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二十四个小时的抢救,除了康西和阿狼,其他八个人都脱离了生命危险。目前康西和阿狼的情况非常脆弱,一不小心,两人都可能丧命,可以说两人的双脚已踏进了地府,只有一个头还在苦苦挣扎。

 

  刀疤男等八人虽然脱离生命危险,但情况也不乐观。他们也死的差不多了,只是比康西和阿狼伤势轻那么一点点,至今还没有一个人醒过来。医院方面通知各人的家人,康西家人首先到来。经过四十八小时,康西和阿狼经过专家医师的努力下,有了生命复苏的痕迹。而刀疤男等人已醒转过来,但还不能开口言语。

 

  九十六的小时后,康西和阿狼终于脱离了生命的危险。此时各人的家属都火速赶来,此时的医院成了各人的亲人吵闹的所处。林一涛席龙听说康西之事,也在昨天就赶了过来。杨刚上次没有帮康西打卫何,心里一直很过不去。

 

  其实那次是林一涛和席龙秘密进行的,没有通知他。他第一时间过来,整整请了三天假过看探看康西,桃子更是一分钟都舍不得离开康西,厂里的事一概不理。李玉龙也请了一天假过来看望康西,老板吴乃龙刚回到厂里,听说此事,虽说康西已不在他厂里上班,还是前来看望下康西。吴乃龙见桃子整个人这几天都消瘦一圈,明白其中原因,也没催她回去上班。

 

  吴乃龙走之前,赠给康西家人一万元人民币。莉莉,胜利也把手里仅有的几千块前都拿了出来。康君把店都转了,一共得钱三万二,加上已有的五千块钱,共三万七。再加上吴乃龙赠捐的一万,和桃子出了六千,林一涛,席龙,杨刚等人共筹钱是六万五。这两天就花去三万,但见康西性命无碍,众人都略宽点心。

 

  第四日时,有一个叫任哥的人病情几乎康复。原来他只被康西一钢棍打中头部,登时头部鲜血直流,晕死过去。刚开始呼吸微弱,几乎挺不过去。经过这三四日的救护,竟康复的很快。今天依然可以下床走动,但立即警察过来,向他询问案情。

 

  任哥脑子还有些迟钝,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而刀疤男等人也在慢慢康复中,就康西和阿狼病情让人提心吊胆。两人虽说脱离生命危险,也有可能随时死去。

 

  到了第五日时,阿狼心脏跳动又增强一些。经过医生的救助,到了晚上,已清醒过来,可以挣开双眼,但还不能言语。此时就康西一人在昏迷中,康爸康妈这几日仿佛身在地狱。康妈身体本就不好,昨日哭的伤心,竟也倒下了身子。林一涛最近为了康西,折腾的现在身无分文。

 

  燕子在家听说此事,给林一涛寄来两千元,一千是她给康西的,另一千给林一涛用。这日医院里又突然来了一个女孩,她给了王颖五百块,又交给王颖一个手机内存卡。这个女孩就是梦依,她给王颖那个手机内存卡里面记录着康西在海边打架的全过程。

 

  只是这件事她很害怕,一连几天都不敢出大门。那日她放假,和男友去海边玩。两人本在海边的一条小路上坐着玩。那条小路又窄又杂草丛生,两人正玩时,突然从另一条路驶来一辆摩托车和一辆白色面包车。摩托车在她们前面不远处停下,随之那白色面包车也在摩托车旁边停下。

 

  梦依见到这等情形,还以为是打劫的,赶紧拉着男友的手想偷偷溜走。待两人躲到一边丛草后,只见面包车打开车门,一个人从车里被扔下来。梦依瞧上一眼,顿时呆住了。

 

  被扔下那人正是康西,看到康西,她心里顿时一呆。她男友无声地拉住她的手想趁此偷溜,梦依不走,她想看个明白,康西来这里干嘛?

