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西赞同地说:“也是,我那辆车最多能卖十五块,就等于丢了十五块钱。”康西说着并肩和桃子往回走,路上又把参加每家超市举办的返惠活动参加的喝酒比赛赢了一千块钱之事简单地向桃子说了。此时清凉北风吹着头,酒意无形间又袭上心头。一个跌晃,差点摔倒,桃子忙去扶他。

 

  王颖下班在康西厂的门口遇见了李玉龙。她和李玉龙不怎么熟悉,知道他和康西在一起上班。见他今晚没去上班,就问他康西有没有上班?李玉龙说他们今晚放假。王颖得知康西不用上班,心里很是高兴,匆匆回到房间。

 

  康西并没有在房间,王颖顿时眉开眼笑的表情换成了愁眉苦脸。下楼用公话给康西连打了两通电话却无人接,心里生气康西的气来。她本想让康西陪她一起逛街的,现在找不到康西的人,一个人赌气地去超市里溜达。从一楼逛到三楼,又从三楼下到二楼,在二楼却又撞见了李玉龙。

 

  刚才在厂门口遇见李玉龙时,他也正往这边来,打算买瓶洗发水。王颖又和他打了一声招呼,问他怎么没让桃子陪他一起来啊?李玉龙听到桃子两字,脸上闪过一丝悲凉,微低下头说:“她说今天不想出来玩。”两人又聊了一些别的事。李玉龙买好东西要回去,王颖也想回去,就和李玉龙一道回去。

 

  风越吹,康西酒意越浓。还未到超市门口,就几乎走不成路了。桃子只好半扶半搀着他,康西虽是八分醉,却还有两分清醒。见桃子这样‘过份’地搀扶着自己,也觉很不妥,挣扎了几下。桃子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红晕一片,松开了康西。桃子一松开康西,康西竟不能站立地软倒在地。无奈桃子只好再次拉起他的手,双手托住他的左手,尽量身子不语他身子接触。

 

  有一点点付托,康西走路就稳多了。只是桃子这样双手拽扶他的左手,康西每一个晃身,她都被他的力气不由自主地拉到他那边,好几次两人都一起摔倒。两人走路很慢,康西又说着一些胡言乱语。有时说话时就停下脚步,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说的出来。桃子听他东说一句西说一句,却听不懂。她也无心去听这些,只想早点扶康西回房间,让他好好休息。

 

  王颖和李玉龙出了超市门口,嘴里还聊着康西的事。突然,两人同时驻足,都睁大着眼睛看着东南方的两个人身上,像是看到外星人般。王颖瞬间流下两行泪,猛摇着头,趴在一边护栏杆上痛苦。李玉龙也紧握拳头,咬着牙,双眸射出野狼般恶毒的目光。

 

  王颖哭了一会儿,身子似无骨地软软顺着护栏杆坐倒在地。朦胧的双眸向那两人看去,视野里,那一男一女正手牵手走着路聊着天。她越哭越伤心,越伤心越哭的厉害。她一面心痛着,一面又责骂自己的眼泪太廉价。

 

  时间仿佛就在她哭的这一刻停下脚步,路上已有不少人向她投来捉摸不透的目光。她埋下头,将头深深地埋在双腿里。迷糊中,她听到一个女孩子的惊叫,惊叫声是那么地熟悉。哦,脑子空白一会儿,逐渐恢复一丝记忆,她想起来了,是桃子的声音。

 

  她抬起头,扭头看去,一个男人的身影,正在用脚踹着地上躺着的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个女的,两只手不知所措地去抓打人的男的手。只是双眼浸满泪水,瞧过去看到的只是灰蒙蒙一片,看不清人的五官。

 

  但就在这一霎间,她刚才失去的记忆全部回到头脑中,用手抹去眼泪,双眼清晰过来。路灯下,一个发疯似的男子被一个女的抱住,可那男的双脚还在拼命地踢打躺在地上的那人。

 

  王颖抓着护栏杆,慢慢站起身来,赶紧绕过护栏杆,似疯子般地撞向打人的那个男子。打人那男子不知后面有人,身子又被另一女的抱住。王颖那一撞用尽了全力,那男子立即被撞倒。他这一倒,抱他那女的也跟着一起倒地,却双双压身在躺在地上那人身上。

