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她有了主意。明天康西李玉龙白天都不上班。刚想在门口时,桃子让李玉龙去她房间睡一晚之事她也听到了。不知道明天桃子上不上班?明天既是星期天,桃子即使不放假,休息一天也无难事。明天她要叫上康西,请桃子和李玉龙去吃饭。吃饭间告诉桃子和李玉龙,她和康西要离开这里,重新找个地方。现在她这个想法康西并不知道,不管如何,这个月里,必须离开这里。

 

  她只所以想离开这里,原因有二。一是,她确实受不了桃子对康西的好。不管康西是否对她有无感情。两人离的远了,不见面了,日子久了,自会淡忘。另一点,她得罪了卫何。她对卫何也算是了解个大半,他说报复,就一定会报复的。

 

  有可能会找人打自己一顿,或打康西一顿。不管他怎么报复,康西绝不会轻饶他。以康西的性格,说不定会惹出大麻烦。想来想去,还是退一步的好。明天吃饭时,将此事说与他三人听。谅李玉龙也会拍手赞同,即使不拍手,心里也会高兴的开花。凭桃子这么聪明,一定也能从中品出她的另一本意。

 

  心里乱糟糟地想了一大通,最终确定下来怎么做,心里平息了许多。拿起康西的手机,打开桃子的号码。本想打电话给桃子,又怕她睡着了打扰她休息。就把明天由康西和她请她和李玉龙吃饭之事发信息过去。她也有些热了,发了信息,便去冲凉了。

 

  桃子房间里没有多余的席子和被单,李玉龙只好睡在她床上。珍珍睡最里面,他们回去时,珍珍正睡着香呢。两人各冲了凉就躺下睡了。李玉龙躺在床上见桃子不发一语,心里说:“她不是说有话对我说吗?怎么一声不吭啊?”他睡在最外面,与桃子保持着一段距离。一台风扇转着头吹着整张床,李玉龙和康西一样,睡觉都喜欢脱的只剩下一条内裤。桃子没有男性睡衣,他只好穿着衣服睡觉。

 

  今晚特别的闷热,偏他下身还穿着一条厚厚的牛仔裤。风扇吹出来的风只吹到自己一点,大多的风吹在桃子和珍珍身上。他热的睡不着,却不敢脱下衣服。他想和桃子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但不多时,耳边已传来桃子均匀的鼻息声,不忍打扰醒她。

 

  他以前刚出来是,曾和桃子住在一起好几天。桃子是个清纯的女孩,他爱她,从不敢轻易冒犯她。想到这些事,脑力又乱了起来。想到她对康西一直爱意未消,心里就泛酸。后背都热的出汗了,又过了一会,李玉龙着实热的受不了,就把上衣脱了下来。

 

  可是裤子却不敢脱,他身上发热,内心发乱,哪还有睡意。穿上桃子的拖鞋,悄声走到阳台。阳台上的窗户半开着,李玉龙伸出手,将窗户最大角度地打开。可外面却无一丝风,打开与不打开窗户没多大区别。灰亮的马路上,一看不到行人。偶尔有一辆汽车一闪而过,四处静悄悄的,旁边那一栋楼一片漆黑。

 

  马路北面是一大片空旷草地,望过去,黑乎乎的看不见任何东西。草地再往北是新建的厂,目前还在装修。草地西面正在开发,具体要建什么,李玉龙是不知道。现在已打好地基了,此时工地上还亮着灯光,工人们已睡了。从李玉龙这里看去,吊在空中的那两只灯泡发出微弱的光点,似黑暗中魔鬼的眼睛。这时忽听房间里桃子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正无聊发呆,被这突来的铃声吓了一笑跳。

 

  走回房间,桃子的手机就放在枕头边。李玉龙从不查看她的信息等隐私,但想知道是谁半夜一点多了还给桃子发信息。取出手机,看是康西的号码,心里无尽心酸和恼怒。他不加思索地打开信息,仔细一看,知是王颖发来的。信息内容是她和康西明天请他和桃子去吃饭。既然是王颖发来的,心里的恼怒顿时化为乌有。将手机又放回桃子的枕头边。

 

  暗暗的房间里,他依稀能看出桃子嘴唇的颜色。李玉龙在右手放回她手机时,身子正好斜靠在桃子胸前。他深深一闻,一股少女持有的气息直冲脑门。他放回手机,身子并未起来。他看了一眼珍珍,珍珍面对着墙斜着睡呢。一颗心砰砰跳的厉害右手发抖地摸向桃子的脸。

 

