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妮娅听了,迷迷地想:“如果昨晚我和他去旅馆住,他会像王颖男朋友尊重王颖那样尊重我吗?或许,他让我陪他一起住,只是想陪我说说话。今天也是,我是不是误会他了?下一次,他若再来,我在试探他一次,陪他住一夜。如果他不尊重我,欺负我,我就永远不理他。”

 

  她这番想着,已表现在脸上。王颖看到她脸上反应,才猜出她所想,劝她说:“如果你真想想找一个男人过一辈子,就要找一个即爱你又尊重你的那个男人。不要看她有没有钱,长的如何。若想让男友长的又英俊,又有钱,又对你好,除非你是公主。

 

  如果只爱你而不尊重的男人,这种男人不会和你相处太久。爱,就像一杯糖水,开始时很浓很甜,时间久了,由浓变淡。一旦爱你的心变淡,他又不尊重你,很难保证他会移情别恋。再如果,那种既不爱你又不尊重你的男人。这种男人千万不能要,也碰不得。因为他们都是带着某种利益关系而来的,吃亏的终还是你。”

 

  “你懂的很多哦。”马妮娅说。王颖不以为然地说:“上学时,班里的女生都喜欢看言情小说,我只是其中一员。看多了,就可以东拼西凑出来。可是,那多人看,还是跟着书里的错误错下去。”

 

  “你脑袋瓜真会想,那你是怎么考验你男朋友的?”马妮娅向她取经问。王颖灿烂笑道:“我也和你差不多吧,对他也是一见钟情。其实我早就看过他写的那些诗歌,歌词还有小说,对他早就有喜欢之心。

 

  也许是老天眷顾我,竟让我在刚来深圳不久就在厂里遇见了他。他也是对我一见钟情,很快地,我们就走在一起。虽然表面上我没怎么问他的事,其实呢,我利用各种办法打听他的为人方面,还有性格方面的事情。他的性格确实让人难以捉摸,还好,我仔细观察,现在已掌握的清清楚楚。后来我得知他家里比较穷,我对这一点倒也无所谓。只要他有进取心,坚持不懈,肯为理想去努力拼搏就行。

 

  我不想要个软软弱弱,随波逐流的未来老公。还有,他是个蛮懂得浪漫的人,又多才多艺,还有一个大理想。他也一直为他的理想不懈努力着。他前几个月花了三个月时间辛辛苦苦写出来的小说没人要,这让他受打击不小。我了解他,他不会就此放弃的。他还会再写,会有成功的那一天。我相信他,远远!我支持他,远远!就算这一辈子他不会成功,我也会陪他支持他一辈子。为理想奋斗,失败也不枉然。

 

  除此之外,他还有孝心,重义气。他妈妈的身体不好,他每个月的工资都寄回家去了,经常连生活费都没了。他没钱买洗发水就用洗衣粉洗头,为了省钱,他经常一天吃一顿饭,买一条裤子可以用三四年。”说到这里,眼含泪花,嘴角荡起幸福的微笑,又说:“为了给家寄更多钱,他还卖过血。这样的人,真的不好找。

 

  我很幸运我能找到一个。试想一下,如果一个男人对爸妈一点都不好,对老婆会好吗?就算好,这样的男人也不能要。所以,再得知他妈妈病重的情况下,我愿付出我所尽的一切力去帮他。和他一起渡过难关,我乐意。除此之外,他也很尊重我,爱我,疼我。”

 

  她缓缓说那么多,听的马妮娅又是惊呆又是羡慕。待王颖说完,赞叹不已地说:“你男朋友真是男人中最好的那一个了。”

 

  王颖脸露出满足的笑容,算是对马妮娅刚才的话默认,随之却说:“他也有许多缺点。比如,易冲动,自卑心强,现在基本好了。他不怎么交朋友,特别是那些打牌赌钱的人,他都是特别反感的。但抽烟,打牌他都会。他抽烟,不过很少抽。

 

  他打牌,却不赌钱。他喝酒也喝醉过,但很少喝。他不买六合彩,连彩票也不买。他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也不许我买,我也没买过。他从小到现在,没几个朋友。在外面他就有三个好朋友,关系还可以。他呢,可以一个人呆在房间几个月不出门。要是换作我,早就闷疯了。”

 

