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跑到十字路口,同时从东西两边驶来十几辆汽车。而王颖却拼命地追着他,嘴里还凄凉悲惨地喊着他的名字。王颖此时是自南往北来追他,康西站在十字路口中央,此时是东西绿灯,眼看南北绿豆就要亮起,康西见这么多车,很是担心王颖。

 

  这里是一条重要公路,来往车辆奔流河水。王颖赤脚奔跑,速度自比康西慢好多。王颖不顾双脚磨破流出血来,毅然追去康西。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不许康西去找卫何的麻烦。康西太冲动了,她断定,康西即使不杀了他,也会废了他的,到时康西的后半生可能就在监狱里过了。就在王颖快跑到十字路口时,突然南北路灯亮起绿灯。而此时东面有几辆汽车已发动车子向难快速转弯。

 

  王颖一直把目光盯在康西身上,对周边的变化丝毫不觉。康西看王颖再往他那跑几步,必定会出车祸。当下大喊着让王颖跑边上去,他也随着声音往她跑去。康西大步跑了几米,突然身边窜出几辆汽车,都与他擦肩而过。康西惊出了一身汗,又发足向王颖跑去。

 

  王颖见康西向自己跑来,就站在原地等他。就在康西快跑到王颖身边时,忽地一辆黑色宝马车从另几辆汽车后面超速冲过凉。因为还有几秒时间南北路灯就转为红灯,可能是司机想利用这个时间冲过去。本以为那辆宝马车是向北行驶的,谁知,一过斑马线,猛拐车向东去,而王颖就站在斑马线前面一点。那宝马司机也没聊到这里会站有人,急忙刹车。王颖眼里看到的只有康西,耳里听到的只有康西的声音。

 

  这时猛听康西让自己闪开,还没反应过来,康西一个箭步冲来,双手重重推向她胸口。王颖被狠狠地推到在一边护栏杆上,就在这一霎间时,那宝马车没及时刹住车,车头撞到康西的小腹处,硬生生将康西撞飞三米远。那宝马车在撞飞康西的同时,‘嘎’的一声停顿下来。

 

  康西是以背部先落地,落地时就地打了几个滚。顿时觉得眼前一阵黑乎乎,一片白茫茫,脑门嗡嗡响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他试着站起来,试了几次,晃晃悠悠站起来。脑子还在空白着,眼睛朦胧一会才看到视物。

 

  他被撞飞这一幕,除了被过往路人和其他汽车车主看到外,十字路口处的监控眼也记录了下来。宝马车主脑子正在极度挣扎着,要不要逃走?这时见康西竟能站起来,逃跑的心随之无影。

 

  王颖被康西那奋力一推,身子向东边飞出米远,头部正好撞到护栏杆上,登时晕了过去。康西在原地呆立一会,除了头还鸣鸣响外,眼睛可以看到东西了,只是耳朵还是听不到一点儿声响。他分不清方向,转着身,最后将目光落在倒在地上的王颖。

 

  想跑过去,刚迈出一步,‘扑通’一声摔倒。宝马车主赶紧下了车,这时十字路口一片混乱。宝马车主刚想去探看康西怎么样了,就见康西又爬站起来。这时更多人过来,不少人拿起手机在拨打电话。康西一步一步走向王颖,他的眼睛虽然能看到视物,但看所以东西都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色彩。

 

  好多人见康西被撞了还能站起来走路,又惊又好奇。此时警察和医生都没来,没人敢去拉扯康西。这时杨佳伟等人也冲了过来,见到康西这样,不由大感诧异。那宝马车主没有逃走,老实地停步在车边,静静的,害怕着看着康西。

 

  康西走到王颖身边,看到王颖脸上有一片液体。他眼睛暂时失去色彩功能和听觉功能,就大声朝周围的人求喊:“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他重复着喊了七八遍,蹲下身,抱起王颖喊着:“樱桃,樱桃,你没事吧?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千万不要有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他这一低头,从鼻孔里流出好多液体出来,康西伸手抹去,顿时满手都是,而鼻孔里的液体控制不住地直涌出来。

