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桃子想让他买,就是不想买也要买。当下很听话地去试衣室里试穿衣服,穿好衣服,走出试衣室。在试衣室外面镜子前照看自己,桃子笑嘻嘻地走过来说:“这位靓仔,你好帅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李玉龙被她的话逗的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这套衣服蛮合身,桃子也很喜欢,就问服务员衣服的价格。那服务员查看衣服上的价格牌后说:“一共是一百七十块。

 

  现在我们举行优惠活动,可以打八折。”说完,从一旁桌子上拿出一部小计算机,啪啪按了一会,将计算机里面显示的数字给桃子看。桃子看计算机里显示是136,其实她早在心里算出来结果了。

 

  那服务员写好一张单,让桃子去对面收银台交钱。李玉龙见桃子为自己出钱,哪能愿意。忙奔出几大步,将桃子拦住说:“我自己付钱,把单给我吧。”桃子不乐意地看他一眼,说:“我还没给你买过什么东西呢,我这次给你买,你下次也可以给我买嘛,笨~”听到她的话,一股幸福的感觉袭遍全身,脸上笑容绽开,像日照下的向日葵。桃子交了钱,让李玉龙穿上这身新衣服。

 

  李玉龙把身上旧衣服去试衣室里脱下,穿上桃子给他买的新衣服。桃子见李玉龙的波鞋有些脏旧,就带他去挑波鞋。就在两人东挑西看时,桃子的手机铃声响起。是王颖打来的,问他们现在在哪?桃子说在万家乐超市三楼,王颖让来过来‘湘菜园’吃饭。

 

  桃子说马上就去。挂了电话,两人均没看中一双鞋子,桃子说:“下去去夜市和步行街的专卖店看看吧。”李玉龙平时也只是穿五六十到一百块钱左右的鞋子,而专卖店的鞋子都是一百元以上的。桃子看出了他的心里所想,就说:“便宜的鞋子穿两三个月就坏了。好鞋子可以穿两三年,算来算去,还是买好鞋子合算一点。”

 

  两人下了楼,‘湘菜园’就在超市斜对面。出了超市门,穿过马路,就看到王颖和康西坐在一处靠窗的位置上。远远地,王颖就向他两人招手。两人一过去,服务员又拿来两只杯子,沏上两杯茶。王颖点了几道菜让康西点,康西点过让桃子点,桃子和李玉龙点好后,康西又点了四瓶啤酒。四人聊了一会天,服务员端菜上来。又一服务员拿四只酒杯过来,四瓶啤酒已开启,又一服务员端上一碟炒好的花生米。

 

  不久,菜全部上齐。吃到一半,王颖认为时期成熟,便把她请大家吃饭的目的讲了。她本不喝酒,为了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一口喝了半杯酒,沉着声音说:“桃子,李玉龙,我和小西打算这个月底离开这里,想换个地方!”

 

  她这句话说完,桃子、李玉龙、康西都为之一愣。他们的这些反应都在她的猜想范围之内,所以脸上没显示出任何过多的表情。康西只道是王颖想请桃子和李玉龙吃顿便饭,完全没想到王颖会如此一说。王颖若想离开这里,为什么不提前对自己说?还要请大家吃饭时像宣布事情一样突然说出。所以听到这个问题时,他不由地轻啊一声,桃子和李玉龙也纳闷地看着王颖,搞不懂她为什么突然离开这里。

 

  当然,几人的所想又被她猜中了。李玉龙心里非常赞同他们离开这里。桃子也非傻子,仔细一想,也想到和自己有关,便想说:“你是不是想觉得我和小西的关系不正常是吗?所以才要离开这里?”但又怕不是这个原因,便将这句话又咽入肚子,又换作另一句话问她:“为什么要走呢?你们不是在这好好的吗?再说你们的房子才刚租,这样走不退押金的。”

 

  王颖神情伤怀地说:“我又得罪了卫何,他说他要报复我。这个人心很狠的,说到做到。他要报复,不是打我就是打小西。还有可能连和我们走的很近的朋友也会打。”说完又将她和马妮娅,马妮娅和卫何之事简单说与三人听。

 

  康西刚送进嘴里一块鱼肉听的王颖想让自己和她离开这里完全是为了躲避卫何,一气之下,将嘴里那块鱼肉嚼嚼咽下去,说:“我不想惹他,他又出来闹事。

 

  只要他敢动你一根汗毛,我打断他的腿。不用怕,我是不走。”他果然没体会到王颖想离开这里的最大原因。桃子和李玉龙也一声不吭。两人对卫何都不认识,康西是不怕卫何。王颖见康西没理解自己想以此对他阐明的本意,只是现在也不能名言,当下忙说:“你忘了卫何有几个猪朋狗友吗?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吃亏是还是我们。你不怕,我还怕呢。”

 

  康西想说什么,忙喝了一杯啤酒,又摸摸喉咙,咳了两下,又喝下一杯酒。三人见他这样,忙问他怎么了?康西脸有些红,说:“喉咙卡了鱼刺,咳不出,咽不下去,难受死了。”说着又不停摸脖子,王颖忙倒一杯茶给他喝。

