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杀手的眼泪


  文雷刚小腹被划了一刀,伤口太深,他心里有数,血不能再流了。但他没时间去止血,对方三个杀手一起攻来,他连招架之势都没有。黑牛虽然带来五十多名兄弟,但都不是一级杀手的对手。才这两柱香时间,已死伤十之七八。黑牛也和文雷刚一样,身上被砍了八剑,还在努力拼杀,但已确定是个死人了,血液已经把他染成红人了。


  他武功尚不及文雷刚,和他并肩作战的三个兄弟都死了,所以现在他是一敌六。文雷刚心里更难过:“牛弟,是我害了你啊,不该叫你来呀”时间不容他多想。又一名杀手解决了黑牛一名兄弟后也加入过来,一敌四,文雷刚一下子瘫痪了。


  文雅不要命地乱砍乱劈,招式完全错乱。招不成招,式不成式,倒令和他交手的杀手只躲不打。或许他也惊讶她这是什么武功?黑牛力大无穷,好不容易手抓住一个杀手,所有的恨,恼,怒,杀气全涌到了双手。忘掉一切地死死地掐他的脖子……


  一号种子彻底暴发到了极限,一柄剑犹如漫天流星,千百个剑影随身转动,每一剑划出,每一招转变,都令“座极手”防不胜防。他更没想到一号种子竟暴发到这一程度,他也知道,这是一种自毁灭敌的方式。江湖上这种自毁杀敌方式已很少有人使用了,就是在阎罗堂,当年师父教他们时也曾考虑了几个月时间。不到非用这招不可时,忌用!一旦要用,就已标明自己必死之心。


  这招师父只教了一遍,但仨人都没学会。“座极手”也曾练过,但一直使不出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号种子今天突然能施出来?当一号种子暴雨般的攻击下,“座极手”再也闪不开了。他身上多了无数个透明窟窿,他的剑离了手,没掉在地上,却插进一个人胸口上。


  一号种子剑势来的太猛太快太密,他在无法躲避的情况下,自然地使出那招“送佛归西”。师父说过,“送佛归西”不一定非要刺喉咙,那中情况下他也根本刺不到一号种子的喉咙,只有刺他的胸。


  一号种子若要躲避这一剑,则必须向后退一旁转开,那么“座极手”也就会避开他那同归于尽的一记杀招。一号种子没躲,是他阻止自己去救文雅,他太恨“座极手”,能杀了“座极手”,让他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文雅被三个杀手攻击下,才三招就中了两剑。手中之剑也被打飞,坐脸腮一道很深的伤口刺激她不知道躲闪。用手抓住一柄来剑,就势前扑,抱住那个杀手,张口就去咬他,被那黑衣杀手随手一甩,摔出好远。只听一声唳叫,一号种子凌空下落,反身一剑,穿透刚才扔开文雅的黑衣杀手喉咙。余二人一见是一号种子,吓的立即后退。文雷刚被四个杀手一人两剑,身上穿了十几个血窟窿。倒地后看向一号种子,嘴角蠕动,想说什么,却发音不出。黑牛只觉眼前发黑,背后被一柄长剑一直穿透到前胸。


  他已没有力气扭头看背后杀他之人,背后那人松手脱剑,黑牛庞大的身躯失去了平衡,“哐啷”一声闷响,咂倒在血泊中。一号种子嘶叫着,剩余二十来位杀手被就心惧一号种子,又见他这般发疯模样,更是胆寒。他一上前,众杀手纷纷后退,一号种子弯腰抱起文雅飞身上墙,也没人敢追。过了片刻,有人低呼:“乃龙大哥死了,你们去报告堂主,我们去追他去路。”


  鸡破天晓,蓝天白云。


  日被云遮,照耀不了。


  孔集镇断天崖下流的一条潺潺溪流,哗哗地流着红色溪水。冲击下流,顺水上游处望去,茂密的树林遮不住一团黑影在蠕动。再近处一看,黑影是个人,人怀里好象还抱着一个人。是一个女子,是从一件放在水里纤细葱白的手戴着一副翠绿玉镯上看出来的。坐着那个是个男人,一身黑衣,但屁股下面已流出一大片红色液体,顺地势流入溪水里。


  男人看着怀中女子的脸,抚摩着她脸上那块剑伤,她好似睡着一般,眼睛闭的很紧,眉毛弯弯似月牙儿,樱桃小嘴紧紧合拢。他看不到她的笑容,也看不到那洁白整齐好看的牙齿,还有笑时那一对浅浅的酒窝。他的胡子该整理了,有点长也有点乱,其实不整理也蛮好看的。只是脸上的血迹让人看起来恐怖。他的眉毛笔直,嘴唇稍厚但不大,也很好看。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怀中的她,溪水的哗哗声,鸟儿的鸣叫声,使他又想起前天那幸福快乐的一幕:


  她问他:“你真的没有名字?”


