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西看了一会,决定要。在房东那里签了合同,交了钱,房东给了他两把钥匙和两枚大门感应器。康西回到宿舍,见李玉龙刚洗好衣服,就让他帮忙搬东西过去。两人刚好一次把东西拿完,把行李拿到住处,康西又回厂里把单车踩回来,放在住处一楼楼梯处。回到房间,把房间彻底扫洗一遍。一切忙好后,看时间才十点半,还可以睡会觉。但想到今晚请假不去上班,也就不睡了。

 

  下楼在超市门口坐车去哥哥那里,把电脑和电脑抱了回来。又去超市南边一家新旧货商店买了一张旧电脑桌和一把椅子。把电脑桌搬上来,只是房间太小,放下电脑桌,几乎没什么空间了。网线插上去即可以用,玩了一会儿电脑,很快睡意消去无踪。

 

  下午三点钟,桃子打电话过来,问他现在在哪里?康西说在万家乐超市这里,桃子让他在那等着,她过来找他。不一会儿,桃子按照康西说的地方来到康西的住处。按了门铃,康西在房间里给她开了门。

 

  桃子进来后,顺手关上门,看着康西的房间,问了房子的价格,水电费等问题。又站在阳台上看了会,频频点头。从阳台处转身过来,问康西这里还有单间出租吗?康西说:“有啊,四楼也有一间。房东问我租哪一间,我当然租下面这间了。”桃子听了,面露喜色。康西一看她脸色,便猜出她心里所想,却明知故问地问她:“你不会也想住这里吧?”

 

  “怎么?我不可以住吗?”桃子看着他问。

 

  “行,有钱住别墅我也管不着啊。”康西似笑非笑地说。桃子走到房间,看着他的电脑,又看看康西,说:“听你口气,好像不想让我住在这里哦?”康西忍不住笑道:“哪有啊,你住在这里当然好了,又多了一个好邻居嘛。”桃子嫣然一笑,说:“怕就怕你的王颖不这样认为!”说完这句话,脸色泛红,声音一下子变的柔柔似水,喃声说:“不知道为什么,和你住在一起就感觉很安全。”说着这话,埋下头,不再去看康西。

 

  “和我住一起?”康西怕听错地自问一句。桃子忽地抬起头,似梦初醒,说:“不要想歪了,我是说和你住在一栋楼里。你猜想成什么了?”

 

  “我猜想成你要和我住在一间房子里。”康西一字一字地说,又笑道:“不好意思,我想歪了。”桃子别过脸去,换个话题说:“房东住在哪里?我现在就要去租房子。免得等下晚了,好房子给别人租了去。”

 

  “201,还用我陪你用吗?”康西坐在椅子上,转身看她问。

 

  “你想去的话,我不吭声,你就陪我去了。你既然不想去,我要你去,你心里也是不情愿的。算了,不勉强你,你玩你的电脑吧。”说完,转身就走。康西在她背后叫一声:“我还是去吧,免得哪个色狼看见你这么貌美,动手动脚怎么办?呵呵,我再做一次护花使者吧!”

 

  康西陪桃子找到房东,又去四楼看房间。这间房间就在康西上面,格式设置也是一模一样。桃子同意后,就去房东那里签合同。在桃子拿钱时,见桃子拿出一沓钱,笑道:“这么多钱,就不怕等下被我打劫吗?”桃子正色地说:“对了,等下先跟我去寄钱回家,然后再搬行李好吗?”康西笑问:“往家里寄多少啊?”“一千五,我发两千八百块,等下再存到卡里去。”

 

  桃子说完,房东把合同,钥匙等备好。桃子领了合同和钥匙,两人出了楼,去了南边的夜市。夜市里面有一家农业银行存取款机,桃子家里办的是农业银行卡。

 

  桃子在存款机可家里汇去一千五,她办的是储蓄卡,又到夜市北面一家储蓄所把剩余的钱存到储蓄卡里。从储蓄所出来,康西打趣地说:“我跟你跑来跑去,没一点好处吗?”