  马妮娅笑道:“你男朋友的缺点比那些男人的优点还好。真的很羡慕你,你福气很好,有那么一个好男友,祝福你们。”

 

  “谢谢”王颖回谢。

 

  说了那么多,粉也凉了,两人也不吃了。王颖去付钱,却被马妮娅抢付了。马妮娅笑道:“你请我喝奶茶,我请你吃粉,这才合理嘛,不然我心里又过意不去。”王颖也笑道:“瞧你说的,就是请你吃一顿大餐也花不了多少钱嘛。俗话说‘有钱不花,掉了白搭。’还有,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你知道人这一生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吗?就是人死了,钱没花完。”马妮娅笑着搬出赵本山的小品《不差钱》中小沈阳的一句经典台词。这句台词在今年很是火爆,记得前几天,有个同事请她吃饭,她不想去,那同事说:“走,咱不差钱。”

 

  “你知道人这一生最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吗?就是人活着,钱没了。”王颖听她学说小沈阳的台词,也搬出赵本山的台词与她对抗。两人说完,忍俊不禁,差点笑翻。

 

  王颖让马妮娅去她房间玩。在楼梯处,王颖对马妮娅说:“妮娅姐,今晚就睡在我这里吧。我男朋友上夜班,你睡在这里正好陪我作个伴。”马妮娅看着她坏笑地说:“万一你男朋友半夜回来怎么办?”王颖笑道:“就让他睡在地板上。”

 

  马妮娅说:“你这么虐待他,他不生气吗?万一我走后和你吵架怎么办?”王颖信心十足地说:“哼,他敢?给你说,别看白天他那么神气,到了晚上他就听我的。用他的话说是尊重我,呵呵,用我的话说,我欺负他叫疼他。我哪天睡不着了,就让他给我讲故事唱歌或作诗。他答应过我,每天给我作一首诗。我还等着给他出一本诗集呢!有时候,他睡着了,我就把他打扰醒,让他把我哄睡才可以睡。

 

  呵呵……”说着到了房间,打开门进去。马妮娅越听她说起康西,心里越是羡慕和好奇,心里恨不得现在就看看王颖所谓的好男友究竟是怎么样子?

 

  马妮娅见她房间虽小,却一应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有条不乱,散发着浓烈家的气息和爱的味道。马妮娅现在渴求的就是这种家的气息和爱的味道,坐在床上,感受着王颖和她男友的幸福,有些陶醉了。

 

  珍珍挂了电话,从阳台处走过来。桃子还在看电视剧,珍珍坐在床上,轻声对桃子说:“桃子,明天阿杰要过来看我。我要不要把他带过来玩?如果不带过来,我也不知道去哪里玩!”桃子是她主管,想请假,对她说声就可以了,不怕请不了。

 

  “让他过来也好啊,大热天的也没什么好去处。我中午不回来,你可以带他过来玩。晚上八点他应该会回去吧?”自从知道阿杰和珍珍走在一起,不管是出于哪一方面,她都不想和阿杰再见面。

 

  珍珍说:“不知道,如果他晚上八点还不回去的话,我也不会让他呆在这里的。桃子,你说我们在一起合适吗?”

 

  桃子笑着看着她说:“这件事不应去问别人。自己的爱情要自己决定,因为将来是你和他一起生活,而不是别人。你对他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珍珍露出迷茫的表情,说:“我也说不清楚,我以前又没谈过男朋友。他很少打电话给我,我也不想怎么给他打。完全没有书上和电视上那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有时会很想见他,哎,好迷茫,上帝呀,我是一只迷途的羔羊,快送我回家吧!”

 

  “这件事情佛也帮不了你,自己的事自己才能解决。”桃子毫不客气地说她。

 

  “桃子,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你不帮我,还说出这样的话。我如果能自己解决,早就解决了。”珍珍不悦地说。

 

  桃子说:“我和阿杰相处时间不长,他就是这样的人。平时很少找你玩,其实他是很喜欢你的,接触时间长了就好了。你要是真想和他在一起,有时间也去看看他,别尽让他过来看你。他来看你次数多了,你一次不去看他,他也会认为你心里没有他。爱情容不得任何一方有一丝的怀疑。否则,一丝的怀疑,就给爱情造成了严重的危机。”

 

