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七章:三人同床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七章:三人同床

     想到这,她有了主意。明天康西和李玉龙白天都不上班。刚想在门口时,桃子让李玉龙去她房间睡一晚之事她也听到了。不知道明天桃子上不上班?明天既是星期天,桃子即使不放假,休息一天也无难事。明天她要叫上康西,请桃子和李玉龙去吃饭。吃饭间告诉桃子和李玉龙,她和康西要离开这里,重新找个地方。现在她这个想法康西并不知道,不管如何,这个月里,必须离开这里。 ...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二章:接吻什么感觉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一百零二章:接吻什么感觉

  马妮娅听了,迷迷地想:“如果昨晚我和他去旅馆住,他会像王颖的男朋友尊重王颖那样尊重我吗?或许,他让我陪他一起住,只是想陪我说说话。今天也是,我是不是误会他了?下一次,他若再来,我在试探他一次,陪他住一夜。如果他不尊重我,欺负我,我就永远不理他。”    她这番想着,已表现在脸上。王颖看到她脸上反应,才猜出她所想,劝她说:“如果你真想想找一...

《月老的宠儿》第九十八章:迷离一吻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九十八章:迷离一吻

  康西看了一会,决定要。在房东那里签了合同,交了钱,房东给了他两把钥匙和两枚大门感应器。康西回到宿舍,见李玉龙刚洗好衣服,就让他帮忙搬东西过去。两人刚好一次把东西拿完,把行李拿到住处,康西又回厂里把单车踩回来,放在住处一楼楼梯处。回到房间,把房间彻底扫洗一遍。一切忙好后,看时间才十点半,还可以睡会觉。但想到今晚请假不去上班,也就不睡了。 ...

《月老的宠儿》第九十五章:决斗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九十五章:决斗

  彼此聊了一会,杨佳伟让康西坐他的摩托车。让林一涛,席龙分别坐小六的和大红的摩托车。康西问杨佳伟去哪里?杨佳伟反问:“你说这里哪里人最少,打架又方便?”康西说是山头,杨佳伟点头不语,发动摩托车,向东驶去。    三辆摩托车硬生生从山道陡坡冲到山头上。几人下了车,找了一块空阔草地。一切准备好,杨佳伟和康西站在草地上,准备随手动手。林一涛,大红...

《月老的宠儿》第七十九章:依偎小山上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七十九章:依偎小山上

  “莉莉,咱爸妈过来了,等下来咱叔家。”胜利只说完这就话就挂了电话。他坐在康爸康妈卧室里,他爸妈刚从老家过来。两人一路上没吃好睡好,很是担心女儿,一过来就急着见女儿。听儿子胜利说,莉莉在厂里认识一个男孩子,是陕西人,比她打好几岁。她男友下个月十号就要回老家,莉莉想跟她男友一起回他老家。林一涛既然答应康西在厂里照顾莉莉,对她的事也格外留心。 ...

《月老的宠儿》第七十五章:挨打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七十五章:挨打

  治安们听了,驾驶摩托车朝那个男人逃跑的方向追去。眼看快追上那个矮个子男人,那男人却一头扎进荒草丛里,康西也毫不犹豫地追进去。在厂里举办的长跑和短跑比赛时,他长跑第二名,短跑第三名。比之两项都是第一名的林一涛在短跑上只相差两秒,长跑相差五秒。想不到那个矮个子腿短却跑的贼快,丝毫不比他慢多少。他自刚追他时相距有四十到五十米,直到追到荒草丛里边,两人相距是五米...

《月老的宠儿》第七十二章:真实故事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七十二章:真实故事

  康西刚打开手机,李玉龙就打电话过来。康西接了,李玉龙第一句话就是问:“你现在是不是和桃子在一起?”康西按了免提键,桃子也听的清清楚楚。康西看向桃子,征求她的意见。桃子从容地说:“小龙,我是和他在一起,你现在在哪里?我们在圣莱阁茶餐厅二楼,你过来就是了。”她挂了电话,看时间是八点过五分。她猜想,一定是小龙打自己电话打不通,才会打康西电话这样问他的。自从升为...

《月老的宠儿》第六十六章:助理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六十六章:助理

  董文华对朴素娥说:“你先别着急,先让她说几句话。”又将目光投向桃子问:“你叫什么名字?”这个车间有一百八十多人,桃子又是刚进来不久,并没有留意她。桃子听主管问她名字,便说了。董文华对桃子说:“徐滔滔,你这样做很不好。朴素娥是你组长,有什么事你可以和她好好谈谈,不该顶嘴说她。”    “等等”听到主管这些话,明显是帮朴素娥说教自己心里很不满...

《月老的宠儿》第五十八章:寓言故事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五十八章:寓言故事

  席龙这两天也想了好多,这些观点他早想过几十遍了,他也想通了。现在他把爱情总结了六个字“爱情就是爱情”!是的,爱情就是爱情,如果两人都在乎对方的年龄,家庭背景,经济条件,这就不是完整的爱情。充其量,只能算是物质上的爱情。    想爱,就要真爱。席龙的爱情特征是,对心仪女孩不敢勇于表白,而一旦和他喜欢的女孩在一起,就会死心塌地去爱她。这是他算...

《月老的宠儿》第四十八章:烧烤伴着下水道

月老的宠儿
《月老的宠儿》第四十八章:烧烤伴着下水道

  树林里面鸟鸣悦耳,风吹叶舞,此时已是冬季,还有好多不知名的树枝叶茂盛。树林里除了他没什么游客,康西在里面走了好一段路没见到其他游客。他越走越心凉,后来连鸟儿的鸣叫声也渐渐淡弱。里面小径有好几条,他估计只要是通往北面的路,他就走。在茂密的树林里走了约四十几分钟,前面忽地种栽的都是竹子,还有几张石桌和石凳。康西坐在一张石凳上休息,石桌被竹子包围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