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点钟的时候,康西王颖坐车回去。回到房间已是七点半,康西穿上工衣,洗了脸就去上班了。王颖冲了凉,打开电脑,登上QQ。QQ刚登入,就有一条信息提示。她点开一看,我卫何发来的。自从康西打过卫何后,王颖就把卫何的QQ号删了。

 

  现在卫何又出现在她的陌生人里面。卫何一开始就和她开视频。王颖不接,卫何打字过来说:“再不接,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王颖此时已深深怕了卫何,想了一会儿,还是接了。

 

  卫何是在办公室和她聊天的。他电脑没有摄像头,却有一个话筒。王颖看时间已是八点过几分,想必办公室就他一人在。她看不到卫何,卫何却可以看到她。两人就以语音对话,王颖不知道他想打什么主意,就急着问:“你到底想干什么?”卫何狠狠地说:“没干什么,我想你不行吗?王颖,我真的很爱你,为什么你总是避开我,我又不吃你。就是吃你,也会让你爽死的。”

 

  王颖气的关了视频,但随后卫何又发一张图片过来。王颖只看一眼图片,只气的差点没砸了电脑。原来卫何发来的是一张裸女图片,这张裸女一丝不挂,连最隐私之处都暴露出来。只是卫何用图片软件把王颖的头像添加到那裸女脖子上。卫何学过Adobephotoshop,所以这张图片P的看不出一点儿瑕疵,不认识王颖之人,一定会认为图中的人就是她。

 

  卫何又打来一行字:“快接视频,不接还有更厉害的给你看。”王颖气的咬牙切齿,七窍生烟,却不得不老实接视频。如果这些图片给康西看到,后果会如何,她不敢想象。

 

  王颖接了视频,又传来卫何阴阴的淫笑。王颖气急败坏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小心我男朋友真的会杀了你。”音箱里传来卫何得意之声说:“现在你们根本就找不到我。有本事就让他过来找我啊,只怕他走着过来,滚着回去。”

 

  王颖咬着牙说:“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不管你的事了,别在打扰我正常生活好吗?”卫何奸笑地说:“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王颖,怎么今天这么容易就道歉认错了。一点都不好玩,想让我放过你,也可以。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保证以后不再打扰你和你男朋友如鱼得水的‘性福’生活。”

 

  “是什么事你说吧”王颖沉着心问。

 

  卫何传出兴奋地声音说:“听过裸聊没有?我要你脱光衣服陪我聊三个小时的天。只要你答应我,保证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王颖嗤之以鼻,厉声说:“卫何,你这个王八蛋,禽兽,卑鄙无耻的家伙,你去死吧。”卫何见一向温柔可爱的王颖竟发这么大的火,不生气也不着急,仍沉稳着性子说:“不同意也罢,我再给你看几张图片。还有,不单有图片,还有视频呢。

 

  只要你不答应,我把这些图片和视频全部发到你男朋友的QQ和51里面去。你男朋友的QQ和51我都知道,让他看看你和我一起睡觉的图片和视频。保证他看了会兴奋的一夜无眠。还有,为了想看看你的身体,我可是做了一百张合成图片,三个视频。先给你发几张图片欣赏着,给你五分钟时间,不答应的话,我等下就发电子邮件给你男朋友,那里面可包括全部图片和视频哦。”

 

  说完,卫何已连续发来十五六张图片。图片里有单人的,也有双人的。双人的就是卫何和王颖赤裸着相拥在一起,卫何Adobephotoshop玩的太精深了,任你再仔细看,也会认为相片就是王颖和卫何在一起拍照的。

 

  更有三张过分的很,看他那样子,似在学陈冠希拍艳照门。不知他以前和他哪一个女朋友玩时拍下来的,只是他这个女朋友身材貌似王颖,加上头像合成,丝毫让人怀疑不得。王颖QQ和51里面相册里有她大量图片,所有相册都没有加密码,卫何就是从她相册里面拿走的图片,再加工成现在的图片。