 

  瞬间,地上,王颖身上被他鼻孔里流出来的液体浸湿一大片。这时两辆救护车驶来,杨佳伟等人在过来,但不但摸他,就在一旁喊他的名字。康西似聋子一般,对杨佳伟等人的叫喊声丝毫没有反应。见救护车过来,康西去抱王颖起来。一下没抱起来,又一使力,‘哇’的一声,竟从口里喷出一大口液体。那液体一大半喷到王颖脸上。王颖幽幽地醒来,康西又一口液体喷出,整个人如一潭烂泥软倒在王颖身上。

 

  王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康西倒在她身上那一幕。她挣扎着坐起来,伸手去扶康西,却被过来的几名医生抬走,包括她也被抬上了救护车。王颖只是被撞到额头,暂时晕了过去。此时醒来,只流了一些血,并没什么大碍。到了医院,她被带去检查,康西直接被送到手术室。

 

  确定王颖没有受内伤外,医生给王颖进行了伤口包扎。宝马车主也被带来医院,此时各方面人员都过来调查。门外的记者被堵在门外,宝马车主随之被警察带走。康西的手机完好无损,医院方在手机里面找到康西的哥哥的电话。

 

  康君、康爸、康妈、何花接到医院方打开的电话,火速感到医院。桃子李玉龙、包括康西的主管、还有厂里玩的好一些的同事,都在与康西的爸妈几乎同一时间过来医院看他。林一涛席龙杨刚等人也在王颖的通知下火速赶来。众人都在医院外等候消息,林一涛、康爸、康妈、康君更是焦急万分,担心不已。

 

  两个小时后,两名主治医生和四名助手出来。其中一名医生对康西的爸妈说:“病人已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却没检查出内脏或筋骨有什么破损。只是脑部受到了撞击,不排除有失忆、耳聋之状,还要继续观察。”康爸、康妈都脸上垂泪,当先去重病房间去探看康西。随之康君。何花、王颖、林一涛、桃子随之过去,看到康西这样,无不伤心流泪。

 

  在这三天的观察中,医生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康西脑部没有受到很大损伤,记忆力和听觉完好。只是这三天里,愣是没有检查出康西身体内部有什么破损。康西后背,手臂都擦破几块皮,这些都是些小小皮外伤。

 

  医生们虽没查出有什么病状,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但告诫康西家人,出院后最好半个月过来检查一次,有没有问题,半年后才能确定。出院后,至少要静养三个月到半年。连医生们都奇怪了,被车撞飞那么远,不但没死,看起来一点事儿也没有。他体内内脏都检查好几次了,就是没发现破损之痕迹。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医生说可以出院了,但让康西的家人牢记他们的话。

 

  所有费用都由那宝马车主负责,虽然他没有违章驾驶,但见康西没事,他宁愿花这些钱。康西说不上是感激他还是恨他?不管如何,自己没事,他又为自己垫付所有费用,就此了解,互不欠情。康西又回到房间,康爸、康妈让王颖辞去工作,在家好好照顾康西。康君那里还有一个电饭煲,现在空着没用,各种调料都由,都可以拿来用。康君又给了康西三千块钱,让他安心静养。隔天,林一涛一人过来,给康西买了两大袋营养品。这几天送营养品的人很多,房间本就小,现在都被这些东西占去了剩余的空间。

 

  林一涛语重心长地问康西怎么出的车祸?康西现在不已情绪过激,但想到那些裸体图还是气氛难消,随把这些事原本地告诉了林一涛。林一涛见过一次卫何,当下除了让康西好好休息之外,也没多说什么。

 

  又过了三天,林一涛和席龙一起过来。两人都显得心事重重,康西忙问他们怎么了?林一涛想了一会儿,说:“你现在能不能走路?”康西不解地问怎么了?林一涛淡定地说:“我和阿龙帮你报仇了。”康西一听,大为震惊。看向席龙,席龙也是一脸惊慌失措。

 