 

  一口喝完,那根鱼刺仍没下去。桃子也急了,她不知道怎么办,就问李玉龙有没有什么好办法。里预约了摇头说:“没有”康西喉咙里卡了鱼刺,这顿饭也不便吃了。

 

  四人就这样草草地散席了,王颖本有很多话要说的,看样子是不能再继续下去。康西就是刚才听到王颖说卫何要报复她时,一时性急,竟忘了嘴里嚼的是鱼肉。王颖心跟着他一起痛,关心地问他痛的很吗?康西说:“痛是不怎么痛,就是咽口水时有点痛,还很不舒服。”

 

  王颖让康西去医院,让医生给他取出来。康西不去,认为卡到鱼刺是一件小事,他讨厌去医院。四人一起来到他的房间,桃子说:“要不在网上发布一下,肯定有知道的。”王颖打开电脑,在各论坛上和百度里发布了救助贴,问吃鱼时喉咙里卡到鱼刺怎么办?康西看着说:“等他们看到帖子,说不定我的鱼刺已下去了。”

 

  刚说完话,康西突然想起一人。忙打开手机,拨打林一涛的手机。林一涛懂的东西多,也许问他会有点用。拨通好一会儿林一涛才接,林一涛接通电话就先康西而说:“昨天踩单车累的现在还有点酸呢,还要不要去踩单车,我还奉陪。”

 

  康西忙说:“大哥,救命啊!我喉咙里卡到鱼刺了怎么办?”林一涛听了,随将声音提高一些说:“那还不快去医院。”康西一呆,林一涛又说:“等一下,不过考虑到阁下已是成年人。你可以对着镜子,自己拿镊子取出来啊。”康西张大嘴巴说:“在喉咙深处,你以为在嘴里啊?”

 

  林一涛想了想说:“那好,我问你,醋是什么味道?”

 

  “酸的啊,你是不是让我喝醋?”康西立即猜出林一涛的用意。

 

  林一涛说:“是啊,阁下果然聪明。你想,醋是酸的,我们人体胃里都是有这些胃酸,才能分泌食物。你先喝一杯醋,应该会把鱼刺分泌掉的。”

 

  康西茫然地说:“我也听过卡到鱼刺可以喝醋,但喝一杯醋,那还不把胃给酸死?”

 

  “胃酸本来就是酸的嘛,喝点醋不碍事,正好给胃添点醋,可以让你的食欲更好。听我的话,乖。”林一涛用相当有把握的语气说。

 

  “好吧,听你的。”说完挂了电话,就去下面买粗。王颖说:“喝醋行不行啊?喝太多醋会对胃不好的。你别去买了,我去房东那里给你借一杯来。”说完下去了。

 

  过不多久,王颖手里拿着一次性水杯过来,里面装满了醋。康西虽能吃酸的食物,但这山西陈醋实是特酸,刚喝一口,就皱起眉头,强咽下去,紧接着又是第二口。不一会儿,已将一杯醋喝完。鱼刺还在,胃里喝了太多醋,有些发酸。

 

  嘴巴里分泌出来的口水也是酸的,想吐出又不能乱吐,只好去阳台接过一杯水漱口。漱了口,嘴巴里不那么酸了,又拿起手机拨打林一涛的电话。林一涛一接康西电话,就问他效果怎么样?康西嗔道:“你害死我了,喝一杯醋一点儿没用,搞的嘴巴里现在都是酸的。”林一涛问:“你用的是什么杯子?”

 

  “就是那种一次性地水杯。”康西说。

 

  林一涛说:“喝那么少怎么可以,你买一瓶来,喝完一瓶保证好。”

 

  康西气道:“我喝这一杯肚子就不舒服。你让我喝一瓶,那不死翘翘了嘛。”

 

  林一涛迟疑一会儿说:“你喝水了没有?”

 

  “喝了”

 

  “喝多少?”

 

  “两杯”

 

  “才两杯,这哪里可以。我告诉你,你去超市买那种1.5L的大瓶水,一口喝完,保证可以。”

 

  康西哭笑不得地说:“大哥,喝醋都不行,喝水有什么用啊?1.5L的水,我哪里喝的下去啊。别想法子整我,说点有用的。如果没有好法子就不要说了,我去问别人。”

 

  “别急别急,谁说我没有办法?我办法大把的,只是你不敢用。好,我现在再告诉你一个办法。你准备一个干硬的馒头或一碗干硬的米饭。不吃菜,光吃馒头或米饭。干硬的馒头和米饭都很粗糙,可以把鱼刺带下去。”林一涛忙又出了一个点子。

 

  康西说:“我也想到这个了,只是还没有施行。”于是又挂了电话。这次李玉龙愿意下去给康西买干硬的馒头。好一会儿,李玉龙才回来,叹道:“还真不好买,别的卖馒头的地方都是刚做好的新馒头。问了好几家才找到一个,还真巧了。”

 

  没有菜,康西又不饿,看着馒头吃不下去啊。李玉龙说:“你就把馒头想象成一只鸡腿或一块牛肉。”桃子和王颖听到这个问题都笑了,但都赞同这个办法。康西笑着拿着干硬的馒头,试着去吃。

 

  终于经过千辛万苦将馒头吃了下去。王颖端来一杯水,康西一口喝完。无奈地摇着头,再次拨打林一涛的电话。林一涛哈哈笑问:“是不是鱼刺下去了?”