 

  “怎么样,好看吧。舒服吗?”卫何在办公室清清楚楚地看着王颖发怒的表情。王颖越是这样,他越是兴奋。他知道卫何上夜班,正好晚上好耍耍王颖。卫何又笑道:“王颖,我一直想看你的身体结构,可你偏偏就这么小气不给看。

 

  想来你的身体和清清的差不多,清清可是我最近才泡到的。身材和身高都像极了你,不过没你可爱。用她的身体换成你的头像,你男朋友看到了说不定会相信的,他若相信,说不定一脚会把你踹飞。”

 

  “你再这样逼我,我就去报警。”王颖实在是无法可施。只好如此吓唬他。卫何听到,一点儿也不担心害怕,仍平静地说:“你敢报警,我就会让图片流到网上去,看谁受害更大?反正我警局里有人,大不了呆几天就可以出来。若流到网上,看到的恐怕就不止你男朋友一个人了。”

 

  他这么一说,的确把王颖震住了。卫何趁火打劫地说:“听我的,好好合作,先脱下睡意。”王颖猛然惊醒,关了视频,把卫何的QQ拉入黑名单。打开康西的QQ,可康西的QQ上没有卫何的QQ。又打开康西的51,51里面也没有卫何的51号。

 

  想到卫何说的出做的到,单那十几张图片,足可以让康西看到为之疯狂。卫何说他做了一百张合成图片,图片中那个女孩和自己身材几乎一模一样。别说是康西,就连她第一眼看到,也惊奇怀疑自己什么时候被人偷拍了?他说还有三段视频,一定又是和清清的。他只要不拍到清清的头,就会让康西相信是她和卫何的。

 

  她关了电脑,不敢再开。她现在心中的害怕,比自己和康西要挨打还要恐惧十分。她像只被猎狗追赶到死胡同的小兔,只有等死。她想找人求救,搜索脑海却没有定格一个人。她的无助,没人能拉她一把。一个人缩倦到床角里,她宁愿卫何把图片发给康西看,也不同意和他裸聊。如果到时卫何再将她裸聊的镜头录下来,到时候卫何再耍赖的话,就是跳进大西洋也洗不清了。

 

  晚上十一点时,康西和李玉龙正在操作机器作业,突然机器里发出咔嚓咔嚓巨大声响。两人都不懂是什么原因,康西快步走向办公室,把组长叫来。组长研究了半天。连什么原因都没找出来,这机器是进口的,组长不敢擅自去修理。组长又去叫来领班,领班修了一会儿也没修好,就打电话给厂里的修机谭师傅。一直到吃夜宵的时候,谭师傅才过来,康西和李玉龙去饭堂吃饭。

 

  吃过夜宵,两人回来,谭师傅还在修。谭师傅四十开外,五十尚不足,矮矮胖胖,头发却秃到只剩下脑后面一圈了。谭师傅的脾气不好,康西和李玉龙都是知道的。他给谁修机,都免不了教训别人一顿。说教训也不为过,主要是给你讲一些使用时的操作方法。

 

  虽然这些每个操作员都懂,他还不厌其烦地再说一遍。只是他的说话语气完全不是再告诉别人怎么怎么做,而是把别人贬称一只蚂蚁,从而把自己抬高成大象,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他前几天给康西前面 那台机那两个同事修机,连说带讽刺地说了一大通。康西听到耳朵里就受不了。

 

  特别是晚上被叫来修机,他脾气更大。全厂修机师傅里,他的技术最好。他有好几个学徒,没有一个在他身边呆过三个月的,都受不了他的臭脾气。

 

