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宠儿

诗词散文
上帝的宠儿

作词:西楼寻梦因为太多天因为太多年时间产生太多改变再次见到你记忆被分割好几段记忆邻家妹妹的麻花辫涩涩一笑比冰淇淋还甜竟勾住上帝对你独爱眷月亮弯弯繁星闪闪一群快乐小伙伴每天每晚相约小花园每天每晚都有你陪伴虽是女孩却很淘玩你的歌是我们最大的美餐脆脆甜甜绚绚磐磐悦耳动听仿如杜鹃穿透星空传播到很远很远后来听说丘比特也有听见比冰淇淋还甜的笑引来丘比特爱情箭每次我都会特...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九章:裸体图报复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九章:裸体图报复

 七点钟的时候,康西和王颖坐车回去。回到房间已是七点半,康西穿上工衣,洗了脸就去上班了。王颖冲了凉,打开电脑,登上QQ。QQ刚登入,就有一条信息提示。她点开一看,我卫何发来的。自从康西打过卫何后,王颖就把卫何的QQ号删了。    现在卫何又出现在她的陌生人里面。卫何一开始就和她开视频。王颖不接,卫何打字过来说:“再不接,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一十二章:读我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一十二章:读我

 经过二十四个小时的抢救,除了康西和阿狼,其他八个人都脱离了生命危险。目前康西和阿狼的情况非常脆弱,一不小心,两人都可能丧命,可以说两人的双脚已踏进了地府,只有一个头还在苦苦挣扎。    刀疤男等八人虽然脱离生命危险,但情况也不乐观。他们也死的差不多了,只是比康西和阿狼伤势轻那么一点点,至今还没有一个人醒过来。医院方面通知各人的家人,康西家人...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一十一章:再活一次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一十一章:再活一次

       晚上王颖冲过凉,康西给她按摩。按着按着,王颖突感后背一凉。为了更好地让康西给自己按摩,她没穿睡衣趴在床上。她转过身,房间里没有开灯,有些暗,看不清康西的脸。王颖坐起身,靠近康西的脸,康西忙扭脸转开。  王颖声音如冰锥钻心地问他:“你是不是哭了?”康西身子一震,呆立在那里,没有回过头来也没任何反应。王颖从背...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一十章:车祸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一十章:车祸

        刚跑到十字路口,同时从东西两边驶来十几辆汽车。而王颖却拼命地追着他,嘴里还凄凉悲惨地喊着他的名字。王颖此时是自南往北来追他,康西站在十字路口中央,此时是东西绿灯,眼看南北绿豆就要亮起,康西见这么多车,很是担心王颖。    这里是一条重要公路,来往车辆奔流河水。王颖赤脚奔跑,速度自比康西慢好多。王颖不顾双脚磨破流出血来,毅然追去...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八章:心酸的父爱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八章:心酸的父爱

      既然是桃子想让他买,就是不想买也要买。当下很听话地去试衣室里试穿衣服,穿好衣服,走出试衣室。在试衣室外面镜子前照看自己,桃子笑嘻嘻地走过来说:“这位靓仔,你好帅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李玉龙被她的话逗的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这套衣服蛮合身,桃子也很喜欢,就问服务员衣服的价格。那服务员查看衣服上的价格牌后说:“一共是一百七十块。&n...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七章:三人同床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七章:三人同床

     想到这,她有了主意。明天康西和李玉龙白天都不上班。刚想在门口时,桃子让李玉龙去她房间睡一晚之事她也听到了。不知道明天桃子上不上班?明天既是星期天,桃子即使不放假,休息一天也无难事。明天她要叫上康西,请桃子和李玉龙去吃饭。吃饭间告诉桃子和李玉龙,她和康西要离开这里,重新找个地方。现在她这个想法康西并不知道,不管如何,这个月里,必须离开这里。 ...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六章:吃泪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六章:吃泪

  康西赞同地说:“也是,我那辆车最多能卖十五块,就等于丢了十五块钱。”康西说着并肩和桃子往回走,路上又把参加每家超市举办的返惠活动参加的喝酒比赛赢了一千块钱之事简单地向桃子说了。此时清凉北风吹着头,酒意无形间又袭上心头。一个跌晃,差点摔倒,桃子忙去扶他。    王颖下班在康西厂的门口遇见了李玉龙。她和李玉龙不怎么熟悉,知道他和康西在一起上班...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五章:喝酒比赛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五章:喝酒比赛

  田经理选了一个最先举手的男孩子上来。那男孩子走上台,兴奋地有些紧张。他接过话筒,问田经理说:“田经理,你好,一个人最多可以唱几首歌?”田经理也没有料到他会这么问,之前他也规定每人限制唱几首。    略一思考,拿过话筒说:“这个倒没有商议过,不过,能比可以唱两首。你给大家介绍下自己吧。”说完又将话筒递给那个男孩子。那男孩子上身穿着一件工衣,...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四章:踩单车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四章:踩单车

  “谁是网络管理员啊?我去问房东,房东除了告诉我用360防火墙外,什么也不懂。这两天基本上都无法正常上网,一会儿弹出个ARP攻击的提示窗口,烦死人了。”康西说完,身子一挺,重重躺在林一涛床上。林一涛坐在电脑前,扭头说:“你回去就下载个P2P终结者试一下,谁控制你你也去控制谁的。还有,你下载杀毒软件没?”    “有啊,瑞星的。”康西懒洋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