  他摸了一下,立即拿开,似乎怕桃子会突然醒来。可再窥看时,桃子还是睡的很熟丝毫未醒的样子。心刚平息一会儿,待想去吻她的唇时,心又砰砰跳的厉害起来。一时又不敢就这样冒犯她,他又躺下床来,左手食指轻轻碰碰桃子的右手。

 

  见桃子右手没动,左手慢慢抓起她的右手一点一点拿到他胸口。此时他的心跳不再是砰砰声,而是咚咚声。过了一会儿,待心跳声恢复到砰砰声,又将桃子的手放到嘴上。他的唇本是有些干,忙伸出舌头舔吻她的手背。

 

  桃子的身子扭动一下,右手跟着抽动一下。李玉龙本就心虚,所以桃子这轻轻一抽手,他忙就势把她的手放回去。桃子的身子动了一下,并未醒。心儿逐渐平息一会,又烦躁不安起来。他的左手似乎无法控制,不听使唤地放在桃子的肚皮上。他这一放,足足有五分钟没敢动一下。

 

  见桃子仍是沉睡着,他的左手似一名冒险者,明知再往下去会有大麻烦,可就是宁死不回头。左手慢慢穿过睡意,他摸到了桃子的小腹。天呢!她的小腹是那么扁,那么软,软的就像一团棉花糖,似乎触手就化。这一刻,他的手似乎被电击一下,几乎没有了知觉。

 

  慢慢地,他身上的血液似乎要爆发出来。可是血管太小,阻止了血液的快速流通。血液的疾速运转,导致他的大脑跟着发生混乱。此时的他,完全忘记自己在干什么。他的头凑到桃子的面前,刚想狠狠吸吮她的唇时,却见桃子已挣开了双眼。李玉龙这一惊非同小可,忙伸出左手,身子向后退去,差点掉下床去。顿时,感觉整张脸包括脖子像被火烧着一般热的直往下流汗。

 

  桃子丝毫不比他弱到哪里去,没和她说话,却流下两行泪。李玉龙心虚到了极点,转过身去睡。谁知刚才差点掉下去,他这一个翻身,大半个身子转到床外。还没反应过来,‘嗵’的一声,掉到地上。他摔下来时,正好以正面落地。

 

  凳子上的风扇被他撞到在地,风扇叶还兀自转动着。李玉龙落下时是双腿膝盖先着地,这一撞击,膝盖又酸又痛。他缩着身子,极力忍着痛。可风扇摔在地上的声音很是响亮,珍珍迷糊中醒来。桃子坐起来想去看李玉龙的伤势,珍珍见桃子起床,也坐起来去看是什么东西掉到地上。一看到黑暗中躺着一个人影,一声尖叫,大叫:“有小偷……”刚喊两声,被桃子及时捂住她的嘴巴。

 

  桃子示意她不要出声,打开灯,见李玉龙已痛的脸色惨白,汗水似刚洗过脸一般,心里慌张起来。珍珍见是李玉龙,心里纳闷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人体骨骼以膝盖处最为敏感,李玉龙这一跤摔的几乎痛晕过去。桃子一人无法将李玉龙抱上床,李玉龙也无法站起来。珍珍见此,只好下床帮忙。李玉龙被躺上床,因疼痛,忍不住咧起嘴嘶嘶地叫出声来。桃子又拿起倒在地上的风扇和凳子,插上插头,风扇又转动起来。

 

  刚才对桃子做出的那一番过分的事,灯光下,桃子目光一投向他,就心虚地想扭转身子转过身去睡。可双膝的疼痛让他自腰部以下都动弹不得,忙用双手遮住脸。珍珍问桃子李玉龙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桃子如实说了。珍珍责怪桃子不‘懂事’,珍珍有时是不穿睡意睡觉的。

 

  她所说桃子不懂事,即使暗指这一点。还好,她今天有穿睡衣,珍珍被吵醒,睡意也被吵醒几分。为了防止李玉龙再次掉床,桃子让李玉龙睡在最里面,让珍珍睡在中间。珍珍可是自懂事起第一次和男性睡在一起,心里哪能平静的了啊?桃子关了灯,准备睡觉。

 

  过了一会儿,桃子极小声地在珍珍耳边说:“是不是睡不着啊?”珍珍的确没睡着,除了她,李玉龙也没睡着。他本就毫无睡意,又摔了一下,到现在双膝还痛的难受。他一直忍着没出声,身子也不敢动一下。桃子和珍珍以为他睡着了,珍珍听到桃子说话,一转身,也将嘴巴凑到桃子耳边小声地说:“他刚才为什么掉床?是不是你推他的啊?”桃子压着嗓子说:“别乱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他自己掉床的。”

 

  “是吗?”珍珍用极怀疑的语气说:“你不推他,他自己睡的好好的会掉下床去?老实交代,他刚才有没有偷摸你什么地方啊,或,那个,亲吻你?”