  李玉龙在康西前面,领班在一旁观看,组长回去了。谭师傅见康西和李玉龙过来,就叫站在前面的李玉龙拿工具给他。李玉龙忙拿他要的工具给他,谭师傅接过工具,让李玉龙学他那样打开机器里面的一个器件。李玉龙虽然几乎每天都在操作着机器,却从没见过里面的器件,完全不懂怎么打开。他笨拙地弄了好久,就是打不来那个器件,谭师傅见了,冲他说一句:“你这个人脑子怎么这么笨啊。”一句话说出,让李玉龙生气不已。康西见谭师傅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出口就这样说别人啊。

 

  谭师傅随手几下就打开了,又让李玉龙打开剩下的几个。他刚才打开时动作太快,他只做不教李玉龙方法。李玉龙也没往他手上看,待再看时,谭师傅已打开在手了。听谭师傅又让自己打开剩余的几个,不由心冷起来。谭师傅地位在一楼仅次于主管,领班见了他都客气三分。

 

  李玉龙不想违抗他的话,可他不懂如何开法,弄了半天还是一个没有弄下来。谭师傅把上面的零件都拆开了,见李玉龙一个零件也没打开,就忍不住说骂他道:“哎,你呀,真是笨的要死。世界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人一看就会,第二种人一学就会,第三种人怎么教都不会,你就是这第三种人。”谭师傅向来是出口伤人,不给人留余地惯了。

 

  李玉龙气的想打他,可是他是厂里元老级的技术员人物,再者,他年纪也不小了,都是近百岁的人了,自是下不去手。李玉龙不善言语,当下只瞋目看向谭师傅。谭师傅这几句话太伤他自尊了,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发怒的火焰。

 

  康西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人。虽然没说自己,听到心里也是受不了,就冲谭师傅严厉地说:“你说李玉龙笨蛋,那你一定很聪明很有本事了。明天跟我去学溜冰,我可以教你一百遍,如果你能学会倒溜,我以后见了你都倒着走路。

 

  别以为自己年纪大了,就不敢顶撞你。我给你说,如果你再年轻二十岁,早就被人打死了。我见过自高自大的人多了,还没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家自高自大都有能力自高自大。你除了在修机这一方面有点本事外,你还会干什么?李玉龙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东西,你让他和你差不多的时候把那些零件取下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只要溜冰达到我的水平,我向你磕三个响头。

 

  我知道,你自厂里一成立就进来当技术员,一直到现在。不要以为这样就可能去侮辱一个人的人格,这远远不够。不但是远远不够,你就是到了七八十岁,也不能这样说别人。不管你刚才说的那话有心还是无意,以后不许对我和李玉龙说第二遍。你教训别人我管不着,但你没资格教训我们两个,因为你没那个本事。”

 

  康西平时言语也不多,但他脑子思维快,想要反驳别人,张口就来。一席话果然说的谭师傅一愣一愣的,康西已嘴下留情了,尽量以尊他为长辈的口气来说的。只是实在厌恶谭师傅对人的这种心态,反驳之时,语气冷硬了许多。

 

  李玉龙向他投来感谢的目光,领班也用意想不到的眼神看向他。谭师傅手里还拿着一把老虎钳,老虎钳微微颤抖。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或许他在想,这一老虎钳打在康西头上,会不会把他打死?

 

  “我去下厕所。”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维持了快一分钟,康西用去厕所的理由走开了。李玉龙随之也用这个理由去追康西。谭师傅毕竟是厂里人人表面上‘敬重’的技术师傅,如果他站着不走的话,谭师傅就会下不了台。康西也绝不会因刚才的话向他道歉,想好了,打不了被炒掉。既然王颖想让他离开这里,被炒掉也无所谓。

 

  两人走到厕所门口,康西去洗了手又出来了。两人在厕所门口不远的空箱上坐下,李玉龙感谢他为自己刚才出一口气,却担心他因此受到麻烦,说:“这姓谭的老家伙和主管关系很好,你今晚这样屌他,真有可能被炒掉的。”

 