 

  这个问题刚想出,从面包车里又下来七个人。梦依见这几人面貌不善,几人一下来就有人用脚踢康西。梦依立即明白,原来康西被带到这里是挨打的。她想去救康西,却发现自己没这个本事。当下赶紧掏出手机录下来。

 

  当警察过来时,梦依的男友怕惹上非事,悄悄地拉着梦依沿着杂草漫生的小路回去了。梦依刚回去两天心里非常害怕,还老是做噩梦。上班时,连连出错。她不知道康西怎么样了?很是担心。今日再也奈不住,一番打听,才寻到康西。

 

  她把手机里的东西都删了,只留下这段录制的视频给王颖。希望这个视频可以帮助康西,就是几人都好了以后,若告上法庭,这个视频会起到很大最用。梦依还没发工资,身上只有六百块,当下给了王颖五百块,希望能为康西尽点力。

 

  王颖收下了梦依的钱和内存卡,梦依去病房看了一会康西就含泪回去了。王颖把梦依的手机内存卡放进康君的手机里,梦依的手机拍录的不是很清晰,但依稀可以看到每个人的大概面貌。王颖叫来康君、何花三人来看。

 

  视频一开始就是几个人一起用脚踢倒在地上的康西。康西躺在地上用双手护住头部,显是很害怕。几人踢了一会儿,那个看似像刀疤男的人拿着一把刀,指手画脚说着话。但梦依当时离的远,跟本录不到他们的话。但见刀疤男指着康西的腿,加上那动作,似在问他要哪条腿?康西一边害怕着,还像也在说话。但没几句,一边看似像阿狼的人拿着钢棍就向康西身上砸。

 

  康西突然一个旋身,拉住一个人的一只脚。随之那人被康西拉倒,康西同时间将那人手中的钢棍夺在手中。而此时,他背后已被人砍了一刀,顿时鲜血流出。康西手里拿到钢棍,一棍子打在旁边一个人的头上。那人头上吃了一棍,登时摔倒晕去。

 

  康西拿着钢棍东挡西砸,片刻,身上又被砍两刀和几棍。康西突然似发狂一般,或跳或跃,声东击西。就在这时,一人举刀向他砍来,康西一棍打在他手上。那人急忙收手,手中砍刀却被砸落。那人后退几步,康西弯腰拣刀,又三人分三个方向袭来。

 

  康西捡到刀,将左手砍刀换到右手,右手钢棍换到左手。只是这一换间,胸口又挨了一刀。康西不要命地反向那几人扑去,见康西这么不要命,那几人都后退几步。康西左手钢棍砸,右手砍刀砍。两个人与他一交手,顿时被他砍刀砍中。

 

  这时场面混乱,只见四五个人拿刀一起攻来,康西格挡不过来,大腿被阿狼一刀几乎砍掉。而阿狼也被康西一刀砍中脖子,几乎将阿狼脖子砍下来。康西大腿的血就像喷泉一样,汩汩喷出。那剩余的四人见了,纷纷想跑。康西忍住痛,将左手的钢棍甩出,登时将一个人砸倒。康西上前,在那人的胸口上就是一刀。随着康西的那刀抽出,那人的胸腔‘哗’的一声喷出一股鲜血,鲜血喷洒康西一身。那三个人见此,吓的手软。康西早就杀红了眼,那三人陡然间也狠下心来。一起回身,向康西攻来。三人一起进攻,康西在格斗中左肩又被砍了一刀。

 

  但最左边一人被康西砍倒,剩下两人刚一迟疑,又被康西砍倒一个。最后剩下的那人完全丧失了斗志,才几下,就被康西砍翻。康西见所有人都被自己砍倒,心里那股杀气还没消去。见有两个人好像没受什么伤,想逃跑。大步奔去,不等那两人起身,奋力在两人背后个砍一刀。

 

  此时九个人都躺在他脚下,他又朝一个想起身逃跑的人身上砍一刀。他如此又砍了几个人,渐渐身子摇晃,似乎随时都可能倒下去。但他去死死站立着,就在这时,两辆警车过来。警车上下来几名警察,随之是王颖扑上来抱住康西的镜头。三人看完,心里悲痛。

