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最痛苦的任务


  天破瞳胧,阳光普照。


  小雨不知不觉在船尾睡了一夜。伸了个懒腰,也不见小姐和他‘哥哥’回来,忙下船去寻。寻到昨晚之处,只见小姐正躺在一黑色大衣上睡的正香。过去唤醒,见自己睡在一衣上,就问小雨:“他呢?他去哪里了?”小雨道:“我还问你呢!昨晚我可没偷看哦。他去哪里了,我怎么知道。可能是他有急事去办吧,你看,他多关心你呀!披下自己的外套给你铺地睡。噢……噢,昨晚我怎么好象看到有个人有偷偷吻我家小姐哦!那个家伙好坏,小姐,他敢不经过你的同意竟偷吻你。等我下次见到他,一定好好审问他。”


  “你乱说什么?”小姐把头埋的很低。


  “呵呵……小姐也会不好意思哦!”小雨开心逗她道。


  她的看家本事又使了出来,小雨受不了她抓痒痒,笑着逃着求饶。


  文府这几天气氛比较紧张,特别是到晚上。文老爷文雷刚昨天就急于回府,立即命人严加守看。一直心神不定,过得一会儿又得知女儿文雅和丫头小雨不见了,更是担心的很。一面派人去寻找,一面又去派请请贴请一些江湖老朋友。到了晚上又和管家易平商议了一宿,二人脸色异常愤怒。


  一直到次日下午,有家丁回来报告说找遍整个孔集镇就是找不到小姐。文雷刚又急又气,支开家丁,双手负背与后,暗自思付。这时管家易平过来,文雷刚忙道:“师兄,看来这次不好处理。”


  易平道:“会不会被‘阎罗堂’的人捉住了?”


  文雷刚叹息,他也不敢确定,好久才道:“都是我宠坏了她,她前几次偷偷溜出去,我本想教训她一顿。可她娘护着她不肯。”


  “消息你都听到了吗?”易平问。


  “知道了”文雷刚又深深叹一气。


  “一号种子这个人现在可能就在我们孔集镇”


  “师兄,你我二人这二十年隐退江湖。江湖上倒出现了一批年轻高手,就算我们武功痊愈,恐怕也不是他们对手。还有‘阎罗堂’有三个特级杀手。闻说每一个人都有能力灭掉一个帮派。比之我们师兄弟仨人当年有过而无不及。一号种子更是他们三个中最棘手的一个,每次作案,几乎都是他去。每次都没失过手,我们一些老朋友也都被他杀了大半。另外,他们下面还有一级杀手,二级杀手和三级杀手。你确定当年杀死咱大师兄的凶手就是今天‘阎罗堂’的堂主“混世小霸王”叶雄?”


  “三弟,我查了二十年,怎会有错。你还记得当年我们挑破一个“飞鹰帮”的帮会吗?帮主叫飞庆。就是他为了报复咱们,就去请当年他的把兄弟也就是现在的‘阎罗堂’堂主“混世小霸王”叶雄。因那天天黑夜晚,不曾看清凶手容貌,就在前几天,我在阳文县碰见他。只他一人,跟踪他到县外林口便伺机制服了他。经过一番逼问,他就说了出来。飞庆绝不能留,便杀了他,但被‘阎罗堂’的人知道了。”


  “迟早都要了结的,大哥为我们才死的。我们苟活二十年,为的就是给大哥报仇,既然知道凶手了。不管他是什么来历,什么人,就是死也要和他拼一拼。”文雷刚语气平淡却斩钉截铁地说。


  “小姐,你怎么不说话啊。”小雨加快速度终于追上小姐。


  “没什么,我猜想家里爹爹肯定知道我们出来玩了,小雨,你说家里会不会出什么大事啊?为什么那个老丐和哥哥都不让我回家呢?”文雅想不通。


  “对了小姐,那个老丐不是说咱们得罪了‘阎罗堂’吗?‘阎罗堂’这么厉害,我们得罪他们,他们一定会……”小雨说不下去了。文雅好难受,急道:“那怎么办?我们现在就快速回去。”


  “可是小姐,天都快黑了。过了这个小镇,听店小二说前面就是乱坟岗了”


  “不管了,我们还有多少银两?我们骑马回去”文雅语气很坚定。


  夜晚的文府气氛更加紧张,众家丁分成六组,每组六人,拿着火把,在院落每个走道角落不停走动。


  突听有家丁大喊:“有人闯进来了……”


  正在房间商议事情的易平和文雷刚闻声同时站身起来。易平先开口:“三弟,你且先别出去,我出去看看”开门而出。


  只见一黑衣蒙面人只挥手一剑竟毙了六个家丁,易平大喝一声:“大胆狂徒,敢来文府闹事。”


  黑衣人冷冷问道:“你是文雷刚还是易平?”


