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一切都乱套了


  一号种子摇摇头:“你们还是先走吧,阎罗堂,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师父还会派人来的,我杀了三个同门,师父就算不知道是我杀的,定会派大量人手四处搜查,首先搜查的肯定是这里,文老爷,如果你不想令媛和令夫人为你白白送死,就听在下一言,不要再和阎罗堂斗,你根本就斗不过阎罗堂,我不会背叛师门,但你也不要逼我出手。”


  “爹爹,你若真不想走,女儿和娘还有小雨也不走。”文雅横下心道。


  良久,文雷刚从嘴里吐出三个字:“好,我走。”他已想好,女儿的脾气他太了解了,先打发夫人和雅儿离开这里,然后再去找阎罗堂算账,他所请的那些江湖老朋友,如果按正常路线明天午时之前就能赶过来,到时再聚合大家之力,就不怕阎罗堂有多厉害了。


  文雅闻言大喜,拉着一号种子的手喜道:“哥哥,我爹答应不和阎罗堂作对了,你就不用为难了。”一号种子忙道:“既然文老爷答应在下的要求,就快点离开吧,晚了的话恐怕就走不了了。”一语惊醒在场之人,小雨、文夫人、文雅一边劝着文雷刚一边往外走,一号种子走在最后,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咦,”一号种子刚走到院中,走在前面不远处的文雷刚回头看了他一眼,借着月光又细瞧了一会,不由“咦”了一声,随之叫道:“你是大哥的儿子?”


  一号种子一头雾水,为什么易平见到他相貌时也如此说?


  文雷刚又凑近一些,看了很久,断定道:“你不是一号种子,你是我大哥“舞剑封日”华无泪的儿子,你原有名叫磊,这名字还是我给你取的。”


  “不,我是阎罗堂一号种子,不是什么华无泪的儿子。”一号种子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失控。


  “你是!从你的眼神、鼻子、嘴唇都和大哥当年一模一样,你骗不了我,我还记得,你肚脐上还有三颗黑痣,看起来像个磊字,后来我就对大哥说,不如叫磊吧,大哥也非常喜欢。”文雷刚拿出铁证道。


  一号种子傻眼了,他肚脐上有没有这三颗黑痣,他当然最清楚,他无法辩解,文雷刚趁机又道:“当年大哥和大嫂喜得你后,就邀请了一些江湖上的朋友,在宴席间,不想叶雄那狗贼混进入内,暗下毒药,放倒一批人后,就里外动手,围杀我们,我和大哥三人在堂前挡架,大哥命大嫂抱着几个月大的你由几个江湖兄弟护着逃出去,本来若以我和你爹还有你二师叔的功夫,叶雄就算再厉害也奈何不了我们,只是他卑鄙地暗地下药,大哥毒伤最深,我和你二师叔虽然中毒不深,却被叶雄带来的帮手缠着脱不开身,大哥更是担心你和你娘,几次拼死杀出去,却一次次被叶雄挡了回来,经过半夜厮杀,大哥加上毒伤和剑伤已经无力战斗,我和你二师叔也被他们打得浑身是伤,我们心里都清楚,想逃出去已经没什么希望了,于是到最后我们三人背靠背作战,大哥突然对我们说:‘老二、老三,我….我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等会你们拼最后一口气跳出去,我在背后托你们一把。


  我和你二师叔都不同意,大哥火了:‘一个人死好,还是三个人都死在这里好?你们都不听我的话,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大哥了…..还有,磊若能找得到,就拜托二位贤弟照顾了。’不容我们多说,就以不走绝交的办法让我们先逃,我们当时都已经筋疲力尽,根本就跃不过那丈高围墙,我和你爹还有你二师叔在一起生活了十八年,彼此之间一个眼神就可以领会其意,当我和你二师叔拼最后一口气跃,还是跳不到围墙上,大哥就在半空中给我们做了一个转架点,我和你二师叔经过你爹在半空中作的支脚点,第二次上跃终于跳上墙头,而大哥为了助我们逃走,不惜以死一试,当时叶雄欲追,也是你爹拼最后一丝力气死死抱住他的双腿,叶雄大怒,双拳雨点般捶打你爹背上,我和你二师叔含泪跳下围墙逃脱。那一战,我和你二师叔都因内伤太重,足足疗养了三个月才把外伤治愈,再来到你家时,已一片废墟,被雨水冲洗得兀自尽冷栗,我和你二师叔扒遍所有瓦砾断梁,没有找到一具全尸,三个月的时间,尸体有可能已溶化为安了吧。