 

  “下去你的头,还在,这下反而感觉更痛了。”康西抱怨地说。

 

  林一涛说:“不会吧,这招都不灵?看来你卡的那条鱼刺不是一般的鱼刺,要用特殊的办法才行。我再教你最后一招,我上初三时,化学老师给我们出一道题。题目是,胃酸过多会让人感觉到很难受,那吃些什么可以减少胃酸过多?全班只有我一个人得到老师的强烈反应。

 

  我写的答案是:以大痛治小痛,那一把刀在自己腿上砍一刀,保证不会感觉到胃酸。化学老师直夸我是个人才,让我光荣地站着上一节课。哈哈,我这个人才连高中门朝哪个方向都不知道。这就叫天妒英才懂不?你就按我说的做,拿一把刀在自己的腿上插一刀,保证不会感觉到卡在喉咙里的鱼刺痛了。”

 

  “拜托,大哥,我说过了,喉咙是不怎么痛,就是很不舒服。”康西对林一涛失望了。

 

  林一涛也对康西失望地说:“拜托,我已不做大哥好多年,请不要叫我大哥了。不是我说你啊,既然鱼刺卡在喉咙里不痛,那就让它卡在那里呗,我还以为有多痛呢!”

 

  “你可以直接从你房间里跳下去了。”康西哼哼地说。

 

  “对了,突然之间我又想到一个妙招,想不想听?”林一涛说的神秘兮兮的。康西虽然不再信他,还是想听听他所谓的妙招。林一涛有点兴奋地说:“你那里有没有人家养猫啊?小猫最好了,猫咪都喜欢吃鱼了。你等下找到一只小猫,让小猫咪的头钻进你的喉咙里,把那根鱼刺吃掉就可以了。怎么样兄弟?你涛哥我聪明吧?”

 

  “聪明你个大头鬼,去一边玩你的去吧。”说完挂掉电话。

 

  康西又打电话给爸妈,爸妈也没什么好办法。又给席龙杨刚打电话,除了让他喝醋外,也没说出什么其他办法。王颖在网上发布帖子,这会儿有十几个人跟帖。但不是让他喝醋就是让他吃白饭和干硬馒头,这些林一涛都对他说过。

 

  桃子也打电话给她认识的人,也都没什么好招。鱼刺卡在喉咙里虽不怎么痛,却让他感到很不爽。桃子和李玉龙在康西房间里呆了一会儿,没什么话要聊,就一起出去给李玉龙买鞋子去了。

 

  王颖见康西一脸烦躁的样子,本想让他陪自己出去玩的,这句话一直压着没说出来。到了下去,康西不想在房间里呆了,问王颖想不想去哥哥那里?王颖早想出去玩了,不假思索就同意了。

 

  来到哥哥餐馆,家里没甚生意,哥哥和爸爸正在下棋。康西过去看,不知觉地到了五点半。此时已有客人过来吃饭,哥哥和爸爸不下了,哥哥把象棋拿到卧室。爸爸去配菜,哥哥炒菜。在家玩了一下午,鱼刺还在。

 

  王颖和何花还有康妈在看电视,六点钟的时候,又陆续进来几个人。康西晚上还要上班,就趁哥哥炒好菜空隙时也炒两个菜和王颖吃。就在康西和王颖坐下吃饭时,又进来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在康西旁边那张桌子坐下。

 

  那男人只要了一份红烧茄子,不一会儿哥哥炒好菜,那男人夹一块茄子大口吃几口饭。他带来的小女孩眼睁睁地看着他吃饭,眼神里流露出饥饿和想吃的表情。那男人不理她,一碗饭只吃了几口菜。又去打一碗饭,又是只吃几口菜就吃完了碗里的饭。

 

  此时菜还有半碟子,他又去打来一满碗饭,把饭放到小女孩面前。饭打的很满,确实是多打一点儿都放不下去了。也许是饿了,那小女孩拿起筷子扒着饭就往嘴里送。

 

  “吃菜呀,别光吃饭。”那男人见她不吃饭,提醒她说。盘里的菜本就不是很多,又被那男人吃下一半多点,此时盘里剩余的茄子不足十块。那小女孩夹起一块茄子,放在碗里,似舍不得吃,一次吃一点点,又吃一大口饭。她嘴巴小,想努力吃快点,却无奈地吃不快。她这样努力地想快点吃,把小巴塞的都是饭,脸腮都塞的鼓鼓的。

