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女儿嫁过去后,他岳父岳母就后悔起来。后悔也没有后悔药吃,只希望阿狼看在女儿面上,不再像以前混日子。阿狼刚结婚的三个月内,确实老实的很,三个月后,又开始大家闹事。

 

  他老婆越来越讨厌他,久而久之,直到她爸妈为了阿狼被打。一家人商议后,决定离婚。阿狼听老婆和他离婚,发誓说以后再也不和别人打架了。但已晚了,经过半个月双方协调,终于把婚离了。女儿阿狼不想要,就给了老婆。

 

  他离了婚就出去打工,具体去哪里打工,我当时也不清楚。后来我公公生病,婆婆三年前就去世了,大哥远在新疆做生意。我老公一人在家照顾公公,两个孩子由二姐照顾,我就出来打工挣钱给公公看病。

 

  前不久,阿狼突然联系上我。我问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的?他说是给别人要的,他问他在深圳具体哪个地方?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把详细地址告诉了他。谁知,他这么快就找到了我,昨晚我……陪了他一晚。我,我知道我这样很不对,我……我不会再有下次了。”她回忆地说完,已是泪流满面。

 

  “那他现在住哪里?”王颖还是很关心这个问题。张珍说:“我不知道,昨晚我没问他。他是在外面开的房,他说他现在在这里找工作。”王颖说:“珍珍姐,他不是个好人,你别在和他来往了,这对你一点都不好。你,你老公知道了,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张珍软声抽泣着,颤音说:“我知道错了,年轻时,明知道他是个小混混,还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现在知道他还是混混,可心里总还忘不记他。我也用心了,但没效果。从今之后,我不去陪他出去就是了。”她说出这句话,心里也在问自己:“以后不去陪他出去玩,我做得到吗?”

 

  王颖劝她说:“珍珍姐,我知道你以前很爱很爱他。但这种人不值得你去爱,还有妮娅姐的男朋友卫何,也是一个大色狼,比起阿狼还要恶十倍。他和阿狼关系和好,卫何专骗女孩子的感情,骗一个甩一个。

 

  这一次又来骗妮娅姐,我给妮娅姐讲清楚卫何的真实面目,可妮娅姐不信。我知道她心里也信一半,可她就是舍不得卫何。所以,我要拼一搏。你和妮娅姐都是好人我不想让你们吃亏上当,很多时候我感觉我这样做,像多管闲事。为了向妮娅姐揭穿卫何的真实面目,搞的我们两个的关系很紧张。她现在似乎也讨厌我了,珍珍姐,我和你说这些,你讨不讨厌我?”

 

  张珍忙说:“我如果讨厌你,就不会对你说这些了。你心地很善良,你说的我也都懂。我向你保证,也向我老公保证,以后决不再见他。见了他就会控制不住,想着想起昨晚的事,心里很后悔。结婚前我对不起老公,结婚后也对不起他。我要忘了阿狼,忘了他,不再和他有任何联系。”

 

  一阵响亮的铃声将沉睡中的桃子和珍珍吵醒。桃子闭着眼,伸手摸索床头桌子上的手机。摸索好久仍没摸到手机,手机铃声还在响。听声音手机就在手摸索的位置,可是来回摸索好久没摸到。

 

  便起身睁开眼,她清楚记得昨晚手机放在刚才手摸索之处,怎么跑到另一边去了?也不及多想这些,七点十分,叫珍珍起床。珍珍显是好困,动都不想动。珍珍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如果迟到,让她这做主管的面子不好过。

 

  伸手去抓珍珍的脚心,珍珍吃痒,双脚乱踢。一会儿,珍珍的精神就兴奋起来。这一招,她从小就经常对珍珍使,屡试不爽。两人洗刷完毕,出了门。桃子想起昨晚之事,她房间南边隔壁这家是一房一厅。

 