  易平未答反问:“你是何人”


  黑衣人又问:“你是文雷刚还是易平?”


  易平只得先回答:“我乃文府管家”


  “你是易平?”黑衣人再问。


  “是”


  “是便死”


  长剑划一剑花,由上往下劈刺,半路中又加一式,剑向前递,直取易平胸口。易平滑步后退一步,随手抽出缠在身上的软剑,哗哗哗打出三剑上前格挡。才过了七八招,黑衣人好似不敌易平,第八招刚过,胸口竟吃易平一脚。差点倒地,双膝弯曲,脚尖点地,一旋身跃到墙上。易平为探根底,哪容他就此脱身,轻喝一声,跟着飞身上墙,软剑笔挺直取黑衣人胸口。黑衣人不招架,一跃身跳下丈高墙头,朝府外飞奔逃去,易平提剑追去。


  文雷刚开门时就不见了二哥和黑衣人,喊了几声二哥你在哪里?无人应答,跃身上房,四处巡视一遍,却不见二哥和黑衣人影踪,只得下房。


  刚追到一树林内,易平就感到情况不妙。其一,这个黑衣人轻功比他高超甚多,一入树林便不见了踪迹。其二,黑衣人似有意引他来这里。心想与此,起步往后退。从树上飞落一人,拦住他去路。黑衣人横剑冷冷道:“你以为来了还能回去吗?”


  “你就是‘阎罗堂’一号种子?”易平已猜出。


  “是”


  “你师父可是外号“混世小霸王”叶雄狗贼?”


  “不许你辱骂我师父”一号种子又道:“我没时间同你闲聊”长剑进招,直逼易平。易平隐退江湖二十年,每日都习剑,当年重伤虽痊愈,功力始终不如当年。但一号种子对付他并不显得那么容易,他也早就作了准备,不然也不会只引易平出来。若同时对付“三剑客”其中二人,一号种子就是胜,也会胜的很惨。若只对付一个就不同了,所以二人一交锋,立即就分出谁高谁底。易平第一招就处于被动局面,但一号种子攻招太密,一招接一招,招套招,式环式,拆解都很吃力,哪有反攻之力。一号种子并不给易平一丝反攻之机,又好象没使全力。左手一直没有动,只有他知道,这条左臂差点没被师兄白进打残废。亏如此,才使易平过百招而不败。


  一号种子急了,他必须要尽快杀掉易平完成任务。剑势陡变,‘阎罗堂’八记杀招“无常勾魂”“龙出东海”“阎罗招鬼”一连三招,一气打出。易平躲过了两招,能躲过两招之人真的不多了。第三招他没躲开,是因为在第二招时,他的软剑被震飞了。第三招他用手去招架,左手被齐脘砍下,所以说他不算接下这招。不过,他右手中的黑巾证明他没有白掉一只手。一号种子被摘下面巾倒也没什么表情,他习惯杀人时戴上面巾。如果被人看到也无所谓,他不止一次和人打斗时被扯下面巾。但前提是,扯下他面巾的人必须死。


  所以在易平取下他面巾的同时那一瞬间,又使出他的个性招“送佛归西”。从来没有失误的一号种子从来没有失误的“送佛归西”这次却失误了。他明明一剑是想穿透易平的喉咙,不知为何,他的心一阵揪痛,手一抖,刺偏在易平左肩上。易平也就在一号种子刺中他的那一刹间喊出两个字------“大哥”


  “你是大哥是不是?咦,你不是大哥,大哥若活着,现在应该比我们年老才是。你到底是什么人?”易平一张脸瞬间变化几种表情。


  今晚月光好明亮,一号种子的胡茬又比昨天长了一些。


  “阎罗堂一号种子”一号种子说完,提剑就走。


  随剑势倒地的易平大叫:“你站住,你不是一号种子,你是大哥的后人,一定是。我是你二师叔啊……”伤势太重,说完这几句话,躺在地上无力挣扎。


  一号种子回头看看,他的心比刚才更绞痛,痛的他的额头青筋突起,冷汗如豆。


  其实在离开文雅时,他就作出了决定。杀了文雷刚后,若文雅知道,不原谅他,就让文雅亲手杀了他。他不还手,他也从没想过违背师父的命令。他又想,能死在自己喜欢的人手里也心甘情愿。和易平打斗差不多耗了一个更次,重新来到文府已是四更天了。他没有戴面巾也不想戴,“如果我真的能娶文雅做妻子,那文雅的爹爹就是我岳父”一号种子突然想到这一点“可我又必须要杀了他”一号种子当真是痛苦到了极点。