 

  “慢点吃,都噎住了。”那男人给小女孩打了一杯水,小女孩一口喝下大半。男人让她喝完,又去打了一杯。不一会儿,盘里的菜都被小女孩吃完了,可碗里的饭还有小半。男人又端起盘子,将盘里的菜渣倒进小女孩碗里。

 

  小女孩可能是吃饱了,一双乌黑溜大的眼睛有哀求的眼神看向那男人。小女孩穿着一件校服,校服有些脏。背上还背着一个蓝色黄边的背包。背包扁扁的,显是没有放多少东西。

 

  书包很破旧,像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小女孩浑身很瘦,她穿的是短袖校服,是那种白蓝相交的款式。她那两只胳膊不比她手里拿的筷子粗多少。那男人脸色黝黑,胡子茬茬。上穿一件灰黄色短袖,脖子处也同脸色一样黑。头发短而乱茸,见小女孩用这种眼神看自己,就瞪了她一眼。

 

  小女孩显是怕这个男人,被他瞪视一眼,心里更是害怕,像被皇上下了圣旨,必吃完不可。她低下头,又往嘴里送饭。吃了几口,又抬起头,这一次的眼神比之上一次让人看了更怜悯。那男人见了,怒视着她,小声狠声地说:“快吃掉,这是花钱买的,不吃就浪费了?”那小女孩嘴巴蠕动,刚开口叫了一声爸,又被那男人吵了一顿,只是他越说越快,好像用上了家乡话。

 

  康西听不大清楚,但心里想:“亏你还是个父亲,完全没有一点父亲的样子。孩子是用来爱的疼的,不是用来吓唬怒视的。”从那小女孩眼里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她很是怕她爸爸。吃不了还要吃,这算是爱还是体罚?小女孩骨瘦如柴,怎吃的了这么一满碗饭?就是正值壮年的男孩子也只是吃两平碗饭。如果那小女孩那一满碗米饭化为平碗的话,也差不多有两平碗了。

 

  人饿的时候,但吃米饭也是香的,就好比小女孩刚吃饭时一样。一旦吃饱,就是山珍海味摆在眼前也不想吃。小女孩被爸爸逼着吃完饭,一双大眼睛想哭却不敢哭。第一百零九章:裸体图报复

 

  七点钟的时候,康西和王颖坐车回去。回到房间已是七点半,康西穿上工衣,洗了脸就去上班了。王颖冲了凉,打开电脑,登上QQ。QQ刚登入,就有一条信息提示。她点开一看,我卫何发来的。自从康西打过卫何后,王颖就把卫何的QQ号删了。现在卫何又出现在她的陌生人里面。卫何一开始就和她开视频。王颖不接,卫何打字过来说:“再不接,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王颖此时已深深怕了卫何,想了一会儿,还是接了。

 

  卫何是在办公室和她聊天的。他电脑没有摄像头,却有一个话筒。王颖看时间已是八点过几分,想必办公室就他一人在。她看不到卫何,卫何却可以看到她。两人就以语音对话,王颖不知道他想打什么主意,就急着问:“你到底想干什么?”卫何狠狠地说:“没干什么,我想你不行吗?王颖,我真的很爱你,为什么你总是避开我,我又不吃你。就是吃你,也会让你爽死的。”

 

  王颖气的关了视频,但随后卫何又发一张图片过来。王颖只看一眼图片,只气的差点没砸了电脑。原来卫何发来的是一张裸女图片,这张裸女一丝不挂,连最隐私之处都暴露出来。只是卫何用图片软件把王颖的头像添加到那裸女脖子上。卫何学过Adobephotoshop,所以这张图片P的看不出一点儿瑕疵,不认识王颖之人,一定会认为图中的人就是她。

 

  卫何又打来一行字:“快接视频,不接还有更厉害的给你看。”王颖气的咬牙切齿,七窍生烟,却不得不老实接视频。如果这些图片给康西看到,后果会如何,她不敢想象。

 

  王颖接了视频,又传来卫何阴阴的淫笑。王颖气急败坏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小心我男朋友真的会杀了你。”音箱里传来卫何得意之声说:“现在你们根本就找不到我。有本事就让他过来找我啊,只怕他走着过来,滚着回去。”

 

  王颖咬着牙说:“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不管你的事了,别在打扰我正常生活好吗?”卫何奸笑地说:“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王颖,怎么今天这么容易就道歉认错了。一点都不好玩,想让我放过你,也可以。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我保证以后不再打扰你和你男朋友如鱼得水的‘性福’生活。”

 

  “是什么事你说吧”王颖沉着心问。

 

  卫何传出兴奋地声音说:“听过裸聊没有?我要你脱光衣服陪我聊三个小时的天。只要你答应我,保证以后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王颖嗤之以鼻,厉声说:“卫何,你这个王八蛋,禽兽,卑鄙无耻的家伙,你去死吧。”卫何见一向温柔可爱的王颖竟发这么大的火,不生气也不着急,仍沉稳着性子说:“不同意也罢,我再给你看几张图片。还有,不单有图片,还有视频呢。只要你不答应,我把这些图片和视频全部发到你男朋友的QQ和51里面去。你男朋友的QQ和51我都知道,让他看看你和我一起睡觉的图片和视频。

