竟敢杀我‘阎罗堂’的人,你胆量不小啊”但随着这一句话的结束,他又说了一句:“你是一号种子。”


  假如一个和你从小生活了二十年的人,让他蒙上黑面巾。让你去猜,你能猜出来吗?一般人都能猜的出来。甚至从很远处单看他的背影就可以看的出来。更何况现在离的这么近,更更何况他白进也不是一般的人。


  黑衣人揭开面巾,不是一号种子又是谁!


  白进怒的咬牙切齿:“一号种子,你为了那两个女娃,竟干出杀害同门师弟的事。看师父这次怎么宽恕你。就算师父真的不杀你,恐怕全‘阎罗堂’的兄弟也会恨你入骨的。一号种子,这次你怎么向‘阎罗堂’的兄弟们交代?”


  一号种子抽剑在手,没说什么,向他走来。


  “你还想杀我灭口?”白进有点发慌。


  “你其实早就想杀我是不?可是你一直没有机会。师父平日对你那么好那么关爱,你眼里还是容不下一颗沙子。现在有机会,你可以杀我了,而且杀我以后还没人知道。不过,一号种子我告诉你,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你会的我也都会,何必都弄的两败俱伤呢?其实咱俩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我承认我平日对你所作所为不满。可我对你没恶意,这次你杀死曾师弟和花师弟,我白进发誓绝不告诉师父和‘阎罗堂’的兄弟。”他是在求饶吗?前面几句很刚硬,但后面几句就软了下来。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一旦真的大动干戈,他“鬼夺命”白进最终还是敌不过一号种子。


  这一点一号种子自然也清楚。他依然没开口,脸色看去很痛苦。他也想接受“鬼夺命”的发誓,但他又真的不敢相信白进的话。一个和他相处了二十年的兄弟,他的脾气性格,一号种子非常了解。一步错,步步错。杀了两位师弟后,他的心就凉了。知道自己背叛了师门,永远回不了头了。只想把这件事瞒过去,其实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想过杀这两位师弟。哪怕这两位师弟平日所做的事多么卑劣,只是看到他们对文雅侮辱之举,他一刻也控制不住自己。特别是曾师弟一剑击掉文雅的秀才帽,当她乌黑发亮的秀发如瀑布般披在肩上那一刹间。他的心几乎停止了呼吸,他身上某个器官几乎停止了运动。他不是没见过女人,也不是没杀过女人。今年二月“十三娘”潘金花和“小桃红”刘翠翠的死就是他做的。“十三娘”是个江湖人物,三十岁,勾人魂魄的美妇,功夫也不赖。“小桃红”刘翠翠是个歌姬,没武功不算是江湖人物。在苏州一带是个头号花旦,后被花府花少赎身做了小妾。后来不知何因,花府得罪了‘阎罗堂’,遭‘阎罗堂’灭门。下令凡在花府之人,不问身份,一律铲除。“小桃红”就是他亲手杀的,她甚至一招都没有招架,她是一个弱女子,一个非常让男人动心的弱女子。“十三娘”也只招架了七招,用的也是“送佛归西”,他喜欢用这一招。而且被他杀的人至今没一个能躲开这一招。“十三娘”死的不光彩,因为杀她的时候是在夜里。而且床边还有一个男人,如果只有这些还好些,只是她当时一丝不挂,全裸应战。死的时候被一号种子一剑贯穿喉咙钉在墙壁上。床上的男人没逃脱,也是那招“送佛归西”一剑贯穿他的喉咙,把他钉在了“十三娘”的旁边。那个男人就是花少,灭花府时他刚好来与“十三娘”偷情。其实,“十三娘”死的有点倒霉,她并没有惹‘阎罗堂’,只是‘阎罗堂’有命令。凡和花府有交往之人,不问身份一律铲除。她虽然第一次和花少睡,却落到以一死换一睡,她死的值吗?面对全裸的“十三娘”,一号种子几乎没多看一眼。不想看,与其说是恶心看。但,今天一看到文雅长发披肩的模样,却令他兴奋不已。某种在心里被埋灭二十三年的东西一下子苏醒过来。他不知道是什么,他的眼睛从那一瞬间一直盯着文雅再也转不开移不去。其实早在昨天他见到文雅第一眼起,他就感受到,他将和她有一个不寻常的故事。所以好奇心令他偷偷跟踪她们。

文章发布:2017-05-13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wuxia/1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