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妮娅拂开他的手,目露不信任的眼神看向卫何,只是不说一句话。卫何被她这样看着,浑身发麻,不悦地说:“你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不信任我?”马妮娅淡淡地说:“不是,我想回去,不好意思。”

 

  说完,转身就走。卫何上前拉住她的手,带点恳求的意味说:“你要走可以,吃过饭再走也不迟啊。吃过饭我送你好不好?”“不用了,我现在一点儿也不饿,我可以坐公家车回去。”说完,轻轻一甩手,没有甩开卫何的手,又使力一甩,才将卫何的手甩脱。

 

  走到十字路口,这时刚好过来一辆通往她们厂里的公交车。卫何见她决意回去,心想,再勉强留她,只会让她更讨厌自己。看着远去的公交车,卫何牙齿咬的咯咯响。煮熟的鸭子竟然这样飞了,这王颖究竟对马妮娅说了些我什么坏话?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一见到王颖,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既然两人互相认识,说不定就是在一个厂上班。如果马妮娅信了王颖对她讲的他的坏话,没有理由今天她还来找自己玩。

 

  难不成是我刚才那一番话有什么说的不对?现在想想,也没什么惹她生气的话,这马妮娅突然改变主意,变化之快,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不过,看起来她并没有怎么生气!等下她回到宿舍,再打个电话好好问下。如果这件事确实是王颖搞的破坏,一定饶不了她。

 

  马妮娅是没有生气,如果不是看到王颖突然出现,说不定她现在已和卫何在某家旅馆的床上躺着。在她看到王颖那一霎间,耳边就更加强烈地响起王颖的那一番苦口婆心地劝说。她不是个随便的人,更不想如王颖所说,被卫何玩弄她的感情。

 

  她决定要按王颖说的去做,这一年内,不给卫何任何要她的机会,看他卫何能不能坚持一年。就是坚持半年,她心里也能接受。如果他因这一次被拒绝,而不理自己,那么,也没必要和他发展下去。只是王颖曾一再叮咛她,不许向卫何告诉他她的任何事情。

 

  现在被卫何亲眼看到,只怕以后卫何会向自己问起王颖的事来。心里想着,主意随之打定,不管他怎么问,不告诉他就是了。

 

  康西和王颖在家吃过饭,康西踩着单车载着王颖回去。坐公交回去,尚需半个小时,踩单车又载一个人,够他辛苦的。康西踩单车没行多远,前车轮压到一块西瓜皮,车子一滑,差点摔倒。想起上一次也是因一块西瓜皮而摔倒,康西不由摇头叹道:“现在的人啊,太没素质,太不厚道了。”这条路上西瓜皮不少,康西加倍小心,躲过一块块西瓜皮。过了这条小巷往被走,走到十字路口又往东拐。如此转了十几个路口,踩了约五十分钟,终于到了厂门口。此时八点还差三分钟,康西来不及送王颖回厂里,忙推着单车回厂里。

 

  王颖回去的时候,宿舍里没有一个人。这两天她都没看见惠丽和爱丽,昨晚也没见二人回来睡觉。王颖冲了凉,一个人在宿舍里无聊极力。王静张珍又不知去哪里玩了,她一个人也不想出去玩。自从和马妮娅说起卫何的事,马妮娅几乎不理她。她也不好意思再去找她玩,就站在宿舍窗户上吹吹风。

 

  刚走到窗户处,就听到隔壁窗户上有人在说话。她仔细听了一会,听出是马妮娅的声音。她正在说话,王颖过去时,刚好听到她说:“我再说一遍,她不在我们厂里。我和她认识是我一个朋友生日,她也去参加了。我们就随便聊了一会,没说什么啊。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你打听她那么多干嘛?”她说话声音很温柔,王颖只模模糊糊听到这些。

 

  她本不想再听,这时马妮娅声音又大了一些,说:“王颖是给我说了你好多负面的事情,但是我都没信,我相信你!”王颖听到这些,便猜知和她打电话的必定是卫何。她已告诉过马妮娅多次,不管她信不信,都不要将此事告诉卫何,为何她要将自己的事告诉卫何?不对,刚才她不是对卫何说,我不在这个厂里吗?那就是说,卫何见什么地方见过我?