  他回答:“嗯”


  “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她又问。


  他回答是:“不知道”


  “那我以后叫你英雄行不?”


  “英雄?”他觉的她问的问题很好笑,但他没敢笑。


  “那叫你大英雄?”


  他一时不知说什么,她问的问题很怪。


  “你比我大,我叫你哥哥吧?”她开心的说。


  “嗯”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还有那次他偷偷吻她,当他双唇触碰到她双唇时,他像被人打晕一样,后来是怎么离开她双唇的他都不知道。他只记得心跳的太厉害了,他怕再吻一会儿,心会跳出来。而且身体火烫,会把她熔化。此时此刻,人还是昔人,他紧紧抱着怀中的她,生怕她会脱开他的手飞走。


  脸上的伤丝毫不影响她在他心里的美丽,他的唇再次压在她的唇上,他不想离开。他知道,这次离开她的唇,有可能永远再也触吻不到她的樱唇。他贪婪忘情地吸吮,紧闭的双眸,控制不住的泪水从眸中滚出。从脸上血痕上滑过,两道痕迹,顺腮下滑。


  一颗一颗在下巴凝结成珠,负重坠落。她脸上的伤口被他的泪水击打,她感觉到了疼痛,疼痛使她将眼睛睁开。她不敢相信,她想说话,却发现她的唇被他紧紧吮着。他也感觉到她醒了,立即松开很尴尬却大喜:“文雅……文雅……你终于醒了……”


  文雅强作颜笑:“哥哥我没事……我刚才梦见……我们到了一个美丽的地方……你抱着我教我习剑…..小雨也在,还有两个可爱的娃娃……他们喊你爹爹呢……”说到最后,字几乎听不见。她的眼睛又闭了起来,任一号种子大吼大叫,她就是不睁开眼睛。


  “堂主,顺着这条流溪,一定可以找到他们”一号种子惊颤,怎么这么快一级杀手又追了过来?他站了两次才抱文雅站起来。胸口那道伤口几乎流尽他的血,他把文雅藏匿到一边花丛中,又回到刚才之处。


  顺着溪流往上跑,很快,一个老者在众人引导下来到刚才一号种子所待之处。一个人眼尖,指着一号种子的背影大喊:“堂主,一号种子在那里。”那老者闻言望去,只见一号种子跑三步摔一跤朝山顶爬去。不怒自威的脸气的无半点血色,摆手示意,众杀手争先去追。老者站在原地未动,看着脚下一滩血迹,不知在寻思什么。


  山势太斜,众杀手待完全追到 一号种子已到了山顶,一号种子已退到崖口,再后退一步便是万丈深崖。他不能再退了,众杀手只把他围住并没有进攻。因为现在哪怕一个三级杀手就可以踢他下去,堂主有令,他要亲自审一号种子。‘阎罗堂’堂主“混世小霸王”叶雄速度很快,刚才还在半山腰,这才片刻间,已到了山顶。双手负于背后,目光似箭一般刺向一号种子,訇道:“你杀了白进和乃龙?”只此一句,却震人心惧。


  “是”一号种子回答一个字,好似费了好大力气。


  “你----为什么要杀死他们?本王能养你,也可以杀你。”叶雄叱道。


  “我是不是“三剑客”华无泪的儿子?”一号种子不答反问。


  “是”说完这一个字,叶雄哈哈大笑。这一个字吐出,他太痛快了,想起二十年前。华无泪为了放他两位师弟逃走,死命抱住他双腿,他双手拼命捶打华无泪背上,他就是不松手。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他一个堂堂“三剑客”之首“舞剑封日”华无泪竟趁他不备之机使出“猴子偷桃”。下体的撕心疼痛让他这个铁汉也痛晕了过去,醒来后才发现自己残了。一个男人落如此一个下场,比死更残酷。