 

  康西身上伤口严重,大腿处那处伤割破了大动脉,流血过多,即使痊愈,极有可能成了个瘸子。胸口那处伤口,只差一个手指,就碰到了心脏。目前最致命的是肩膀和脖子处那一处伤口,目前是暂时脱离生命危险。

 

  到了第十日,经过连日里不分昼夜的抢救,康西已苏醒过来,只是不能言语,四肢不能动。阿狼早康西几日醒来,目前已有重病房转入观察室。刀疤男等人已能在搀扶下行走,任哥昨天就出院了。

 

  但他没走,各方家长聚集一起,商议着各方面的打官司事宜。目前就康西虚弱不能言语外,阿狼等人都能开口说话。只是阿狼小腹和左大腿及背部被康西砍了几刀,还不能起身。

 

  这日下午,当王颖,康君一家人苦脸默祷康西早点好转时,门口探来一个人头。那人偷看一会,自责地竟流下泪来。那人看了一会儿,又走向另一间病房。这间病房躺着四个人,都在床上输液。那人刚进去,里面四人病人看到,心情很激动。当下有三个人都欲起身打他,无奈身体虚弱,没人搀扶,站不来。那人一瘸一拐地走到四人面前,双腿曲下,跪倒在地。

 

  康西今天已没有靠氧气呼吸了,也能说些话了。医生说要他好好休息,尽量不要对他有心情刺激。王颖这些天来日日夜夜守候在康西身边,人都瘦了一圈。看她脸色蜡黄,双眼血红,像是大病一场似的。

 

  康妈听的康西醒来,病情也大速好转,今日已可以出院。林一涛和席龙又在附近找了份工作,每天晚上下班都来看康西。桃子昨天才回厂里去,今天听说康西已能言语,又慌张地过来。

 

  所筹得六万多块钱也已花完,今日桃子过来,又拿出一万五。王颖,康君看着桃子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很是诧异。王颖还了解一些内幕,但康君之前都不认识桃子。上次桃子拿出那么多钱,他感激的不得了,以为桃子只是康西的最好朋友

 

  但这几日来,桃子对康西所表现的那份着急担忧,丝毫不亚于王颖。昨日听说所筹的钱已所剩无几,想不到今日来又拿出一万五。康爸、康妈感激地向桃子下跪,毕竟这一万五千块钱对与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额。

 

  桃子忙扶两位老人起来,王颖看在眼里,心里虽然很感激桃子,却也有一半憎恨她。她给予康西的太多了,无形中她也欠桃子许多。但她还是要感激桃子,只要能把康西治好,即使自此离开康西,她也愿意!

 

  正当众人在门外感恩谢德时,两间病房里出来八个人。这八个人由各相互搀扶着,还有两个人走在后面。这些人王颖都认得,这十个人有九个人就是被康西砍伤的。只是其中一人受伤最轻,就在在后面自己走过来的任哥。

 

  另一人竟是卫何,卫何和任哥一起走着,只是走路的时候一身左高右低,却是个瘸腿。王颖当先愣住,见这些人一起过来,搞不懂他们向干什么?卫何加快脚步,走到前面,对着王颖急康君等人跪下磕头。他这一磕头,王颖又惊又狐疑,不敢上前贸然扶卫何起来。卫何磕了三个头,含泪道:“对不起,我对不起康西,对不起王颖,对不起你们。是我错了,可不可以让我给康西磕头认错。”

 

  这番话说完,更是让王颖等人惊呆。但见他们几人只有走路的力气,想是没有本事去害康西。王颖点点头,康君害怕卫何等人趁机对康西不利,想拦住他们进去。王颖向康君点点头,之间的恩怨,王颖最清楚,她已猜出卫何来此的目的了。

 

