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莎莎住在401房间,王颖按了门铃,立即传来苗莎莎的声音。王颖让她下来去溜冰,苗莎莎说等下,马上下来。约过三分钟,苗莎莎和表姐麦子,和好朋友果子一起下来。她三人都没处玩,在房间里看了一上午电视。三人都会溜冰,听王颖叫苗莎莎去溜冰,也都跟去一起玩。

 

  七人往回走,在厂北面三十米远的十字路口往西走。走约四百米有一家溜冰场。溜冰场不是很大,里面已有二十几个人在溜冰。中间还有一个跳舞用的台子,四周有护栏。溜冰场本就不大,跳舞区更是小的最多容下十人,现在空无一人。

 

  七人买过票,换上鞋子。张珍刚能站稳身子,须扶住护栏才能往前滑走。王颖稍比张珍强一点,由王静姜艳拉着,溜的很轻松。苗莎莎和麦子果子一起牵手溜,留下张珍一人扶着护栏一步一步小心地走着。

 

  溜冰场放着刺耳的DJ舞曲,听在耳里,振奋着神经。七人中,没一个溜冰技术好的。姜艳和果子会倒溜,但溜的没别人快。王静还在倒溜学习中,几人溜了一会儿。姜艳和王静又去教张珍溜冰,两人一人抓她一只手,让她试着把脚离开地面,先学会穿着溜冰鞋走路。

 

  里面有六台大风扇吹着,仍吹不走里面闷热的气息。没溜多久,七人都流了一身汗。这时,又过来四名打扮非主流的女孩。她们一来,令溜冰场那些男的为之尖叫,显然,那四个女孩子和这些男的认识。

 

  她们换好鞋子,还没走进溜冰场区,就有五六个男的围过去。不久,十一二个人手牵手拉起了长龙,将半边溜冰场占的满满的。他们溜着还尖叫着,搞的王颖她们溜冰都不便。七人暂时不溜冰,坐在旁边凳子上休息。

 

  到了下午三点钟,王颖想打电话给康西。好几天没见他了,很想他。用王静的电话给康西打了电话,王颖本以为康西还在睡觉,谁知一问之下,康西说他正陪林一涛席龙压马路呢。康西听的她那边很吵,问她在哪里?王颖说出了这家溜冰场的名字,康西说马上就过来。

 

  王颖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王静,并对六人说:“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等一下有一个真正的溜冰高手就要过来。让那些家伙瞧瞧真正的高手是怎么溜冰的。”

 

  “不会告诉我是你男朋友吧?”王静首先狐疑道。姜艳也问:“你男朋友溜冰是不是很厉害?”王颖说:“不是我男朋友,是我男友的好兄弟。他叫林一涛,在他们那里的溜冰场,溜冰数一数二。还有一个男孩子叫席龙,溜冰喜欢摔跤。不过,技术勉强还可以,算是三等高手。”她话刚落地,姜艳又问:“那你男朋友呢?”王颖笑道:“他比林一涛差一点,比席龙强一点,算是二等高手。”

 

  话落地,王静又追问一句:“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我现在还不知道呢!等下他们来了,我们怎么和他们打招呼啊?”王颖说:“我男朋友叫康西。”王颖刚说到这里,苗莎莎打住,问:“康熙?蛮会取名字的吧。”王颖纠正地说:“康是康熙的康,西是东西的西。”

 

  苗莎莎哦了一声,没有再问。王颖又说:“我男朋友的发型是直发,林一涛是长发,还有点爆的那种。席龙头发最短,以前还理过光头。他们三个个子都差不多高矮,胖瘦也差不多。等下他们过来,我再给你们介绍。”

 

  “那你男朋友的那两个朋友都有没有女朋友啊?”姜艳色迷迷地笑问。王颖笑着一撇嘴说:“真的不好意思,他们已经名花有主了。”说完,七人笑作一团。

 

  康西在这里不怎么熟悉,王颖所说的‘大地溜冰场’他听同事说过。当下按着同事说的路线向这里走来,康西接王颖电话时,是在南边的夜市玩。从夜市到‘大地溜冰场’有一千五百米,此时天气很热,三人走到‘大地溜冰场’时,已大汗淋漓。

 