  所以,当手下抓到才几个月大的一号种子时,他却改变要一刀一刀剐死他的想法。华无泪让我做不成男人,我就要他的儿子向对他老子一样敬我。后来又得知华无泪有一个红颜知己,谁料自古红颜多薄命。为华无泪生下双胞胎儿子后,竟被疾病夺去了性命。


  华无泪伤心之下只好把两子寄一厚实老农家暂且喂养,本来此事甚少人知,竟被叶雄查知,便派人杀了那对老农,抱回了华无泪那对双胞胎儿子。


  也就是后来的“座极手”乃龙和“鬼夺命”白进。后来华无泪娶一妻生下一子,也就是现在的一号种子。乃龙,白进和一号种子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也难怪一号种子杀白进,白进刺一号种子和乃龙杀一号种子心里都莫名其妙地疼痛。


  按叶雄当年报复的想法是:让华无泪这三个儿子认他作父,然后等他们长大时,再让他们一个个杀死华无泪的朋友。等他三个儿子把他当年的亲朋好友都杀完后,再设计让他们三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互相残杀。让华无泪九泉之下也不能瞑目,虽然事情有一些变化,但基本上都达到了他的目的。一号种子的同父异母兄弟也被他杀死了,他爹的结拜兄弟易平也被他杀了。


  虽然文雷刚不是他杀的,但毕竟也死了,所以说他“混世小霸王”是大赢家。


  叶雄笑了好久才咧嘴道:“嘿嘿,你知道你娘是怎么死的吗?你知道你爹是怎么死的吗?哼哼,你知道我为什么每次都让你完成任务吗?你知道你杀的都是什么人吗?你知道白进和乃龙和你是什么关系吗?”说到最后,口中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的脸突然变的像狼一样,脸上肌肉几乎扭曲到一块。他嘶叫:“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全部告诉你,你爹是个花心肠子,在娶你娘之前,就和另外一个女人鬼混,并生下两个儿子,就是今天的白进和乃龙。我想文雷刚一定没告诉你这些吧,而你却杀了你那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嘿嘿,当真是好玩,还有,我每次让你去杀的人都是你爹生前亲朋好友,我要让你爹在九泉之下永不安息。


  你爹是怎么死的你不想知道吗?好,我也告诉你,你可知道五马分尸?-------你爹就是被五马分尸分成五段。你娘更惨,你爹害我做不成男人。我玩不了她,可我兄弟都是男人啊……哈哈……”


  他每说一个字,一号种子恨之想吃他一块肉。未等他说完,一号种子再也听不下去了。扑到叶雄身上,拳打脚踢,可他无力的双手打在叶雄身上,又令叶雄一阵大笑。任他捶打。突然,一号种子绕到他背后,双手紧抱他腰间,奋力向前一跃,翻转,翻转,再翻转。眼看快要翻到崖边,叶雄完全没有料到,几乎死透的一号种子突然间有如此大力。他很惊骇,想稳住身子,但一号种子抱住他的腰,使他失去重力。


  他双手抓打一号种子,众杀手见状,纷纷上前。“啊”几乎所有人都喊出了声,叶雄一点脚踏在一块石头上,本想借此为支点,跃到旁边去。却不想他稍一用力,石块竟脱落,他一失重力,又被一号种子抱腰向下一拉。于是两个人如流星坠落一般,大叫着滚入烟雾缭绕的万丈深崖……


  众杀手傻了眼,武功盖世的堂主,竟被快死的一号种子拖掉万丈深崖!


  一朵菊花息着两只蝴蝶,一只小手伸了过来,还未靠近,两只蝴蝶受惊飞走。小手摸了摸小嘴,很失望。一个孩童很调皮地又去追另一朵菊花上的蝴蝶,突然,孩童往回跑,失声大叫:“爷爷,爷爷,那菊花下有个姐姐,流了好多血。”一个发须皆白的老人背着药娄,顺着孩童所指方向,拉着孩童道:“走,去看看”


  这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左脸上一道伤口很长但不深。左肩后背上的伤口肉都翻了出来,右腿上还有一道伤口。老人试探了一下姑娘的气息,吸了一口气,面露难色。孩童好奇道:“爷爷,爷爷,姐姐还有救吗?”