  她和珍珍都听的很清楚,哭声就是从隔壁这家传来的。桃子猫步走到那家房门前,外面的锁没有上锁,门紧闭着。桃子屏气听了一会儿,没听到什么异常声响。这时对面那家有人开门的声音,桃子赶紧猫步走到楼梯处,这才昂首挺胸和珍珍大踏步走下楼梯。

 

  在半路一家包子店两人买了包子吃。两人吃着,讨论着昨晚怪异之事。来到办公室,桃子就查看那个工位轻松一些,好把珍珍安排个轻松的工位,安排好珍珍的工位,又用两个小时忙完急需的工作。有了一点空闲,便把昨晚怪事告诉了董文华。

 

  格格,阿梅在旁边也听到了。两人都说桃子撞鬼了,董文华不信桃子所说,认为那是她们的幻觉,让她们今晚再睡一晚。桃子想这董文华的话,觉得有理,一定是两人昨天下午说鬼故事,导致这个头一直盘旋在脑海里。可那个幻觉也太真实了吧?

 

  下午,吴乃龙打电话,让她去他办公室。桃子放下手头工作,赶紧去了老板办公室。吴乃龙让她坐下,桃子听话地坐在老板对面的沙发上。一进门就看见老板桌子上放着一台崭新的神舟笔记本,黑黝黝泛着暗光,煞是气派,高贵。吴乃龙没说话,只是看着桃子微笑。桃子似乎想到什么用手指指电脑。吴乃龙右手一伸,作出一个‘请拿走’的手势,并微笑地说:“即日起,它就是你的了。”

 

  “真的吗?”桃子生怕自己刚才听错了。

 

  吴乃龙浅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你是不是不想要?”

 

  “呵呵……”桃子傻笑着,打开电脑。她以前都是用台式或液晶的,对笔记本不熟悉。但打开电脑,看里面设计就知道价格不菲。神舟笔记本,她在电视上就看过千百遍广告,听老板说以后就属于她了,,心里那个兴奋,差点没用尖叫变现出来。能拥有一台笔记本,是她梦寐以求的事,现在真实拥有,却有点像做梦一般。

 

  吴乃龙说:“明天我要去香港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在内地呆久了,很多事情都没处理。工作上你要听董经理的,有什么好的方案,问题,先和董经理商量。如果你认为又用或对,而董经理不赞同,可以打我电话给我说。”

 

  王颖今天一上班就打瞌睡,昨晚什么时候睡着的她也不记得。感觉这边刚睡着,张珍就叫她起床。张珍也是双眼布满红丝,洗脸刷牙吃早餐,一坐到凳子上就犯困,辛好苗莎莎和姜艳不停和她说话,不然早就趴在桌子上呼噜呼噜了。

 

  张珍为了断绝和阿狼的联系,今天中午下班去外面买了一个新号码。买回来只给家人打哦了电话,一般的同学朋友,她都没再联系。她深知,不果断一点,就会陷得更深。她爱老公,更爱两个宝贝儿子。既已为人妻,为人母,就应该做出好榜样。

 

  再知错犯错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老公一人在家照顾公公,精神上也承受着很重的压仰。想起前天晚上和阿狼的事,心里就骂自己溅,不知羞。昨晚又听了王颖的话,感触良多。阿狼不知道自己的新号码,久而联系不上,定然会死心,不再骚扰自己。

 

  中午下班,姜艳和王颖就快步向饭堂跑去。打了饭,坐在一边饭桌上,看似吃饭,实则在监视使用王颖餐盒的那人到来。就在两人坐下不久,一个二十一二岁的,穿着她们厂工衣的男孩随手拿起餐盒就去打饭,果然没有去洗餐盒。

 

  那个男孩打过饭,就坐在两人不远的饭桌大口大口吃起来,吃的还蛮香。不一会儿,把饭菜全部吃完。姜艳和王颖不得不佩服他吃饭的速度,难怪这两人总是抓不住此人。

 