  三人进去,王颖互此介绍一番。林一涛买来十瓶纯净水,分与几人喝。他和康西,席龙都很口渴,一口气将一瓶矿泉水喝的点滴不剩。席龙见王颖她们每人只喝了几口,便又买三瓶分给林一涛和康西喝。三人买了票,换鞋进去。席龙和林一涛去洗手间,康西一人先进去。也许是水喝的多了,刚进溜冰场,也想去厕所。又从溜冰场出去,站在厕所门口,待林一涛两人出来,也去了洗手间。

 

  看着那十一二个男女拉长龙,林一涛也想和王静等人拉长龙。问过王颖她们后,除了张珍,其他人都很乐意拉长龙。九个人,林一涛为首,席龙在第二位。康西在席龙后面,康西拉住王颖,王颖拉着王静。林一涛,席龙和康西使出全力,很快地,长龙速度越来越快。

 

  最后面的是果子和麦子,两人从没溜这么快过,吓的哇哇大叫,又不敢就这么松手。那十二个人拉起的长龙速度也不慢,原因在与,他们十二个人都是溜冰的很纯熟,个个都能使上力。

 

  不像林一涛这一队,除了他和席龙康西三人外,王颖等六人几乎都是被他三人拉着滑的,也不懂得配合。要看着就要追上那十二个人,就在拐弯处,果子和麦子双双摔倒。听到她们的叫声,王颖急忙往后看,忘了跟着康西一起拐弯。

 

  以她为中心点,她后面的三个人都失去控制的一起扑撞墙壁边上的护栏杆上。林一涛,席龙和康西都是用了全身之力拉着她们六人,其力道之大,可想而知。辛好,王静,苗莎莎和姜艳三人在快撞向护栏杆上时,松开各自的手,在撞向护栏杆那一霎间,双手抓住护栏杆。

 

  虽然以此消去不少力道,无奈三人溜冰技术太差,不会急刹,也没学会好控制协调身子的平衡度。在撞向护栏杆后,一一被反弹之力摔倒在地。康西忙松开席龙的手,慢慢刹住滑轮,他一直死死拉住王颖的手,才没让王颖摔跤。

 

  康西扶王颖走到一边,问她有没有伤到?王颖摇摇头,又扭头看向王静她们。康西松开王颖,滑到王静身边,扶她起来。这时苗莎莎和姜艳自己站了起来,三人都摔的不轻,王静面带哭容,两只手刚才撑地时,骨头都快震碎了。

 

  那十二个人见果子和麦子躺在地上,有两个男孩子为了躲开她二人,疾速躲闪,却脚下失控摔倒。两人是领头的,他两人一倒地,后面之人一时急刹不住,十二个人叠罗汉似的摔在一起。林一涛和席龙见到,忙去扶果子和麦子起来。

 

  林一涛扶着果子,席龙扶着麦子,走到康西那边。这一次摔跤,让王静等五人老实不少,再也不敢跟林一涛他们三个拉长龙了。那十二个人当下也散开七个,只有五个男孩子拉长龙。

 

  林一涛向康西使个眼色,康西会意,碰了碰席龙的手。席龙向康西看去,康西伸出右手。席龙和康西一起溜冰一年余,自然晓得是什么意思。三人以;林一涛为首,康西第二,席龙最后,以倒溜方式和那五个男生比试。那五个男孩子也是玩倒溜。

 

  刚开始,双方速度都不相上下。溜了两圈,林一涛三人都使出全力,第三圈时,已超过对方。第五圈时,又超过对方一次。

 

  溜过二十圈后,已超过对方五六次。孰优孰劣,已眼明心知。那五个男孩子也不好意思比试下去,既然不比速度了,林一涛三人又玩起各种花样来。王静,姜艳在一旁凳子上坐着看着,不由惊叹起来,暗自佩服三人的溜冰技术。三人玩了一会,各自散开。

 

  林一涛每一次过波浪,溜到最后第二阶时,就奋力向上一跃。这一跃竟高达一米五左右,有三米远。在平地倒溜时,一跃也有一米高,斜溜,单脚溜,旋身转向等等,一一施展开来。让在场所有人见了,都不禁暗赞一声。

 

  时至下午五点,各人已尽兴,都累的筋疲力尽。出了溜冰场,林一涛看时间不早了,叫上席龙想要回去,被康西叫住,他说要和林一涛一起去他们那里玩会。十人走到王颖的工业区门口,张珍,王静和姜艳回厂里去了,走到十字路口,苗莎莎,果子,麦子去超市买东西去了。