 

  保证他看了会兴奋的一夜无眠。还有,为了想看看你的身体,我可是做了一百张合成图片,三个视频。先给你发几张图片欣赏着,给你五分钟时间,不答应的话,我等下就发电子邮件给你男朋友,那里面可包括全部图片和视频哦。”

 

  说完,卫何已连续发来十五六张图片。图片里有单人的,也有双人的。双人的就是卫何和王颖赤裸着相拥在一起,卫何Adobephotoshop玩的太精深了,任你再仔细看,也会认为相片就是王颖和卫何在一起拍照的。更有三张过分的很,看他那样子,似在学陈冠希拍艳照门。不知他以前和他哪一个女朋友玩时拍下来的,只是他这个女朋友身材貌似王颖,加上头像合成,丝毫让人怀疑不得。王颖QQ和51里面相册里有她大量图片,所有相册都没有加密码,卫何就是从她相册里面拿走的图片,再加工成现在的图片。

 

  “怎么样,好看吧。舒服吗?”卫何在办公室清清楚楚地看着王颖发怒的表情。王颖越是这样,他越是兴奋。他知道卫何上夜班,正好晚上好耍耍王颖。卫何又笑道:“王颖,我一直想看你的身体结构,可你偏偏就这么小气不给看。想来你的身体和清清的差不多,清清可是我最近才泡到的。身材和身高都像极了你,不过没你可爱。用她的身体换成你的头像,你男朋友看到了说不定会相信的,他若相信,说不定一脚会把你踹飞。”

 

  “你再这样逼我,我就去报警。”王颖实在是无法可施。只好如此吓唬他。卫何听到,一点儿也不担心害怕,仍平静地说:“你敢报警,我就会让图片流到网上去,看谁受害更大?反正我警局里有人,大不了呆几天就可以出来。若流到网上,看到的恐怕就不止你男朋友一个人了。”

 

  他这么一说,的确把王颖震住了。卫何趁火打劫地说:“听我的,好好合作,先脱下睡意。”王颖猛然惊醒,关了视频,把卫何的QQ拉入黑名单。打开康西的QQ,可康西的QQ上没有卫何的QQ。又打开康西的51,51里面也没有卫何的51号。

 

  想到卫何说的出做的到,单那十几张图片,足可以让康西看到为之疯狂。卫何说他做了一百张合成图片,图片中那个女孩和自己身材几乎一模一样。别说是康西,就连她第一眼看到,也惊奇怀疑自己什么时候被人偷拍了?他说还有三段视频,一定又是和清清的。他只要不拍到清清的头,就会让康西相信是她和卫何的。

 

  她关了电脑,不敢再开。她现在心中的害怕,比自己和康西要挨打还要恐惧十分。她像只被猎狗追赶到死胡同的小兔,只有等死。她想找人求救,搜索脑海却没有定格一个人。她的无助,没人能拉她一把。一个人缩倦到床角里,她宁愿卫何把图片发给康西看,也不同意和他裸聊。如果到时卫何再将她裸聊的镜头录下来,到时候卫何再耍赖的话,就是跳进大西洋也洗不清了。

 

  晚上十一点时,康西和李玉龙正在操作机器作业,突然机器里发出咔嚓咔嚓巨大声响。两人都不懂是什么原因,康西快步走向办公室,把组长叫来。组长研究了半天。连什么原因都没找出来,这机器是进口的,组长不敢擅自去修理。

 

  组长又去叫来领班,领班修了一会儿也没修好,就打电话给厂里的修机谭师傅。一直到吃夜宵的时候,谭师傅才过来,康西和李玉龙去饭堂吃饭。

 

  吃过夜宵,两人回来,谭师傅还在修。谭师傅四十开外,五十尚不足,矮矮胖胖,头发却秃到只剩下脑后面一圈了。谭师傅的脾气不好,康西和李玉龙都是知道的。他给谁修机,都免不了教训别人一顿。说教训也不为过,主要是给你讲一些使用时的操作方法。

 

  虽然这些每个操作员都懂,他还不厌其烦地再说一遍。只是他的说话语气完全不是再告诉别人怎么怎么做,而是把别人贬称一只蚂蚁,从而把自己抬高成大象,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他前几天给康西前面那台机那两个同事修机,连说带讽刺地说了一大通。

 

  康西听到耳朵里就受不了。特别是晚上被叫来修机,他脾气更大。全厂修机师傅里,他的技术最好。他有好几个学徒,没有一个在他身边呆过三个月的,都受不了他的臭脾气。

 

  李玉龙在康西前面,领班在一旁观看,组长回去了。谭师傅见康西和李玉龙过来,就叫站在前面的李玉龙拿工具给他。李玉龙忙拿他要的工具给他,谭师傅接过工具,让李玉龙学他那样打开机器里面的一个器件。