 

  “不要乱说,哪有啊?”桃子小声争辩道。

 

  珍珍说:“你来睡中间,我在中间不安全。万一他后半夜把我当成看你,我就惨了。”

 

  “我不换”桃子‘坚决’地说。

 

  “当真不换?”珍珍又确认地问。

 

  “说不换就不换。”桃子下定决心地说。

 

  “好,你不换我打醒李玉龙,让他和我换。”珍珍使阴招地说。

 

  “你敢?”桃子底气不足地说。

 

  “呵呵,要不要试试?”珍珍洋洋得意的说。

 

  她二人刚开始说话声音极小,李玉龙就是极力想听,也听不清楚。但现在两人的说话声音逐渐放大,就算李玉龙刚才睡着了,也被两人的声音吵醒了。刚开始两人说话的前两句没有听到,此后之话句句是入了李玉龙的耳朵里。心里听了,又兴奋又不好意思‘醒来’。这时珍珍又说:“男人没有不好色的,书上都是这样写的。李玉龙是老实,但遇到今晚这么好的机会,他会老实的起来吗?”

 

  桃子嗔声地说:“珍珍,别在这胡说八道,他可没你说的那么随便。”桃子听似为李玉龙辩护,另一方面无形中也为自己作了辩护。珍珍听了她的话,痴痴地傻笑,笑声又大了十几分贝。

 

  桃子怕她吵醒李玉龙,捏了她一下身子,沉声地说:“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吗?把他吵醒着怎么办?”珍珍仍笑着,声音被桃子捏那一下,也小了许多,说:“哦,忘了。”又看一眼李玉龙,又扭头对桃子说:“要么你给我换位置,要么我去给他换。让我睡在你们中间,我睡不着。”

 

  桃子见珍珍似在说真的,只好说:“投降了,我和你换吧。”珍珍听后忙起身,桃子也起身。珍珍刚想弯腰走,被床单拌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她那一脚正好踩在李玉龙右腿的膝盖处,‘啊’的一声惨叫喊出。

 

  若踩在别处,他还可以忍住不出声,偏偏这里最是疼痛。就是没摔伤时踩在膝盖上也是很痛的,他一直忍着痛,这下再也忍耐不住。啊的一声叫出,珍珍吓的赶紧抬起脚,忙道歉地说:“不好意思哦,把你踩痛了。”

 

  李玉龙又发出嘶嘶的疼痛叫声。和珍珍换好位置后,桃子轻轻抚摸李玉龙的双膝,为他作柔力按摩。李玉龙经她这柔柔的一摸,登觉疼痛减去七八分。珍珍看到,笑道:“你好关心他哦,这叫真情自然流露。”

 

  桃子责备地说:“你还意思,是你把他踩醒的,又不为他按摩。我帮你替他按摩,你又这样说我,好没良心的家伙。”“好了,我明天还要上班,算我没良心,你继续给他按摩吧,我要睡了。”说完,转身睡去。李玉龙听珍珍说明白还要上班,就问桃子明天要不要上班?

 

  桃子说:“明天也该我休假了,去不去都可以。”李玉龙听后,就把她的手机拿出来说:“嗯,刚才一点多钟的时候,王颖发信息过来,请我们今天上午去吃饭。”

 

  桃子快速打开王颖发来的那条信息,看完后说:“她无缘无故请我们吃饭干嘛?今天又不是她生日。对了,你回她信息没有?”李玉龙说:“没有回。”桃子双手飞速地按着按键,很快地回了一条信息。李玉龙问她回的什么?

 

  桃子说:“我说我们明天去。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给我们打电话通知我们。都两点了,睡了。”说完,又将唇凑到李玉龙耳边,有声无音地说:“不要再那样了。”这一句话虽柔弱无声,听到李玉龙耳朵里,仿如一道焦雷。他的手拉起她的手时,桃子就醒了,但一直装睡。李玉龙的脸又唰的一下,似吃了一大把干辣椒,整张脸憋的通红。

 

  早上九点,康西睡醒,精神倍好。看去还在一边香睡的王颖,心里有一根血管里的血加速的流淌。双手抱住王颖的腰,低头吻向她的唇……

 

  休息了一夜,李玉龙的双腿也不痛了。他和桃子几乎是同时挣开眼睛醒来的,各望向对方。三秒后,又各自转身。五秒后,又一起坐起来。又一秒后,又互望一眼。

 

  “你醒了?”

 

  “嗯,我睡醒了,你也醒了?”

