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都被王颖恰巧看在眼里,当着王静张珍的面,不便直接问康西。吃过饭,四人出去压了会马路,王静和张珍见时间不早了,就回宿舍去了。待两人走远,王颖直接问:“你见到你妹妹怎么不和她打招呼啊?”康西用吃惊的眼神看着她说:“还不是因为你,她是怕和我说话,惹你生气,所以才不敢理我。我也是怕你生气,才不敢理她的。”

 

  “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王颖声音不悦地又说:“瞧你那话说的,好像我在棒打鸳鸯似的。”康西拉起她的手说:“我已认她作妹妹了,只是怕你生气,所以才不理她的。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你一个。”

 

  王颖眼睛红红,似要掉眼泪出来,看着康西,伤心地说:“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好伤人。我就是小气怎么了?我承认我小气,为了你,我宁愿做一辈子小气鬼。”康西把她搂入怀里,王颖脸枕在他肩膀。

 

  康西左手抚摸王颖的马尾辫,后悔地说:“樱桃,对不起,刚才我不该说那些话惹你生气。”说着,拿起她的左手,‘啪’的一声,抽打自己一耳光。王颖忙挣脱自己的左手,挣脱后,捶向他的胸口,边捶边哭,怒嗔道:“你这个混蛋,干嘛拿我的手打你的脸?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打痛我的手,要打用你自己的手打,小混蛋,小坏蛋,笨猪。给我记住,以后再不许你拿我的手打你的耳光知道不?”

 

  康西眉头一样,笑道:“我还以为你心疼我呢,原来是心疼你自己的手。哎,是我太多情了!”王颖听到这些话,双眼含笑,说:“小样的,那么关心你干嘛?关心你你还老是欺负我,我不关心你自有人关心你,是不是大帅哥?”

 

  “是啊,你以为别人都想你这样无情啊。”康西刚说完,突觉腋窝一痒,忍不住笑了起来。王颖乘胜追击,可是这一次康西学聪明了。待王颖再次抓他痒时,就双手抓住她双手,右脚一勾她双脚,立即将王颖摔倒在地。

 

  只是康西紧抱着她,是以,落地时也甚轻。两人就在超市北面的草地上打闹,而此时,草地上还相距坐着十几个人,见他俩‘打架’纷纷举目来看。

 

  王颖被他压在身下,见这么多人看向这里,忙让康西放开她。康西哪肯放她,但还是松开了双手。双手一松,被王颖挣脱出来。王颖随之袭击康西的脖子和腋窝,谁知康西如此不堪一击地倒地笑起来。康西一受痒,全身无力。

 

  王颖蹲在草地上,双手如苍鹰扑食般,忽地左抓,忽地右抓。康西咯咯地傻笑,王颖喜上眉梢,得意地抓着。康西叫着投降,王颖不依他。康西吃痒向旁边滚了几滚,这一间歇,恢复了力气。

 

  待王颖再过来时,一弯腰,就地打滚,绕到王颖背后。双手抱住她大腿处,用力一抱,将王颖抱了起来。王颖被她从后面抱起,双手想抓他痒却抓不到。

 

  康西就这样抱着她走向租房处,在路上王颖还叫着让他放手。见康西抱她上房间,反而不叫了,而且还很配合地打开下面的铁门。在上楼梯时,王颖还关心地问一句:“小样的,累不累?”

 

  康西平静地说:“就你这九十斤的重量,我可以抱着你走几十里路。现在舒服吧?等下就有你好受的了。这叫‘先礼后兵’哈哈……”说话间,来到房间门口。康西一手抱着她,一手拿钥匙去开门。“小心一点,撞头了。”康西打开门,王颖忙低下头,差那么几公分就碰到头了。康西把王颖往床上一放,站在床头奸笑着看着她。

 

  王颖呆呆地看着康西,认真地说:“宝贝,你嘴里有个东西。”

 

  “有牙齿是不是?”康西不笑了,但一脸得意。抱着王颖走这么远,又爬到三楼,却一口粗气没喘。

 

  “不是”摇头像拨浪鼓说。

 

  “是菜渣是不是?”康西再问。

 

  “嗯,笨笨好聪明哦。”王颖咯咯地笑着。

 