 

  四人就在超市门口等一会儿车,在车上,康西把上午和杨佳伟比试之事大概告诉了王颖。王颖在为他高兴之余,又责备他不睡觉,晚上上夜班怎么能受得了。康西笑道:“没事的,今天晚上发工资,明天就可以找房子住了。我明天晚上请假,好好休息一晚。

 

  我今天过去,要把我哥哥那辆单车踩过来,反正放在他那里也没人用。”王颖听候,也没说什么,转而把她这几天遇到的事情告诉了康西。像马妮娅的男友是卫何,张珍的初恋是阿狼,而且现在阿狼他们就住在桃子那一栋楼房。康西认真听完,很是吃惊。

 

  林一涛和席龙坐在两人前面,也都听到了。

 

  林一涛回头说:“会不会是他们查到你们在这里,过来打人的?”王颖摇摇头说:“我认为可能性不大,我觉得这之事凑巧。看样子,他们是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那个叫阿狼的家伙,就是刚才和你们一起溜冰中那个年纪最大的穿红衣服的女孩子的初恋情人。我也想,他们过来,也有可能和张珍有某些不可分割的关系。对了,林一涛,你在你们那边有没有听到他们的什么消息?他们以前不是卖K粉摇头丸之类的吗?会不会被警察盯上了,才逃到这里来的?”

 

  林一涛涩笑一下,说:“我不知道哎,他们的事都是秘密进行的,我哪里知道。难怪这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那个家伙,连那个黑脸坏牙和爆炸头都不见了。”

 

  康西怒道:“我来哪里他们就跟来哪里,这一次我不再躲了,他们若敢动手欺负王颖一下,我让他们全都上西天找如来去。”

 

  王颖有些担心地说:“我们和他们也没多大仇恨,下次见了他们好好谈谈,把这场误会解释清楚。我不是害怕他们明打,就是担心他们暗地里动手。万一打伤你的一只手,一只脚,那是一辈子的事。他们打了你以后就躲起来,想找他们也找不到。”康西怒气冲冲地说:“这几个家伙不是好东西,说不定在这里制造什么毒品。只要我给杨佳伟打个电话,就可以让杨佳伟把他们抓起来。”

 

  王颖一听这话,吃惊之下也伴着很大的生气,疾声说:“我不许你举报他们,你没怎惹他们,他们都想打你,你若举报他们,他们知道后说不定会杀了你。这一段时间,我们不要惹他们,过去的事就算了,他们不惹我们,他们做什么事,都不再关我们什么关系。”她这一番话明显就是软弱逃避型,康西知道,王颖这一切都是为自己好,再硬说下去,只会让她更担心害怕。当下只淡淡地说:“行,我可以不举报他们,希望他们不要再惹我。”

 

  夕阳西下,晚霞生辉。

 

  天空尽未处,云朵被残阳余光照耀成红黄色,陪衬着淡蓝天空,好看之余,也充满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味道。美雅厂围墙处的草地上种着各种花儿,卫何牵着马妮娅的手,甚关心地问:“妮娅,今天玩的开心吗?”马妮娅嗯一声,轻轻点下头,脸上充满满足与幸福。两人手牵手走在草地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路灯也亮了,只是天刚稍黑,路灯灯光几乎瞧不见。

 

  路上行人不是很多,两人走的很慢。

 

  “今晚不要走,陪我好吗?”卫何在两人沉默好久后悠然说道。马妮娅看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他有几分真心。但是她错了,卫何双眸中充满着十二分的真诚,十三分的渴望。马妮娅看着,不由心越收越紧,卫何的眼神竟那么地勾魂。

 

  她有点魂不守舍,想拒绝,却狠不下心来。忽地,耳边又响起王颖劝说的话语。她虽名言告诉王颖,不让她插手管她和卫何之间的感情之事,对于王颖说的每一句话,她在心底都反复思索了几十遍。‘如果他真爱你,就会为你等上一年半载。’

 

  这是王颖对她说的话,‘今晚不要走,陪我好吗?’这卫何说的话。马妮娅不用细想,便猜出这句话的含意是什么!她交过一个男朋友,对感情之事也体会过。她是想拒绝,但卫何那俊俏的脸,清澈明媚的眸子,带一点坏笑的唇,让她不由自主地点头。

 