  林一涛说:“你最好搬个地方住,昨天我和阿龙把卫何狠狠地打了一顿,打断了他一条腿。我还在他头上打几下,不打他个脑震荡也打个失忆。我们打他时没人看到,不过为了安全,我和阿龙想出去避一下,可能会去广州。

 

  我在广州有个亲戚,燕子前几天走了,我现在搬厂里住了。她走了,在这里除了你,就没什么人要挂了。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最好避着那家伙一些。我和阿龙下午就去广州,行李都放在阿龙的房间里。你帮我在这打听一下消息,现在我和阿龙还不知道那个家伙是死是活。”

 

  康西感动的泪水直流,林一涛也忍不住掉泪。康西又感激又是担心地握住席龙的手说:“你走了,你女朋友怎么办?”席龙说:“先让她住厂里,如果能在广州找到工作,就让她过去。”康西还是很歉意地说:“你们为我这样做,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林一涛打断他的话说:“如果还当我们是好兄弟就别这么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了。记得多打听一下那个鸟人的情况。”

 

  想起昨晚在路口暴打卫何之事,现在想起来,也有一点后怕。他和席龙踩好点,守株待兔地等了卫何三天,终于等到他单独出来玩。昨晚下了一场雨,路上行人寥寥。他和席龙一人手里拿着一根钢管,一前一后把卫何夹在一处没路灯的路边。林一涛先在旁边躲起来,出其不意给卫何一棍。那一棍是他使出浑身力气奋力击在卫何右腿膝盖处。只那一下,就把卫何打晕了过去。

 

  他当时除了愤怒还是愤怒,狠下心来要打断卫何一条腿。那一棍把卫何打晕后,又在他右腿膝盖处狠砸几下,估计膝盖处的骨头碎了才住手。席龙在他身上狠狠打了几下,林一涛又在他头上砸几棍。见他身上都出血来,两人把钢棍收好,见四下无人,从另一条路回去了。当夜,两人在心惊胆颤中度过。今天一早就来了,他们想尽快离开这里。只是担心卫何的生命安危,万一因此打死他,两人都可能被判死刑的。

 

  下午,王颖一人出去找房子。晚上在桃子和李玉龙的帮忙下,又换了个地方住。

 

  康西有几个老乡在美雅厂下面的电子厂上班。康西和他们玩的不怎么熟悉,想让他们帮忙,又怕将这件事泄露出去。一连一个礼拜也没帮林一涛打听到消息,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今天下午又去检查,医生检查一切正常,但还是劝他半个月来一次。王颖见康西完全可以照顾自己的生活,就打算找一份工作。康西也打算在这一段时间再写一部小说

 

  次日,王颖出去找工作。康西构思着写一部玄幻故事。房间里有从家里拿来的电饭煲,炒菜锅,和各种调料,两人又买来一个电磁炉。每天都是王颖买菜做饭,虽以前王颖在深圳这里没做过饭,但小时候却经常做饭,康西吃着她做的饭特香。这间房子没有网线,电脑放在这里也没用。两人为了省钱,也没买电视。

 

  哥哥拿给的三千块钱很快花的差不多了。王颖整天忙着上班,今天是他生日,可手里现在还剩下几十块,王颖还要十几天发工资。晚上王颖下班,看着桌子上的一盘青菜一盘土豆丝,心里很是不好受。两人都没钱,想过生日都没钱过。康西勉强笑着说:“生日我都不想过,过一次的就长大一岁。哎,不过也是大一岁,如果不过可以小一岁多好啊?”

 

  康西的生日是七月七号,王颖的是七月十四号。今天就是十四号,王颖的生日到了,他俩现在总财产是十元钱。王颖要到十六号发工资,看着这十块钱,康西陷入无奈、自责之中。王颖还有一天就发工资,他也不想再去家里拿钱。

 

  不管如何,王颖的生日一定为她过。自己的可以不过,王颖跟着自己受了那么多苦,自己欠她的太多。他想给王颖一个惊喜,可现在房间里只有鸡蛋、番茄、生菜等一些菜。加上这十块钱,拿什么来弄出惊喜啊?