 

  这时又听马妮娅说:“如果我不信任你,今天就不会找你去玩。我真的不希望你是她所说的那样。”她说到这里,又听了下来,显是在听卫何说话。过了约一分钟,马妮娅发火似的大吼叫道:“卫何,你和我交往,就是想和我上床吗?如果你真的抱着这样的态度,那我们两个以后就是陌生人。”说完,又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马妮娅语气平静了许多,但也冷淡了许多,她说:“难道等我一年就那么难吗?……”

 

  王颖转身回去,既然马妮娅向卫何承认了自己对她说的那些话,虽然没有将自己在这里之事告诉卫何,以卫何的肚量,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卫何想调查自己是否在这里,只需向厂里经理们打个电话,立马知晓。卫何也不会单纯到只听马妮娅的片面之词,就相信自己不在这个厂。卫何绝不会为某个人等上一年,但她不用听,就猜这卫何一定会答应的。在这一年,他可以不和马妮娅上床,但金屋却藏了两名娇娇女。正好,一年后,赶走两个娇娇女,抱得美女归,怎么算都是一笔好帐。

 

  桃子实在是受不了了,本来租这间房间就是图个清净。谁知道今天八点一下班回来,隔壁505房间那家住户就用低音炮放起DJ歌曲,还不时传来几声尖叫,像是办什么舞会。只是房门从里面锁着,看不到里面情景。现在都九点过十分了,刺耳音乐丝毫没有因时间后移而变小。桃子穿着睡意,打开房门,用力敲着505房间的门。

 

  敲了好久,才有一个男人开门。开门的是一个光着上身,胸口上纹着一狼头的男人。不容桃子说出一个字,看到门外就桃子一个人,一伸手把桃子拉进屋。房间里除了他,还有八九个男人和三个女孩子。一台电脑上正放着歌曲,一旁桌子上散落地都是空酒瓶。这是一套两室一厅,厅里有两张沙发,那桌子就在沙发旁边。沙发另一边地上还摆放着几十只酒瓶子,桌子上还有一些饭菜的渣滓。

 

  那三个女孩很年轻,坐在两张沙发上,眸子里充满惧意。有两个女孩长相十分相似,像一对双胞胎。这几个男人都光着上身,有一个脸上有一块疤痕的男人只穿着一条内裤,露出又肥又多的横肉。这几人听着歌,有三四个男人还不停地摇着头。那三个女孩子只穿着一条内裤,上身一丝不挂,身上肌肤有多处烫伤,头发零乱,乱绒绒似杂草般。

 

  那个胸口上纹有一狼头的就是阿狼,他一眼看见桃子,就被她穿着睡衣的模样深深迷住。他把桃子硬拉进屋,顺手关上门,桃子刚叫一声,阿狼一耳光打在脸上,桃子顿觉耳鸣头晕。阿狼低头就去吻她,刚吻到她的脸,就有人大力敲门。阿狼在门里往外看去,又是一个女孩。打开一条门缝,将头伸出门外,低声问:“你找谁?”门外站着的是珍珍。阿狼只探出一个头出来,珍珍看不到里面的东西,就说:“我堂妹在里面,你快让她出来,不然我就报警。”说着往楼梯处退了两步。只要阿狼身子一动,她便立即往下跑。

 

  阿狼冷笑着说:“你堂妹是在里面,她刚才喝了一杯酒喝醉了,你过来扶她走。”珍珍当然不敢进去,这时505房间又出来两个男人,那两个男人往珍珍这边看了一眼,又关门回去。好像里面有人对阿狼说话,阿狼迟疑了一下,对珍珍说:“好,我扶她回房间行了吧。”关了门,看着半晕半醒的桃子,心想:“这么纯洁的女孩,放了她,老子实在是亏,说不定还是处呢。”想到这里,心里更是一个荡漾。可不放又没办法,打开门,抱桃子进了她们的房间。

 

  一看到床,阿狼再也忍不住。把桃子一丢放在床上,扑上去又啃又咬,双手撕扯着桃子的睡衣。桃子被他这一丢,立即清醒过来,忙用力捶打阿狼。珍珍也在门外大声尖叫,阿狼心里一惊。珍珍再这样叫下去,整栋楼房的人都会过来的。

 