  “算了,不和你玩了,我要去冲凉了。”说完就去了洗手间,只听康西在里面大叫一声说:“惨了,惨了,忘记买喷嘴了。”

 

  没办法,康西不想现在下去买,就用桶接了一桶水,马马虎虎用水洗一遍。过了一会,王颖也洗刷完毕。王颖穿着是一身草绿色的睡意,康西看着她从阳台处走来犹如仙女下凡,双眸看的痴了,嘴里喃喃地说:“樱桃,你好美。”王颖浅浅一笑,如珍珠般亮白整齐的牙齿加上如樱桃般小巧透红的唇,美丽极了。王颖还没坐下来,康西就一把将她揽入怀里。四目相对,昏天暗地……

 

  林一涛房间阳台那盆芦荟生的几株绿豆,东面那棵绿豆早些天开了两朵花,今天依然长出一节绿豆。那节绿豆如圆珠笔笔芯般粗细,约五六公分长。林一涛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他喜的不是可以收获多少绿豆,而是绿豆在生长过程中所带来的勃勃生机的气息。这几天,林一涛每天晚上都要去看看绿豆,然后在绿豆上狠狠地嗅几下。

 

  “桃子,你说那些家伙还会不会过来找我们啊?”珍珍躺在床上毫无睡意,桃子也是辗转难眠,但她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桃子,康西和他女朋友就住在下面,你心里什么滋味?”珍珍睡不着,很无聊地问。

 

  “没啥滋味”桃子淡淡地回答。

 

  珍珍又说:“我看那康西长的也不比李玉龙好看多少,为什么你心里总念不忘康西啊?这一点我看出来了,别再想隐瞒否认哦。”桃子惨然一笑,声音无奈地说:“我也没办法,他就像一个偷心的贼。一开始,我的心毫无防备地被他偷走了。现在千方百计想要都要不回来。哎……”说完,重重一叹气。

 

  “了解,不过不是很懂。那你也可以把他的心偷过来呀!”珍珍在她耳边嘀咕着。桃子幽幽地说:“他的心设了三层密码,我目前只打开了两层密码。最后一层,我费劲了所有的力气和脑汁也是打不开。不开了,就是偷走又如何?他的心里没我,偷过来也是一具空壳。我现在要做的是,从他那里夺回来我的心,我的心已被他折磨的够痛苦了。再被他折磨下去,会死掉的。”

 

  康西一觉醒来,已是上午十点二十分。王颖什么时候起床上班的,他丝毫没有察觉。这几天没有休息好,这一觉总算弥补了过来。穿上牛仔裤和背心,洗刷完毕,精神大好。换上波鞋,来到阳台处,清风一吹,精神又饱满一些,看看天空,一片晴朗。

 

  今天没太阳,又有微风清闹,很适合出门游玩。想起好久没有出去转转了,在房间活动了一会,拿起钱包,手机,钥匙,蓝牙耳机出发了。在楼下楼梯处打开单车锁,推出去,在外面吃了饭。看时间才十一点,打开蓝牙,听起歌来。

 

  想踩单车出去玩,又不知去哪里玩。这时天空传来飞机破空的声音,康西仰头看着飞向南去的飞机,自语道:“对,去机场。”康西打定主意,他没有去过机场,但知道离这不远,在福永那边。主意打 定,踩上单车,沿着马路,向南快速驶去。

 

  飞机隔不久就在头上飞过,康西就跟着飞机向南驶去。行驶到福永境内,天空突然阴暗下来。再往南行驶一会,竟下起雨来。雨水淅淅沥沥地下着,虽不是很疾,淋的久了,衣服必定湿透。此时他正在一条通畅的马路上,马路两旁种栽的是花草树木,路面宽阔,车辆稀少。康西加足力气踩单车,约过二十分钟,雨停了。太阳破云而出,立即,康西感到毒辣的阳光开始烧晒自己。

 

  又踩了五分钟,前面出现几座架桥,车辆变的密集了。又踩了一会儿,在公路边刹车停下,举目向南望去。南边路西停放着密密麻麻好多汽车,大多是出租车。如流水不止的汽车沿着一条架桥驶向西边。康西看到这气派,心想,八成便是飞机场了。这时绿灯亮起,康西踩着单车随着众多汽车往里进去。

 