 

  十块钱连一磅蛋糕蛋糕也买不了,想到没有蛋糕的生日,心里一阵酸痛。下了楼,来到超市。在超市左转右转,不知买什么好。他来到一处卖面包的地方,竟看到一边架子上有一种小蛋糕只售价8.8元。

 

  虽然只有碗口大小,但总算有一点生日的气氛。当下花去8.8元买下那盒小蛋糕,还有一块两毛钱,看来看去,真的不知该买什么好。他又转身去了卖水果区,王颖喜欢吃苹果,不知一块二能不能买到一个苹果?他心里想着,怕钱不够,就拣一个小一点的苹果去称重量。一称重量,要价一块五。拿起苹果,又挑了一个比一块五这个苹果还小一点的苹果。

 

  一称重量打价是1.1元,他又将这个苹果放下,再挑一个比这个1.1元稍大一点点的苹果。一称重量打价是1.3元,没办法,又去挑选。挑了好久,终于又挑了比一块三稍小点点的苹果。一打价正好一块二,康西高兴地拿着付账去了。

 

  一个小袋要一毛钱,康西见收银员要拿塑胶袋给他装苹果,忙说:“我不要袋子,我是好良民,减少用袋,节约又环保。”说的是好听,只有他心里暗自好笑,如果有钱,他才不会这样节俭呢。回到房间,就开始忙起来。

 

  看着苹果,心里琢磨着,不知该用来做什么,才能发挥它最大的用处?王颖进的那个厂只有几十个人,还是站着做事,但离现在住的房间近些。厂里不包吃住,没有按劳动法行事。主要是生产变压器,有货就猛加班,没货就休息。前几天王颖每天都加到夜里十一点半。累的腰酸腿痛。厂里只有七八个女的,除了王颖,都是三十岁以上的。王颖慢慢打开门,今天是她生日,她当然记得。

 

  因为没钱,康西的生日都没有过。为了生活,为了照顾康西,再苦再累的工作她也要坚持。她何不想陪康西和自己过生日啊,想到现在两人几乎连吃饭的钱都没了,心里酸溜溜的。

 

  晚上十点半下班,今天还好一点,没有加班到十一点半。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她不想怎么过,只想在自己的这个生日里好好陪陪康西。待她完全打开门时,顿时呆住了。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生日蛋糕,上面只有一直小蜡烛。

 

  蛋糕旁边有死盘菜,一盘煎蛋,一盘番茄炒蛋,一盘炒生菜,还有一盘用苹果雕刻成的花,算是一盘菜吧。王颖一进门,康西就拍着手唱生日之歌。眼泪在这一刻流淌,心儿在这一瞬融化。王颖缓缓坐下去,她的心即将融化了。

 

  康西熄灭灯,顿时房间黑暗起来。黑暗的房间里只有那只小蜡烛亮着火光,火光左右摇曳,房间有了这点点光源,显得灰蒙蒙。康西开心地笑道:“樱桃,许个愿吧!”王颖闭上眼睛,嘴里因激动而抽动着。

 

  双手合十,淡黄色的烛光照在脸上,从眼睛里流出的两行清泪被映照成了黄色。眼睛在流泪,嘴角却微笑着。她默默地许了一个愿,樱口吹去,烛光随之而灭。康西又打开灯,拔出蜡烛,把蛋糕全部给王颖吃。

 

  王颖就坐在康西身边,她接过蛋糕,轻轻咬一口,生怕多吃一点就没了。她吃了一小口,拿到康西嘴边让他吃。康西很听话地吃一小口,又让王颖吃。蛋糕不大,两人这样你吃一口我吃一口,好久才吃完。两人吃着笑着,开心极了。

 

  到吃到最后一点时,王颖将蛋糕抹在康西脸上。康西一个没防备,脸上被王颖涂了一脸蛋糕。当下抱住王颖,将脸贴在她的脸上,两脸磨擦,也将王颖的脸上沾上去好多。

 

  两人闹了一会儿,王颖夹了一块番茄,还热着呢,就边吃便问:“宝贝,你怎么知道我现在下班啊?”康西得意一笑说:“我六点钟就做好了,一直在阳台上看这你下班走的路。为了怕凉不好吃,就放在电饭煲里保温着。刚才看到你走到路上,就赶紧从电饭煲里取出来。嘿嘿,聪明吧?”