  康西无所谓地说:“炒掉就炒掉了,无所谓。人总不能只在一棵树上吊死,也不会一直在某处呆一辈子,这样就没多大意思了。人生就是这样,像出租车,把每个人载向不同的地方。我只是看不惯他这么说你,这姓谭的年纪都这么大了,说话还这么伤人。

 

  真的,如果他在年轻二十岁,说话还是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再就被别人打了。别人不打他,是因为他年纪大了,怕一动手就把他打残废。”

 

  李玉龙叹了叹气说:“对了,主管要是敢辞退你,你就去找桃子。桃子和咱老板关系很好,而且上次你和那些治安打架,老板还去看你呢。有这些关系,主管应该不敢炒你了。”康西断言地说:“我不会用这种方法挽留工作的,炒就炒。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他们不炒我,这个月我还可能辞工走呢。王颖一直担心卫何那个混蛋打我,昨天已劝我几次要离开这里。我不想走,因为一走,就等于是怕了卫何,等于是做缩头乌龟。”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心事。两人的关系时好时坏,关系好的时候,可以敞开心扉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说给对方听。坏的时候,一夜无语。刚开始李玉龙嘴上说也不想让他走,心里却巴不得他离开。一番心事交换,对康西的内心世界更加了解。现在李玉龙是一心一意不想让他走了。两人在这里说了快一个小时的话,领班过来找到他们,让他们去作业。

 

  康西和李玉龙对领班关系一般,平日里没什么交流。康西问领班谭师傅走了没有?领班说走了。康西又问谭师傅有没有说些什么?领班的脸色微微一变,却说没有。康西也不好再问什么,两人坐回工位,机子已修好了。领班在一旁看两人操作,见两人都是按操作说明书上的步骤进行操作的,才放心地走了。

 

  喉咙里那根鱼刺还在,只是现在感觉不像鱼刺,倒像一粒米停在喉咙里。咽不下去,一点也不痛,就是觉得不舒服。刚才吃饭时,那根鱼刺突然没了。还没等他高兴呢,这跟鱼刺又出现了。康西摸着脖子想:“不会是这跟鱼刺全部都插入肉里面去了吧?要不就是找了一个肉瘤?不然怎么还消不下去啊?”

 

  这一夜相当难熬,直至天亮时,才感觉喉咙里那个东西消失了。早上八点下班,康西和李玉龙一起去饭堂吃早餐。熬了一夜,两人的眼睛都布满红丝。

 

  康西走到房间门前,发现门外的锁没锁,便小心地打开门看。王颖正躺在床上,她没睡,睁着眼躺着。康西进来,关上门,坐在床上,俯身去摸她的额头,关心地说:“怎么没去上班?生病了吗?”王颖摇头说:“没有,我今天不想上班。”

 

  “嗯,想休息就休息一天吧,我去冲凉了。”说着起身脱下衣服去冲凉。王颖昨晚把那事情想了又想,裸体图那件事如 果处理不好,将会引来一场难以收拾的局面。而卫何似乎就是要挑起这一切,她昨晚做梦,梦见康西把卫何杀死了,吓的她半夜惊醒。

 

  今天再也没心思上班,干脆不去上班了。康西睡前喜欢先玩两个小时的电脑。若卫何真给他发那些图片和录像到他邮箱里,康西必定会疯狂地去找他。她今天不上班的目的,就是阻止康西上网。只要康西不上网,自然是看不到邮件。

 

  可阻止了这一天,能阻止的了以后的每一天吗?这件事康西迟早会知道的,早知还是晚知,这件事都要去解决的。看着康西去冲凉的背影,她突然想把这件事主动对康西说出。康西听了这一切,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吗?会控制的住吗?

 

  约十五分钟,康西洗头和冲凉好,用吹风筒吹干头发。爬是、到床上,抱起王颖吻她一下。王颖一心想着那些图片之事,对于康西的亲热推推却却,满面愁容。王颖以前从不这样的,看她一脸忧愁的样子,康西在她耳边吹一口气说:“今天到你的那个还有四天时间呢,不会这么早就来了吧?”

