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下班,王颖刚出厂门,就碰见马妮娅卫何正在厂门口说话。她出去时也没有抬头看路,直到卫何在一旁叫她名字,才扭头看见卫何牵着马妮娅的手,很恩爱很幸福地向她走来。卫何笑道:“真是有缘啊,在这又见到你了。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吗?”

 

  “我过的很好,不用担心。”王颖冷冷地回道。她也不和马妮娅打招呼,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走开。她走在路上,强烈地感觉到背后有一双恶毒的眼睛在窥视她。

 

  今天烦心事特别多,先是在厂门口遇见卫何。刚才在楼下旁边的快餐店门口遇见梦依。两人都是互看一眼,各自扭头看向别处。王颖快步回到房间,正拿出钥匙开门时,桃子珍珍从沿着楼梯上来。王颖并不知道桃子也住上面,见她俩来,还以为过来找康西的。桃子在踏出三楼楼梯处,抬头看见王颖,就先开口说:“你也是八点下班是吧?”

 

  王颖和她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为了康西,两人才暗里有点别扭。见桃子和她打招呼,也礼貌性地冲她颔首微笑说:“是啊”看着她俩又问:“你们是找人的吗?”她不便直接问是不是找康西的。万一不是,就会很尴尬。桃子笑道:“不是,我住这里啊。就在四楼,要不要去我那里玩会?”

 

  “你也住这里?”王颖请问一句,又似自语一般。她这一句话问的虽轻,但桃子和珍珍都听到了耳里。但随之王颖大声说:“哦,不去了,我还有事要忙,改天吧。”

 

  “好的”桃子此时已走到她面前,王颖说不去她房间玩,她自不便勉强。和珍珍说着话上四楼去了,王颖打开门,狠狠关上门,一屁股坐在床上,心里便想:“桃子不是住东边山脚下吗?什么时候搬来的?怎么会那么巧的住在这里?而且还是四楼!她也是八点下班,她的厂和我的厂又是斜对面。这么说来,岂不是每天都有极大的机会见面?”

 

  又想:“如果小西转白班,也是早上八点上班,晚上八点下班,那岂不是和桃子一起吗?”再一想:“是了,早上小西踩单车载我去上班。晚上下班踩单车接我回去,就是遇到桃子也没什么啊。”不管怎么想,桃子住在这里,总觉得有些不便。只要是不好意思和桃子说话,自从得知桃子也喜欢康西后,两人明面上还是朋友,暗里却形同陌生人。如今冷战期虽已结束,但再像以前那样好朋友地相处已是不怎么可能。

 

  “去喝杯咖啡好吗?”卫何征求马妮娅的意见。马妮娅摇摇头,柔声地说:“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吗?”卫何有些不开心,英俊的脸有些沉闷,说:“我才刚来没多久,你就这么讨厌我,想让我走吗?是不是很不想我陪你啊?”

 

  “不是,请你别这么想。我,我只是担心你这么晚回去不好!”马妮娅声音很温柔动听,卫何用力抓着马妮娅。马妮娅感觉手有些痛,想抽回手。卫何摇着她的手像小孩子一样,可怜楚楚地似恳求撒娇地说:“妮娅,我今晚不回去可以不可以?”

 

  马妮娅睁大眼睛,好久,才喃喃柔声说:“你不回去在这干嘛?”卫何以右手去拉她的右手,左手搂住她的肩膀,声音极是充满乞求地说:“你明天请一天假陪我好吗?我现在越来越想和你在一起。一天见不到你,就魂不守舍。明天就陪我一天好不好?”

 

  马妮娅很为难地说:“可是,去已经请过一天假了。再去请,经理会说我的。再者,我请假了,又没人顶替我的工位。再过几天吧,过几天我放假了一定陪你好不好?”

 

  “算了,不用了。在你眼里,我一点儿也不重要。”马妮娅见卫何生气,忙歉意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明天真的请不了假。”卫何说:“我明天给你经理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不用担心,你经理绝不会因此说你一句的。”

 

  马妮娅低着头,看着卫何的裤脚。她发誓,她是很爱很爱卫何!可卫何总是找各种理由和她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如果在没有听到王颖的劝诫,她可能已陷进卫何的怀抱里。此时,对于卫何每一次进一步要求,她都努力蜿蜒拒绝,尽量拒绝的不伤害他的心。

 

  可是这样做,并没有什么效果。昨天拒绝了一次,今天他又来了。如果今天再拒绝,他有可能后天还会来。卫何这种急于想得到她的表现,越来越让马妮娅对他不放心。

 

  听卫何这么说,马妮娅心里实在是不再忍拒绝他,只好说:“好吧,你今晚就回去好好休息,我明天请假陪你一天。天很晚了,我要回去休息了。”说完,刚想转身走,卫何又将她抱紧。马妮娅清晰地听到卫何的心跳声。一声接一声,是那么地平静,完全没有渴望激动的心情。

 

  卫何忘了这一点,搂着马妮娅,故意将声音变成颤音地说:“妮娅,我,我想你。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我真的好喜欢你,我想让你再多陪我一会儿好吗?”