 

  李玉龙虽然几乎每天都在操作着机器,却从没见过里面的器件,完全不懂怎么打开。他笨拙地弄了好久,就是打不来那个器件,谭师傅见了,冲他说一句:“你这个人脑子怎么这么笨啊。”一句话说出,让李玉龙生气不已。康西见谭师傅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出口就这样说别人啊。

 

  谭师傅随手几下就打开了,又让李玉龙打开剩下的几个。他刚才打开时动作太快,他只做不教李玉龙方法。李玉龙也没往他手上看,待再看时,谭师傅已打开在手了。听谭师傅又让自己打开剩余的几个,不由心冷起来。谭师傅地位在一楼仅次于主管,领班见了他都客气三分。

 

  李玉龙不想违抗他的话,可他不懂如何开法,弄了半天还是一个没有弄下来。谭师傅把上面的零件都拆开了,见李玉龙一个零件也没打开,就忍不住说骂他道:“哎,你呀,真是笨的要死。世界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人一看就会,第二种人一学就会,第三种人怎么教都不会,你就是这第三种人。”谭师傅向来是出口伤人,不给人留余地惯了。

 

  李玉龙气的想打他,可是他是厂里元老级的技术员人物,再者,他年纪也不小了,都是近百岁的人了,自是下不去手。李玉龙不善言语,当下只瞋目看向谭师傅。谭师傅这几句话太伤他自尊了,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发怒的火焰。康西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人。虽然没说自己,听到心里也是受不了,就冲谭师傅严厉地说:“你说李玉龙笨蛋,那你一定很聪明很有本事了。

 

  明天跟我去学溜冰,我可以教你一百遍,如果你能学会倒溜,我以后见了你都倒着走路。别以为自己年纪大了,就不敢顶撞你。我给你说,如果你再年轻二十岁,早就被人打死了。我见过自高自大的人多了,还没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家自高自大都有能力自高自大。

 

  你除了在修机这一方面有点本事外,你还会干什么?李玉龙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东西,你让他和你差不多的时候把那些零件取下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只要溜冰达到我的水平,我向你磕三个响头。我知道,你自厂里一成立就进来当技术员,一直到现在。

 

  不要以为这样就可能去侮辱一个人的人格,这远远不够。不但是远远不够,你就是到了七八十岁,也不能这样说别人。不管你刚才说的那话有心还是无意,以后不许对我和李玉龙说第二遍。你教训别人我管不着,但你没资格教训我们两个,因为你没那个本事。”

 

  康西平时言语也不多,但他脑子思维快,想要反驳别人,张口就来。一席话果然说的谭师傅一愣一愣的,康西已嘴下留情了,尽量以尊他为长辈的口气来说的。只是实在厌恶谭师傅对人的这种心态,反驳之时,语气冷硬了许多。李玉龙向他投来感谢的目光,领班也用意想不到的眼神看向他。谭师傅手里还拿着一把老虎钳,老虎钳微微颤抖。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或许他在想,这一老虎钳打在康西头上,会不会把他打死?

 

  “我去下厕所。”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维持了快一分钟,康西用去厕所的理由走开了。李玉龙随之也用这个理由去追康西。谭师傅毕竟是厂里人人表面上‘敬重’的技术师傅,如果他站着不走的话,谭师傅就会下不了台。康西也绝不会因刚才的话向他道歉,想好了,打不了被炒掉。既然王颖想让他离开这里,被炒掉也无所谓。

 

  两人走到厕所门口,康西去洗了手又出来了。两人在厕所门口不远的空箱上坐下,李玉龙感谢他为自己刚才出一口气,却担心他因此受到麻烦,说:“这姓谭的老家伙和主管关系很好,你今晚这样屌他,真有可能被炒掉的。”康西无所谓地说:“炒掉就炒掉了,无所谓。人总不能只在一棵树上吊死,也不会一直在某处呆一辈子,这样就没多大意思了。人生就是这样,像出租车,把每个人载向不同的地方。我只是看不惯他这么说你,这姓谭的年纪都这么大了,说话还这么伤人。真的,如果他在年轻二十岁,说话还是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再就被别人打了。别人不打他,是因为他年纪大了,怕一动手就把他打残废。”

 

  李玉龙叹了叹气说:“对了,主管要是敢辞退你,你就去找桃子。桃子和咱老板关系很好,而且上次你和那些治安打架,老板还去看你呢。有这些关系,主管应该不敢炒你了。”

 

  康西断言地说:“我不会用这种方法挽留工作的,炒就炒。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他们不炒我,这个月我还可能辞工走呢。王颖一直担心卫何那个混蛋打我,昨天已劝我几次要离开这里。我不想走,因为一走,就等于是怕了卫何,等于是做缩头乌龟。”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心事。两人的关系时好时坏,关系好的时候,可以敞开心扉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说给对方听。坏的时候,一夜无语。刚开始李玉龙嘴上说也不想让他走,心里却巴不得他离开。一番心事交换,对康西的内心世界更加了解。现在李玉龙是一心一意不想让他走了。两人在这里说了快一个小时的话,领班过来找到他们,让他们去作业。