 

  桃子冲他甜甜一笑,问:“说吧,想要什么好处?”康西涩涩笑着,在她耳边说了。桃子笑道:“好,满足你。这么大了,还那么贪吃。”两人说笑着,进了一家小超市。桃子买了五个冰激凌,老板用一个食品袋装好递给桃子。桃子拿出一块草莓味的冰激凌,剩余的全部给了康西。康西打开食品袋一看,又看向桃子,语气中喜欢又带着一点责怪,说:“我说只吃两个,干嘛买四个啊?我吃不完你吃掉。”桃子说:“我怕两个不够你吃。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

 

  两人吃着,走着,说着话。康西让桃子吃两个,他吃三个。来到靠山这座楼房时,因为已签下合同,住不满三个月,不退还押金。桃子也没打算要回押金,和康西两人一共来了三趟,才把东西全部搬到新租的房间里。两人把东西往地上一放,同时坐在床上。

 

  ‘啊’两人同时啊着声,伸个懒腰。又同时躺在床上,躺在床上时,两人又同时扭头看对方。两人相坐甚近,躺下时也是紧挨对方。这一扭头,两人的头就相错十公分距离就碰在一起。顿时,康西闻到桃子从鼻子里呼出的气味而全身无力,继而全身充满力气,一股冲动,袭上心头。

 

  桃子自康西扭过头时那一刻,双眸就直直盯着他。康西被她这目不转睛看着,全身血液沸腾。桃子离他是如此近,近的连她的玉体散发的香味都闻的如此彻底。桃子看着他,发觉他双眸中闪着如火如雷电般的星光。只觉整张脸烫如火烧,烫的全身跟着发热。康西又沉下目光,看向桃子的鼻子,唇。桃子的脸色本呈淡淡粉色,现在却红若盛开桃花。双唇呈粉红色,微微抿着,好看极了。

 

  康西魂出窍地头缓缓向桃子的唇靠近,三寸,两寸,一寸。终于,四片唇印在一起。桃子在这瞬间闭上双眸,身子似石膏般,一动不动。康西触吻着她的唇,脑子一片空白,所以动作,似梦境里的幻想。过了不知多久,桃子似冬眠醒来一样,身子扭动了一下。

 

  但被康西一只手抱住,挣开眼睛,但见康西已闭上眸子,沉醉在吻她的梦境里。桃子想说话,但口腔被康西的舌头填的满满的。他的舌头在她口腔里搅动,她的心伴着他的舌头‘咚咚’地跳着,忘记了拒绝,也不想拒绝!康西的舌头进入,另一只手又绕到桃子的脖子,用力地按着桃子,似害怕她会突然挣脱。悠然,康西翻转身子,压在桃子上面。桃子感觉一股异样的感觉很强烈地传递在周身,这种感觉让她有些窒息。她再次睁开眼,试着推开压在上面的康西,却如泥如大海,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

 

  “别,别这样,小西,我是桃子……”桃子喃喃地对着如醉酒般的康西嘤嘤地说。康西陡然停止动作,吻桃子脖子的舌头伸进嘴里,抬起头,眼睛挣开,看见双手还一只放在她腰上,一只按在她肩上,慌张地抽回来。

 

  康西从桃子身上起来,往旁边一坐。桃子也坐起来,两人都这样坐着,沉默着,都在想着心事。好一会儿,康西自责地说:“对不起,我,我刚才,刚才,我也不知道我刚才怎么了,桃子,对不起!”桃子脸上仍红晕无限,听到康西道歉,低下头,细如蚊声地说:“我又没怪你,你干嘛说对不起啊。”康西攸地站起身,说:“我回我房间去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叫我就行了。”

 

  “嗯”桃子愣愣地点下头。康西大步走到门边,打开门,转身走出去。在关门时,忍不住往里看去。桃子还在看着他,看着桃子白里透红的脸,晶莹粉红的唇,含情脉脉的秋波,心里又砰砰跳起来。陡然,脑子里又闪现王颖的身影,忙关上门,快步下楼去了。

 

  回到房间,就打开单机游戏《血战上海滩》,以此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桃子待康西关上门那一霎,身体是脱力地软倒在床上。回味着刚才那一刻的吻,想着想着,眼睛里又流出泪来。五点钟的时候,正当桃子朦胧着泪眼沉沉发呆时,李玉龙打电话过来,问她找到房子没有?要不要搬房子?桃子从迷离的幻想中醒来,强压住哭声,镇定地说:“我已经找到房子了,东西也都搬了过来,不用麻烦你了。”