 

  马妮娅认真地听着,除了听他的话,还在听他的心跳声。他的声音可以装出很激动,但心跳却不能。她笑了,笑了一会儿却哭了,哭的很伤心。哭了一会儿又笑了,笑的很凄惨。卫何看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似疯了一般,狐疑地看着她问:“妮娅,你怎么了?怎么了?快回答我啊!”马妮娅笑着流着泪说:“王颖说的对,王颖说的对,你只是一个大色魔,你是一个大色魔。

 

  你嘴巴可以骗人,你的心却不能骗人。卫何,为什么你会是这样的人?我的确是真爱你,可我现在爱不起你,不敢爱,我怕我会陷进你的爱里。一旦你抛弃了我,我会拨不出来的。为什么老天要对我开这样的玩笑?邂逅的爱为什么总的带有利用的。卫何,你是我心中最理想的男人,为什么却来骗我?我不想被人骗,不想,一点也不想!更忍受不了我喜欢的人骗我!我问你,你是不是为了得到我的身体才和我交往的?是不是?老实回答我!”

 

  卫何见马妮娅温柔的一个人突然变的如发疯的野兽,心里多了分惧意。当马妮娅说出“你的心却不会骗人”时,才想到刚才把马妮娅抱入怀里时,马妮娅的脸刚好贴在他胸口。那些话只是他平常对别的女孩子说的,今天顺便说来用用,心自然不会紧张了。而马妮娅自从听了王颖的话,处处对卫何仔细观察。如果不是听到王颖说卫何的那一番话,她也不会注意到这么一小小细节。

 

  既然这一点被马妮娅识破了,卫何知道希望不大了,但还不忘试着挽回,当下苦着脸悲声说:“妮娅,你不要听王颖的胡言乱语。我对你,我对你真的是真心的。那个王颖是嫉妒狂,她看见谁比她幸福心里就难受,就千方百计将比她幸福的人调离散开。

 

  在美雅厂,她调离分手的情侣就有五六对。我就是看不惯她这样做,才将她辞退的。她心里一定讨厌死我了,她这是在报复我。你千万不要糊涂地上了她的当。她表面上长的清纯可人,内心里却肮脏无比。放心吧,我迟早要教训她一次,免得她越来越猖狂,还会继续陷害更多情侣。”他绝口不提刚才口是心非之事,大说王颖的坏话。

 

  事到如今,马妮娅不敢再相信他。她和王颖总的来说,见面说话加在一起,也没有一天时间。她的感觉告诉她,王颖绝不是卫何说的那种人。她一直都相信自己的感觉,但这一次认为卫何可以给她幸福的感觉除外。不到真相大白时,她还是希望卫何不是王颖说的哪种人。不管卫何是哪一种人,她都不希望卫何找王颖的麻烦。她往后退两步,离卫何有两米远时,平静地说:“我讨厌那些玩弄感情的人,希望你不是。我现在心里很乱,明天不能陪你了。还有,王颖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你找她的麻烦。否则……”停顿好一会儿才说:“以后就是陌生人。”

 

  “好,这次我可以不找她麻烦。以后她若再说我坏话,我就在再冷静也会受不了的。还有,希望你相信我我会证明给你看的。”说着,又朝马妮娅走去。他走几步,马妮娅就后退几步,一直保持两米远的距离。走了几步,卫何见马妮娅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心里狠声地说:“我卫何想玩哪个女孩子,还从没有像你这么为难过。弄你不到手,我誓不罢休。”

 

  嘴上露一微笑说:“我现在就回去,如果不方便,你可以不去送我。”他这么说出,确实让马妮娅不好再拒绝。马妮娅点点头说:“好吧,我去送你。”

 

  两人一路上默默地走着,来到万家乐超市门口,卫何坐公交车回去。在车上,卫何走到车尾,透过玻璃看着马妮娅,双眉怒气地拧在一起,咬牙切齿。想起王颖心里更加恼恨,想起去年,为了得到王颖。他费了很多工夫和精力,最后还是付之东流。