  康西沿一条马路向西驶去,半路上有几个工人在施工,前面放着一块木板,木板上写着:“前面施工,小心驾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康西心里笑道:“没事没事,谅解谅解。”这条公路甚宽,施工并没有影响多大麻烦。康西踩的是单车,通行更是方便。

 

  马路南边有个露天停车场,北面有个入口,入口处有个保安亭,里面坐着两名保安,仔细地看着每一辆进出的汽车。康西看了一眼,不再理他们,继续沿马路向西行。这条马路在前面分叉两条路,一向北,一向南。康西沿着马路向南去,南边都是汽车。

 

  这条路是通机场的入口,马路边站着很多人,一辆辆出租车接长龙似的穿过整条马路。康西第一次看见机场,看见这条只有汽车,连大巴都没有,以为单车不可以通行,就在一边停下来,迟疑着要不要踩单车过去。这时从北面过来一个男人。那男人驾驶着一辆电瓶车,径向往南去了。康西心想:“既然电瓶车可以通行,我这单车应该也可以。”

 

  这里很热闹,马路到这里就变窄很多。马路两边站满了人,康西踩着单车,扫眼向两旁看着。西边机场有三个入口,那个驾驶电瓶车的男人一直沿马路往南去。康西越跟着他去,心里越纳闷。过不多久,到了机场南边尽头,原来这人要出去。

 

  康西停下车,调转车头,往回驶去。公路两边都是停放的汽车,他想找个地方停放单车,左看右看,却没有一处地方适合停放。又往北行了十几米,终于在公路东面看到一处有顶棚的停车场。‘停车场’三个字写的特别大,康西有些近视,却看的清清楚楚。‘停车场’三字下面还有一行英语,康西不懂是什么意思,就踩单车过去。这时对面驶来几辆大巴,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只好在原地了休息一会。

 

  他旁边有一站牌,站牌上有八个字。康西看了甚是吃惊,上写:“禁泊车辆,违者拖走。”看看单车,单车虽破破烂烂,却为他立下不少功劳。这单车可谓是单车中的车才,买来时就这么破烂,至今仍完整如初。它确实到了退休的年龄,康西却一直舍不得让它退休。目前,以他的经济条件,也只能用这样的交通工具。哎,再怎么破旧,总比坐11路汽车强多了。

 

  几辆大巴一过去,康西就踩着单车驶向停车场。停车场门边有个保安亭,门边有一挂牌,上面写着:“闲杂人员,禁止入内。”康西心想:“闲杂?我以后坐你们的飞机,为你们公司贡献一点收入,那就不是闲杂人员了。”想到这,踩单车就往里去。门口一个保安看了他一眼,康西睁大眼睛回瞪过去。这叫增长士气,决不能在士气上服输。那保安又看他一眼,康西又瞪他一眼,心里却说:“小样的,谁怕谁呀?别以为只有你会拿眼睛瞪人。”

 

  直到那保安不在看他,他才回过头踩着单车向停车场里面驶去。停车场大体呈正方形,很宽阔。里面停泊的车辆何止百辆,康西虽对汽车没什么认识,但宝马,奥迪,法拉利等名车还是认识的。他在里面转了一会儿,法拉利没看到,宝马和奥迪等名车倒不少。

 

  找到一处空地,刚把单车听放好,过来一名保安,说这里不许停单车。康西嘴上说了解,马上走,心里却放抗地说:“为什么不让我停放单车?别人的车是车,我的单车就不是车了吗?他们的汽车离了油,就等于废物。我的单车踩上去就可以走,省油又环保,健康又可以锻炼身体,多好啊!再者,你们这里只写着‘停车场’三个字,又没写限制停放单车。不让我停,我偏停。”

 

  他踩单车往外走了一段路,那保安见康西乖乖地走,转身去了另一方向。“你不让我在这边停,我就去那边停。”于是,又踩着单车去了东面。整个车场的保安只有几个人,他一路踩车过来,没遇到一个保安。

 

  在里面的宝马车旁边找到一处足可以停放单车的空地,四周看看,没有保安过来。从车上下来,为了防止等下宝马车的车主过来看见他的车漂亮,贪心给他踩走。想了想,还是上了锁。走了几步,回头一看,只见左边是一辆奥迪,右边是一辆宝马。他的单车夹在中间,不过怎么看,还是觉得自己的单车好看。

 