 

  “小西,我,我有事对你说。”王颖吞吐地说。

 

  见王颖用这种表情和语气对他说,康西感觉到不是什么小事,当下不再嬉闹,静下心来听她说。王颖一时又不知该从如何说起,康西见她表情犹豫不决,更加怀疑有什么大事发生。把王颖搂入怀里,动情地说:“不管什么事,你都放心地对我说吧!别忘了,你还有我呢,我可以替你挡着。”

 

  王颖流下两行清泪,泪水滴在康西的手上,康西一惊。看到王颖流泪,急切地问:“不管是什么大事,难事,请你对我说,我一定想尽所有办法帮你。你难道连这一点都不相信我吗?”

 

  “不是这个原因。”王颖终于在哭后吐出这几个字。

 

  “那是什么原因?你说啊,你这样只哭不说,我心里只更着急更难受。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康西又刚才的柔声变成大声,双手摇晃她的双肩问。

 

  “是卫何”王颖一横心,把卫何说了出来。康西听到卫何两字,神情立即变的恼火起来。又摇晃起王颖的身子发狂地说:“他怎么了?他是不是欺负你了?”王颖被他发疯地摇晃的头晕脑胀,想说出,还是不敢一下子说出来。

 

  康西见桃子不想说出来,更是生气,下床去穿衣服。王颖忙问:“你这是去干嘛?”康西咬牙狠声地说:“你不告诉我,我去找那姓卫的。”

 

  “你别去,我说,我说。”王颖见今天不说个明白,康西是不会甘心的。当下在哭哭噎噎下把昨晚一事说与康西听。康西忙打开电脑,看卫何有没有发电子邮件给自己。王颖知道康西在极度发狂的时候是不停任何人的劝。她穿着睡衣,依靠在墙头,神情呆滞,双眼早已哭的红肿。

 

  桌面一稳定,康西就打开QQ。QQ一登入,就有一封电子邮件。康西的心跳的很厉害,他也怕那条邮件是真是卫何发来的。他不想看到王颖和卫何在一起,还是裸体,哪怕是电脑合成的。邮件是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用的是163邮箱。他打开之后,是一个压缩包。他打开压缩包,里面显现出几十张JAP格式的图片和一个AVI格式的视频。他的心此时在剧烈抖动,他的手也在强烈地颤抖着。

 

  卫何查看一下,一共是六十张图片,没有一张里面有卫何的。视频里面有一男一女在做爱,但看不清人的头部。视频标题是‘我和王颖’。那六十张图片有的是网上收集的那些人体艺术图片,还有的是他女友的,都是把王颖的头像合成到那些女孩子身上。

 

  这六十张图片都是全裸,更有一半是赤裸到了极点。康西本就易冲动,看到这些哪还能受得了啊。快速穿上鞋子,他穿的是一条运动裤和背心。当下从皮箱里拿出一把刀,将双截棍插入后面裤裆一半,以背心遮住露在外面的一半双截棍。

 

  王颖见康西这些动作,只是哭着摇头。自从得知卫何要报复王颖和自己,康西特别买了一把刀。康西准备好,一声不吭,也不理王颖,夺门就走。王颖拦他不住,忙赤脚地跟他一起下楼。康西下了一层楼,见王颖跟来,咆哮地让她回房间去。王颖不听,康西不再理她,只是下楼的速度更快了。王颖拼命地往下追,康西出了大门,就往超市跑去。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公交车来,这时见王颖追来。

 

  他干生气也没办法,就想跑到对面马路上去打的。见王颖追近,不再细想,撒腿往对面马路上跑。王颖瘦小的身体不知什么原因变的那么矫捷,紧追康西而去。好多人见王颖穿着睡意,赤脚地追康西,脸上泪水如洗,都搞不懂怎么回事。康西只想甩开王颖,见王颖不顾一切追来,改道去了十字路口

 

 

文章发布:2017-04-30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