  卫何一把揽她入怀,左手拨弄她的秀发。嘴唇在她额头上轻吻一下,右手在她后腰上轻轻抚摸着。此时,天已微黑下来,两人站在一棵树后,在马路上往他们那边看,不细瞧,是看不到人的。见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卫何更大胆起来。右手从马妮娅背后移到她屁股上,抚摸一下有摸向衣服里面,一只手在她背上拂梭。

 

  马妮娅紧闭的双眸突然挣开,挣开卫何的怀抱,颤音地说:“我,我明天还要上班,今晚就要回去。”卫何一愣,马上恢复正常,脸上露出一丝关怀的微笑。四目又对在一起,卫何再次把她搂入怀里。马妮娅如小鸟一般依偎在他怀里,他身上有一股淡淡地香水味。

 

  马妮娅在他怀里呆久了,被他身上香水味刺激的头晕脑胀,全身无力。卫何低头轻咬着她的耳垂,柔声地说:“宝贝,明天不用上班了。你经理若问起来,你就说和我在一起,保证你经理不敢责备你。”他说着话,语气吹入马妮娅的耳朵里,热热的,痒痒的。马妮娅不由地又闭上眼睛,陷入昏昏沉沉中。

 

  看着陶醉在自己怀抱里的马妮娅,卫何又露出一丝成功的微笑。他已成功了一大半,只要今晚马妮娅不走,他深信,就是一块冰,他也能用那温柔至极的怀抱和甜言蜜语将其融化,更何况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女孩子!

 

  马妮娅算不上多妩媚,但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温柔可人,比之他前十几任女朋友,则另有一番滋味。马妮娅对身上每一处肌肤都很敏感,卫何随处摸她哪里,都如被电流击过一般,浑身扭动,双手抓的卫何身上的肉生疼。看着轻启樱桃小嘴闷哼出声的马妮娅,慢慢将脸贴近她的脸,伸出舌头,伸进马妮娅的嘴里。就在这时,从另一边过来三个男孩子,走着路大声说着话,似乎向这里走来。

 

  卫何气的暗哼一声,忙将舌头从马妮娅嘴里不舍地伸不出,双手不在抚摩马妮娅身上最敏感的地带,拉起她的手往南走。走出好远,马妮娅才从沉醉中醒来。

 

  今天上午九点钟,马妮娅就过来找他玩。两人买了一些零食不行去海边,一直玩到下午五点钟才回来。就中午吃了点零食,此时也饿了。北面那里有他租的一间房子,以前认识的两个女孩子现在还在他房间里住着。为了安全,他宁愿多走一段路去南边吃饭,顺便开间房。

 

  马妮娅是个大餐,晚上要好好享用。两人往南走一段路程,在路边超市门口停了下来。超市旁边有一处卖烤鸡腿的,卫何正在掏钱买鸡腿,马妮娅自语又似在问卫何地说:“王颖怎么会在这里?”卫何听到王颖的名字,猛然看向马妮娅,又顺着马妮娅的眼光看向超市。

 

  见王颖从超市出来,也纳闷起来。他连王颖什么时候过来的都不知道,王颖回家时他是听说了。看着王颖抓着康西的手,幸福地笑着,恼恨着咬牙切齿,目露凶光。马妮娅只顾看着王颖和康西,没体察到卫何的变化。见二人拐弯进了一条小巷,卫何拉起马妮娅的手跟过去看。

 

  康西拉着王颖的手进了哥哥的餐馆。卫何在门外仔细地看着康君餐馆的名字和餐馆特征。马妮娅轻声问他看这个干嘛。卫何哦了一声,似沉浸在回忆中突然回过神说:“是这样的,早就听说她男朋友的哥哥在这里开了一家餐馆,只是不知道在这里。”

 

  马妮娅说:“我听王颖说,你和他男朋友打过架,是真的吗?”卫何似听到好笑的故事一般,冷笑着说:“就她男朋友?还配和我打架吗?我想打她男朋友,也用不着我出手。”似乎想到什么,忙改口说:“我和她男朋友无冤无仇,怎么会打架呢?王颖以前是我的下属,我作上司的关心她几下,她就怀疑我喜欢她。想不到,世界上也有这种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在她男朋友面前说我的,她男朋友为此吃醋起来。现在我看到这两个人心里就烦,走,我们去别处吃饭去。”说完,拉起马妮娅的手想走开。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