  以后的日子里,我和你二师叔每天活在痛苦之中,一边寻找你和大嫂,一边去寻找杀你爹的凶手,一边又勤加练习武功,后来我们每天奔波,却一丝无获.期间,我和你二师叔也分开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来重又聚在一起后,我和你二师叔商议.不如找个地方定居,有个落脚的地方,你二师叔也同意.后来,行至孔集镇,遇到一伙强盗,正在砍杀一队人马。


  我和你二师叔就出手打强盗,并击退了他们,救下一女,也就是现在文雅的娘亲。当时,我和你二师叔去的稍晚了一些,文雅娘亲是孔集镇李府小姐。那日,随文雅外公外婆出去游玩,不曾想却遇到了强盗。我虽赶到,但强盗那时已杀了文雅外公和外婆,尚未对文雅她娘下手。经过一阵恶战,强盗被我和你二师叔杀了大半,剩余一些吓的逃跑了。以后我就在李府落脚,并该李府为文府。你二师叔为了大哥之事,发誓,一日不为大哥报仇,就一日不成家。倒是我心里很愧疚。”话说完,已泪流满面。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一号种子抱头大叫,几乎头要炸裂。


  “哥哥……你怎么了?”文雅上前去安慰他,被他一把推倒在地。文雅哭了,不是因为被心爱的人推倒而哭,是因为心爱的人现在太痛苦,看着他痛苦她心里也痛苦。


  “其实,你和文雅从小就订了娃娃亲。”此言一出,文雅呆,小雨愣,一号种子也停止了嚎叫。从大家的表情上看,都在期待他继续说下文。果然,随后文雷刚又接道:“当时大嫂生下你后,我和你爹还有你二师叔都非常高兴。一次酒毕,大哥就说:老二老三,如果你们俩生的都是儿子,就让他们仨小子也结拜为兄弟。若你们都是女儿,呵呵…….就要看谁家先生下来就让谁家女儿许配给磊儿,若老二和老三一儿一女,那就让老三再生一个女儿.但第一个先许配给磊儿,当时,我们仨人就许下你爹的这个承诺。”


  文雷刚言毕,看向女儿和一号种子,这一对从小就订娃娃亲的人,现在竟各露出一付异常诧异思索的样子。他当然不明白,只有文雅和一号种子心里最清楚。他们俩个都在思付同一个问题:“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为什么第一眼见到他(她)就觉得我们很熟悉,似夫妻。为什么看见他(她)心神不定,心速加快?难道这一切都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吗?不然又为什么那么凑巧又从小订了娃娃亲?”两人同时互对视一眼,又同时转眼过来。彼此心里也都清楚对方也在猜想此事,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磊儿,你今晚引你二师叔去了哪里?你有没有伤害他?”又一句问话,仿佛晴天霹雳一般惊醒一号种子,他一慌,手中之剑‘铮’的一声,脱手掉落地上。到现在他已经没有理由不相信文雷刚说的是真的。从易平被他一剑穿透左肩那一刹间叫他那声‘大哥’以及他当时所说的话,和自己当时杀他时心莫名疼痛的现象和杀白进状况一样。再及文雷刚所说的一切,他好恨自己,想杀了自己。


  “对不起,我杀了二师叔。”一号种子沉默一会儿颤音道。


  文雷刚似已猜到这样的结果,但仍不敢相信,文雅也泪流满面。他们都很伤心,都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一号种子从地上拣起剑就往脖子上抹,辛被文雷刚及时发现并把剑压住,厉声发问:“你想干什么?”“我对不起爹和二师叔”一号种子第一次泪流出。


  文雷刚眼睛睁大,惊讶不知所措,夺过剑愤道:“磊儿,这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是叶雄害的。你爹是他亲手杀死的,你二师叔也是他派你来杀的。现在该死的不是你,是叶雄。”


  “嘿嘿嘿……”一阵狂笑伴着一阵阴风,墙头上一下子现出三十几人。为首之人一阵狂笑,眼前一闪,三十几号人同时落脚站在一号种子面前。这些人一号种子当然认识,而且很熟悉。狂笑的那个就是他大师兄,特级杀手之一“座极手”乃龙。余下皆是‘阎罗堂’一级杀手,说很熟悉,其实他和“座极手”乃龙很少说话。“座极手”乃龙绝对是个冷血动物,一年说话绝不超过十句。二十年来,一号种子只和他说过一句话,那句话他记得很清楚,他不想去想那句话,因为乃龙也嫉妒他。