 

  “你一直在阳台上等我现在?”王颖诧异地问。

 

  “是啊,我要给你一个惊喜。不然,你回来了,我还没搞好,那就不行了。”康西平平地说着,王颖心里却如波浪,一浪冲击一浪。

 

  康西又拿出两杯黑色的水,嘴角荡溢出开心地微笑说:“知道这是什么吗?”说着将一杯递给王颖,王颖见康西喝了两口,也轻呷一口。只觉入口酸甜,似饮料一般,就问:“是不是你买的饮料?”康西笑道:“非也非也,是我自制的。”

 

  “你自己做的?”听康西这么说,大是不信。

 

  康西不以为然地说:“制这种饮料很容易,醋加糖加水就可以了。小时候喝不起饮料,就用这种法子做饮料喝。那时用的不是糖,是糖精,一毛钱一包,可以做好多的。但糖精吃多了不好,用黑砂糖做最好喝了。”王颖听他这么说,才相信。又呷一口,品来品去,味道像极了可乐。康西又拿出两个煮好的鸡蛋给王颖,说:“这是煮好的,小时候我过生日,我妈就给我煮两个鸡蛋吃。那时候过生日能吃两个鸡蛋就很不错了。”

 

  王颖接过鸡蛋,康西神秘地说:“我还有一个菜买没上呢,猜一下是什么菜?”王颖歪头想想,实在思想不出。康西笑着没有说话,进去从里面端出一盘东西。康西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只见是‘生日快乐’四字。字体白黄相连,蛮好看的。

 

  王颖欣喜地笑着,知道这是鸡蛋做的。康西笑着说:“没办法,家里就鸡蛋多一点。”王颖深情地看着康西说:“这是我一生最高兴,最幸福的一次生日。”康西用筷子夹起一个‘生’字的一瞥喂王颖吃,王颖吃下,张嘴还吃。

 

  吃过饭,两人一起洗碗打扫房间。康西问:“你刚才许的什么愿?能不能告诉我?”王颖笑着说:“想听就亲我一下。”康西乖乖照做,而且还多亲了几下。王颖抿着嘴,形成一个弯月形,说:“嗯,我许的是让你的身体早日康复,永远不生病,一生平安。”

 

  “哈哈,就这么简单啊。”康西笑着说:“我现在感觉我身体已好了。再过十天就检查,如果没有问题,我就去找工作。老是在家呆着,很无聊的。”

 

  “不行,至少要休息三个月,要听医生的话。”王颖当场反对。康西苦着脸说:“我现在写东西没一点灵感,天天呆在家里,人都快发霉了。”“既然这样,我后天发工资就给你买一台电视,无聊就看电视。”王颖也想到康西每天呆在房间里确实很闷的。

 

  康西摇头像波浪鼓似的说:“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呢。我宁愿看书也不要看电视,看电视又要花钱又要交电费。我手机里面有几百个电子书,够我看三个月的了。”

 

  王颖突然又想起一事,脸色被此时影响的有些悲悲的,柔声地问:“小西,我们不是没钱了吗?这些东西你从哪买来的?”康西如实说了,王颖脸色又是一沉,说:“那你把钱多花完了,明天你怎么吃饭啊?”康西本来幸福的笑容也在这时消失不见,黯然神伤起来,突然,又强笑起来说:“怕什么,饿一天正好减减肥嘛。只是我不吃饭不打紧,你上班这么累,没饭吃,那怎么行。哦,对了,家里还有几个鸡蛋,明天都炒的吃了。”

 

  说完这些话,王颖沉默了。康西强笑的脸抽筋似的想笑却笑不起来,最后手下强笑,满面愁容地坐着。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仿佛世界再次一刻没有了声音。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