  松开桃子,走到门口,看了一眼珍珍,真想一拳打死她。可是珍珍就在楼梯处,想抓住她,恐怕不易。阿狼狠声地对珍珍说:“你们要是敢声张出去,我就杀了你们两个,听到没有?”珍珍看到阿狼的眼神,就吓的浑身发抖,嘴里已说不出话来。见阿狼进了他的房间,才敢回自己房间。当下在里面反锁好门,看着睡意被扯烂的桃子,哭着问她有没有被‘欺负’。桃子摇了下头,泪流满面地抱着珍珍痛哭起来。

 

  阿狼一进去,刀疤男刀哥就严色厉声说他:“你怎么这么鲁莽,想玩女人,这三个随便你玩。在福永就是因为你一个,害的我们这么多人陪你躲到这里。这里又偏僻环境又好,没人会找到这里来的。你现在又惹出事来,万一那两个女孩子报警怎么办?我们都会为你进牢子。”阿狼说:“我警告过她们了”

 

  “你以为警告有用吗?她们如果真报案,我们都完蛋。现在就搬出去,不能再拖延。”刀疤男似乎对阿狼也无可奈何,这时又一个男人过来问:“刀哥,现在都这么晚了,搬哪里去。”刀疤男穿好衣服,说:“对了,阿发,你姐夫不是在西乡开小商店吗?今晚暂住你姐夫那里。放心,我们不会去的,只把货放那里就可以了。”

 

  阿狼拉着刀疤男进了一间房间,关上门,急切地问:“刀哥,那两个女孩怎么处理?”刀疤男生气地说:“这祸是你惹出来的,你还好意思问怎么处理。难不成你还半夜砸门进去,先奸后杀啊?”阿狼忙说:“我说的是客厅里那两个女孩。”刀疤男面露难色地说:“放了,等于放虎归山。不放,她们厂里两天不见她们,一定会报警的,杀又不能杀,哎……”阿狼又说:“这两个女孩这么好骗,说不定吓唬她们一下,她们就不会说了。”

 

  “你以为别人都是吓大的啊。”刀疤男狠狠地说了一句,阿狼说:“阿七的老乡不是说,这两个女孩都是他女朋友吗?等下叫阿七把他老乡叫过来,让阿七和他老乡搞定。”

 

  刀疤男叹道:“这里的人,哪个没搞过她们。只怕那两个女的一出去,连她们男朋友一起告。她们男朋友肯把女朋友转让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在西乡不安全,就别在深圳呆了。最好把那两个女孩放了,不到万一,千万不能杀人。”

 

  “那,那个女人呢?”阿狼又问一句。刀疤男果断地说:“那个是阿贵带来的,让他处理。”

 

  桃子一直哭到半夜,心里好害怕。他想报警,又怕阿狼真的会报复她。她给康西打电话,想让他们帮助自己想办法。不知何时起,她一有什么困难,首先想到的就是康西。康西在她的哭诉中知道事情原因后,勃然大怒却强压住怒气告诉了李玉龙。李玉龙听了,全身冷汗四起,忙掏出手机打桃子的电话。康西忙去车间找了一把铁棍,李玉龙一横心,也找来一根铁棍随康西去了。

 

  组长见两人半夜跑出去,喊了几声,哪叫的应。康西在厂门口打了杨佳伟的电话,他自知凭他一人之力是打不过刀疤男等人的。杨佳伟本在睡觉,听到康西把事情说完,立马答应立即过去。如果真能把那些人抓住,他杨佳伟又可以立功一件。当下叫来三十几个兄弟,开着车直向桃子住处驶去。

 

  康西让李玉龙在门外守着,不要进去。李玉龙点头同意,躲在一棵树后。康西毕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心里七上八下。刚走到楼梯处,看见门外一下子无声地聚集几辆汽车。康西小心地折回去,果然是杨佳伟等人。有杨佳伟陪着,康西放心不少。众人快步走到五楼,三十几个治安将五楼围个水泄不通。康西则是先敲桃子的房门,桃子听到是康西声音,心里顿时宽慰下来。

 

  杨佳伟敲了一会儿505房间的门,里面没什么反应。又附耳在门上听了一会,没听到丁点儿声响。一个治安带来一个三十六七岁的男人上来。这个男人是房东,正在睡梦中被治安叫出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见这么多治安,穿着是黑色制服,煞是威猛。在一个治安的指示下,打开了505房间的门。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康西让桃子先回房,他拿着铁棍虽杨佳伟进去。