  卫何等人进去后,见到康西,脸上即使害怕又是惭愧又是恼恨,复杂的很。康西看到他们进来,脸上表情立即变了,挣扎的想坐起来。王颖赶紧跑过去,抱住康西大声说:“小西,不要紧张,他们是来向你问安的。”卫何赶紧接道:“康西,我对不起你。”

 

  说着跪下磕头,连磕了几个,抬起头说:“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害你变成这样子。如今以后,你的医药费我全负责。”阿狼也说:“这一次打架我们都谁也不欠谁,如果你看得起我,以后咱就是兄弟。我希望兄弟快点好起来,等你好了以后,去一定请你喝酒。”刀疤男听阿狼说完,接道:“我们都知道错了,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以后你就是我的兄弟。”

 

  康西似乎也猜出他们的含意了,只是他的头现在嗡嗡响,眼前一黑,又无力地闭上眼睛。卫何见到,赶紧说:“王颖,以前都是我不好。图片已被我全部删除了,绝不会再有了。我们不打扰他休息了,我有话对你说,可以出去谈谈吗?”

 

  王颖见康西心里一激动,又晕了过去,已慌张地不得了,哪还理会卫何这些话。不一会儿医生过来,见这么多人挤在康西的病房里,一面劝阿狼等人也要好好休息,一面责备王颖不该过来打扰康西休息。

 

  阿狼也被劝回病房,他的伤口不比康西轻松多少,此次过来,也是被搀扶着进来的。各人家长都在门口守着,对于儿子们的在外面的所作所为他们并不知情。阿狼的爸妈虽然痛恨儿子,但听到儿子在外面命在旦夕,还是急忙忙筹到一些钱过来看望儿子。可下来几万块前,他们无力拿出。

 

  阿狼这几年再外面混,也弄到手一笔钱。等他醒来时,让爸妈拿着他的卡去取钱。卫何自阿狼等人进院第一天就来过一次,只是那时十人都在昏迷中,他心里害怕着,祈祷老天让这十人都不要醒来。

 

  他不敢再这里呆太久,了解一点情况,就匆匆地走了。这几天警察都在调查此事,卫何可谓是日想夜思,整日里被这件事弄的精神差点分裂。如果康西好转过来,一旦把他告到法庭,一是指使别人杀康西,二是利用他人肖像,做拿些淫秽图片,侮辱他人人格,糟蹋他人只尊严。

 

  但是一点罪状成立,都让他在监狱里住上几年。再次过来时,见刀疤男等人已快痊愈,更是害怕的不得了。如果刀疤男完全康复,肯定饶不了他。虽是好朋友,为了他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即使不打他,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当下先去向刀疤男认罪,他手里有刀疤男等人的把柄。刀疤男卖K粉,摇头丸等交易,好多证据都在他手里。当下向刀疤男磕头道歉后,又对刀疤男等人说:“刀哥,现在事情既然发展到现在的局面,只有一步路可以走。

 

  我们千万不要和那康西弄到法庭上,一旦弄到法庭上,你们的事很快就可以被查出。打人是你们先动手的,官司不用打,我们肯定输。如果告到法庭,康西也知道你们卖那些东西,万一说出,就是罪上加罪。刀哥,我知道错了,这件事我会想法补偿给你们的。

 

  等下我们去找康西认个错,最好私底下把这件事化解了。只要康西不再告我们,警察也不会再插手进来。”他这一番话说出,刀疤男一想,确实是这样的。如果告到法庭,只要康西说出他们干的老本行,警察一定会查他们的。如果私底下化解,岂不妙哉。

 

  众人再一商议,决定和康西私下化解。只要康西不去告他们,他们以后决不再招惹康西。众人商定后,就出现刚才那副场面。

 

  众人见康西一激动竟又晕了过去,不敢再打扰康西休息。阿狼伤势在九人中最是严重,当下由卫何搀扶着进了病房。卫何把阿狼扶到房间,便找王颖商谈此事。康君和王颖一起来的,经过这几日从王颖那里的了解,他已对卫何和康西之间的恩恩怨怨了解的差不多。