  “白进的死也是你的杰作吧?”很少说话的乃龙开口了。声音有点尖锐,但不算难听。他的话一号种子也是十几年没听到了,“座极手”乃龙当然也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物。从一号种子眼神变化一刹间,他已经知道答案了。又道:“师父对你一举一动都派人专门跟踪,对你做出这样大逆不道之事很是不满也很伤心。所以就派我顶替你的任务,你现在立即回阎罗堂请罪,这儿由我摆平。”他在交代作业,但一号种子不从:“回去告诉叶雄老贼,他不配做我师父。他是我杀父仇人,我会回去的,但不是请罪,是请他的狗头。”


  “大胆,师父辛辛苦苦培育你这么多年,你听这老头一番虚言假意就背叛师门。师父知道一定会很伤心,同门师兄弟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现在若回头还来得及,再这样黑白不分,胡搅蛮缠,耽误师父大事,师父就算再疼爱你,也不会饶恕你。”“座极手”乃龙怒了,话也多了,剑也拔了出来。如果一号种子再吐出一个不字,他就要冲杀过去。他虽不敌一号种子,但一号种子打败他也要鱼死网破。他已想好,他只要缠住一号种子,手下这三十六个一级杀手对付文雷刚和三个女流之辈,简直是轻松不能再轻松了。


  他自信,他可以和一号种子缠斗到天亮而不败。因为现在已经五更了,他也相信,只要他缠住一号种子,他手下这三十六名一级杀手不消一时半刻准能完成任务。到时,一号种子想跑也跑不了了。主意打定,见一号种子内心还在挣扎,便道:“没什么好想的,回头还是继续下陷,看你怎么选?”一摆手,三十六名阎罗堂一级杀手立即团团把文雅,小雨,文夫人及两个家丁包围圈内。


  文雅从房内出来时把刀换成了剑,以爹爹教的‘伏龙剑法’准备应战。小雨也提剑准备,虽然她功夫底子更差,但现在在这种情况不拼是不行了。文夫人哪懂的功夫,文雅紧紧护住娘亲,但她毕竟没见过如此气氛骇人的场面,看着娘亲,眼泪打转,却没流下来。她要做个坚强的女儿,因为她还在保护娘亲。两个家丁见此大场面,拿刀之手不住颤抖。他们也知道,求饶也是死,不求饶也是死。


  只是两人还都是个刚成年的小伙子,已吓得脸色苍白,冷汗似豆,湿了全身。


  “哎呦,我说三哥,你家在干啥子类?一接到三哥你的请柬,老黑我带着兄弟立刻马不停蹄赶来。夜不归宿,日不歇店,总算没迟来。”一个黑胖高大的汉子推门而入,立在五十几号人群中。但他长的特别,别人一眼便可看见他。文雷刚愤怒,紧张加无助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黑兄弟,你来的正是时候啊,路上可曾碰见王兄和鲁兄?”


  那黑兄弟乃豫东一侠盗,本名黑牛,绰号“黑熊怪”天生神力,使一对厚背追风刀。长相嘛和他绰号吻合,与其兄和“三剑客”乃生死之交。闻言向文雷刚走去:“俺一知道三哥家里出事,哪还有心思住店歇息。在半路上俺就碰见那两个家伙了,俺心急三哥,所以赶在他们前面了。”指着这些阎罗堂一级杀手问道:“你们可是阎罗堂的人?俺家大哥二十年前被你家鸟堂主叶雄害死类。今天恁一个别想跑,俺不给俺家大哥报仇俺不姓黑。”他刚靠近一步,一级杀手首先出手。有两个杀手先跃出,一上一下就向他刺来。黑牛后面跟来的那五十几名是他生死拜把兄弟,见一级杀手攻击他们黑牛哥,也一涌而上。


  一号种子拧身窜到文雅身边,正待去拉她的手,“座级手”乃龙以同样快的速度斜刺过来。逼一号种子把手缩回去,文雷刚刚欲上前帮忙,被两个一级杀手缠住拼杀。小雨和两个家丁保护文夫人,两个家丁还未交手就被一个杀手一招毙命在地。小雨见夫人有难,就去拉夫人的手,被一旁一杀手趁机一脚踹倒在地,刚爬起,一道黑影闪到她面前。