 

  王颖扑过去,将两人推开,从地上抬起被打的那人的头。被打那人是康西,打他的是李玉龙。桃子因抱住李玉龙,也被王颖一起撞倒。看热闹的人就像蚂蚁闻到了甜味,一下子聚集过来。

 

  康西被李玉龙踢得鼻子和嘴角流出几丝血液。康西本就有八分醉,突然被李玉龙从一旁踢倒,因醉酒反应迟钝,还未起身,又被李玉龙趁机扑上去拳打脚踢。倒地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闪避,太阳穴处登时被李玉龙连踢两脚,加上醉酒,登时晕倒过去。

 

  王颖看见他和桃子手牵手,虽很生气,恼恨他。看见他被别人打,心里似被撕下一块肉般疼痛。她抱起康西,任她千呼万叫,康西只是沉沉睡去。

 

  李玉龙被王颖撞倒之下,理智也清醒不少。站起身来去扶桃子,问她受伤没有。桃子哭着狠狠地看着他,不去回答他。李玉龙看着被自己打的脸上流满血的康西,不由着急起来。

 

  几人现在离医院不远,也不知是哪个好心人叫来了医生。这时医院开来一辆免费接送车来接康西。王颖、桃子、李玉龙慌张的不得了,这么近也不用坐车了。李玉龙想抱起康西去医院,却没抱起来。他体重才一百一十五斤,而康西一百三十斤的体重。

 

  见李玉龙没抱动康西,从旁边过来一名医生。桃子认识他,他是外伤医生,在医院里见过他几次。他走上前,与李玉龙合力将康西抬到医院。前一段时间,康西和王颖割脉时,也是他给缝针的。

 

  去了医院,那些看热闹之人才慢慢散去。那外伤医生姓马,他检查一下康西的伤口后,说:“什么上都没有,就鼻子和嘴角被外力击破一点肉皮,没什么大碍。还有,他喝酒过多,休息一晚就好了。”然后就建议输几瓶药,王颖忙同意了。

 

  听医生说康西外伤没什么大碍,李玉龙长吁一口去。刚才看康西牵桃子的手那一刻,他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时心里莫名生出一股强烈恼火。跑过去趁康西不备就是一脚,见康西倒地,双手和双脚一起用力。他脑子那时间也是一片空白,只是四肢控制不住地往康西身上招呼。

 

  输液室里除了康西,还有两个人在输液,另还有几个人陪着他们。另两个输液的是一男一女,男的三十出头,他床边有个同样大年纪的妇女和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坐在床边陪着他输液。那输液的女的年纪约有二十二三岁,她身边有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人守着她。

 

  墙壁上挂着一台电视,放的是《我爱我夫我爱子》的电视剧。王颖看着病床上还在昏睡的康西,心里一阵绞痛,眼泪又扑簌扑簌大颗大颗往下掉。

 

  桃子看着昏睡中的康西,也是心里绞痛不已。觉得在不解释清楚,恐怕时间愈长,愈不好解释。当下就把康西参加比赛喝酒赢钱和撞伤一名妇女之事告之王颖和李玉龙。待桃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出,王颖和李玉龙都觉误会了康西。

 

  到了夜里十一点半,药液还没有输完。桃子让李玉龙先回去,李玉龙执意等康西醒来后向他道歉。桃子劝他一会儿,见他坚持要道歉后才回去,也只好随他这样做了。

 

  十点钟的时候,珍珍给她打电话让她回去。她问珍珍阿杰走了没有?珍珍说走了,难不成还留他住下吗?

 

  零点四十三分,药液终于输完,可康西还在熟睡中。三人谁也不想打扰醒他,输液室就剩下他们四个人了。外面还有两个女护士和一名男医生在聊天,王颖让护士给康西拔了针。李玉龙蹲在床边,让桃子扶康西坐起来,他好背康西回去。

 

  四人出了门,那男医生就迫不及待地关上医院的大门。还未走到超市门口,李玉龙就累的直喘粗气。王颖和桃子走在他身旁,知他累了,就让他先放下康西休息一会。李玉龙咬牙说再坚持一会,上楼梯时,李玉龙再也坚持不住。要不是桃子和王颖在后面防护着,康西就会被李玉龙无力抱住而滑脱下来。一放下康西,李玉龙两手酸的抬不起来。康西被她们这样抬来背去,也缓缓挣开眼睛。