 

  此时卫何、康君、王颖三人在医院后面的一块空地上站着。卫何把他和刀疤男等人的意思说出。王颖和康君等人都不想把这件事再扩展开来,听后虽没明确表态,心里也巴不得私下解决。

 

  卫何见两人脸色都微微变化着,只要他刚才那一番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又劝说道:“只要你们同意,剩下的医疗费我可以全部负责。只要你们不去告我们,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如果你们不想和我们做朋友,我们以后不再招惹你们一根手指头。

 

  如果你们硬要把我们告上法庭,赢得机会并不大。你也知道,他们都是一帮亡命之徒。如果你们就算真的告赢了,他们真的会报复你们的。何必呢,这一次大家都受伤了,不管以前是谁对谁错,都让他过去吧。希望你们好好考虑,这次双方都受伤很大。”

 

  他说完,王颖低下头,康君还是不说一句话,只是呼吸加重,像是再下什么决定。康西又说:“放心吧,自此以后,我保证他们不再动你们一根手指头。如果你们再开店,有谁敢找茬,给我们说一声,马上帮你解决。”

 

  康君悠然说:“这件事我是没什么意见,等我弟弟醒来我问他。我会尽力让他同意的,希望你们说的出做的到。如果我弟弟出院了,你们还想打我弟弟,我一定会去告你们的。”

 

  “我发誓!如果这件事你弟弟肯私下解决,我们若再打他或欺负他,就千刀万剐,不得好死。”卫何听到康君那话,为了表明自己的诚心,赶紧发誓着说。

 

  康西再次醒来,哥哥和王颖都坐在他床头。康君看着弟弟,摇摇头,却没说一个字。康西弱弱地说道:“是不是卫何想私底下解决这事?”康君听康西这么说,值得点头承认,同时劝他说:“最好还是私底下解决。你打伤了他们九个人,算是报回了仇。这件事如果闹下去,只会越来越大。如果私底下解决,他们就会负责你剩下来的所有费用,而且以后不再和你作对,所有的事都一笔勾销。如果强要告他们,只怕他们还会像这次一样,报复我们。”

 

  王颖说:“卫何已经把那些图片全部删了,谅他以后也不敢了。小西,我们不要和他再斗下去了,这样对谁都不好。这次他主动跪下给你磕头认错,你就放过他吧。我知道,他是怕一旦告到法院,是他主使阿狼他们打你的,就是主使者。还有,他发的那些图片,一旦去告他,他又是一项罪。可是告了他,把他判了几年,我们也好不了哪里去。”

 

  康西勉强说道:“我刚才也都想的明白了,听你们的。”

 

  王颖、康君听康西同意,都很欣慰。王颖出去告诉了卫何,卫何也狠狠地舒了一口气,似乎这口气已压在他心里好几年了。

 

  七十五天后,康西可以出院了。阿狼早他半个月出的院,刀疤男等人比阿狼早一个礼拜出的院。这两个月的费用全部是由卫何,刀疤男等人出的。这天康西出院,林一涛、席龙、杨刚、桃子、李玉龙、杨佳伟、小六的等人都来了。康西坐在轮椅上,由王颖推着,出了院门。却见卫何、阿狼、刀疤男等人拿着鲜花迎接他。杨佳伟甚是诧异,当然,康西和他们已私下解决之事他是不知道的。

 

  前些天警察调查了一番,康西也一口说是几个人因小误会闹翻了脸,没有将阿狼等人卖毒之事抖露出来。康西应付走警察,对阿狼等人这样说:“现在我们所以的事都一笔勾销,谁也不欠谁的。我希望你们重新做人,不要再干这些勾当。

 

  虽然这样警察没有怀疑你们也没有抓你们,如果你们再这样痴迷不悟下去,迟早有一天也会进监狱的。我现在心里,说实话,是很恨你们。但我希望你们能做个好人,真一句话是我的真心话。”他记得很清楚,当他把这句话说完时,这十个汉子都沉默了。