  “噗”的一声,长剑刺穿小雨胸膛,直至剑柄。黑衣杀手抽剑退身,小雨转倒在地,胸口鲜血,争先涌出,瞬间染红一片衣襟,流成一片血海。眼慢慢看向文雅小姐,眼神逐渐变暗,她想支撑一会儿,她还想和小姐说几句话呢。却“咚”的一声软倒下来,眼睛睁的很大,却不再动弹一下。文雅施展‘伏龙剑法’竟逼的一个杀手欺身不近,她好似感觉到什么一般,趁对手退身一丝机会往后一看。刹那间,整个人呆住了,奔跑过去,扑倒在地,抱起小雨,呼喊痛哭。


  如果让她在这世上只选择一个人活的话,她现在可能会选一号种子,如果选三个人,她就选父母,如果让她选四个,那么第四个她一定选小雨,如果有第五个,她才会选自己。她从没想过,小雨有一天会离开自己,而且一点预告都没有。就像一个你最爱最好的朋友,突然消失在你面前,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却换不回来。文雅脑子一片空白,突然间,她脑门里出现她和小雨以前游戏快乐的画面。那时候她们还都很小,老是做一些捣蛋的事惹那些老妈子生气,老妈子生气了就要去打她们小屁股,而她们俩就跑着躲开了,并和那些老妈子藏猫猫……她在贪婪地品味往事,已经忘记了现在正在你死我亡的刀光剑影中。


  她伏在小雨身上放纵地哭泣,她太伤心了,她什么都不理会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哭,哭,解决不了问题,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泪水,她也放弃了控制。趴在小雨身上耸动着双肩,一柄剑破空劈下来。“砰”的一声脆响,在离文雅头顶不足三寸距离又被另一把剑及时挡住。


  下面那把剑奋力向上一挑,上面那把剑握拿不住飞了出去,下面那把剑顺势向前一递。刺中一黑衣杀手小腹,反手一绞,剑在那黑衣杀手小腹里一旋一抽,黑衣杀手腹破肠断,当场暴命。


  “座极手”见一号种子和他打斗中竟不惜以背后致命的破绽去就文雅,本可以一剑穿透一号种子后背,手提到半空,始终没刺下。一号种子回过头来又朝“座极手”疯狂进攻,文雅刚抬头,又是一剑刺来。速度太快,来不及躲闪,正待闭目等死。


  只见一只大手速度更快拉起文雅衣角向右边一扯,躲过了那致命一剑。又是一号种子,“座极手”气愤了,他已经两次放弃刺杀一号种子的机会。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回在杀他那一刹间下不去手。


  “娘……娘……”文雅挣脱一号种子的手,疾跑一边,从地上扶起一妇,正是文夫人。胸膛被剑贯穿,刚走了一个最亲最爱最好的朋友,现在又走了一个最疼她爱她关心她的亲人。她快控制不住自己发疯的心了,以至于一把剑在她背后划出两寸深的伤口也不知痛。文雷刚一人敌两个杀手正感吃力,陡闻女儿嚎哭,使出同归于尽的招式总算暂时逼开两个杀手。退到女儿身旁,又一个杀手向文雅刺来。


  他不得不格剑替女儿挡架,和自己交手的那两个杀手又冲了上来。文雷刚发招逼退来刺文雅的杀手,又反身去应付对面冲来的那两个杀手,他感到应架不来。他也看到夫人已死,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家人会全部死在这里。


  就忙催女儿:“雅儿,你快走,爹在这里替你护后路。”“爹爹,娘死了,小雨也死了,我不走,我要给娘和小雨报仇。”文雅似发疯一般从地上拾起一柄剑,就冲进尸飞体破的血战中。


  一号种子太恼怒了,“座极手”乃龙一直缠着他不放。要不是左臂受伤也许使出同归于尽的招式还能逼退他,但现在不管他使出多少力气,就是摆不脱“座极手”。他看不到文雅,但有听到文雅触人心碎的痛哭和要为娘和小雨报仇那一句坚定的话。


  他的担心一下子激起了他无限杀气,“座极手”陡然感觉空气变的好凝重。一号种子变的有点恐怖的脸几乎想吃了他,他开始有点心惧。


  在战场上,双方对斗,心志非常重要。一旦心里存在对对方有一点儿恐惧,人也便呈败像。“座极手”开始闪躲,从一号种子现在的情绪上他突然害怕了。他怕万一被一号种子扣住他的身体会活活咬死他,的确,一号种子现在就有想咬死他的头。他太恨“座极手”了,是他缠着自己不能去救自己心爱的人,是他!是他!所以他每出一招都很疯狂,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文章发布:2017-05-13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wuxia/1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