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的宠儿》第八十六章:猜谜语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八十六章:猜谜语

  林一涛起身站在燕子后面,在她耳朵上密语一番。燕子听了,脸现红波,抬起头迷惑地看着他,眼神里既有迷茫,也有些好奇和生气,问他:“现在就想要吗?”林一涛居然也有些羞羞的,忙点点头,没说话。燕子拒绝说:“我不要,想一想都恶心。”“我不怕把这个告诉别人的哦。”林一涛引诱她说。    “呵呵……”桃子自顾笑着,小艾用摸不着头脑的眼神看向她。只见桃子...

《月老的宠儿》第七十一章:暗恋化知己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七十一章:暗恋化知己

  李秋萍今天就要换一间新房子住。不过,这次和她一起住的不是席小娜,也不是赵薇薇。席龙经过这几个月和她的交往,两人都陷入爱的河流里。席龙心里的年纪论也完全被李秋萍的温柔给感化成一壶沸水,进而沸腾到一百摄氏度。两人租房子这天,林一涛,杨刚,燕子,韦小双,满意都过去帮忙。两人行李都很少,席龙买了一台电视机和VCD,还有一套餐具,桌椅。这些东西一买来,更有了家的气...

《月老的宠儿》第五十四章:无心偷窥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五十四章:无心偷窥

  燕子深情地看着林一涛的双眸说:“我听你的,你让我辞工我就辞工,如果找不到工作你养我。”林一涛将她的手握的更紧,然后将她那只手穿过他的衣服,压在他胸口上,说:“我不是想对你发誓,我只是想让你感受我的心。让我的心意通过你的手传到你的心里,我要让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重大灾难,不管以后的路有多难走,我一辈子都会在你身边。没工作我养你,如果我也没工作,讨饭也要养你...

《月老的宠儿》第四十五章:摸瞎瞎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四十五章:摸瞎瞎

  哭了几个小时,泪流尽了,也哭累了,被子也湿了一大片。她疲惫地靠在墙上发呆,想家人,想康西。想阿杰,想和她玩的很好的同事。在盛大厂呆了近两年,也产生了深深的眷恋。盛大厂是她毕业出来进的第一家厂,又呆了那么久,人和人在一起久了会产生感情,但人在工厂里呆久了也会产生感情。朗朗乾坤,浩瀚宇宙,天地万物,都有感情,包括一块小小石头。只是人感不到石头对人的感情,也就...

《月老的宠儿》第四十章:爱情格式化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四十章:爱情格式化

  康西和王颖来到林一涛房间,林一涛在玩游戏。康西经过刚才那一事,心情很低落。林一涛关了游戏,陪康西聊天。王颖问燕子去哪里了?林一涛说:“她现在在茶餐厅上班,没有星期天的,一个月只有两天假休。”“和我的差不多,我们那也没有星期天。一个月只有两天假休,今天我就是请假休息。”康西接一句。“对了,小西,你进的是什么厂?里面环境和工资怎么样?”林一涛忙问。“你不会想...

《月老的宠儿》第三十八章:一只喜吃腥的猫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三十八章:一只喜吃腥的猫

  “你不知道,大牛蟑螂他们一放假,就叫我去打牌。和大牛打牌,十次有八次输,大牛太会打牌了。”杨刚为自己输钱找理由。    “刚子,听我一句话,别在打牌了。我问你,你出来这几年往家里寄过多少钱?你输钱还好一点,只是和厂里的人打牌。我以前呆过一个厂,那里的人都喜欢很社会上的打牌。我有一个同事,一夜赢了三万多块。第二天请了半个月的假回家了,半个月...

《月老的宠儿》第三十二章:现在的状况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三十二章:现在的状况

  王颖这几天总感觉心里有一种预兆,像有事要发生。今天下午不上班,康西又去找工作,一个人很无聊。在康君的餐馆里又帮不上忙,便打电话让康西回来陪陪她。她想找康西的肩膀靠一下,接触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    桃子见康西因王颖的一个电话就乖乖回去,心里更是无限惆怅。由此可见,她在他心中不及王颖的万一,心里有些痛。康西的背影已消失在她的视野里,她木讷...

《月老的宠儿》​第二十九章:找工作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二十九章:找工作

  “那个很痛吗?”王颖试探地问。    “做手术的时候不知道。”燕子说:“她们给我打麻醉针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醒来后已做好了,是有点痛,全身好无力。手术完还要再打三天针,我今天正好是第三天,明天就不用打了。打这几天针,手都被她们扎成了马蜂窝,现在打针的地方还在痛呢。”    “呵呵,涛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康西笑着,但被...

《月老的宠儿》第十七章:花园里的告白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十七章:花园里的告白

  “可是……”康西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便直说:“去你们那里我会不习惯的。”    “刚去肯定不习惯了,久了就可以了。”王颖像对小孩子的语气对康西说。    “哦,天呢,我要晕了。”说完,康西倒在床上,王颖伸手就去抓他痒痒。康西吃痒打滚去躲,王颖双手不离他‘要害’处。康西拿被子罩住自己,王颖从被子另一头钻进去。陡见被子不停滚...

《月老的宠儿》第十四章:越雷池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十四章:越雷池

  “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什么激励人志的名言,我看的应该不会比你少吧。但我现在的处境和别人的又都不一样。”康西越说越大声,说到最后摇摇头,将情绪又调整到温和的状态说:“樱桃,你知道吗?光写作这一方面我坚持的有多累吗?也许在你眼里无非就是想写的时候就写写。没那么简单,有时候灵感来了,必须在这个时间内写出来,不然时间久了,灵感也会走的。更多的时候是灵感来了,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