 

  康西没有讲太多,只是又淡淡说这么一句:“其实我很想和你们做朋友,如果你们能改正的话。”他这句话说完,十个大男人都看着他。他没去看他们的目光,慢慢地拄着双拐走了。

 

  这次见到他们拿花在医院门口迎接自己,冲他们一笑。

 

  某家饭店里,三十几号人分三桌坐下。康西不能饮酒,以茶代酒。卫何、康西、阿狼、野鸡、刀疤男等人坐一桌。林一涛、席龙、杨刚、李玉龙等人坐一桌。王颖、康君、康爸、康妈、何花等人坐一桌。杨佳伟等人在他们进饭店时回去了。

 

  康君和何花打算还在深圳再开店,现在身上都没有多少钱,打算再打一年的工。康西身体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康复,想回来家去休养一段时间。爸爸妈妈在这里也找不到工作,这里消费又高,打算和康西一起回家。康君什么时候再开店,他们再过来。

 

  桃子听了,试着对康西和康君说:“我有一个想法,可以让伯父我我们厂做清洁工。做清洁工不是很累,而且宿舍里面好多人都把那些喝剩的酒瓶乱丢。以前那个清洁工光是打扫宿舍捡到的那些东西每个月就可以卖好几百,工资是每月一千二,包吃住。

 

  不如让伯父留下来,一个月应该够伯父和伯母生活用了。”康君看向康西,想看看弟弟的看法。康西问爸妈,康爸和康妈也都听到了。康爸想了想同意了,康妈问桃子能不能给她找份工作。康西和康君一听,几乎同时说:“别想着做事了,好好休息。”康君接着说:“让我爸一个人做事就可以了,我一年后差不多就可以再开家店。如果你们不想回去,就在这里呆着也可以。”

 

  出院第三日,康西筹得一千余元,与王颖伴同回老家去。

 

  家里的房屋已破旧的不成样子,他那间小屋还好一点。爸妈住的那间房屋已裂开无数缝隙,整栋房子仿佛一阵大风就等吹的七零八落。在村里,他们家的房子已是最破旧最危险了。康西和王颖在康西那间小房子里住。

 

  小房间里面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其他家具一概没有。康西的轮椅也带来了,每天都有王颖推着他去西面的小树林透风。家里的空气比深圳清新多了。在小树林里,康西由王颖搀扶着,已能走路。在家一个月后,可以不用做轮椅了。他的右腿还是不能正常走路,需要靠一支拐杖此可以。

 

  王颖每天除了照顾康西的吃饭,透风等问题,还要给他鼓励,开导他,让他即将崩溃的心逐渐平息。由于王颖陪康西回来家,被家人知道,几乎都家人闹翻了脸。康西看到眼里,心里深深自疚着。王颖为了他,不惜和家人闹翻,还和自己一起吃馒头、咸菜、住危房,想到这里,心里就无限疼痛。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春天,这几个月里,康西每天都抽时间写他的那部童话故事。这一天,终于完稿了。而他的腿也可以丢弃拐杖走路了,只是还是有一点点瘸腿,他已满足了。经过车祸和那次死里逃生的磨砺,他觉得自己长大了。

 

  梦想就像一个聪明又美丽的少女,想要得到她,就要去追求。也许一次追不到,如果你真心喜欢她,不要灰心,坚持去追求吧!聪明的女孩子是不会一次让别人追上的。用心去追求,真心爱她,终有一天,她会为你所感动。

 

  梦想不但在精神上是你心仪的女孩,在坎坷不平的风雨人生道路上,她也是一种信,一种推动自己向前进的动力,一种给你最充实的鼓励。不要总想让她给予你太多,她就好比是你精神上的妻子,适当的时候,多陪陪她试着抱着她去感受“坐观庭前花开花落,先看天上云卷云舒”那份怡然自得的美。

 

  康西微笑着,二十一年来,今天才真正了解自己,读懂了自己!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