 

  康西和李玉龙对领班关系一般,平日里没什么交流。康西问领班谭师傅走了没有?领班说走了。康西又问谭师傅有没有说些什么?领班的脸色微微一变,却说没有。康西也不好再问什么,两人坐回工位,机子已修好了。领班在一旁看两人操作,见两人都是按操作说明书上的步骤进行操作的,才放心地走了。

 

  喉咙里那根鱼刺还在,只是现在感觉不像鱼刺,倒像一粒米停在喉咙里。咽不下去,一点也不痛,就是觉得不舒服。刚才吃饭时,那根鱼刺突然没了。还没等他高兴呢,这跟鱼刺又出现了。康西摸着脖子想:“不会是这跟鱼刺全部都插入肉里面去了吧?要不就是找了一个肉瘤?不然怎么还消不下去啊?”

 

  这一夜相当难熬,直至天亮时,才感觉喉咙里那个东西消失了。早上八点下班,康西和李玉龙一起去饭堂吃早餐。熬了一夜,两人的眼睛都布满红丝。

 

  康西走到房间门前,发现门外的锁没锁,便小心地打开门看。王颖正躺在床上,她没睡,睁着眼躺着。康西进来,关上门,坐在床上,俯身去摸她的额头,关心地说:“怎么没去上班?生病了吗?”王颖摇头说:“没有,我今天不想上班。”

 

  “嗯,想休息就休息一天吧,我去冲凉了。”说着起身脱下衣服去冲凉。王颖昨晚把那事情想了又想,裸体图那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将会引来一场难以收拾的局面。而卫何似乎就是要挑起这一切,她昨晚做梦,梦见康西把卫何杀死了,吓的她半夜惊醒。今天再也没心思上班,干脆不去上班了。康西睡前喜欢先玩两个小时的电脑。若卫何真给他发那些图片和录像到他邮箱里,康西必定会疯狂地去找他。她今天不上班的目的,就是阻止康西上网。只要康西不上网,自然是看不到邮件。可阻止了这一天,能阻止的了以后的每一天吗?这件事康西迟早会知道的,早知还是晚知,这件事都要去解决的。看着康西去冲凉的背影,她突然想把这件事主动对康西说出。康西听了这一切,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吗?会控制的住吗?

 

  约十五分钟,康西洗头和冲凉好,用吹风筒吹干头发。爬是、到床上,抱起王颖吻她一下。王颖一心想着那些图片之事,对于康西的亲热推推却却,满面愁容。王颖以前从不这样的,看她一脸忧愁的样子,康西在她耳边吹一口气说:“今天到你的那个还有四天时间呢,不会这么早就来了吧?”

 

  “小西,我,我有事对你说。”王颖吞吐地说。

 

  见王颖用这种表情和语气对他说,康西感觉到不是什么小事,当下不再嬉闹,静下心来听她说。王颖一时又不知该从如何说起,康西见她表情犹豫不决,更加怀疑有什么大事发生。把王颖搂入怀里,动情地说:“不管什么事,你都放心地对我说吧!别忘了,你还有我呢,我可以替你挡着。”

 

  王颖流下两行清泪,泪水滴在康西的手上,康西一惊。看到王颖流泪,急切地问:“不管是什么大事,难事,请你对我说,我一定想尽所有办法帮你。你难道连这一点都不相信我吗?”

 

  “不是这个原因。”王颖终于在哭后吐出这几个字。

 

  “那是什么原因?你说啊,你这样只哭不说,我心里只更着急更难受。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康西又刚才的柔声变成大声,双手摇晃她的双肩问。

 

  “是卫何”王颖一横心,把卫何说了出来。康西听到卫何两字,神情立即变的恼火起来。又摇晃起王颖的身子发狂地说:“他怎么了?他是不是欺负你了?”王颖被他发疯地摇晃的头晕脑胀,想说出,还是不敢一下子说出来。

 

  康西见桃子不想说出来,更是生气,下床去穿衣服。王颖忙问:“你这是去干嘛?”康西咬牙狠声地说:“你不告诉我,我去找那姓卫的。”

 

  “你别去,我说,我说。”王颖见今天不说个明白,康西是不会甘心的。当下在哭哭噎噎下把昨晚一事说与康西听。康西忙打开电脑,看卫何有没有发电子邮件给自己。王颖知道康西在极度发狂的时候是不停任何人的劝。她穿着睡衣,依靠在墙头,神情呆滞,双眼早已哭的红肿。

 

  桌面一稳定,康西就打开QQ。QQ一登入,就有一封电子邮件。康西的心跳的很厉害,他也怕那条邮件是真是卫何发来的。他不想看到王颖和卫何在一起,还是裸体,哪怕是电脑合成的。邮件是一个陌生人发来的,用的是163邮箱。他打开之后,是一个压缩包。他打开压缩包,里面显现出几十张JAP格式的图片和一个AVI格式的视频。他的心此时在剧烈抖动,他的手也在强烈地颤抖着。