 

  众人小心翼翼地走近房间,几名治安拿着手电筒照看。只见地上零乱不堪,一个治安打开房间里灯。顿时,房间亮了起来,众人紧张的心也慢慢松下来。房间里已没有一个人,沙发,桌子等都还在。这些家具是房子老板原先设放的,其他的没留下什么贵重东西。

 

  杨佳伟见人已逃走,料定是不会再回来。他不是警察,抓不到人就算了。看到这么多治安为此事半夜起来,康西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杨佳伟不以为然地说没事,康西又随他们下了楼,目送他们回去。李玉龙见他们走了,也走过来。李玉龙想去上面看看桃子,康西陪他一起上去。

 

  听珍珍说,那个男人没得逞,李玉龙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康西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他们已经走了,你们就不用换房子了。”珍珍惊吓过度,到现在才恢复正常,听康西说,这也不算什么大事,生气地问:“那什么才算什么大事呢?你知不知道那个男人有多凶。

 

  那个男人身上纹着一个狼头,真的好可怕。”康西说:“那个男人叫阿狼,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这些家伙是卖K粉和摇头丸的,他们也一直想打我。”

 

  桃子关心地问他:“你和他们怎么结的仇?”康西说:“有两个,一个是去年我和王颖去海边,遇到三个人打劫我。可是,钱没打劫到,反被我打了一顿狠的。那三个人和阿狼关系很好,好像是阿狼的小弟吧。还有一个衣冠禽兽,也被我打了一顿。他和阿狼也是好朋友,还有那个叫刀哥的刀疤男人。”

 

  安慰了桃子好久,桃子还是害怕睡在这里。康西就让她们两个随他们一起回厂里睡。桃子两人经过这次突发事情,都不敢在外面住了。此时已是零点四十分,员工们都睡下了,她们回去也没地方睡。康西和李玉龙还要上班,桃子就和珍珍跟着康西进了他们车间。一进去,机器的轰隆声吵的两人心里烦极了。

 

  康西和李玉龙都是坐着做事,他们一回来,组长就来问情况。康西说:“她两个不想在外面住,怕黑不敢回来,我们只好把她们接了回来。”他组长认得桃子,既然是出去接桃子回来,这件事就算了。他们两个出去时,正好是吃饭时间,此时回来,员工早已吃过饭,饭堂也关门了。两人饿着肚子做事,桃子和珍珍就坐在两人旁边,四人聊着天做着事。桃子和珍珍说了一会儿话,不由困倦重重,趴在桌子上,在机器的轰隆声下慢慢睡着了。

 

  早上七点二十分,桃子的手机闹铃响起。两人醒来,睁眼起身。趴着睡了一夜,腰和背部好生酸痛。看向康西和李玉龙,只见两人还机械似的做着事。桃子哈了一口气,对康西说:“今天下午我要去换房子,你们两个要去帮我。如果在外面找不到合适的,我就住厂里算了。”

 

  康西懒洋洋地说:“你下午不上班吗?”桃子说:“下午去请假,那间房子我们住进去第一天就听到有女人的哭声,房间又阴森,又发生昨晚的事情,说什么也不在那里住了。”康西说:“我今天晚上请假,今天我也要搬出去住。”他一说完,桃子就问:“你发了多少工资?打算去哪里住?”

 

  康西勉强笑了笑,说:“一千四,还没有你的一半多。嗯,现在还不知道,等下下班四处看看,哪里合适就住哪里。”桃子说:“我的工资才两千多一点,你以为很多啊。那,如果你下午搬房子,我们一起搬。”

 

  七点四十分时,桃子和珍珍要去饭堂吃早餐。八点钟下班时,康西在饭堂吃了早餐。吃过早餐,就直接出去找房子。很快地,在万家乐超市往西十几米有一栋楼出租房间。康西按了房东的门铃,问了一些相关的问题,觉得还算可以,就让房东带他去看房间。

 

  房东打开三楼三号房间,房子看起来还很新。里面有网线,房间不大,一张木板床几乎占去房间的三分之二的空间。阳台也不大,冲凉房和洗手间在一处。房租一月二百四,网费三十五元,电一度一块,水一方四块,卫生费每月五块。房间是小了点,通风还好,站在阳台上,北风吹的头发在头上跳起芭蕾舞。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