 

  “你哭了吗?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现在在哪里?”桃子虽然努力装出无事,但李玉龙一下子就听出她在哭,他看不到,却听的到她的声音在颤,是那种因哭而有的颤。颤音有很多种原因可以造成,害怕之极发出的声音也是颤,但每种颤音都有不同的特点,是掩饰不了的。他一听到桃子的哭腔,心里大急,关心她之切,油然而生,一口气连问她几个问题。

 

  桃子听李玉龙听出自己在哭,百思中找了一个理由说:“那个房间的房东不退押金给我,我和他吵了一架,觉得心里委屈,就没忍住哭了。不过,现在已经心情好多了。其实房东不退钱也是有道理的,我现在在万家乐超市往西第二个门,你按403门铃就可以了。你现在过来吗?”

 

  “过去,你等我,我马上就去。”李玉龙的声音有些急促。桃子赶紧洗了脸,不一会儿,李玉龙就在下面按她房间的门铃。桃子给李玉龙开了下面大门的锁,她打开门,就听到楼梯‘噔噔噔’的响,像是很重的东西撞击在楼梯上面。桃子探出头,呆呆地看着楼梯处。转眼间,一个人一步跨两个台阶急跑着上来。

 

  这个人就是李玉龙,他跑到桃子门口,已累的直喘粗气。桃子忙请他进了屋,他一进屋,就看见地上摆着电脑,席子,行李箱之类的,就喘着粗气问:“这些都是谁帮你搬上来的?”桃子略迟疑一下,说:“是小西。”

 

  “这房子也是他介绍给你的是吧?”李玉龙阴腔怪调地问。桃子听他语气,又知他为此不高兴了,忙说:“不是,我今天下午打电话给他,问他找到房子没有?他说找到了,我就来看看。这房子的确不错,可以上网,通风也好,价格又合算,比上一个那个去厂里还近一些。这个出了门就是超市,很方便,正好这里还有一间单间,我就租了下来。”

 

  李玉龙也无话可说,桃子拉着李玉龙的手说:“帮我一起整理一下吧,小西帮我搬过来就会他房间玩电脑去了。”李玉龙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又放心不少。当下找了一块布,把床仔细擦了一遍。把席子,拼图摆放在床上,又把枕头,被单放在床上。忙好这些,又把房间打扫一遍。扫好地,又用拖把拖洗一遍,在李玉龙的帮忙下,不一会儿,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只是没有电脑桌,电脑没地方摆放。

 

  桃子就拉着李玉龙让他陪着去买一张电脑桌,在新旧货商店里,桃子看中一张书桌,讲好价钱,李玉龙抢着替桃子付钱。

 

  这张书桌不是很大,但用来放笔记本电脑,却绰绰有余。李玉龙付了钱,搬桌子上去。桃子试了下,插上网线立即可以上网。她打开单机游戏,让李玉龙玩。李玉龙刚开始还推辞说不玩,但一玩起游戏,似痴狂一般。一直玩到七点钟,桃子叫了他几声,李玉龙丝毫没反应。桃子走到他后面,用手捂住李玉龙的眼睛。

 

  李玉龙被她捂住眼睛,看不到电脑屏幕。桃子趴在他背后说:“还说你不玩呢,怎么玩起来就忘了我?”听到桃子这样责备自己,李玉龙不但不生气,心里还开心地傻笑。桃子关了电脑,叫李玉龙下去吃饭。两人到了三楼,桃子想去叫康西一起去吃饭,又怕李玉龙吃醋,心里不开心,便不叫了。

 

  两人在楼下的快餐店吃过饭,已是七点二十五分。桃子又去超市买了一个冰激凌给李玉龙吃。李玉龙感动的看着桃子快流出泪来,自从来深圳后,桃子很少如此关心疼自己。桃子见他吃了,心里也很开心,脸上也不由荡漾出甜甜的笑容,露出整齐的洁白牙齿,对正在吃冰激凌的李玉龙说:“这是你应得的,今天你帮我做了很多事,谢谢你!”