 

  卫何查看一下,一共是六十张图片,没有一张里面有卫何的。视频里面有一男一女在做爱,但看不清人的头部。视频标题是‘我和王颖’。那六十张图片有的是网上收集的那些人体艺术图片,还有的是他女友的,都是把王颖的头像合成到那些女孩子身上。

 

  这六十张图片都是全裸,更有一半是赤裸到了极点。康西本就易冲动,看到这些哪还能受得了啊。快速穿上鞋子,他穿的是一条运动裤和背心。当下从皮箱里拿出一把刀,将双截棍插入后面裤裆一半,以背心遮住露在外面的一半双截棍。

 

  王颖见康西这些动作,只是哭着摇头。自从得知卫何要报复王颖和自己,康西特别买了一把刀。康西准备好,一声不吭,也不理王颖,夺门就走。王颖拦他不住,忙赤脚地跟他一起下楼。康西下了一层楼,见王颖跟来,咆哮地让她回房间去。王颖不听,康西不再理她,只是下楼的速度更快了。王颖拼命地往下追,康西出了大门,就往超市跑去。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公交车来,这时见王颖追来。

 

  他干生气也没办法,就想跑到对面马路上去打的。见王颖追近,不再细想,撒腿往对面马路上跑。王颖瘦小的身体不知什么原因变的那么矫捷,紧追康西而去。好多人见王颖穿着睡意,赤脚地追康西,脸上泪水如洗,都搞不懂怎么回事。康西只想甩开王颖,见王颖不顾一切追来,改道去了十字路口

 

  也许从这一方面来看,那个男人所作所为是不对的。但康西看到那个男人的表情后,逐渐改变这个想法。那个男人看着小女孩吃饭,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神情,完全不是那种惩罚人后的快感,而是由心而发的父爱。康西当然搞不懂了,那男人若爱女儿,就不该如此地‘爱法’。

 

  再一想,这男人衣着打扮和长相来看,必是一个生活在苦水里的人。看他点一份菜两人吃,有钱人谁会这样对待自己和儿女们?餐馆门口还停放着一辆破旧的摩托三轮车。在餐馆吃饭的另几个客人,都是十八到二十五六岁,都是穿着工衣,要么衣着打扮整齐漂亮,想来那辆三轮车是这个男人的。康西深有体会没钱的苦,他以前也有这样的经历。往往一天吃一顿饭,那顿饭拼命地吃。

 

  吃不了还要逼自己再多吃一点,因为这样可以撑到第二天,反正快餐店里的饭是免费的。这男人也用如此方法让这小女孩吃饭,想必他也是心酸和无奈吧!

 

  父母的爱都是同价的,不分贫贱富贵,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有钱人大多表现在满足孩子的一切物质需求,没钱人只想着怎么让孩子吃的饱一点?能顺利进校读书?

 

  小女孩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着饭,却无力去嚼。吃到还剩一点时,那女孩突然脸红脖子粗起来,脸上表情顿时变的难受起来。看样子是想吐,过了一会,那种很痛苦的表情才消失,碗里还剩下小点饭。她放下筷子,再也吃不下去了。那男人见了,就瞪着她说:“不吃完我打你。”这一句威胁的话果然很凑效,那小女孩又可怜楚楚地拿起筷子,一双小手拿着筷子有些抖,像是吃世界上最苦最难吃的东西。

 

  在那男人犀利的目光下,小女孩又将最后一点饭塞进嘴里,却硬是咽不下去。那男人给她一杯水,小女孩嘴里都是饭,那杯里的水却也喝不进去。

 

  小女孩用手摸着脖子,像是米饭都卡在喉咙里。她用一双小手摸了一会脖子,才将满嘴的米饭咽进肚里去。那男人这时又将那杯水递给小女孩喝。小女孩喝了两口,脸上看不出一丝吃饱饭的满足感,倒露出几丝受过毒刑的难受表情。

 

  小女孩很可爱,只是脸蛋太瘦了,凸显的眼睛更大。康西这时也吃过饭,把盘子收拾了,就坐在哥哥的收银桌上休息。那男人见康西坐在那里,就向他交钱。他掏出一个黑黑的破钱包,找来找去,抽出一张有点破旧的五元钱。

 

  康西手下放进抽屉里,那男人拉着小女孩出去了。小女孩站起来,康西才发现,她的个头比同龄人要矮上许多。男人坐上三轮车上,把小女孩放进后车厢,启动车走了,康西苦涩地惨淡一笑。

 

  待两人走后,康西去收他们的碗碟。见碗里一粒米都没剩,干净的像没用过,而且桌子上也没掉下一粒米。盘子里的菜汁都没剩下一滴,看着如此‘干净’的碗碟,康西眼睛泛酸。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