  姜艳见他吃完饭,仍无事一般,心里骂起那家医院卖假药。那男孩子匆匆洗好餐盒,两人看到,那男孩子不时用手抚摸肚子。餐盒随便一放,就赶紧走开。下午上班时,两人谈及此事,仍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姜艳说:“今天晚上吃饭再给他吃一点,让他连续吃上三天,看他如何反应。”

 

  到了晚上八点,这次苗莎莎也跟着去看热闹。八点钟吃饭的人很多,不易行动。三人吃过饭,在门口草地上玩了一会儿,估计吃饭的人应该都走的差不多了。三人来到饭堂,见四下无人,姜艳又放进去一些。三人就像夜半行窃的小偷,搞定后,便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苗莎莎和表姐和同村的一个女伴在外面租房子住,就邀请她俩过去玩。两人无所事事,就随苗莎莎去了她房间。苗莎莎的住处在十字路口往南二十米路东外区,房间很小,一月租金两百块。

 

  加上有线电视费,水电费,每月两百五到三百元,房租三人平分。三人进去,苗莎莎表姐和她同村那个女孩都在房间。苗莎莎向她们一一介绍,就让王颖和姜艳坐在床上看电视。房间是小了一些,但冲凉房和厕所是分开的,阳台处通风也很好。

 

  苗莎莎这栋楼房没有网线,想上网还要从别处拉网线,异常麻烦。这间房子就在路口边,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下面路上的事物。王颖站阳台上吹着风,阳台上摆放着电饭煲,电磁炉等厨具,但见上面有些灰尘,想是有一段时间没用了。

 

  从阳台处往西看去,可以看到超市的半边招牌。那家超市叫万家乐超市,在阳台处只能看到‘家乐超’三字。王颖正看着,从超市里面出来两个女孩,朝这边的小路上走来。此时九点钟尚不到,路灯照耀下,但见那两个女孩手里提着的是四张凳子,一扫把,一把拖把。这两人却是桃子和珍珍,珍珍她不认识,看着桃子,心里猜测:“莫非她在外面住?”

 

  忽然,王颖又是一惊,桃子后面又来三个男人。这三个男人她都认识。除了阿狼,另两人一人是刀哥,一人是野鸡。他三人正尾随桃子往东走去。看他们有说有笑,不像是跟踪桃子。三人都是高大个子,走在桃子身后,桃子顿显得很娇小。

 

  王颖心下迟疑不定,如果他三人确实是跟踪桃子,那桃子就在劫难逃了。突然间,想去帮桃子。就在转身想下楼的时候,噶然止步,心里又想到:“这几天怎么让我碰到这么多凑巧的事?现在自己怎么变的那么喜欢多管闲事?阿狼他们不找我的事,我干嘛还要招惹他们,去捅这个马蜂窝?”心里这样想着,便打消了帮桃子的想法。自从她和马妮娅说了卫何之事,马妮娅见了她就不大理睬,她也不想再和马妮娅说卫何的事。就因这个,她讨厌起自己多管闲事。又想起以前和桃子一个宿舍,玩的很好,后来因为康西,两人关系进入冷淡。她心里一直把桃子当作好朋友,心里又想:“好朋友有难,再多管一次闲事又何妨?”

 

  和苗莎莎姜艳打了声招呼,疾步下楼,一步下两个台阶。出了楼房,王颖走到路中央,往东一瞧。桃子她们已走到一处大院子里,院子修建的非常漂亮,里面的楼房也甚豪华。阿狼他们一直尾随桃子进了那座大院子里,眼见他们没入院子深处。

 

  王颖快步追上去,跑到门口。见阿狼他们进了楼房的入口处,王颖小心翼翼随后进去。院落里围墙上每隔两米就亮起一盏荧光灯,楼房上四周也挂着几盏荧光灯,把院落映照如白昼。王颖来到入口处,听了一会儿,确定他们走的很高时,才猫着腰蹑手蹑脚上去,心里早已吓的砰砰响。