  珍珍似懂非懂地点一下头,又苦着脸说:“可是,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他?喜欢他有多深?”桃子说:“珍珍,我不得不佩服你。你连这个都没弄懂,还好意思和他谈恋爱。”珍珍委屈地说:“你经验丰富嘛,人家才是第一次。”

 

  桃子含瞋看着她,珍珍所说她经验丰富,是指她先和阿杰做男女朋友,后来又因为康西和阿杰分手,再后来又成了李玉龙的女朋友。珍珍也知道桃子和阿杰在一起,完全只是为了在心里报复康西。说明白一点,阿杰只是一个替代品。对于李玉龙,桃子一直抱着半爱半淡和他交往。

 

  桃子听珍珍说她经验丰富,心里很不悦。知珍珍是同她说笑,也没对她生气,想了想说:“我知道,我这样做,在无形中伤害到了阿杰,对李玉龙也不够好。我会从心里把康西从爱这个档次上降低到好朋友上的。

 

  你呀,真是糊涂,连到底喜不喜欢别人都不知道,就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和别人交往。不管最后谁提出分手,必有一方心灵受伤。你的事我也不想管,你最好确定下是不是真心爱他,然后再决定和不和他交往。如果你不真爱他,交往的越深,时间越长,等分手时,所创下的心灵伤口就越深越大。”

 

  康西今天下午踩了一下午单车,现在坐在凳子上浑身酸沉。偶尔和李玉龙说几句话。车间人不是很多,他这个班加上组长,文员,经理等才四十六人。有的是一人一台机,有的是两人一台机。康西每天都做着同样的工作,没一点技术可言,小孩子一看都能学得会。

 

  做这一个月来,逐渐厌烦起来。他想换个工位,组长说没有工位可换。不想在这做,却又没有办法。没有钱,寸步难行。可是在这里做,比在盛大厂打螺丝还要难熬。在盛大厂,有林一涛他们相伴,日子过的还快活。在这里除了李玉龙,很难找到第二个人说话聊天。

 

  李玉龙不似林一涛那么能说会道。和他呆在一起那么久,该说的话早就说完了。这几天两人都想和对方说话,可两人实在想不出说些什么!和林一涛在一起,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就是他想不出,林一涛也会找出话题和他聊的。如果两人实在没有话题聊,就彼此出脑筋急转弯给对方猜。为了难倒林一涛,康西在电脑上下载脑筋急转弯大全到手机上。

 

  刚开始确实有很多题都难倒了林一涛,林一涛知道他下载脑筋急转弯到手机上,晚上他也下载到手机上。里面有几千个题目,竟被他花一夜时间全部猜了出来,猜不出的可以看答案。这件事他没有告诉康西,待康西再给他出题时,说多少题答对多少。后来他又给康西出题,谁知康西也全部把脑筋急转弯看遍了,两人谁都难不倒谁。

 

  现在一般的脑筋急转弯已难不倒两人。林一涛不但是猜脑筋急转弯的高手,在其他猜字谜,猜其他题目方面也是个能手。和他在一起,不会无聊的。因为爱动脑筋,这一点是两人的共同爱好。而李玉龙则不然,对于康西出的题目,他大多猜不出,兴趣也索然。时间一久,康西也不再给他出题猜。

 

  午夜十一点半,王颖关掉电脑和马妮娅睡在一头。马妮娅穿着王颖的睡衣,但天气很闷热,吹着风扇还有些闷。两人商量一番,便都脱下睡衣睡觉。脱下睡衣,感觉凉爽了许多。马妮娅睡外面,睡在这里,竟没有一点睡意。

 

  以前她睡宿舍,一般这个时候都已入睡了。她脑子里还在想象着王颖男友到底长什么样子?一会儿又想到卫何。一想到卫何,一颗心又兴奋起来。梦中的情郎就在身边,可这个情郎身上有毒,接近不得。

 

  半个小时过去了,马妮娅脑袋昏昏沉沉,就是睡不着。王颖小声对她说:“你是在想卫何吗?”马妮娅一呆,说:“你也没有睡吗?”王颖说:“你身子扭来扭去,我哪里睡得着啊。”马妮娅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了。”王颖轻笑地说:“没事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把你的心事对我说吧。说出来,就会好受许多,我是不会介意作一名听众。”

 

  马妮娅吸了一口气,说:“为什么卫何会是这样的人?如果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多好啊。偏偏是个花花公子,我心里好矛盾。放弃又放不下,取又取不到手。这几天想这个问题,都快头痛死了。”