 

  王颖是第一个让他碰壁的女孩子。他心里再不甘,也无处发泄心中的怒火。那天王颖辞工,想到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得到王颖,恰巧看到康西,心里的恼恨都移到康西身上,便狠骂起康西来。结果,又被康西打了一顿,三天都不能去上班。自此,对王颖和康西可谓是恨之入骨。

 

  这个王颖拒绝他则还罢了,又狗捉耗子的劝马妮娅离开他。若没有王颖的插手,早几天就可以把马妮娅骗到床上。

 

  又怨恨自己不该那么巧的把她搂在左胸怀里。这一个小小细节,又让今天付出的努力尽数白费。照今天发生的情况来看,马妮娅对自己是更加不肯信任。以后想得到她的机会,只会更加渺茫,也许是没有机会了。他把这一切都归罪与王颖!坐车这一路上,他心里都在狠狠地敲算着,怎么报复王颖才最解恨?

 

  马妮娅目送卫何坐车远去,身子呆立原地。超市门口,人来人往。她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他也许只是我一生中遇到的一个过客,不会是终守一生的伴侣。他越来越像王颖说的那样了,我该怎么办?”

 

  快刀斩乱麻,可以一次性将情丝斩断。越拖拖拉拉,只会像沼泽一样陷的更深。她爱他,是真心真意。他说他爱她,只是像玩宠物一样,刚开始是很喜欢,玩久了,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她抛弃,再去找更好玩的宠物。他以这种游戏为生命中最大的乐趣!她相通了这一点,又哭了。从瞳孔里如喷泉似的不停往外涌出泪水,很快地,两行泪水印脸而落。

 

  泪流至下巴处,凝聚成珠。大了,负重落下。在空中旋转着击落地面。有的经风一吹,坠落在衣服上。如一块石子投入湖中击起的层层波浪。她的泪是石子,衣服是湖。不一刻,泪水将胸口衣襟浸湿一大片。哭着,双眼朦胧。

 

  远处的东西瞧去已是一片白茫茫,近处看去,一人两影子。耳朵暂时失去听觉功能,听不到一点儿声音的世界里,处在混沌中。心儿,疼痛伴随着麻木。真的,她爱着他。

 

  虽然,两人相处并不久。爱,有很多种。一见钟情只是其中一种,很不辛,她中了一见钟情的毒。毒,是那么地浓烈。直至今,还是没有找到解药。

 

  她的心,快被腐蚀了。想想,邂逅的爱就像毒蘑菇。外表娇艳的迷煞死人,一旦接触,足可以置人于死地。当然,只观赏不吃是没事的。但是,哪一个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她的手被一只手拉起,她僵硬的似电影里僵尸一般扭过头去看拉她手的那个人。渐渐,眼前变的清晰了。刚扭转头时,她只看到一个人,朦胧的只剩下一张无五官的脸。过了一会儿,朦胧的脸显出五官。

 

  再过一会儿,那人的五官变的更加清晰,是王颖!王颖在说话,她慢慢回过神,耳朵又恢复了听力功能。但此时王颖已将话说完,她一个字未听到。王颖见她看着自己痴呆里看半天,和她说话又不理。但见她双眼含泪,双眸红丝成网,想是哭了许久。

 

  王颖下班回到房间,想去冲凉,见康西还没买喷嘴,便下来买喷嘴。在超市逛了一圈,买到喷嘴后,刚出超市门口就看见不远处一个人雕刻般呆立在那里。她看到马妮娅时,只看到她的侧面,加上又是黑夜。虽有路灯照耀,却仍看的不清晰。

 

  她看了一眼,也没在意。走了几步,突觉这个人影有点熟悉。再回首去看,看到的是马妮娅的背影。从背影里看着更似马妮娅,便好奇地走过来看。走到她正面看,果然是马妮娅。而当时的马妮娅仿佛魂魄离开了躯壳,王颖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马妮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便去拉她的手,谁知,拉起她的手半天才反应过来扭头看她,和她说话又不应。见她双眼含泪,凝视南方。心里想了想,便猜出一二来。

 

  超市一边有家小吃店卖些酸辣粉和烧烤,在旁边还有一家卖凉皮的。凉皮旁边是卖奶茶的,往北就是一条小吃街。王颖拉马妮娅来到一家卖粉的店前的座位上,两人一坐下,老板就问她们吃什么?王颖不饿,就替马妮娅要了一份粉。