  文府家丁不过三十几号人,刚被他一剑杀死六人后。余者也都被文雷刚撤走了,他也知道,多出这三十几个家丁出来一点用处也没有。叫他们上场,只徒加伤亡。一号种子没有先寻找文雷刚。而是经过逼问一个逃跑被他抓住的家丁指示,他来到文雅的住处。一踏入她的房间,他就忍不住幸福的笑了。房内有一股淡淡清香的味道,似百合味。他很喜欢,信步四处走走看看摸摸嗅嗅笑笑闭眸想想。启开响纹帐帘,他坐下,抚摩文雅叠之整齐好看带有清香百合味的被褥。他已经完全忘了他在执行什么任务,他躺在床上,淡淡清香,他想睡一觉。


  听得家丁回报,门吱呀一声,一号种子惊醒。门外走来一人,房间里太暗,看不清来人面貌。来人平静地问道:“阁下可是‘阎罗堂’一号种子,老夫文雷刚”


  一号种子没回答,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个大男人偷偷溜到人家女儿房间睡觉,传出去会对人家女儿造成多大影响。更何况他又是江湖上震人心威的一号种子,‘阎罗堂’特级杀手。


  “我们可不可以谈一谈”文雷刚见他不回答,也猜出开个一二,又道:“你是来杀我的是吧?为什么不来直接找我?这是小女的房间,你若要杀我闹事请到外面来。”似乎对一号种子这种做法行为很不满。


  “其实我也可以不杀你”一号种子突然又想出一个想法,又道:“但你必须从此退隐江湖,不再出现在江湖中。彻底做一个普通人,为了你好,也为了文雅好。”


  “哦,你认识小女?”文雷刚追问。


  “我是令嫒的好朋友。”


  文雷刚当真是搞不懂,一号种子怎会和女儿成为好朋友。不过他道:“是你师父叶雄让你来杀我的吧,你不杀我,不怕完不成任务吗?你好象没失过一次手。”


  “我不杀你,完全是为了你女儿,因为她是我好朋友。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去做,我也只好杀了你”


  “爹爹……娘……我回来了……家里怎么了?”门外传来文雅急切的喊声还有小雨的叫声。


  “怎么她们回来的那么快?”一号种子想躲开,被文雷刚拦住。一号种子很生气“不要逼我杀你”文雷刚道:“既然阁下是小女好友,为何不等她来了,大家说个明白。”一号种子被他拦住去路,气急败坏,右手一伸就劈文雷刚面门。文雷刚忙抡拳格挡,刚交一回合,文雅便冲了进来,后面跟着是小雨,小雨后面是文夫人,还有两个家丁。一号种子和文雷刚同时住了手,由于夜黑房暗看不清容貌。文雅试着喊了一声“爹爹,你没事吧”文雷刚应了一声“爹没事”文雅又朝一号种子问道:“你是‘阎罗堂’派来杀我爹爹的是吗?”文雷刚忙道:“他说他是你的好朋友。”


  “好朋友”文雅一时想不通。


  “是我”一号种子淡淡答道。


  “你是哥哥?”奔走过去,又看到那个高大身影,不敢相信地问:“你真的是‘阎罗堂’的人?你是来杀我爹爹的是吗?我愿替我爹爹一死。你放了我爹爹,你杀了我吧!”说到后一句,眼泪簌簌滴落。


  “我可以不杀他,但你要他答应我一件事。”一号种子道。


  “是什么?”文雅小雨同时问。


  “我要他做个普通人,不再涉及江湖,但他不愿意。”


  “爹爹,你为什么不答应他呢?”文雅急道。


  “女儿,你永远不会懂的。爹爹这条命是你大师伯给的,你大师伯当年为了救我和你二师伯才被大魔头叶雄所杀。爹爹多活这几十年就是为了要给你大师伯报仇,现在仇人已找到。杀死你大师伯的凶手就是‘阎罗堂’堂主,爹爹怎么能就此罢休呢?就算是死,也要和他们拼一拼,只要他不伤害你们就是了。”文雷刚声音哽咽,痛苦地说。


  “爹爹”文雅失声哭叫。


  “老爷”小雨和文夫人同时喊道。文夫人说道:“老爷,你每天都为这事,睡不香,食无味。都过去二十年了,人世间恩恩怨怨何时了。老爷,你就听一声劝吧,我和雅儿若没有你怎么生活呀!”


  “爹爹,雅儿不想失去你,你若不答应,女儿陪你一起去死。”文雅从一家丁手里夺过一把刀又转身对一号种子说:“哥哥,你不要回‘阎罗堂’了行吗?我们可以一起逃出去,不再问任何事。只要你肯放手,我爹爹一定不会忍心丢下我们母女俩不管的。”她这是两边劝。


  让一号种子背叛师门,这可是他从来没想过的事。


文章发布:2017-05-13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wuxia/1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