 

  三人见他醒来,均问他身上哪里还痛?哪里不舒服?医生给他输的三瓶药水,有一瓶是解酒的。他睡了这几个钟,这次醒来,酒醒了大半。看到李玉龙,慢慢想起被李玉龙袭击之事。他只记得被李玉龙踢了几脚,后面的事都记不起来了。

 

  此时见李玉龙脸上已没有愤怒之色,相反多了一些歉意。不管如何,他还是要把事情真相对李玉龙和王颖讲明白。他首先就要讲喝酒比赛之事,谁知刚一开口,就被三人止住了。王颖关心和歉意地说:“小西,桃子都对我们说了。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李玉龙也歉意地说:“小西,我也向你说声对不起,我也弄误会了。”

 

  康西苦着脸说:“我一直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这次赢了一千块,却出了这几桩事,不值啊。尤其是这一桩事,让我很心痛。如果我两样选择,我宁愿不要那一千块钱。”说完,摸摸口袋,将六张百元大钞和一张面值二十元的纸币,两手一扯,撕为两截。

 

  刚想再撕,却被桃子及时拦住,桃子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小龙和王颖都不恨你,你何必这样呢?你把这些钱撕烂,不是更合不来吗?”王颖听了桃子的话,把钱从康西手里拿过来。

 

  桃子和王颖扶康西进了房间。桃子说了几句关心的话,李玉龙说了几句歉意的话,两人走出了康西的房间。康西想去送他们,却浑身无力。王颖见此,代他出去送两人出门。李玉龙出了康西的房间,和桃子打了一声招呼,想回厂里去。桃子叫住他,柔声地说:“你别回去了。这么晚了,恐怕保安不让你进厂。你就住我房间吧,正好我也有些事想对你说。”李玉龙点头同意,和桃子一起回她房间。

 

  王颖关上门,再去看康西时,却躺在床上睡着了。看着熟睡中的康西,王颖坐在床沿,拉起他一只手放在怀里。自从和康西认识,也不知为他掉过多少次眼泪?也只有他,才能让自己为之流泪,而且是瞬间的,洪水般的汹涌。她刚认识康西没多久时,家里听到一点儿风声,说了她一顿,想让她回家。她说什么也不回家,爸爸就给她要她厂里的详细地址,她不说。一旦说了。

 

  爸爸很可能自己过来带她走,或让哥哥过来接她走。为了能和康西呆在一起,她差点和家里断绝关系。虽然爸爸不再强迫她回家,但她明显感觉到爸妈对自己是失望夹杂着痛苦。为了康西她可以放弃一切,康西为了也可以去割脉。

 

  可是桃子对他这么好,心里总是受不了,也无法说服自己去接受和面对这个现实。康西是她的,只属于她一人所有,只她可以对康西那么亲密。桃子总是抢她对康西的好,她和康西虽是实际上是好朋友关系,思想上早已超越好朋友的这条界限。作为一个女性,作为一个对康西几乎知心知肺的了解和对桃子半年舍友亲密接触的了解。在去年,她已看出一点端倪,她没吭声,将这些发现的端倪埋在心底。

 

  端倪越来越大,现已变成了事实。她也越来越无法继续装傻地埋在心底默不作声,是应该好好解决此事了。她和康西在一起,康西就只能最她一人付出感情。她能做到,为什么康西做不到?她接受不了康西身体上的出轨,更接受不了他思想上的出轨。

 

  哪怕是极其微弱的和片刻的,酒精麻醉和冲动的。她承认自己在爱情这一方面是个霸道主义和要求完美的人。她没办法不这样,她太爱他了,怕失去他,一秒也不能。

 

  有时她会想,自己具体爱他哪一点?是性格吗?他性格古怪的很,又易冲动,冲动起来做事都不考虑一切后果。还有长相,康西充其量也只能用一个‘靓’字形容,离‘帅’还差一大截呢。他身高一米七一,在如今的社会里,低于一米七的男人会被认为是个‘半残’。在这一方面,他才刚刚脱离‘半残’。爱好上,他喜欢写作、绘画、武术、读书、溜冰等等。

 