 

  随他们声音来到五楼,她在四楼和五楼中间那层停下,探头偷看。见阿狼他们进来写有505号房间,这一层楼一共有六间房子。桃子进了哪一层那一间房子,她却不知道她一心跟随阿狼,即使她想跟随桃子也不可能桃子在前,阿狼在后,中间相隔近十米。

 

  也就是说,阿狼他们再进入楼梯处时,桃子她们就可能进入她们的房间了。既然桃子没事,她也就放心了。

 

  此地不宜久留,心里说:“桃子和这些狼豺虎豹住一栋楼房,不会有好事的。”又想:“他们不是在福永吗?怎么都跑这里来了?不会是他们知道小西在这里,而专门来打小西的吧?”随又想:“他们既然想打小西,没必要在这里租房子啊?”再一想:“是了,小西现在上夜班,白天睡觉,晚上六点钟才起床。起床就去吃饭,吃过饭玩一会就去上班。一定是他们在外面等不到小西,才租房子在这里等小西出来。”

 

  可是再想想:“不对不对,他们绝不会为了打小西而特意租房子在这里等他。那,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啊?莫非他们在福永呆不下去,来这里避难。刚才来的时候,看到东面有山。嗯,这里是比较隐蔽,躲在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心里反复想着,一直走到厂门口,也没想出阿狼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为何!

 

  珍珍和桃子把房间里的地板又拖洗一遍,试图把‘不干净’的东西全洗掉。晚上两人睡觉的时候,果然没有听到女人的哭声,也许是两人精神过度紧张,一点儿睡意也没有。桃子看时间是十点四十分,就打开电脑放电影。为了调和气氛,她放了一部周星驰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她最喜欢周星驰的电影,周星驰的每部电影她都看过,却都百看不厌。

 

  看完电影,已零点十几分。听不到女人的哭声,两人都睡得很香很甜。

 

  康西休息了几天,伤口已伤愈好。明天是星期天,该和杨佳伟打一架了。既然杨佳伟是老乡,明天叫来林一涛过来和杨佳伟他们认识认识。输赢他现在也没有刚挨打时那么在意了,但这场架却是非打不可。不知道明天王颖还要不要上班,又联系不到她。星期一厂里就可能发工资,想到发了工资就可以和王颖出去租房住,心里高兴非常。

 

  早上八点钟,康西一下班,先和杨佳伟约好上午十一点打架,场地由杨佳伟挑选。然后又给林一涛,席龙杨刚打电话。杨刚有事来不了,席龙和林一涛接过电话说马上就来。吃过早餐,回宿舍冲了凉,穿上背心,运动裤和运动鞋。林一涛曾来过这里,康西又告诉了他乘车路线。九点半,两人在万家乐超市门口下车,康西在超市门口等他们。

 

  三人在超市北面的草地上坐着说话,草地上种着一排树。树只有脖子般粗细,却枝多叶茂。太阳发春似的,用身上毒热的光线烤烧着大地,似乎以此透露出心里的压仰的情感。三人坐在树荫下,微风吹面,丝毫不觉得热。康西买了三瓶饮料,三人喝着聊着。康西便把杨佳伟,大红,小六的等人一一说给林一涛和席龙听。林一涛听到杨佳伟和小六的这么多人都是老乡,也很高兴,不用为康西这场架担心了。

 

  十点半的时候,杨佳伟打电话过来,问康西在哪里?康西把所在地方告诉了他,约莫三分钟,三辆摩托车从西边泼辣辣冲过来。在康西面前的马路上戛然而止。三辆摩托车上坐着五个人,杨佳伟当先下车。康西急忙起身,这次只有大红,小六的这五个老乡过来。五人穿着黑衣制服,齐刷刷下车,动作麻利又帅。康西把林一涛,席龙介绍给杨佳伟他们认识。

 

文章发布:2017-04-29

本文链接: https://www.wuyongtao.com/duai/1493.html