  时间如梭,如水不止。


  当年的孩童,如今已是三个孩童的父亲。但他却告戒三个顽皮的小子,不要去那龙凤河找那个老婆婆去玩,她疯了!孩童太小,把爹爹的话当了耳边风。趁爹爹不留意,三个小家伙又溜到村前面那条龙凤河去玩了。三个小家伙最大的六七岁,小的也有三岁,二个小子,一个女娃,都很可爱。女娃问哥哥:“哥哥,为什么老婆婆每天都往河里丢石子?”最大的小子说:“咱爹不是说她在这都丢了三十年石子了。”


  女娃又问:“她一定是想把这条河填平是吗?”


  二小子说:“她把河填平,咱去哪抓鱼呢?”


  大小子说:“咱去把她的石子全部给她扔掉。”


  女娃不敢,被大二小子骂了一句胆小鬼。于是,小兄弟俩上阵去了,两人走的很轻。坐在河沿的老婆婆没有发觉。“哈哈”两个小子在堆起小山似的石子上每人踢了一脚,一堆石子被两个小子踢散了。那个老婆婆气的大吼,回过头来,左脸那块伤疤很吓人。


  两小子吓得比兔子跑的还快,老婆婆没去追,雪白的头发,暗淡的眼神。拣一块石子投入湖中激起串串浪花,努力将关于他的记忆击碎抛洒,却像这浪花愈击愈大,啊,老天,恐怕这一生都无法忘记他,忘记他!她每天都会想到那一幕,但再往下想却一片模糊,她好痛苦!但她一想到那一幕,却令她忍不住笑起来。她每天都会想,每天都会笑,有人见了,说她是个疯子。


  她还在这里等,等他出现,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怎么了?她只知道她要在这里等!他一天不出现,她就在这等一天。她又笑了,她又回忆起那一幕幸福快乐的画面:


  夕阳西下,晚霞生辉。


  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娇小的女子拉上了船。


  星光闪闪,萤火虫点点。


  水中倒影的月亮被小石子 击碎,重圆又击碎。


  船停靠在岸边,两个人坐在离船右边十丈远的花草丛中不住往河里丢石子。


  良久,一个很好听的女孩声音问道:“你真的没有名字?”


  一个很成熟男人声音回答:“嗯”


  “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你?”


  “不知道”


  “那我以后只有叫你英雄了!”


  “英雄?”


  “那叫你大英雄呢?”


  “~~~~~”没吭声。


  “你比我大,我以后叫你哥哥吧!”过了好久,那个女孩又说道。


  “嗯”


  “哥哥,你又不知道你有多大,又没姓名,又没门派又没亲人,我才不信呢!”


  “为什么不信?”


  “就是不信喽~”


  两个人都笑了。


  ~~~~~~~


  他的手和她的手各自放在自己的腿上,但两人互看了一眼对方后,感觉自己的手放的不是位置。她把手交叉在怀里,又放了下来。他也是。彼此看到对方的那种动作,一个比一个脸红,没人笑出口。


  “你的眼睛很好看”她说“前几天我遇到西楼寻梦先生,他写了一首词叫《想念你的秋波》。我看了一遍,词写的很棒,我唱给你听好吗?”


  “嗯,好啊”他看向她,准备细听。


  “没人谱曲,我与你听吧”她担心自己唱不好。


  “也好”他有点急于想听。


  “叶儿落树挽留


  伴着离别在飘梭


  情牵情泪叠泪


  贪恋还是要分脱


  落叶归根爱是最深


  抖抖婆娑似咽咽诉说”


  她喃喃低唱了一段,看去他,发觉他已听的痴了。又赶紧续唱道:


  秋风吹白云飘


  你的影子挥不掉


  柳叶眉瓜子脸无法忘记你的眼


  清清澈澈似一涛秋波


  深深心上烙


  想念你的秋波


  心儿在颤血液在扩


  千言万语只化为字几个


  鱼追浪浪恋花


  水的怀抱里戏耍


  无忧无虑多么惬意


  鱼儿要休息太阳要夕下


  陪衬晚霞勾幻成她


  你的眼睛就像浪花一朵朵


  轻轻我心抚挲留不住一抹


  想念你的秋波


  像星星般闪烁


  幸福拉着快乐


  秋风吹白云飘


  你的影子挥不掉


  柳叶眉瓜子脸无法忘记你的眼


  清清澈澈似一涛秋波


  深深心上烙


  想念你的秋波


  心儿在颤血液在扩


  千言万语只化为字几个

文章发布:2017-05-13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wuxia/1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