  可是自己并不是很喜欢绘画,溜冰,武术等。这样想想,好像自己‘一点儿也不爱他’,偏偏就是离不开他。又好像他身上的每一点她都喜欢,很矛盾。她几次在康西怀里撒娇地说:“小样的,你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爱情固定药?为什么我是那么那么那么地爱你呢?”康西就会得意地笑道:“嘿嘿,阁下果然聪明。你中的确实是天下第一,独一无二的最最最最厉害最最最最痴情的‘爱情胶水’,有效期是一百年。

 

  你这一生之内,只会喜欢我一个人。就是有一天,我变老了,变丑了,你也不嫌弃我,还会爱我。为了公平,我也为你吃下了‘爱情胶水’。这‘爱情胶水’世界上目前只有两份,都被你我吃了。我俩是世界上独二无三的人,我们的幸福也是世界上独二无三的。”

 

  她会心地一笑,每次想到这些,她都会幸福和感动的流泪。幸福有时些些的关怀,深情的一个拥抱,真心的一个吻中就可以产生出来。不需要多少本钱,简单到就好比一台榨汁机,放水果进去,可以直接榨汁出来。感动与幸福一样简单,一句话,一件事,梦中轻呼一声她的名字,下山时背负她一程,很口渴时得来一瓶水全让她喝,为她洗头,帮她掏耳垢,都可以让感动产生出来。这些感动就在彼此之间,用放大镜看一眼,就可以找出七八十件。

 

  王颖就像迷途的孩子,跟着北极星终于找到了家。她才找到爱康西哪一点的答案了。和他在一起,时时享受着幸福,天天被感动包围着,这不正是世人所追求的最高境界的两人生活吗?她以前一直被一层透明却实质的东西蒙住了双眼,让她看不清幸福和感动的源点。泪水流多了,把那层透明实质的东西冲走了。她就像一个瞎子,无意中眼睛恢复了光明。

 

  泪本是咸味的,流进嘴里,咽入胃里,分泌到心里却成了苦味。人只所以感觉到泪苦,是心在发出的判断。有人说泪是五味的,五味即‘酸甜苦辣咸’。这五味王颖都尝过,但不是同时品尝的。有时一行泪流进心里是一种味道,有时会有两种,三种,四种或五种。

 

  就像今晚,她看见康西牵桃子的手。用崩溃地洪水以一泻千里之速往外疾奔来形容她当时从眼睛里流出来的泪水丝毫不为过。她记得,眼泪初流进嘴里咸咸的,分泌到心里时,却成了酸,苦和辣。加上嘴里的咸味,一下子四味直冲脑袋天灵处。那一霎,她的头似乎要崩溃了。记忆也在那一瞬间消失,眼睛也在那一刹那暂停,思想在那一瞬凝固,手脚在那一刻间瘫痪,心儿也跟着微弱,血液造反地逆流着,整个人就在那一刻仿如被高压电电击一下。但这一下,就将她打成如此不堪。如果两下,三下,七八十几下,她还能活吗?

 

  她也尝过泪的甜味。那种滋味,远比之酸、苦、咸、辣好吃的多,就像糖果。但也不易多吃,糖果吃多了会坏牙。爱情是糖,甜到心伤。甜泪尝多了,是会坏心的。

 

  康西睡的很香,夜晚的天气有些闷热,康西又没冲凉,喝了那么多酒,又输了三瓶药水。天气的闷热,蒸发着他的肌肤渗出一层湿湿的汗液,脸上鼻尖处汗水已凝结成珠。王颖下了床,拿来一张凳子,把凳子放在康西身边,把风扇放在凳子上。插上插头,为康西调好风扇的角度。打开开关,登时一股暖风吹在康西脸上。康西虽在沉睡,从他睡着的表情上还是可以观察到他舒爽好多。

 

  她明天不上班,有些事想和桃子聊聊。如果单独和桃子聊这事,可能会被康西和桃子认为自己太小肚量,太斤斤计较和疑心猜测心强。她不想在桃子心里被定格为这样的人,更不想在康西心里也被想象成这样的人。

 

  她目前只知道他两人在思想上已超过普通朋友的关系,事实上是不是,她现在还不知道,更无法确定。正因为无法确定,才让她心慌不已。如果事实上是,她还可以及时挽留。不是更好,但以后要多提高防备。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