 

  王颖说:“你的心情我想我能感受的到,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你的感受。有句话叫‘长痛不如短痛’,他只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不值得你去爱。妮娅姐,你这么漂亮温柔,找到一个喜欢你尊重你的男友,应该不是很难啊。”

 

  “嗯,是好找啊,但就是没有我喜欢的。”语气中充满无奈。

 

  珍珍转过身,用被单将自己和桃子包围起来,嘴巴凑到桃子耳边,吹着气小声地问:“桃子,你说接吻是什么感觉?”桃子听到这个问题确实吓了一跳。珍珍为了怕有人听到,还用床单,蒙住头。现在天气闷热,身上不盖被单还有些热。桃子忙把被单拿开,看向珍珍,强忍住笑,说:“你比我大,不会真不知道吧?”珍珍脸红地说:“谁说年纪大就要懂得多,阿杰可是我第一个男朋友。”

 

  桃子不信地说:“不出来这么多年,没有一个男孩子追你吗?”珍珍认真地说:“有过两个,那时我年纪还小,我妈一再告诫我,不让我在外面找男朋友,否则就不要我了。我那时胆小,不敢和那些男孩子玩。”

 

  她说的这些话,桃子承认是实话。她跟珍珍出来进第一个厂时,确实有一个男孩子追她追的特别紧。但过了一段时间,那个男孩因为回家,两人就此断了来往。后来桃子离开那个厂,去了盛大厂。这两年也没听珍珍说和哪个男孩子拜托,就笑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

 

  珍珍正色地看着她,在她耳边悄声说:“别瞒我了,我是你姐,对我说,我保证不对别人说。你和康西没有接吻过吗?”

 

  桃子听她提出康西,做贼心虚地脸红烫起来。珍珍本是说着玩的,见桃子这等反应,心想自己竟瞎猫撞到了死耗子,给蒙上了。在她一番应求和‘威胁’下,桃子只好招供了。

 

  珍珍听完,不满意地说:“你还没告诉我是什么感觉呢?”

 

  “想知道吗?”桃子看着她的眼睛问。

 

  “嗯”珍珍猛点头。

 

  “想知道你就去试试呀。”桃子痴痴地笑着。

 

  珍珍又威胁她说:“你不说是不是?”

 

  “不说又怎地?”桃子不在乎地说,不等珍珍开口,又说:“你是不是发春啊?”珍珍听了,故装生气,伸手就去抓桃子的禁区。

 

  “你两次拒绝他,他都是什么表情?”王颖小声地问马妮娅。马妮娅也很小声地说:“他很不开心,像受了极大的委屈。看到他那样子,我心里也不是滋味。”王颖又问:“他既然知道我对你说过他的事,他心里不恨我吗?以他的性格,不恨我才怪呢。”

 

  马妮娅听她这么说,知道她对卫何是很了解的。当下也不再隐瞒,把卫何说要教训她的话说了一遍,说完后又忙说:“只要有我在,我决不许他欺负你。”王颖说:“他这个人报复心极强。他不会就此放过我的。

 

  他得到你说不定还会就此算了,若得不到你,就认为这一切都是我搞的破坏。只是我想不出他会怎么报复我。他有好多社会上混的朋友。像张珍前男友阿狼,就是和他玩的很好。我男朋友又打过他,新仇旧恨,他不会轻易放弃的。他如果打我的话,我真担心他的生命安全。上一次,阿狼和他另两个兄弟打我,我男朋友拿着菜刀去找他们。

 

  如果那天我男朋友真找到他们,他们真有可能会被我男友砍死。卫何打我的话,我男朋友真有可能去杀了他。这一点是他最大的缺点,易冲动。他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他从不去欺负别人,但却不许有人欺负他或他家人。小时候,他家里养过一头猪。那头猪很是顽皮,经常跳出猪圈,跑到堂屋闹。把堂屋搞的乱七八糟,第一次他就算了。可没过多久,他们一家人出去的时候,那头猪又跑进堂屋大闹天宫。

 

  我男友回来后,就拿出菜刀拼命往猪身上砍。猪皮太厚,他用尽了力气,只砍出一道口子。他砍了十几刀,只砍出四五道口子。那头猪流了很多血,自此以后,那头猪再也不敢跳出猪圈。而且见了我男友,吓的全身发抖。”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