 

  两人各说完这一句话,都不由哈哈小起来。特别是李玉龙那一句:“嗯,我睡醒了,你也醒了?”说出后,也想到是句废话。桃子若不醒来,还会和他说话吗?桃子也是,李玉龙都挣开眼睛坐了起来,不是睡醒?难道是梦游吗?两人互笑一下,珍珍不知何时上班去了。桃子一看时间,忍不住说:“什么?才八点十分,怎么醒来那么早?外面都出太阳了,我还以为十点多了呢。”

 

  两人倚在床上互看着说着话。桃子看着李玉龙端正的五官,其实李玉龙长的也蛮好看的,只是桃子以前一直忽略了他这一点。李玉龙被她这会心的笑笑的极不自在,忙说:“桃子,别在对我笑了。再笑的话,我恐怕又受不了对你做出越轨的动作哦。”

 

  “小龙什么时候变成大色狼了?”桃子笑道,丝毫不生气。李玉龙腼腆一笑,说:“我本不是色狼,都是你引诱的。”桃子一扁嘴说:“怎么是我引诱你?昨晚我可是一动没动哦。你这家伙做贼心虚掉下床的滋味好不好受?”

 

  李玉龙听桃子又取笑他,装作生气地说:“再说我可真要发动色狼攻击了。”

 

  “我偏说,做贼心虚掉下床。”桃子丝毫不惧他,似乎料定他不敢向自己进攻。果然,李玉龙只是嘴上说说,身子却不敢像昨晚那样放肆地去摸她的肚肚。说笑了一会,两人下床来。桃子去洗脸刷牙,李玉龙唰不了牙,只洗了脸。

 

  两人洗刷好后,桃子看时间已是九点钟,说:“也不知道楼下的那两位起床没?哎,肚子有点儿饿了。”李玉龙忙说:“我去给你买早餐,想吃什么?对了,下面的那个大门,没有钥匙可以出去吗?”桃子哦了一声,说:“还是我跟你一起下去吃吧,没钥匙是打不开的。”

 

  既然这样,李玉龙也只好让桃子跟自己一起出去。两人出了门,桃子锁好门,下到三楼,李玉龙小声对桃子说:“我去听听两人起床了没有?”桃子点头同意,也悄悄跟过去去听。

 

  谁知,刚走到康西房间门前,就听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声音。李玉龙一听,立即心跳的快要吐出来。扭头不看桃子,没看到。一转身,桃子就在他后面听呢。看着桃子红扑扑的脸,料想她也听到了。忙拉桃子下楼去了,下楼时还怪她不该乱听。桃子红着脸,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不敢说一个字。她感觉李玉龙抓她的手越来越紧,有一点儿痛。

 

  下了楼,东方一轮整体通红的太阳从云雾里露出大半个头。此时北风微吹说不来的凉爽,看着被阳光拖长的背影,又见北面草地上那些翠绿的草儿随风摇曳着,随口说道:“真是阳光普照,晴空万里,清风徐吹,提神爽身啊。”桃子听他从嘴里吐出几句成语,便笑道:“大一点的嘴里也能吐出象牙呀?”随又说:“嗯,的确是阳光普照,晴空万里。等下把你晒成烤猪,看你还赞叹不?”

 

  “你懂什么,我这叫有感而发。昨晚我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好非常妙的梦。”说着,闭上眼睛,似乎陶醉在昨晚那个美妙的梦里。

 

  “是不是梦到自己掉下水道了?”冷不防桃子插上一句。登时让李玉龙从梦境里醒转过来,当下甚生气地说:“你就不能说点好的,那个梦与你有关。梦里就我们两个人,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地上……”

 

  “我不听,我才不听你的坏梦呢!”桃子不等李玉龙说完,就捂着耳朵,快步向超市方向走去。

 

  李玉龙甚感惋惜地说:“你就等我说完好不好?”可这句话说完,桃子已走出好远,忙去追她。两人在超市旁边吃了一份炒粉,两人也不知道康西和王颖两人什么时候能‘忙’好,就去了万家乐超市。两人也没什么要买的,就四处看看。

 

  走到三楼服装区,桃子驻足观看一件衣服。李玉龙怂恿她穿上去试试,桃子总是摇头。其实她来的目的是想给他买一身衣服的。李玉龙自从来到深圳,还没买过一件衣服。现在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去年买的,有些看着都很旧了。

 

  两人逛了一会女服装区又去了男服装区。李玉龙不想买衣服,也没想到桃子打算给自己买衣服。他看了一眼男服装区就想走,桃子则是大感兴趣地进去挑看。最后挑了一身休闲装,叫来一边的李玉龙过来试穿。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