 

  又从旁边买来两杯奶茶,她不知道马妮娅喜欢什么口味的,就要了两杯草莓味的。她再来到马妮娅旁边,马妮娅已清醒好多。她将一杯奶茶递给马妮娅,马妮娅伸手接过,说了一声谢谢。王颖笑笑,总算是开口说话了。见她喝了一口,便问:“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口味的,所以就买了草莓味的给你。你想喝什么口味,我再去买。”

 

  马妮娅嫣然一笑,但笑容很勉强,柔声说:“我也喜欢草莓味。”

 

  “真的吗?”王颖高兴地说。

 

  “嗯,除了草莓味,我还喜欢葡萄,橙汁,香蕉也可以。”马妮娅这时的微笑比刚才自然好多。

 

  “哦,那你一定喜欢吃酸的水果了。你是不是很喜欢吃葡萄和橘子啊?”王颖问。

 

  马妮娅笑不露齿地说:“嗯,我也喜欢香蕉和西瓜。其实,这些水果我都吃的,但是我较喜欢吃酸一点的水果。”

 

  王颖见刚才还在哭泣发呆的马妮娅,被自己转移话题问的她心情也好了。本想问她为什么站在超市门口流泪发呆,又怕再勾起她的伤心事,便将这个问题硬压了下去。这时老板将煮好的粉端过来,王颖笑道:“我吃过饭了,给你吃的。”

 

  马妮娅也不饿,就说:“我也不饿,你吃了吧。”王颖忙说:“我也不饿,我请你吃的,不要拒绝人家嘛。这一碗又不是很多。”她用乞求加撒娇的语气说着,确实令马妮娅不好意思拒绝。马妮娅一个人吃粉,觉得过意不去,又让老板煮一份,对王颖说:“要吃一起吃,这一碗又不是很多。”最后一句是学王颖说的,王颖被她这一句逗笑了。两人互视着,笑着看着对方。

 

  马妮娅突然停止笑,认真地问王颖:“我刚才是不是站在超市门口啊?”王颖纳闷道:“不会吧,你都不记得了吗?”马妮娅歪头想了想,说:“有一点儿印象,不过记不太清了。”王颖说:“天呢,服你了,你知不知道你站了有多久?”马妮娅乖巧地说:“我不知道,刚才那感觉就像睡着了在做梦。觉醒了,梦却记不起来。”

 

  王颖试探地问:“卫何今天来找你有什么事吗?”马妮娅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表示没有什么事。老板将煮好的粉端给王颖面前,王颖拿起一双筷子,低头吃起粉来。马妮娅吃了两口,停下来,脸色沉重地说:“我观察到他越来越像你所说的那样。”

 

  说完这句,又将卫何抱住她,口是心非的事情告诉了王颖。只是把卫何所说要教训她的话隐瞒省略过去。王颖认真听完,她不敢再盲目地去发表自己的意见。但马妮娅的双眸等待着看着她,渴望得到她的看法。王颖看着她说:“你是想再确认他一下,还是想就此和他分手?”

 

  马妮娅一听到这话,脸上肌肉在变化,想哭却强忍着。低下头,将自己的情绪整理好后,又抬起头,语气还是有点发颤:“我想现在就离开他,可又做不到。他是我理想中的那个男人,我从懂事起,就在梦中,脑海里想象着我的他。而梦中和脑海里的他,像极了卫何。所以,我真的不想失去他。我想再和他交往一段时间,又怕如你所说,爱情是沼泽,我会陷进去。我现在已经陷进去了,但陷得还不深。

 

  我想退,又不想退。想进,又怕整个人都陷进去出不来。这两天,他都急着用各种方法和我发生关系。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不想这样子。是不是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王颖,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好吗?”她声音本就极是温柔,再加上用这种乞求的语气说出,任石头心肠的人也硬不下心来。

 

  王颖忙点头说:“嗯,你问吧!”马妮娅有些不好意思,但为了知道这一方面的事情,红着脸,细如蚊声地问道:“你、和、你、男朋友认识多久、才、发生关系的?”王颖听了,也是脸上一红。

 

  看左右无人,但身后人流如潮,来来往往,自不会有人专门停足听她这些讯息,便小声在马妮娅耳旁说:“他很尊重我,我不同意的情况下,他再怎么想要也不会欺负我。后来是我愿意给他的。”说完时,脸上已红晕一片,语气中也有些幸福感。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