  停放好单车后,又折返往西走去。他用的是有线蓝牙,蓝牙夹在背心的衣带上。两只耳朵上塞着耳塞,昂首挺胸,大步流星,从容不迫地从门口出去。穿过马路,进了候机入口。一进去就感觉凉丝丝的,很是舒服。在一楼转了一圈,没什么好玩的,便踩上电梯去了二楼。刚到二楼,有两个男人问他要不要打的?康西严肃地说:“不好意思,我要赶时间去纽约。”

 

  说完这句话,走到里面去,心里偷笑着说:“哈哈,我像有钱人吗?”想找个镜子照看一下自己,却一时找不到。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打过的。遇到去远处,就坐公交,近处一点的,坐11路汽车或要么踩单车。打的,几步就要几块钱,他才不去花这个冤枉钱。

 

  二楼有一家肯德基店,康西远远看见有几个人在那里站着。康西还没吃过肯德基,便想过去看一下。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他没吃过肯德基,还真不知道肯德基是什么样的。免得下一次和别人聊天时,若聊到这个,若什么都不知道,岂不被别人笑掉小牙。他一过去,一名女服务员就满脸笑容地问他要点什么?康西支支吾吾地说:“我是来看看,那个,不是来买的,看一看不要钱吧?”那服务员本阳光灿烂地笑着,听候,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笑容荡然无存。

 

  康西见她那副表情,心里一酸,展开幻想:“等我有钱了,买下这个店。让你给我打工,让你看见我就笑。我每天站在你面前三个小时,笑死你。”想到那个服务员站在他面前抽筋地笑三个小时,就忍不住笑出声来,搞的旁边好多人都去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

 

  康西收起笑容,严肃起来,转身向南边走去。南边一片空地处摆放着好多椅子,百十张椅子坐着三十个人,看样子是在等候飞机。康西没坐过飞机,从小就梦想着,等长大了,有钱了,一定坐一次飞机。可是现在他长大了,却实现不了这个梦想。

 

< p>  心里又想:“坐不到飞机,感受下候机的滋味也好。”心想于此,大踏步来到众人身边,瞧见一个空位子,便坐了上去。他还没坐下,就有好几人向他投来猜不透的目光,他也不理他们。

 

  二楼比一楼还要凉爽一些,坐了有二十分钟,也没感觉比侯火车有什么不同。又下到一楼,在下面转来转去,里面内容都差不多。出来后,又往北走了几米远,看见西边有一喷泉,便走了过去。喷泉是围着一座假山喷射的,假山高约两米,上细下粗,陪衬着喷泉,很有高贵幽雅的气息。假山喷泉后面是一处通往北面那座楼的入口,门前有一走廊,一直通到假山喷泉处。走廊上面建筑有呈半圆形顶棚。前面写着三个金属色的汉字‘贵宾室’,右下角有三个相对‘贵宾室’三字较小的金属色英文‘VIP’。

 

  康西在走廊前注目一会儿,自知之明地转身走了。“像我这样有身份的人,怎么会进这种地方?我才不给他们面子呢!”他心里打趣地说。又往被走了一段路程,返回到他刚才踩单车过来的那条路口。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沿着楼梯,走到桥上。太阳虽毒辣,但桥上风吹甚劲,也没感觉到多热。又折往南去,看见西边楼上用铁架架起‘深圳’两个红色大字。远远看去,一股豪气,从两字上源源不断散发着。

 

  “何时我也能在此坐一次飞机?”他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在桥上玩了一会,担心他的单车。虽只是一辆破旧单车,没了它,上班下班就要坐11路汽车。快步下了桥,进了停车场。远远地就看见两辆汽车中间夹着一辆破旧的单车。两辆汽车都明亮地发光,愈发与那辆单车截然不同。

 

  康西刚走到单车旁,从北面走来一个高大胖子,吃的白白净净,平头,上穿一红色短袖,下穿浅蓝色休闲裤。手里拿着一串钥匙,按了一下遥控器,那辆宝马车发出‘嘀’的一声脆响。那高大胖子打开车门,钻进车里。

 

  康西看不过眼,心说:“别以为只有你的车会开锁,我的车也要开锁的。”当下快速打开单车锁。这时那高大男人已启动汽车,康西双手持车把,左脚支地,右脚踩着脚踏板,储蓄待发。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