 

  “这些事是我应该做的,时间不早了,我要上班了。”吃着冰激凌和桃子恋恋不舍地告别,心里美滋滋地回去了。

 

  桃子想给康西带饭回去,想到王颖下班后就会来找康西,自语道:“桃子,别在自作多情了,人家都不稀罕。别忘了,你们现在只是知己,好朋友。你还有一个很爱你的男朋友,莫在移情别恋,莫在害她又害他了。”想到这,就径自回到房间,走到三楼,也没有去看一眼康西。

 

  康西玩了一会儿游戏,兴奋的心,兴奋地血液,都慢慢冷却下来。可一关掉游戏,又会兀自想起下午发生的那一幕。每次想起,冷却的血液又沸腾起来。努力让自己去想王颖。可是事与心违,心里就责骂起自己。责骂还不够,又狠狠打自己两耳光。脸上的疼痛,让他头脑清醒不少。

 

  晚上八点过五分,王颖打电话过来。康西告诉她已经找到了房间,让她今晚搬过来住。挂了电话,康西踩单车去接她。王静张珍一起帮王颖搬东西下来。王颖邀她俩去房间玩,两人无事做,便陪着王颖来到房间。张珍问了房子的价格,康西一一说了。

 

  张珍对王静说:“我们住宿舍,住那么多人,一个月还要扣六十块,住外面两个人平均才一百多点,还不如住外面呢。”王静说:“你是不是想住外面呢?住外面上班下班都要走好远路。我们中午吃饭又没时间回去,如果中午吃饭时间有一个小时,我就出去住。”

 

  “他房间里挺热闹的,要不要进去看看。”珍珍走到康西房间门口,扭头对后面的桃子说。桃子没吭声,走到康西房门前,依然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听了一会,摇摇头,示意珍珍上去。珍珍在快走到四楼时,又说:“瞧不出了,康西桃花运还蛮旺的。”

 

  桃子打开门,坐在床上,抱着买来的国宝,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我们厂一楼哪里有多少女孩子啊,一定是王颖带来的。管他呢,他走桃花运也好,走梨花运也好,都不管我事。”

 

  珍珍将房间看了个遍,对桃子说:“这间房子比那间小的很多。不过,感觉比那间舒服很多。”说完,打开电脑。“你冲热水还是冷水?”珍珍开了电脑又去烧水。桃子了无精神地说:“你先冲吧,冲过后给我烧点热水。”珍珍进了洗手间,洗手间和冲凉房在一处。珍珍仔细打量了一番,当目光停靠在一节水管时,不由脸色黑暗下来,大声对桃子说:“桃子,这里怎么没有喷嘴啊?怎么冲凉啊?”

 

  “哦,小西那间也没有啊。房东说要自己去买,我忘记买。今天凑合着吧明天下班去超市买。”听完桃子的话,珍珍扁起了嘴。

 

  四个人在房间里聊了一会儿便下去了,康西自上午吃饭到现在还没进食呢。张珍,王静一下班就帮王颖搬东西,也没吃饭。四人在楼下的快餐店吃饭,四人过去时,人差不多坐满了,全都是益友电子厂的员工。康西刚坐下,眼睛扫视到半个餐馆,就在隔壁那张桌子看见了梦依。梦依正和同事一起吃饭,斜面对着他,一直没有往他这里看一眼。自从那天晚上,他和王颖为了她和桃子之事割脉后,梦依再也没有打过他电话,这些天也没有遇见过她。今日再见,又不敢上前和她说话。当下和王颖换了一个位置,以背面对向梦依。

 

  不一会儿,厨师炒好菜,康西埋头吃饭。王颖和王静张珍三人吃着饭说笑着,偶尔王颖也问康西一些事情,康西只是应付着回答。没过多久,梦依等五个女孩子吃过饭走了出去。康西忙抬头向门口看去,却发现门外一个女孩子正痴痴地看向他。

 

  正是梦依,梦依早就发现他过来,她是不好意思也不便和他打招呼。康西看着,喉咙蠕动着,刚想喊她进来,梦依别过头去,小跑着追向那四个女孩子。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